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常常當是幻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常常當是幻覺字體大小: A+
     

    石淑秀看着燕凡的面部表情,沒發現反感和厭惡的成分。也許,他還抹不開面子,失望的程度漸漸在她腦海裏減輕。但見他掙脫了她的束縛,竟在牀下雙膝跪下,一個頭磕下去。這?悔罪求諒的舉動,石淑秀剛剛減少的失望加倍劇增。她也急速下跪:“冬兒,我不好,原諒我。”

    燕凡把董媽抱上牀:“董媽,你哪裏不好?原諒你什麼?”

    石淑秀眼淚已控制不住,抽泣着:“剛纔……”

    “剛纔怎麼了?”燕凡用手輕輕給她擦着淚:“叫了你將近三十年媽,‘媽’字就象一座山,這座山橫在你我面前很難逾越。我一個頭磕在地下,權當把這個‘媽’字拜走。你,就是我的秀兒了。”

    石淑秀茫然了。當她從絕對失望中得到了愛的真誠答覆,當三十年的母愛和情愛終於要得到回報時,她似乎在夢中,竟不敢相信。

    燕凡讀懂了她的內心。用實際行動讓她相信,比解釋更加有說服力。他毫不猶豫地重新抱緊她,狠狠的吻着她。

    石淑秀終於從茫然中復甦。這不是做樣子,這吻的力道她從未體驗過這麼驚心動魄,他的雙手真實地在她胸上的遊走使她第一次這麼亢奮。

    不知是誰的努力,石淑秀的上衣也不知什麼時候脫下扔在了哪裏。燕凡不捨得越過那道紅線,只是手嘴並忙,讓石淑秀沉醉在幸福之中。

    已經到了這麼個地步,石淑秀也放開了。在男人挪嘴的空中,含情脈脈地說:“冬,你忘記了你八歲那年算的那一卦嗎?”

    燕凡停止了勞作,看着身下的女人:“沒有,你指哪方面啊,秀?”

    “婚姻的。”石淑秀邊說邊替男人解着上衣釦子。

    “或許我做人的一切都不及格,但記憶力還是可以的,這點你不用懷疑你的冬。”燕凡爲讓她順利給他解釦停止了勞作。

    “那你說,這方面算卦先生有什麼預見?”因爲上衣釦子解完了?石淑秀也停止了,只用幸福的眼光看着他。

    燕凡重新摟着她:“記得當時先生說,我娶得最終的漂亮女人會有六顆紅痣。紅痣是有,但她們三人每人一顆,一共才三顆。預測時只說有紅痣便可以說準,說了數量,就不準了。”

    “算卦人沒說錯,我還有三顆,你看。”石淑秀解開腰帶,除去遮蔽的衣褲,指着自上而下一線並列且距離相等的三顆紅痣。

    燕凡瞎眼了。他信命運,卻不相信迷信,但事實擺在這裏。三顆紅痣,不是假地。算命先生沒說人數,四人六痣,應了,他撲過去。

    “慢。”石淑秀用力擁住他:“說內心話,你對我是愛還是憐憫?”

    “愛,真誠的愛。”不由分說,燕凡讓兩人的衣服全都扔在牀下。

    “我,五十多了,還曾經在三個女婿的威逼藥害下失身。對你,我付出過無私的母愛和瘋狂的情愛。當然,你爲憐憫我而施捨,在你身心上極度飢渴的我,不會拒絕嗟來之食,只是不要難爲了你。”石淑秀不放心,她怕心愛之人違心行事造成心理負擔。

    “你這老妖婆,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收了三個女婿,又要迫害冬兒,要不要臉!”幽默,燕凡在興奮中沒有考慮對方的感受,有點口無遮擋。

    石淑秀重拾失望。是啊,他從沒對她有過**的絲毫表示。不但年齡步入老年階段,失身於三個女婿更是讓人不齒。英俊倜儻的他怎麼會愛上一個老妖婆?嗟來之食可以用於自己的滿足,但只顧己身的意願而逼迫別人幹不情願的事,會使人家對她更加不滿。不是爲自己的尊嚴,可她還是拼命擁住了他,不讓他近身。

    燕凡力道佔優,眼看那道紅線即將消失。

    石淑秀不知從哪裏弄來的膽量,在紅線即將消失的那一刻,竟狠狠地扇了他臉一巴掌,聲音清脆。

    有些痛,但燕凡並不在乎。可這是爲什麼?剛纔的幽默撞傷了她的心嗎?是啊,此時此刻,這種玩笑會傷人。他思想着,自然放棄了進攻。

    石淑秀想着衣,見兩人的衣服都在牀下,便要下牀。

    “爲什麼?不願意做我的秀兒嗎?”燕凡重新抱住她。

    “與三個女婿有染的老妖婆,不想讓你身敗名裂。”石淑秀掙扎着:“我不想拖累你,也不希望別人可憐我。”

    燕凡緊緊抱着她:“我三個女人,她們分具了你的特徵。秋,膚色和胸似你:夏,嘴和臀與你相象;春,眼和腰有你的影子。這裏有一位綜合美女,是我最愛。因爲最愛我將得到,興奮讓我口無遮擋,所以有了老妖婆之說。怎麼,你不愛我,權做一次誤會,再恢復原有關係就是了。你可以穿衣走人,我給你拿衣服。”說着,燕凡鬆開了她,有下牀的跡象。

    本是掙扎着想掙脫男人的懷抱,當男人鬆開她時,她卻用力抱住了那個男人:“冬,此話當真?你不要騙我!”

    燕凡不再執意下牀,他想先解釋一句再重新吻她,讓事實說話:“絕無虛言。有半句假話,天打……”

    石淑秀捂住了他的嘴:“我信,我忘了,我忘了我衷愛的男人會不分場合胡亂開玩笑。原諒我,你是真愛的第一個讓我刻骨銘心的男人,我第一個值得我貢獻我姑娘身份的那個男人。”

    “有道理,我也信。”燕凡拿開那隻手,要吻。

    石淑秀擁開他的臉:“什麼有道理,什麼是也信?我的姑娘身份確實已經獻給了你。你,不要吃了沒吃,喝了沒喝,但我不怪你。”

    “秀,有道理,是指你與我是真心,所以我也信。”燕凡本應利用幽默,說她即便有三個姑娘的身體,現在也不是了,但已經鬧了一次誤會,他不想重蹈覆轍。

    “冬,不要拳着舌頭說話。你以爲我被你三個姐夫逼去了清白,就是掠去了我的第一次嗎?你錯了,現在我向你坦白:你九週歲那天過生日後,晚上在你喝水時,我摻上了少許的安眠藥,那個晚上你只屬於我,你和我的童貞已經給了對方,雖然僅僅滿足了我一點點虛榮心,而大多還是在生理上的失望。其實,我怕安眠藥對正長身體的你有害,只用了有限的一點點。在整個過程中我發現你並沒睡熟,說不定經我提醒,你大腦有認象也說不定。”石淑秀公開了二十年前的祕密。

    “你這老妖婆,還是個無恥的****!”這次,燕凡考慮着她不會誤會了,又開始幽默:“二十年前,我有個模糊的記憶,似夢非夢,只是不知道那妖女是誰,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夢景。原來,是你導演的一場近乎於荒唐的真實鬧劇。可那時我還是個兒童,你也忍心下手!”

    “這題材的鬧劇,從你九歲起,往這還有沒有再次的記憶?”石淑秀脈脈含情地笑着,看着他,摟着他:“雛男啊,下手晚了哪能輪到我。”

    燕凡搖搖頭,他真的沒有記憶:“不過,說到這裏,我也坦白。在我十四周歲過生日後夜裏的平生第一次夢中做了男人,可當時短褲及身上都乾淨淨的。到第二次夢遺,有相同的感受,才知道已經有過一次,但奇怪那次爲什麼沒見實物。記得第一次夢中的女主角就是你。那時,我醒了一看你,昏暗的牀燈下你正穿着睡衣甜甜地笑着熟睡。我,因爲這是夢着你,心裏有極度的負罪感。那時,我認爲你是我的生身之母,所以一夜未眠,遣責了一夜大不敬。你,卻一覺到明。從第二天開始,我就怕夜晚到來,所直到我出去租房前,都是一個人睡。”

    “一併向你坦白。這不奇怪,第一次在你睡眠狀態下我給你清理好了。你九歲以後每逢過生日,都要吃一次安眠藥,都要屬於我一夜。一直到你十四周歲,我知道你真的成了一個生龍活虎的男人,具備了男性特徵的一切,我也請問過藥劑師,確定了安眠藥對你的繼續成長不利,纔在享受了一次真男人後,終止了那不理智的行爲。冬,你說,我的首次給了誰?”石淑秀大概要再現當時的情景,一做回憶,二做向對方訴說當時的具體運作。

    “你個老妖婆真的很自私。今天,我要把你押上歷史的審判臺,現場審判。無論你怎麼抗訴,都會來個斬立決,以報我六次受辱之仇!”燕凡躍躍欲試。

    “冬兒,我盼望你報仇好多年了,可你違背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古訓,讓我等得好苦啊。”石淑秀雖然抱怨他報仇太遲,但她自私的行爲妨礙了人家報仇,口是心非嗎?

    “還叫我冬兒,再叫你媽,還敢答應嗎?”斬立決受阻,他不願破壞她的第七次的主動或懷舊。

    “你叫啊,看我敢不敢答應!”石淑秀因一心二用而相對緩慢了行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