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蔣麗笑中摻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蔣麗笑中摻哭字體大小: A+
     

    燕冬參演了自己創作的電視連續劇《燕王孔侯》,並擔任策劃和主角。下午三點,因爲沒有需要他拍攝的鏡頭,便驅車離開了影視基地,打算去保險公司一趟。邵夏已懷孕八個多月在燕墅調養,公司的臨場指揮由孔少傑全權代理。燕冬不是不放心,這出於他的責任。剛離開基地走了幾百米,手機響了。

    “喂,什麼事?”燕凡放緩了車速。

    “我是小麗,大哥哥沒聽出來嗎?”蔣麗的聲音。

    “我知道是小屁孩,你有什麼事嗎?說吧。”燕凡自從那次給她破了處,一直沒有到過天地高檔餐飲二店。也不是全因爲怕小屁孩糾纏,一部分原因是她的業務能力讓燕凡對她特別相信。並有進一步培養的計劃。

    “人家幾乎把一切都給你了,還換不來一聲妹妹,你真自私,真吝嗇。”雖是埋怨的意思,但電話傳來的卻是甜甜的聲音。

    “我挺忙,要到保險公司看看,你沒事我掛了。”燕凡故意用不耐煩的口氣。

    “大哥哥,厭惡我嗎?我以後甘認是小屁孩還不行嗎?”蔣麗聲音沒變。

    “我,沒法認你是小妹妹。因爲半年前與你有了一次邂逅,所以至今沒法給你定位。以後,再慢慢調理吧。”燕凡爲那次的衝動自責着:“有事你說。”

    “我有要事找你彙報,去找你也可以,你在哪裏?我去。”蔣麗改用焦急的聲音。

    “好,我過去,你稍等。”與人家發生有了那層關係,半年沒見面,在道義上說不過去,燕凡加足馬力奔向二店。

    蔣麗狂愛着她的偶像大哥哥。她認爲愛一個人,就應該讓所愛的人得到幸福。白天忙於工作,而且還身兼大堂經理,生意又特別興隆,她沒有時間思三想四。晚上顧客散去,她纔回到在經理室裏經過改造而裝修一新的臥室。自從任了二店經理,幾乎在QQ裏沒能夠同往常大哥哥溝通過。她爲有了那麼一次而自豪,也爲沒象以前那樣在 QQ裏無拘無束地聊天而痛苦。更折磨她的是,自從有了那次後再也沒有見到他。是他刻意迴避嗎?半年了,人生有多少個半年啊。大哥哥要來了,他喜歡茉莉香水味道,趕緊噴。

    燕凡停下車,敲了敲經理室的門,站在一邊。他知道,她一定噴過香水。

    蔣麗早站在門邊。雖然她不喜歡穿高跟鞋,但她剛纔卻換上了五個月前纔買的第一雙高跟,這也是第一次穿。她卻沒有敞門,故意的。

    原本希望進去坐坐馬上去保險公司,看來今天下午這小半天是不可能得以順利離開這裏了。這時燕凡有點口渴,便敲了敲門大聲說道:“你站在門邊不敞門,因爲我口渴的厲害,我到前面找水喝了。小屁孩,再見。”

    蔣麗一急,馬上拉開門。看着啓步往裏走的大哥哥:“你不是去前面找水喝嗎?怎麼說做不一致?你去吧。”

    香水味又使燕凡心曠神怡。他知道她的話是違心的,於是逗她道:“我聽你的,到前面找水喝了。小屁孩還這麼大氣魄,棒!”

    “你什麼意思?你不願見我,我還想你呢。半年了,你怎麼這樣狠心!QQ你也不回我,我就這麼不受人待見?我的業績在整個行業位列第一,已連續六個月,你就這樣待我?不公平。”蔣麗撅起小嘴。

    燕凡的思路,以爲她會用他那一次的不理智衝動要挾他,沒想到他到來後她竟隻字未提。於是說道:“我的眼光沒錯,你確實是難得的經營人才。獎金,我會建議董媽給你加倍發的。”

    蔣麗裏鎖了門,把大哥哥攙到沙發上摁坐了:“我不是金錢的奴隸,只想得到你的認可。我衝了一杯茶,是用我的杯子,嫌髒不?”

    “羅嗦,快拿來,我真渴了。”燕凡這才發現小屁孩今天穿了高跟鞋。從前,她從未穿過。這,意味着讓她逐漸忘記他的半年設計落空了。

    蔣麗一邊去拿不繡鋼大茶杯,一邊回頭笑道:“你看我的鞋子,難道你真的喜歡高跟鞋?可人家穿着極不方便,還乏人呢。”

    “那誰讓你穿的?”燕凡還要說,卻見蔣麗不小心摔倒了。待要去拉,還沒站起又坐下了。他改變了主意,是怕近距離接觸再次激起衝動。雖然有一次了,但他希望她忘記,以開始她新的生活。

    “見死不救啊,你!連拉我一把也捨不得那點力氣?虧我還拼死拼活的爲你的燕氏賣命。還聲名在外的大慈大悲,欺世盜名而已。”蔣麗趴在地下沒有起來,她在逼他來扶她。

    燕凡輕輕擺了擺頭,起身慢慢走過去,拉着蔣麗遞來的手,將她拉起來。但卻沒象他預料的那樣,她會一頭撲進他懷裏。

    蔣麗本想撲向他,但她沒有。只把他重新擁坐在沙發上。她迴轉身取來茶杯。旋下杯蓋,並沒遞在那隻伸來的手,而是自已先喝了一口,才遞過來。

    燕凡知道她的用意,這是在試探他。接了,便是收下她了,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大腦在快速設計着應急方案。

    “我餵你喝。”蔣麗不再僞裝,坐在他大腿上,茶杯放在他嘴脣上。在她心中,他一定會一手接杯,一手就勢摟住她。

    燕凡並沒有摟她,好似對她沒撲進他懷裏的報復興。只是接過杯來,慢慢飲茶。

    “還不嫌我髒啊,看來,我不必擔心了。”蔣麗似乎有點興奮。

    “小屁孩,沒記錯的話,舌頭也沒嫌你髒,誰會嫌你的杯髒!”燕凡本來在她第一次試探時就要說這句話,但爲了達到漸漸疏遠她的目標纔沒有說。這次,他打算在不貶低她的前提下再給她一次,最後一次,並把話講明白,力爭她的認可。

    “你還沒忘記啊,但願你不要忘記,你不喜歡茉莉香味了?”蔣麗脈脈含情。

    燕凡喝完茶將空杯放在沙發扶手上,閉上眼睛說道:“十八歲,花季,你要珍惜,不要放得太開,對你不利。緊七慢八,你也該談情說愛了。爲了你能得到一位如意郎君,爲了你今後的幸福生活,我不想再侵騷你,併爲半年前的那次衝動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夠成爲我的一個真正的小妹妹,好嗎?”

    “不好。”蔣麗斬釘截鐵:“什麼年代了,你還這麼固執封建!三個姐姐已大月份,我想成爲你的第四個女人。你放心,我再承諾一次,我不要三個姐姐的地位,我也可以不要自己的孩子,只想成爲你地下的女人。求求你,答應我。”

    “爲了自己的未來想一想不好嗎?”燕凡寒目似箭:“你已經成人了,做任何事都要想到後果。我實話對小屁孩妹妹講,即便我收留你,也不是我的第四個女人,因爲我已經在半年前,在秋的撮合下收下了那位愛了我許多年的第四位女人,夏和春還不知道。我告訴了你,是大哥哥對小屁孩妹妹的絕對信任。有了四個女人的男人,已經很難再分出心來愛別的女人,雖然小屁孩妹妹確實也挺可愛。但,我無能爲力了。”

    “你承認小屁孩是妹妹?僅僅是妹妹這麼簡單?”蔣麗浮現出難以捉摸的表情:“可我從現在起不再承認你是大哥哥,雖然那次後我又恢復了稱呼。”

    要成爲我的第五個女人嗎?真成了花花公子了!燕凡自責着那次衝動,看來要爲此而不得不買單了。

    “我知道先我一步的那位姐姐是誰。你承認小屁孩確實挺可愛,所以你不再是大哥哥,是我終生的地下男人。”蔣麗擡起頭:“把你寒冷的目光收起來,這在小屁孩面前不好使。”

    “你知道我的第四個女人是誰?”燕凡自謂與石淑秀的關係非常隱蔽。

    “那當然。我認爲你喜歡穿高跟鞋的女人,所以我今天得知你要來才第一次穿。你的第四位女人我真知道是誰。”蔣麗好似有十成把握。

    “那你說是誰?”燕凡隱約覺得已被小屁孩細膩的目光看穿了,又被她穿他喜歡的鞋而有些感動,於是賭注般地說:“你說吧,你說對了,就是我的第五個女人,否則你是妹妹。”

    “當真?”小屁孩來了精神。

    燕凡點點頭。

    “我的鞋就是照她牌子買的,顏色也一樣。”蔣麗沒有點出名字。

    “你……”燕凡怔住了。連小屁孩都看出來了,是不已經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了?他有些失落地搖頭否認自己。

    “不承認?伯父七十壽宴那天,我拜的姐姐裏,她年齡最大。冬,你是我的了。”蔣麗摟着了他的脖子。

    潑水難收,卻也得收這位早已是他的女人的女人了。燕凡的心雖處矛盾之中,但他還是抱住了她的腰。

    “你用我的杯喝水,我就知道你收下我了。”說着,蔣麗吻向了她俘獲的男人,此刻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順水順舟,還是衝動高於一切,燕凡不是主宰。

    一個小小的二店經理,竟將任法人代表的總裁坐在身下欺負,直到她解恨了才翻身下來。

    燕凡不依,做爲男子漢,決不甘心受到欺凌,他要報復。

    蔣麗笑中摻哭,哭中夾笑,天上人間。

    大幕落下,這次沒急於就衣,燕凡也沒急於離開,他被留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