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萬一惹火了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萬一惹火了他字體大小: A+
     

    “再堅持幾天,咱寄人籬下的處境就會改變。只要板兒去與閆王小鬼糾纏,我們就可以約出那兩個豔婦出來玩玩。自家的骨肉,小心就是了。如果咱到了單位,隨時都可以得到她倆的。今晚,給唐弟接風,暗示把金秋和那個胖少女讓他兩人商量瓜分。對於高高在上的石董事長,他媽地五十多了風韻不亞於少女,咱誰本事大誰可佔有她。”劉地說:“那小胖妞也她媽的楚楚動人,燕冬也累不死!”

    “我有邵夏,誰他媽的也不想。只不過她不與我真心,還不如燕青叫地牀好聽,可惜三小姐不理咱了。就是明天如願進了公司,也見不了那豔婦。”趙承同惋惜的口氣。

    昨晚給唐傑、江漢接過風,今天一早劉地西裝革履的早早來到銀行。

    門衛**頭倒沒有輕視他,並將他迎進門衛室。

    劉地感到沾沾自喜,這些老部下還沒有改變對他的恭敬,便笑道:“**頭近期過得還算快樂吧?”

    **頭點點頭:“知足常樂。您又來上班嗎?”

    “吳行長盛情邀請,不好薄了她的面子啊。尤副行長對我有偏見,還不知能否接納我呢。”劉地怕尤帥拒不收留於他臉上無光,便提前把壞處說在頭前。

    “有吳行長的指令,尤副行長哪敢不執行?昨天有幾個閒人在這裏喝水,說你與吳行長好似有染,導致你被燕老闆撤了。如今吳行長又把你調回來,那很可能是得到了燕老闆的首肯,你與吳行長有染的傳言就不攻自破了。”**頭動用奉承。

    “閒人碎語。”劉地一笑:“即便真有與吳春染指一事,誰見過?一個辦公室辦公,健男壯女,不怪人們猜測,讓他們說去。那時因經營思路發生爭執,被我罵火了,沒防備讓她給我一拳,打掉了三顆門牙,你看。”

    “相信劉行長是正人君子,也具有非凡的領導才能。可您任行長期間爲什麼業績下滑?是不受到吳行長的無端干涉造成的?”**頭邊說邊用一次性杯沖水遞來。

    劉地接杯在手:“我的經營思路是超前的。因與吳春不和而憤然離職。吳春接任,燕老闆要她按我的思路經營,我想她是成功的,否則就不會請我出山。”

    “燕老闆那麼多女人,自己也忙不過來,你去拉拉邊套也未嘗不可,你情我願誰也無權干涉。說實話,劉行長是否真與吳行長有那麼點?也有人說她的懷孕是你與她私通的結晶呢。風不來,樹不響,想來也有一定的道理。”**頭開着玩笑打聽。

    “就是孩子出生,臉上也不會貼着標籤,誰知道是誰的?千萬不要亂說話,搞不好會出人命的。”劉地也不預否認,他自覺那是一種榮耀,放的風見了成效。

    “你看,尤行長的車來了,你去找他聯繫吧,目前他是代行長,就他說了算。”**頭指指駛進院的黑色力帆車。

    劉地點點頭,不急不慢地走出門衛室,向已停下的力帆車走去。

    尤帥已從反光鏡裏看到了劉地的身影。他只作沒注意,下車後徑奔二樓行長室而去。

    還不到上班時間,劉地沒有着急,慢慢地登上了二樓。他敲了敲剛閉不久的行長室門,等在一邊。

    尤帥真不喜歡劉地,並非因爲他被他貶過。一者劉地的人格不受待見,二者劉地的到來會攪亂銀行的正常營業。怎奈吳行長關照過多次,身爲副行長的他不得不執行,他也知道,吳春一定有什麼要害被劉地要挾着,便不得不說道:“請進。”

    劉地敞門走進來。尤帥被自己撤過職,肯定不會給自己好臉子看。這,等吳春來了再慢慢收拾你!眼前裏我先委曲求全,讓你個頭高:“尤行長,您好。”

    “啊,劉行長請坐。”尤帥欠欠身子。

    “我奉吳行長之命前來報到,還望尤行長給我派個活,我不能白端這裏的飯碗。”劉地大大咧咧地坐下。

    “我還有個會,馬上去董事會辦公室參加。吳行長剛纔發來短信,相信馬上會過來。你的職務,還是由她親自安排吧,或許她早就有計劃了。”尤帥不願過多地與成事不足而敗事有餘的人言語,便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你等等吧,吳行長馬上會到。”

    已經四個月沒見吳春了,劉地不禁竊竊自喜。等尤帥敞門離去,他點上一支香菸,坐在吳春的座椅上,兩腳相疊放在辦公桌上,洋洋得意地計劃着發泄**。

    吳春着平底鞋走進來,由於尤帥走時沒有閉門,吳春走路又沒有聲音,她一直走到自己辦公的地方:“滾起來,別他孃的把臭蹄子放我的辦公桌上,弄髒了!”

    “吳行長來了,好快呀。你開車來的?”劉地正用心思考着她來以後他的言行,進來人他一點沒有發現。傳來讓他滾起來的聲音,他才睜開眼。雖然吳春今日穿着寬大的孕服,又挺着一個大肚子,但臉面還是妖嬈豔麗,他不禁立即有了強烈的反應。遵照剛纔推敲過多遍的計策,還是先禮後兵,忙關切地說:“你這麼大月份了還開車?不妥啊。”

    “這與你這個齷齪小人無關吧?滾一邊去!”吳春邊說邊走向自己的座椅,是逼劉地馬上離開的措施。

    劉地並沒有馬上離開,只是站起來往一邊稍微一撤。見吳春走過來,急忙伸出雙手,雙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胸脯。

    有孕在身,吳春又不甘受其辱,罵道:“真你媽的死奴才,把爪子拿開!否則,你休想在這裏找工作,虧還沒有安排你,滾吧。”

    “裝什麼裝?這肚子裏還有我的寶寶呢。我不幹工作,怎麼養活我的地下老婆和寶寶?這裏無人,你害什麼怕?我還要摸摸寶寶呢。”劉地肆無忌憚的往下伸手,隔衣摸着她的肚子。

    吳春雖然生氣,怎奈沒法還手,又罵道:“真你媽的做死!門大開四亮,你這樣肆意妄爲,真你媽做死的節奏!”

    “多虧你提醒。”劉地幾乎高興得要手舞足蹈,這是吳春要我去關門。他撤回摸肚子的手,跑着步前去關了門,上了裏鎖。

    “你站住,不準過來!”吳春橫眉立目,指着他大聲喝道。

    劉地沒聽見一樣,健步走過來,彎腳蹲下,將耳朵貼在吳春肚子上。他怕隔衣聽不真切,乘吳春擁他頭之際,猛地往上掀起孕服,先親了親肚子,又貼上耳朵,忽然驚喜的叫道:“乖寶寶踹了我一小腳,真幸福。”

    “放你媽的狗屁。你再這麼不講理,我馬上找人收拾你!識相就去坐着,乖乖聽話!”吳春有力難盡,只得動用威脅。

    爲博取芳心,劉地起身歪腚坐在沙發上:“好,我乖,聽地下老婆大人的話。已經一百多天沒有與我的美嬌娘親近了,今天見了你,不能白見,我不能忘記那個醉生夢死的下午。”

    “自不量力,誰是你地下老婆!再嘴無遮擋,我撕爛你的嘴!”吳春忍無可忍,大有不顧胎兒安危要大打出手的架步。

    劉地慢慢站起來走過去,輕輕用雙手摁着她的雙肩:“我的春妹妹,你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高管闊太太,只有在我這兒不好使,因爲你做過我的女人,已沒任何隱私可藏,這不否認吧?腹中胎兒你也知道是誰的。姓燕的明着就五、六個女人,他忙得過來嗎?咱的事他不能不知道,知而不究是默認,你還顧慮個啥?你應承我在你身邊上班,就是這麼會事了,也不用裝了,那天下午又怎樣了?”

    “順口雌黃!”吳春知道有把柄在人家手裏攥着,心裏在快速思索着退路,說話聲自然收斂了一些。

    “什麼年代了,還這麼封建不開放。你看,姓燕的擺在面上咱不說了,董事長几個男人?邵夏有趙承同,你大姑子有張矬子,你小姑子有你大姐夫,金秋我看不上,否則胎兒也會是我的骨肉,可我唯對春妹妹情有獨衷。看在我對你一片真情上,你憐憫我也得讓我親近啊。是,我用卑鄙手段迷侵了你,可見我對你是一片真心啊。那天下午,剛開始你是敷衍了事,後來不也真心配合了?我可以掏出心來讓你看看呀。”劉地乘勝追擊,兩個摁肩的手順勢下滑,這次他沒有用力,輕輕地觸摸胸脯。

    吳春來時,以爲這麼大月份了,又是他的骨肉,他不會怎麼着她。不來又怕尤帥不肯接納他,萬一惹火了他,一命人什麼都可以幹出來。劉地再次伸手侵犯,她也沒有理由抵制,好似默認了。

    劉地知道他已經勝利了,他又打算進一步,便挪手攬着她的下頦讓其仰起臉,有吻她的企圖。

    吳春爲應付過去,忙把臉轉到一邊:“慢,先聽我說。”

    “好,你說。”網中之魚,劉地不再急於捕撈,忙把手放回原地,開始了原來的習慣動作,這不怕喚不起你的衝動來。沒想到,今天竟然這麼一帆風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