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喜歡小屁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喜歡小屁孩字體大小: A+
     

    “真的?”本來有機會斬立決的,但燕凡爲追求完美並沒有判決。

    “你叫啊。”石淑秀完全停止行爲,她要享受最後一次敬稱。

    “媽。”燕凡儘量用以前的口吻叫出,但未免不帶出另一番風味。

    石淑秀大腦在急速運轉。如果真答應了,有點對人類文明的顛覆。不答應,她又挑戰似的應承過答應。來了一個折衷的救急方案,她點點頭:“冬叫媽,有事快說。否則,斬立決了你就再也沒有機會。”

    “看你老妖婆不敢答應,算你聰明!我當然有事,我要,我要今天雪恥,我要斬立決!”燕凡瘋狂了。

    風停雲散,整好儀容,怎麼看也不象母子。

    “冬,多少日子已沒稱你冬兒了,也多少日子在你叫媽時我沒有答應,你這麼聰明透頂的人,就怎麼沒有察覺呢?”石淑秀依委在男人懷裏。

    “我能沒查覺嗎?但我還是怕領悟錯了秀兒的真心啊。今天,就叫過冬兒,怎麼會很多日子沒叫呢?糊弄我啊。”燕凡撫摸着秀髮。

    “可我知道你喜歡小屁孩。因爲你呼我秀兒,我今日叫你冬兒,是爲與秋兒相平衡的。你爲什麼不問我擔不擔董事長的擔子?”石淑秀仰起臉,多情地白了一眼。

    “問什麼?我的秀兒不是已經是董事長了嗎?小屁孩還是個孩子,雖然她裝大人形,你何必多心。”燕凡多情地笑着。

    石淑秀戳了他下巴一下:“小屁孩早晚有一天會躺在你懷抱裏,什麼人也甭想逃出你的控制,秀兒服了。我也預測一下,今下午是不還要有辦理交接的計劃?”

    燕凡剛要回答,手機鈴聲響了。他親了一下女人,急忙接通:

    “三點多了,還沒纏綿完嗎?該去交接了。”金秋的聲音。

    “你在哪?回你的單間,快。”燕凡笑着說。

    金秋就在門外,等石淑秀走出男人的懷抱拉開門,她一步邁進來,笑着。

    “秋的總經理是我臨時任命的代總經理,秋兒可以重新任命你中意的人選。”燕凡開始了工作:“接着還要去保險公司和銀行調整,秀兒先任命總經理吧。”

    “大姐任總經理實至名歸。保險公司還是二姐合適。銀行有兩個三姐,你兩口子拿主意,誰出任合適?”石淑秀任命了總經理,又開始商討兩個單位的主管人選。

    燕凡將眼光挪給金秋,這也屬於總經理的權力範疇。

    “保險公司就按董事長的安排,銀行的主管,還是你拿主意吧。”金秋把球又踢回來。

    “和沒說一樣。就讓春再官復原職吧。她,已經在籠絡舊部了。”燕凡不得不獻策,他知道秀兒的兩個三姐很難取捨。

    “那讓三姐去醫院任職了?”石淑秀、金秋似乎異口同聲。

    燕凡點點頭:“臨時先這麼安排着。秀兒明着還是董媽,在夏、春接納秀兒以前不能改變稱呼。夏組織原班人馬,原定今天下午三點半去保險公司總部來個開門紅。好,三點多了,我們馬上去吧。”

    邵夏通過她原來的手下,在被趙承同解僱和自動辭職的經理和主任們的共同努力,找到了他們的舊部,按照原交費和賠償方案,達成了數千萬元的投保意向。

    中午,在一店大廳裏,邵夏宴請了這些經理和主任,還有部分在安津的上單過萬元的大戶。席間,都讓自己的業務員重新覈實了潛在客戶的投保可能性,都是百分之百,只等下單。

    高檔餐飲天地一店距保險公司很近,經理主任們又大多有車,沒車的借光有車的,三點後都駛向保險公司總部,在邵夏的帶領下全都步入了總部的大會堂。

    邵夏與孔少傑將人們安頓下,便來到了經理室。

    經理室裏,趙承同剛接通了燕青的電話:“董事長,除了銀行和我這保險公司,其他天地公司都進行了領導層的人員調整。請問,我這保險公司還要有相應變動嗎?”

    “你的保險公司?”燕青回家後,無官一身輕的她躺了一會,打算上QQ與好友們聊聊甩掉包袱的輕鬆感,不想剛剛登上QQ還沒同第一位好友聯繫,就接到了這個電話。還他這保險公司,她覺得有點可笑。

    “對呀,董事長,有什麼調整,憑咱的關係,是否早通知我一聲?”趙承同沒聽出對方有反感。

    “我的趙經理啊,我憑什麼調整你身邊的人啊?放心,我不調整。正忙,就不陪你聊了。”我不調整,有人調整,燕青掛了電話。

    趙承同心裏罵道:他孃的,女人就得搞,這不是一舉多利嗎?還可以的,張口說一日夫妻百日恩,雖說是當了上層領導沒了那層關係,這也夠仗義的。保險公司,就是我的獨立王國,呼風喚雨任我瀟灑,逐漸變成我個人的買賣,有門,讓你們眼紅!趙承同正得意忘形之機,傳來敲門聲。他有些趾高氣揚的喊道:“進來!”

    邵夏、孔少偉推門而進,同時叫了一聲“趙經理。”

    “被歷史淘汰的蠢人來幹啥?滾出去!”趙承同不屑一顧。

    “我領來了我的舊部,有上單意願的上千萬元,趙經理不接單嗎?這可是歷史罕見的。”邵夏笑着說。心裏卻暗言:你還能坐幾分鐘?

    趙承同聞言心喜面靜:“口說無憑,拿單來呀。果真如此,每人獎你一千元,中午我做東。往後,你們就幹個編外職工吧,就今天這個獎勵政策,希望你天天有這個獎金,日日我請客。”

    “但有個條件,這上千萬上的單,要根據邵經理那時的賠付力度。”孔少傑笑着插話。

    “不行!這裏我說了算。單要上,因爲你們打着這裏的旗號。上不了千萬,我找人收拾你倆,小心你倆的小命!”趙承同目露兇光。

    “絕對行,你去跟經理主任們宣佈,讓他們的業務員們馬上下單。”邵夏平穩的聲調,但有不讓人迴旋的餘地。

    趙承同冷笑一聲:“在做夢吧?連個跑單的資格都沒有,還在這裏癡人說夢!獎金減半,宴請取消,下去簽單吧。”

    “恐怕你連個跑單的資格也沒有。趙承同,你被解僱自由了。”也是平穩的聲調,伴隨着高跟鞋磕地聲響,石淑秀邊進邊說。

    “放屁!我的戰略眼光,董事長都讚不絕口,你們算老幾?解僱我?沒門!剛纔我電話問過董事長,經理還是我!你們滾出去!”趙承同怒火衝冠,一拳捶在桌面上。

    石淑秀身後的吳春走向趙承同,還微微笑着。

    趙承同看事不好,只好灰溜溜地逃之夭夭。先逃離這裏,再問問燕青這是怎麼回事。如果是鬧劇,看我怎麼收拾你們這些不知好歹的!

    “我們去會堂吧,精英們都在那裏。”邵夏提議。

    燕凡點點頭,連同金秋,一行四人向會堂走去。

    次日早飯後,還不到上班時間,燕凡、石淑秀、金秋、吳春在客廳裏坐着議論了當前的形勢和必要的工作後,各駕車奔向天地銀行。這,是燕凡撥亂反正的最後一站。

    劉地昨晚接到趙承同的電話,知道了趙承同的遭遇。開始,還當他開玩笑呢。當趙承同帶着哭腔說是真的時,他纔不得不信。這樣,燕青上臺後所有新任命的只有他一個了。有同樣條件的趙承同已被踢出燕氏,那自己呢?是不也是同樣的命運?前天燕青對他還有說有笑,莫不是捨不得我嗎?問問,探個實底,他撥上了燕青的手機號碼。

    “劉行長,有事嗎?”燕青很輕鬆的聲音。

    “趙經理被掃地除門了,是真的嗎?”劉地問。

    “沒聽說呀,也沒見他們對我說起過。他是不在跟你開玩笑?我真不知道。你問這事幹啥?即便把他掃地除門了,又不是你,你也可以給他安排份工作呀。”燕青不是幽默,但心裏有點耍弄他。要不你們這些喪門狗不爭氣,我辭不辭董事長是小事,燕家決不會損失十個億!

    “謝謝董事長。好,那你忙吧。”劉地放心了。撤換趙承同是燕凡在走投無路後演地一場荒唐滑稽鬧劇,給趙承同弄個不痛快罷了,連董事長都不知道。讓我給趙承同安排工作?真撤了?問問,這是不是真的。於是,他又撥通了燕青的手機:

    “劉行長,你又什麼事?”燕青還是原來的腔調。

    “趙經理真的被撤了嗎?”劉地懇切的聲音,他希望得到真實回答。

    “操多少閒心,幹你的行長吧。”燕青雖懷抓弄心理,但還用語平常。

    放心了,還幹我的行長。你幹不幹經理,與我何關?劉地剛落下心裏那塊石頭,響起敲門聲,他喊了一聲:“請進。”

    負責安全的保安走進來:“尤帥領着不少人,說要開什麼會議,而且強行登上了三樓會議室。”

    “活見鬼了,真他媽不知道死活些玩藝。被解僱就是無業遊民,到這裏搗什麼亂!你報警,我去看看。”劉地言罷起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