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可想不可求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可想不可求了字體大小: A+
     

    燕紅用電話在天地餐飲公司一店訂了房間,與燕凡、石淑秀、金秋駛車前往,就座後又用電話聯繫了邵夏、吳春和王軍。

    王軍停下車,見燕凡站在外面,忙迎過來:“冬弟,早來了?”

    “我正等你,咱先進去看看一店的情況吧。這一期你只顧逃竄了,你這大本營恐怕來的趟數不會多。現在是不沒有危險了?”燕凡問。

    “危險隨時可能發生,這一店我已多日沒來,具體情況尚且不知。莊滿

    調回來後,聽他電話彙報,孫芳芳兼任了一店經理,她調理的還可以。”王軍藉機彙報了重新提拔莊滿一事。說話間,二人一同走進一店經理室。

    孫芳芳正在思索店的經營而呆呆地危襟正坐,見進來人,忙站起來相迎:“燕老闆,王總經理您來了。”

    “現在營業是執行的什麼價格?”燕凡開門見山。

    “比莊經理的規定低,比原先的高。在他眼皮底下,不敢太低,這還三番五次的要漲上去,每次我只應承沒有漲。”孫芳芳實事求事。

    “馬上降爲原標準,從今天開始。”燕凡果斷地下達指示。

    “求之不得,這纔是經營之道。”孫芳芳點頭答應,異常高興。

    “大姐夫兼職主政這高檔餐飲吧,你如果願意的話。”燕凡看向王軍。

    “讓我主政餐飲,你放心?我原打算去幫你大姐。”王軍顯露愧色。

    “你是大姐夫。”燕凡也不多說,拍了拍他的肩膀,點點頭。

    “莊滿在不在?這一期沒接到他一個電話。”王軍轉面孫芳芳。

    “您二人進來時,他剛從這裏出去,還是逼我漲價。”孫芳芳說:“還威脅我,如果今天再不漲價,就把我的副經理和經理全撤了,不像開玩笑。”

    “那就照他說的辦,撤。”王軍還在行使着他總經理之權。

    孫芳芳被一個“撤”字撤暈了,誰之過?

    “我還在行駛總經理的權力,撤了他,我頂上,冬弟信得過我嗎?”王軍見燕凡點頭,剛要補充什麼,手機鈴響了,他摁了接聽鍵:“是我,接到你的電話我就趕來了,現正與冬弟在一店經理辦公室。他還信任我,仍然讓我管理高檔餐飲。入席前我還有任務,你們先喝着水。”

    “要通知安津各店恢復原價經營?”燕凡笑着問。

    “還要恢復各店的原經理職務。市外各連鎖店也由大片經理逐一通知,從今天起不僅原價,而且今中午都讓顧客半價消費,把降低了的人氣重新補起來。芳芳,你用我的名義通知各大片經理,馬上實行。”王軍幹老本行得心應手。

    “慢,二店經理王巳是難得的人才,不可捨棄。以後,若有重要的工作崗位需要你,他便是你的接班人。”燕凡珍惜人才。 wWW •тt kán •c ○

    “知道,我已經考察好了,他與三店原價經營也是我默許的,所以莊滿不敢幹涉。再,在一段時間內,大概我還得電話指揮。曹文等人不會善罷干休。不過,請冬弟放心,我保證在一週內恢復高餐飲昔日的紅火,並逐步增加大衆消費服務項目。在這一期嚴重虧損的情況下,保證超額完成全年計劃。”王軍信心滿滿,或許,他就是一位經營單一項目的精英。

    “你就在這一店左右活動,臨時不要到外地,避免給曹文以可乘之機。你物色位二店經理,替出王巳,讓他任副經理給你打下手巡視外圍比較合適。你一旦發現曹人等人,立即給我電話,我會立馬趕過來。”燕凡說。

    王軍點點頭,又說:“我還不如直接給春妹打電話呢。他們在你面前給你留面子,可你走後他們馬上原形畢露,不如春妹用拳頭說話,讓他們聞風喪膽,再找我的事還得惦量惦量。冬弟去房間吧,我打完幾個電話再過去。”

    這時,孫芳芳已對各大片下完通知,並對王軍說:“你領老闆過去吧,我替你在省內各店下達指示,不會誤事。”

    王軍笑笑表示認可,與燕凡走向房間。

    房間裏,燕紅身右邊一空座,是留給王軍的,她左邊是石淑秀,石淑秀與金秋空中一座,是給燕凡準備的。而燕凡挨吳春而坐,搶去了王軍的位置,並要大姐給王軍騰位。

    燕紅格外高興,今天她是贏家。不僅自己的男人確認迴歸了大家庭,而且冬弟一如既往的相信他。一番衝動,她決心用喝醉來慶祝。好似一旦喝不醉,就對不起冬弟的良苦用心。

    餐飲、房產、機械廠、基金會業已調整完畢。超市、食品廠、教育、醫院沒受衝擊。席中,王軍又以總經理的身份解僱了唐傑與柴達滿,扶尤申上位。這樣,只有保險公司和銀行兩個受衝擊最嚴重的支柱產業沒有調整,卻也在燕凡的掌控之中,他要留給新董事長與新總經理處理。

    一片曙光,酒主人不醉又不肯罷休,下午又沒有什麼新任務,除了還要開車的邵夏與燕凡及金秋少喝了點飲料或啤酒外,主席燕紅醉意朦朧;重生的王軍興奮亂語;海量的吳春只笑不言;喜悅的石淑秀爛醉如泥。

    下午二點半,服務員清掃房間,衆人不得不散。金秋讓邵夏與吳春等在一店,她送大姐回建築公司後,再來約曾主政影視業的邵夏載着吳春去影視基地看看,以最後完成燕凡交給他與石淑秀的任務。對於石淑秀,金秋故意將她交給燕凡處理。

    燕凡還要到銀行簽字,在人臉面上又不好拒絕金秋那有意爲之的安排,便將石淑秀抱上車拉回燕墅。他知道,金秋沒有騙他,石淑秀愛他是真的。自己,從不記事起就在她的懷裏長大,她在五十歲前沒和任何男人有過親密接觸。只有自己,從來沒有在她面前避諱過男兒的身體,確實把她當成了媽。她對自己的情愛,是從親情的愛轉化而來的。難道,自己僅僅是親情的愛嗎?在老爸未曾宣佈她真實身份前,雖然認爲她是世界上獨一無二、從心靈到相貌最美、最漂亮的女性,但從沒在她身上有過多的性幻想。有時也浮現這些念頭,但稍縱即逝,好像往這方面思想就對不起老爸和她那比親媽還要付出得多的多的母愛。那爲什麼自己娶的三個老婆身上都有她的影子?終究,叫了近三十年媽,這個坎是難以逾越的。怎麼報答她?遂她心願不是最好的報答嗎?年後叫媽她沒答應過,也再不稱我冬兒,她也許正在努力的改變她慈母的招牌,使她成爲我心目中的一個真正女人的形象。燕凡回頭看了看側躺在雙座上的她,心跳得有點厲害。他停下車,敞開車門,慢慢抱起她,緩緩進房登上樓梯。

    石淑秀雖然爛醉如泥,一路顛簸有了一些意識,她知道現在是誰抱着她。快進她房間時,她本想用手摟他的脖子,但沒有實施,她要看看他對待一個喝醉的她是不是也有點喜歡。

    燕凡將她輕輕放在牀上,面對面的第一次這麼詳細的欣賞着:烏絲未染無白色,細皮嫩肉有紅暈。是誰錯將年紋改?本是相擁同齡人!

    石淑秀知道他在端詳她,沒敢眯眼求證。她,恨不得他給她熱吻。吻,真來了,可惜是腮。她心裏說:冬,那是腮啊,嘴在這邊。

    燕凡直起身來,給她脫了高跟皮鞋。爲讓醉酒的人得到較好的休息,他慢慢地給她解開了上衣釦子,又給她鬆了腰帶,臨走又吻向了她的腮。

    石淑秀乖乖躺在牀上任人支配。在被解上衣釦時,她以爲成功就要降臨了。當被解腰帶和第二次吻腮時,她幾乎覺得已經享受到了男女間的最高境界。但,第二次吻腮只持續了十幾秒,燕凡便敞門離去。她失望了,沸點變成冰點,只好自己解決了。

    吃完晚飯,金秋到了石淑秀房間。

    石淑秀沒有下去吃晚飯,酒力還對她有點束縛。見金秋進來忙坐起來。

    “扣兒開着,腰帶鬆着,莫非我這大姐名副其實了?”金秋笑着問。

    “你還不是大姐。”石淑秀搖了搖頭:“只是兒女對父母般吻了吻腮。”

    “可這?”金秋亮開石淑秀的上衣,又指指已鬆開的腰帶。

    “不瞞你,真的。衣服太瘦,腰帶太緊,我鬆的。”石淑秀沒敢講實情。

    “爲了你休息好,是冬給你解的,我知道,他曾給我解過,我相信你。但,我這大姐沒做好,你還是媽。可你爲什麼他給解和吻時,不一把抱住他?或許,會一舉成功。這好,還得叫你媽。”金秋責備着。

    “都是‘媽’字害的,抹不開面子啊。大概,可想不可求了。”石淑秀嘆了一口氣:“冬與我都沒有勇氣捅破這層窗戶紙,命中註定。”

    “求大姐呀,我幫你。”金秋扯下石淑秀胸前遮物:“和我的一樣,我替他收了。”

    石淑秀擁開金秋的手:“既然一樣,收自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