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確實勉於一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確實勉於一難字體大小: A+
     

    “是啊,拿證的是秋姐,真正相愛的是母子,咱姐妹倆夾在中間渾水裏,等人老珠黃,會成爲人見人惡的黃臉婆。”邵夏說出心聲。

    “夏姐,我有點懷疑,咱自從進入大月份以來,他就用這藉口把咱打入了冷宮。進了冷宮,還有出頭之日嗎?雖然應該感謝秋姐的高風亮節,但咱同樣也得爲自己的無知愚昧埋單呀。”吳春鬱鬱不樂。

    “你的意思,是後悔嫁給冬嗎?”邵夏問。

    做錯一件事便可以使自已追悔一生,吳春搖搖頭。

    “其實,春夏兩季相連,正象你我姐妹相依。秋姐乃官宦之女,與董媽一樣手握百分之十的股份,到了任何時候都會衣食無憂。咱姐妹往後的工資要節省點花,還有子女要咱撫養啊。”邵夏提議。

    吳春又點了點頭,稍微笑了笑。

    “對我在言語上還有保留嗎?只是我說你點頭。”邵夏看出了吳春的心思,便直接點破。

    “夏姐,我對你絕對沒有保留,並坦誠的告訴你,我曾被迫之下出過軌。”吳春從燕凡的言語裏猜測到邵夏也有出軌的可能性。她首先自己承認,一則表示對夏姐沒有保留,二則驗證一下她是不也出過軌。

    “姐與你一樣,爲了燕家的利益,爲了自己的名聲,爲了冬的安全,我也受了一下午的侮辱。我相信,你與我大同小異。”邵夏笑笑,好似話家常。

    “冬有四個女人,現在明睜明眼的有三人出軌。關於秋姐,咱沒證據沒法懷疑,大概也有一點點可能吧。如果四男一女,夫妻生活還是頑強可以過關的,一男四女,確實勉於其難,這對於女人出軌也是一個不錯的藉口,冬並不強烈反對,只是幽默地讓採取有效的防範措施,不能差了燕家血統。咱姐妹既然說開了,公開一下侮辱咱的那個男人是誰吧?”吳春一時被知音撞昏了頭腦,其實是在逆境中尋找依靠,到時候有人替她說話而已。

    “春妹,這不是什麼光彩事,還是留一點點小隱私吧。其實,你我不用講,各自都心知肚明。”邵夏輕輕搖了搖頭,又笑了笑:“今夜我留宿在春妹房中,咱說說話,共同對抗寂寞。沒事,飯後與你下兩盤五子棋,日子總得一天一天打復吧?”

    劉地、趙承同、莊滿,唐傑又湊在了天地公司二店的那個單間裏。除了服務員必要的上菜,堅決地拒絕了蔣麗假扮服務員的服務。

    酒,慢慢喝着,三個人的眼光聚向了發起人劉地的臉上。劉地壓低了聲音:“我們都曾在燕氏裏做牛做馬,任勞任怨,受盡了燕氏的欺凌和侮辱。雖然業績有點下滑,可那是高層決策的失誤,與我們各位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不知各位同行們做何感想,我在銀行衆人面前被撤職,死的念頭都有了。我們不能這樣忍氣吞聲的活着,要爲尊嚴而拼博!”

    “劉行長仗義直言,我莊滿十分贊成。可你有什麼具體措施請講出來,咱們共同商量商量,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對,莊經理的話在理。我們在他們的陰影下窩窩囊囊地偷生,不如光明正大的跟他們鬥一會,失敗了也落個甘心,我唐傑舉雙手贊成。”

    “唐經理態度明確,不失爲一個幹家。但,我們還不能對燕家構成任何威脅,更談不上光明正大的跟他們鬥,這是其一。其二,咱們四個人幾條心尚無定數,這是關健的關健,不是我趙承同杞人憂天。”

    “對。”劉地照杯一巡:“這正是我所擔心的。”

    “爲雪受辱之仇,我決無二意!”莊滿首先明志。

    “好,我贊同莊兄之意。咱效仿桃原三結義,來個論資排輩四結拜。根據原先在燕氏的地位和領導才能及智力,我建議劉行長爲兄,趙經理爲次,莊經理居三,我唐傑爲小弟,咱不再以年齡爲結義依據。誰有不同想法提出來。”唐傑搖頭晃尾。

    “大旗你扛,怎麼樣?”趙承同面向劉地,又掃了莊滿、唐傑一眼。

    “兄弟們有信心嗎?”劉地流露出自信和豪情。

    其他三人堅凝地點頭,好象勝利觸手可得。

    “那我們就馬上結拜。劉爲伯,我爲仲,莊爲叔,唐爲季。沒香,以香菸做代,咱結拜吧。”趙承同言罷點了四支香菸立於宴桌,四人分排行以左爲上,共同拜了把子,卻把酒宴桌當成了被崇拜者,拜吧各歸其位。

    “既然成了兄弟,就應當坦誠相待。咱三番五次在燕氏店裏議事,唯恐引起燕氏的注意。以後,當選別店。”莊滿提醒着說。

    “三弟有所不知,這叫兵不厭詐。他會防範我們侍機報復,說不定會派專人暗中監視咱。有道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待會,我們制定一個初步方案後,放進服務員,說些效忠燕氏的話迷惑他們,我不信那個胖乎乎的大堂經理不是燕家的眼線。”劉地自謂智多星再世。

    “大哥對得起兄臺主牌之位,確有大智大勇。有你坐陣,燕冬之類豈有不亡之理!天降大任於劉兄,您把航吧。不過,那胖乎乎的大堂經理,是這二店之主,肯定是燕冬的眼線,據說還是燕氏重點的培養對象,有人說她在燕冬面前撒嬌,說不定是燕冬的小情人。”莊滿任過高檔餐飲經理,對情況熟悉。

    “這更證明了劉兄的遠見卓識,什麼事都瞞不了劉兄。”趙承同開始奉承。滅了燕冬,或許他有得到邵夏的希望。在那天下午得到邵夏之時,在後來做時他趁邵夏不注意做了手腳,正是她懷孕的日期。如果邵夏真懷了他的孩子,就有足夠的本錢要挾她,說不定搞死燕冬後他有上位的可能。

    “是呀,有劉兄作帥,我們放心。”唐傑的阿諛奉承也不失時機。

    “那我們應當同患難,共赴罪,有苦有禍大家擔啊。”劉地被捧得有點飄飄然。他此時的心情與趙承同有點相似,也在得到吳春時動過手腳,好似吳春一定會給他生個太子,未來的燕氏非他莫屬。

    趙承同興奮中有些沮喪。你劉地口中怎麼除了患難赴罪便是有苦有禍?言之不吉啊。他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

    “剛纔趙兄不是對劉兄讚不絕口嗎?搖頭,你有什麼不放心的?”莊滿眼光細膩,雖對劉地的言語不太順耳,卻指出了趙承同的搖頭。

    “沒什麼不放心,劉兄坐陣,我們真心實意地幹,就一定會成功。但奉承不頂用,我搖頭是對奉承便會扭倒燕冬的否定。現在,我們是不坐下來商定一個大綱?”幻想要經過奮鬥實現,趙承同要辦點實際的。

    衆人表示贊同,劉地說道:“首先要壯大我們的力量。這邊原有的零星黑道我們走不通,要培養自己的黨羽親信纔可靠,這是第一。”

    “想是一回事,幹是一回事。曹文坦言,燕冬是南幫和西幫的黑老大,故沒有東幫。自己扶持勢力,很快會被南、西幫剿滅,如何是好?”莊滿與黑道有過交涉,故而深知奧妙。

    “無妨。我前些年去過東北,也認識幾個兄弟。東幫無幫,是個真空地帶,由他們代勞未嘗不可。只要我們許以重金,相信他們會賣命的。”唐傑獻策。

    “可錢有點棘手,咱誰能稱有重金?”莊滿搖頭。

    “燕氏沒錢嗎?慈善基金會每年純捐幾千萬不在喘粗氣的。對於他們的吃住,完全可以自己豐衣足食。”劉地說。

    “我去找,路費與宴請錢我出。可你們知道,我原主政的燕氏影視部是個清水衙門,棄,並無多少油水可撈。不是兄弟哭窮,我確實拿不出多少。”唐傑自愧不如,好似比人矮一截。

    “我手底還有點,你啓程時從我那裏拿一萬元做盤纏。只要他們肯來,我與他們坐下談,一切有我。”劉地自覺很慷慨。

    “那我何時動身?”唐傑問。

    “事不宜遲,以免夜長夢多,明天就去吧。”趙承同發表意見。

    劉地點點頭:“散席後唐弟跟我去拿錢。各位都要好好獻計獻策,也好讓我們不致於一敗塗地,一敗再敗,再無翻身之日。”

    趙承同又受了一次刺激,說道:“明天我做東,還這裏,咱從明天開始做計劃,還要看唐弟的收穫如何而做相應的調整。劉兄,現在是不按原計劃放進那個胖乎乎?”

    劉地未曾點頭卻傳來敲門聲,便說道:“敞門吧,來了。”

    唐傑距門最近,起身拉開房門。

    蔣麗拿兩把暖瓶走進來。這次與上次一樣,沒有當時給燕凡打電話,她要偵察到第一手資料再邀功。

    “可巧沒水了,你來的真及時。”莊滿與她最熟,率先打招呼。

    “本想過來敬莊經理幾杯,怎奈四位看樣子都是大買賣家,俺個小女人登不了大雅之堂,故而退避三舍,讓各位議論買賣的。”蔣麗笑道。

    “什麼大買賣家,都不如你呀,你還是個二店經理。而我們,這些燕氏的老臣被解僱什麼不是了。”劉地開始了施放他計劃的煙幕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