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說說你的想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說說你的想法字體大小: A+
     

    一切趨於平靜,本應平穩過度到工作層面,卻因爲三孕難題在絞纏着兩個女人,故誰也沒有率先開口。其間只有石淑秀找出自己的不鏽鋼茶杯,由蔣麗給燕凡衝了茶。

    燕凡已看出二人有心事。其實,他進門前已在門外聽了良久。他既爲石淑秀聽到傳言而焦急,又爲蔣麗這麼年輕而處理事情這麼老到而感到高興。他不願他的兩個女人老在難爲情的圈子裏倍受煎熬,於是主動問道:“毫無疑問,九顆紅痣,都是我刻骨銘心的女人,與我說話沒什麼可忌諱的,有屁放就是了,裝什麼慫樣!”

    “該打!”蔣麗輕輕一拳後責備道:“說我可以,你不許這樣說大姐。別忘了,她對你還有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呢。”

    “小屁情人還有這不少講究,你記錯了吧?好似不只十八歲,具有三十歲的成熟思維。你問秀兒,她用女人的獨特方式虐待了我多少年?”燕凡的話勾起了自己的幸福猜想,冥冥中他幻想再回到那個受虐待的時間段,不過他要有知覺權。

    “十足的飢虎餓狼,連恩重如山的媽都不放過,我小屁孩怎麼還敢做你的地下情人?大姐,咱倆瞎了眼吧?”蔣麗先是對燕凡,後又對石淑秀,表情十分嚴肅,不像打情罵俏。

    燕凡一時覺得被罵了個狗血噴頭而無地自容。是啊,怎麼說也是叫了近三十年媽啊。

    石淑秀更是坐不住了:“小屁妹妹留點口德,都是大姐不好。我給你臉你打吧,千萬不要再責備咱的冬啊,他可是咱獨一無二的男人,千萬斤重擔在肩的人呀。”

    “我當然不是責備冬,我是在提醒。燕家,不是普通人家,聲譽比生命都重要。我只是要求冬不僅把你當他的女人,還要當恩人。或許,以冬的條件,找幾個比我小屁孩優秀多少倍的地下情人也不會費吹灰之力。但我現在卻有一個條件,冬若答應,我還是你的小屁情人,否則,我即時退出咱兩清,不用你承擔任何承諾,包括我萬一懷孕後的處理。”蔣麗一本正經。

    燕凡轉過來把蔣麗用力摟在懷裏:“我的小屁屁情人,要我的命,我都給你。說吧,我答應。”

    “鬆開我。”蔣麗用命令口氣。

    燕凡乖乖鬆手。今天他不僅喜歡她的居高臨下,好似還摻了一絲絲懼怕的成分。

    “你朝我大姐跪下,恭恭敬敬地叩個頭,結束你倆先前的所謂母子關係。”蔣麗認認真真,一絲不苟。

    “小屁妹妹晚了一步,冬兒收我時已經做了。”石淑秀立即出面澄清。

    燕凡點點頭,出面證實。

    “不行,眼見爲實。再說,你倆也沒有見證人啊。快點,還有其他的事要商量,別耽誤時間。”蔣麗一嚴到底。

    燕凡滑下沙發,順勢跪在石淑秀面前一叩:“再謝秀兒對我的養育之恩。”他起身後擡起頭看向蔣麗,該露出笑容了吧?

    蔣麗也立馬朝石淑秀跪下:“謝大姐能容我。”

    石淑秀本意要以跪還禮冬兒,而面前小屁孩爲答謝她也跪在了自己面前。她只好朝他二人中間跪下:“此禮太重,二位莫怪我不能收下。”

    蔣麗稍挪膝蓋轉向燕凡:“謝冬屈身留我,從今天起我放心做你的地下情人,一生只對你忠實,決不再有第二個男人!”

    燕凡本想伸手攙扶自己的二位女人,但此大禮太重,不還於心不過,好在二位女人基本是平行對着自己,他急忙再次滑下沙發,還是那個架步,只是微微調整了一點方向:“我的傻女人,還禮了。”燕凡跪行了幾步,伸手摟住了兩個女人:“要不,咱跪着不起來,各叩一頭做拜堂可以嗎?”

    石淑秀見蔣麗點頭,說道:“你摟着我倆,怎麼拜?”

    燕凡鬆手後又跪倒了兩步,三人行了對拜之理。

    “冬,怪你的小屁情人嗎?”蔣麗變了一個人,馴服體貼。

    “經過這次出奇不意的安排,我更愛六顆痣的小屁屁老婆了。”燕凡一個無神論者,突然對痣卦信服了。他回話中摻上六顆痣,又把情人改成老婆,一者受對拜的啓發,二者是對蔣麗不再有第二個男人承諾的感謝和報答。

    石淑秀的杯燕凡用着,石淑秀又從飲水機裏取出了一次性紙杯,又給那二人添滿杯,這次該直面工作了吧?

    燕凡深知,三季孕妹老是這兩個女人的心病,這富有心計的兩個女人又誰也不願開口,於是問道:“你倆不是聽到了三季孕妹的傳言嗎?”

    石淑秀與蔣麗對視了一會,二人慾言又止。

    “都是我的女人了,我會權衡利害關係。你倆的對話我在門外已聽了好一會,你們有何看法?”燕凡不得不直言。

    石淑秀看了一眼蔣麗,說道:“不知冬兒有何見解,說說你的想法。”

    燕凡微微一笑:“都是我的女人,我能有什麼想法?一夫多妻,我有什麼權力讓她們受我一個人控制?再說,沒根少據的,還給她們無形中增加了思想壓力,都是我之過。雖然鑑定能夠區分,但我並不打算捅破這層窗戶紙,讓她們保住做人的底線。對於傳言,讓其自生自滅吧。”

    “也是上上之策。但你還是沒把我與大姐當你的女人。”蔣麗輕描淡寫的一說。

    “就你這小屁老婆事多。上面所說是第一種設想。第二種設想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涉及,但我還是要告知兩位。秋孕是我骨血,無疑。春、夏之孕說不定也不會亂了血統。即便真如傳言,她們又私自做了鑑定,我會做個順水人情,用豐厚的嫁妝讓母子物歸其主,這不用疑問。”燕凡又微笑着說道:“二位有哪一天想離開我,我同樣會用豐厚的嫁妝送行。”

    別無所賜,兩個女人左右夾攻,五成力氣的拳頭雨點般落在男人背上。

    終於,懲罰結束。三人喝着水又議論了一會工作。和諧的氣氛讓時間過得特別快,已經十一點了。蔣麗原本騎着木蘭電動車,石淑秀又着高跟開車須換鞋,燕凡便把兩個女人攬上了他的車。在去往一店的路上,又路經了那個卦攤。石淑秀示意燕凡停車。

    這個卦攤大有名氣,今天年輕人沒來,還是由半年前已把卦攤交於兒子的那位老者守攤。他見車上走下兩女一男,細一看西裝革履的男人是每次奉一張偉人不用找零的那一位,忙站起來笑臉相迎。

    “老伯又上崗了。”只有兩個矮凳,燕凡示意他的兩個女人坐下。

    都知道痛惜自己的男人,兩個女人都不肯坐。

    攤主一邊抽出自己的馬紮子遞過來,一邊拉過木道具盒填在屁股下。

    “你有心事就算一卦吧。”三人坐定後,燕凡面向石淑秀。

    “師傅會不會測字?”石淑秀不幾天剛由此攤算過,這次她要換一種形式,來對比先前的那一卦。

    老攤主忙拿出紙筆相遞:“請寫上您心中的那個字。有這位大名星在,我不但不收費,還送您麻衣神相,咱全能。”

    石淑秀接過紙筆,寫了一個“佳”字遞過去。

    老攤主見字眉頭一皺:“佳,詞意好。裏面暗藏兩個上字,證明你有兩次高高在上的機會。其中還有一個卡字,卡在兩上之間,證明你第一次雖上卻遇卡,是爲不順。仔細一看,裏面還有一個主字,是其證明你不是一位尋常之輩,你現在大權在握,但你左有一人,左爲上首,你被人支配。”

    石淑秀點着頭,聽攤主停語,問道:“就這些?”

    “還有。”攤主又皺皺眉頭:“如果這個佳字裏的人是你,人傍土立,當小心土壓,還是雙土,往後小心你的生命。我有啥說啥,你膚色白淨紅潤,主面犯桃花,但白壓紅,故多不如意。也能得到你的真情,卻要等你五十歲以後。看你也就三十歲左右,恐怕還要等許多年。如果你等來了真愛,根據你的佳字,從那時起,你就要處處小心車輛,走路遠離危牆,生命隨時都有危險。防患於未然,小心沒錯。”

    石淑秀不易讓人發覺得輕輕搖了搖頭,然後轉面蔣麗:“我好了,你也來一字吧。”

    蔣麗接過攤主遞來的紙筆,寫了一個“一”字遞過去。

    攤主接過來,微微一笑:“你可真簡單,漢字最少的筆劃。一,說明你個性獨特,最具表現性的是對別人的喜愛和體貼用強硬表達。愛情方面,雖不是一帆風順,卻也能找到如意郎君,與你的郎君會有大喜大悲,但愛情特專一。事業方面的走勢,是前段曲線,後段平穩。因有貴人相助,你的一生還是可以放心的。你的一字和麪相相吻合,雖然命中註定不會一帆風順,起碼你現在和將來都會居人以上,決不會寄人籬下。”

    “你也來一字吧。”石淑秀看上燕凡。

    “好,你也寫個字吧。”攤主把紙筆第三次遞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