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蔣麗又擡起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蔣麗又擡起頭字體大小: A+
     

    蔣麗還是用自已的不鏽鋼杯給大哥哥換了茶端來,坐在他身邊將頭埋在他的胸懷:“以後,不要半年來一次,人家想你。原希望三個大姐月份大了我有機可乘,沒想到四姐又捷步先登。與四姐,她在我前還是我後?”

    “你知道我爲什麼半年沒來嗎?”燕凡撫摸着她漸漸蓄起來的頭髮。

    “你會以工作忙爲藉口,我知道。實則怕我糾纏,你回答必須是一至兩個字,是或不是,不許辯解。”蔣麗擡起頭。

    四個女人,沒有一位用這種霸道口氣跟他說話,這小屁孩確實可愛。燕凡笑了笑,他一個字也沒回答,只點了點頭。

    “收四姐時,在我前還是在我後?”蔣麗低着頭又問。

    “在你之前,相差不了多少時間。”既已是自已的女人,燕凡坦誠相待。

    “我知道。四姐不挑擔子時的發泄,暴露了她對你的愛。你軟中帶硬的目光,是姐看到了希望才偃旗息鼓。很可能,當天你就滿足了他。你回答時,也必須是一至兩個字。”蔣麗又擡起頭。

    小屁孩這麼小的年紀,竟有這麼細膩的目光和富有邏輯性的推斷,用在工作上前途無限,燕氏之福啊。

    “回答。”蔣麗笑着,口氣卻有些生硬。

    燕凡回到現實,向更加可愛的她點了點頭。

    “與四位姐姐比,我身材和相貌都沒有優勢。爲了縮小差距,我也學姐姐們穿高跟鞋,蓄長髮,要對起你地下女人的身份。”蔣麗拾起一隻手。

    “我喜歡你的短髮。如果你留長髮不習慣,可以恢復你的生活習慣,包括你的衣服鞋子。你不說有要事嗎?我相信你不是單獨爲見我一面而撒謊,我的小屁孩情人一定有重大機密要告訴我。”燕凡在她腮上親了一口。

    蔣麗有點不捨得舍離了男人的大腿,坐在一邊:“今天中午,有六個人進了一號房。兩位穿着不凡卻有點賊眉鼠眼,四位着裝隨便不象正道中人。我有些懷疑,讓收眼員暫切兼任大堂經理,我專職一號房間服務員。兩位賊眉鼠眼的人互稱對方爲‘劉行長’和‘趙經理’,另四位生面孔以兄弟相稱。言行舉止有點鬼鬼祟祟,還對我動手動腳,說什麼不久後成功了會包養我。‘趙經理’我不熟,可那‘劉行長’我知道曾在你手下幹過,我懷疑他倆會對你做出不利的事來。中間,又先後來了兩個曾經在這裏消費過的人,衣着不凡,也有些賊眉鼠眼。這些人不象正人君子,你還是小心爲上。雖然我不是你正牌的女人,但一個真愛你的地下女人不能不顧及你的安危,你的安全比我的生命重要。”

    燕凡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我的小情人還這麼關心我,謝謝了啊。”

    “見外了。”蔣麗不滿的聲調:“以後,不準對我說謝字,記住了!”

    “小屁孩說話夠厲害的,大哥哥記住就是了。”燕凡又開始輕輕撫摸她那半長不短的烏髮。

    “叫小屁孩我愛聽,以後不在人前不許自稱大哥哥!”蔣麗又用了命令口氣。

    “好,好,我的小屁孩,我的小地下女人。”燕凡緊緊地抱住了她,親吻着。

    “要不就不來,來了就沒完,你該回去了。走吧。”蔣麗掙扎着。

    “我不走,不但要在這裏吃晚飯,還要在這裏過夜,一定的。”燕凡沒有鬆手,仍然死死地抱着她。

    “剛纔那麼乖,怎麼忽然間就變了一個人?想在這裏吃飯,馬上鬆手,聽話!”蔣麗用長輩口氣。

    燕凡真地鬆了手,他享受着女人的威嚴。

    “在這裏就餐未嘗不可,但飯後馬上回燕墅。”蔣麗一本正經:“給我承諾,不能半年來一次。”

    “你三個姐姐已大月份睡單間,昨晚你四姐也要我今晚睡單間,多虧我五個女人。那麼,我只有住這兒了。”燕凡再吻她的耳垂。

    “那好,我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蔣麗態度生硬。

    “你說吧,一月要我來幾次?時間允許,我會答應你。”燕凡的兩隻中號手分別抓起了兩隻可愛的小手。

    “專衝我的話,每月一次,說好了,不許反悔,除非你真的太忙脫不開身。從今天起我再買個茶杯,今天先共用一個。我去安排做糖酷排骨和糖酷鯉魚,我知道你好這口。不過,以後少吃糖。”說着,蔣麗抽手。

    “電話安排。我工夫太少,好不容易來了,咱倆多聚會。你怎麼知道我的胃口?每月來一次,多了你不接納我?看來,還得從二店再物色個小小情人,免得吃了閉門羹。”燕凡又開始了幽默。

    “在我二店裏你敢!”蔣麗用解放了的手掏出了手機。

    等蔣麗安排好了飯餚,燕凡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愛吃什麼?會算?”

    “我不會算,難道我還不會看?老爺子壽宴我參加過的。”蔣麗笑着用二指輕輕戳了男人的額頭一下。

    燕凡點點頭,感激着小屁孩對自己的細心。

    劉地剛吹噓了他行長之職固於鐵打銅鑄,可一轉臉便在衆人面前被撤職,這一被打臉心裏極爲不快。雖然石淑秀與金秋座實了燕氏的一二把手,但毫無疑問燕凡才是真正的主宰。晚上睡不着,便計劃進行報復。金秋,原先佔據他整個心靈。

    因爲那天下午他用陰詐手段順利地得到了吳春,加之先前也曾迷侵過她,近距離的親近讓劉地更加傾向於吳春,金秋漸漸被拋之腦後了。雖然三顆假牙在提醒着他不要隨便惹她,但也時時喚起他對吳春的衝動。只有搞死燕凡,他才能得到吳春。野心使他網羅了曹文等四個地痞。畢竟自己的力量未免有點太單薄,必須尋找可靠的聯盟增加實力。他想到了趙承同,便進行電話溝通。

    趙承同正處在人生最低谷,整天悶悶不樂。雖然他與劉地一樣都捲了十幾萬元現金,但也恨當時貪的太少。原指望在任上細水常流,沒想到纔沒有多少日子便被免了職。早知如此,那時就應該大大的挖一下牆角。還好,在任職期間,他想都不敢想地曾得到過明星邵夏,那可是千萬人所望。接到劉地的電話,二人先各揣戒心玩了一會語音遊戲,然後一拍即合,真所謂臭味相投。趙承同應邀出席了劉地在天地高檔餐飲二店沒立的酒局。當然曹文四人也在邀請之列。

    蔣麗對這些人覺得蹊蹺,假扮服務員前來端茶倒水。

    席間,蔣麗被拒之門外,劉地與趙承同很快達成了意願,又電話約請了已被撤職的高檔餐飲經理莊滿。在莊滿提議下又約來原任影視部經理的唐傑。此二人當然對被免職心懷不滿,被劉地與趙承同煽動地對燕氏集團恨之入骨。當劉地要曹文等人入夥時,曹文婉轉謝絕了。只要針對燕家,曹文表態一概不參預。並下保證對劉地的野心預以保密,酒不能白喝了。

    金秋孕之燕家骨血稍早,隨後邵夏與吳春也認爲懷了燕家骨血,她倆不知道趙承同與劉地那次做了手腳,因爲他倆都希望生下他倆的孩子,以繼續要挾這兩個豔婦與其保持密切關係。尤其那兩個人還是單身,還時常咒罵燕凡一個人佔了三個美女,卻壓根兒不知道燕凡是五個女人。

    三季妹都已懷胎都已大月份,卻成全了燕凡與石淑秀的恩愛。金秋雖擔負着向吳春和邵夏做解釋的任務,但她並沒有主動介紹,而是打算她二人過問時再說。女人捕捉外界影物的目光極爲細膩,尤其在兩性關係上。這天早上,吳春與邵夏剛剛洗刷完畢,便見燕凡與董媽雙雙從董媽房裏走出來,打過招呼,便直奔樓下而去,急匆匆的樣子。

    “春妹,是不情況不妙?你沒看出來嗎?”邵夏問。

    “出門時還牽着手呢,我看見了。”吳春回答。

    “走,告訴秋姐去。”邵夏放好她的洗刷用品。

    吳春搖搖頭,慢慢擺放着她的冼涮用具。

    “什麼事情要告訴我?信息共享啊。”金秋走出單間。

    “董媽與冬是什麼關係?”邵夏走過來:“你可千萬不要說不知道。”

    “我沒說不知道啊。”金秋笑道。

    “董媽與咱平起平坐了嗎?”吳春也走過來。

    “不。”金秋平靜地說:“她是董事長媽,年齡在那裏,我們應該尊敬她。同理,她如果成了咱的妹妹,咱得保護她。”

    “你早就知道?”吳春問。

    金秋點頭。

    “好姐姐,你爲什麼不早告訴我倆?”邵夏略掛不滿。

    “你倆早晚都會問我,我急什麼?。”金秋還是笑着。

    “秋姐,這是咋回事?你能容忍啊!”吳春面露不滿。

    “董媽已愛冬愛了三十年啊,她在我們之前。”金秋雖然笑着,但還是擺出了大姐的威嚴:“我能容得下我的兩季妹,那麼兩季妹又爲什麼不能容得下董媽?”

    “冬,是個貪婪的男人。你若慣上他這個他要你認的習慣,我等豈不都被打入冷宮?到哪裏再去尋找應該屬於我們的那份幸福恩愛?秋姐,你該出手了。”吳春聲調有點生硬。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