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呼聲絕望淒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呼聲絕望淒涼字體大小: A+
     

    再提。這,也怪我的正義心不強,爲了維持咱剛剛走入正常的夫妻關係,我對燕氏的損失亦負有不可推卸的絕對責任。”侯波話鋒一轉:“你既沒有勝算,當初爲什麼非要“什麼狗屁帳還一斤肉四百多萬?癡人說夢!”不知是爲燕氏虧損十個億,還是爲侯波說了一句她沒聽明白的話,燕青腔調帶有強烈的不滿。

    “你一百掛零,我一百三十多斤,相加二百四十斤。如果用這二百四十斤抵債去頂十個億,每斤不四百多萬嗎?”侯波好言回答。

    “真虧損這麼多,如果每斤能值四百萬,我寧願殺身抵債。”燕青以愧疚心理佔據上風,她的話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沒有水分。

    “你不用殺身抵債。冬弟說,這沒超過他能夠接受的心理價位。只要你與大姐夫能回頭是岸重回大家庭,二十億是成本,但也是一道紅線。”侯波知道,妻子已開始回心轉意:“冬弟的慈悲心腸和大局觀人世間絕無僅有。”

    “可我怎麼還債?我愧對燕家,愧對冬弟。”燕青懊悔不已:“虧了十個億,你爲何不早說?”

    “每次想提及,都被你嚴辭拒絕。本來你的壓力就很大,我不想再給你增加壓力,也就沒敢當這個董事長不可?”

    “總裁媽一氣之下撤了我銀行經理的職務,我一直懷恨在心。所以我體會到劉地的處境,所以把他提成行長。”燕青第一次說出實情:不是爲工作着想。

    “那我更不明白了。既然對總裁媽懷恨在心,爲什麼你剛任董事長便提名她爲總經理?”侯波將一直埋在心裏的疑問亮出來。

    “一是出於冬弟的壓力,二是讓她幹上再撤她,出出當時的那口惡氣。現在想想,真有點幼稚可笑。”燕青實事求事。

    “那你現在對總裁媽還有仇恨心理嗎?”現在改稱總裁媽,不再與從前一樣咬着牙說石淑秀三個字,可能是消除了氣憤。但侯波不放心,又問。

    “當時有點氣急敗壞。現在細細想來,她爲燕家犧牲了大好青春。小時候家庭創業資金緊張,我身體又不好,都是總裁媽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着。由於生活費不足,我的平日飲食比冬弟都好,冬弟有好吃的也先讓我吃。一直到現在,冬弟受總裁媽的影響還在各方面讓着我。我當時說了讓總裁媽不能接受的話,才激怒了她。換做我,我也會做出與她一樣甚至更嚴重的處罰。”燕青說。

    “原先,各個公司的領導佈局已經很完善。教育口來了兩個副經理被我壓了下去。最可惜的,銀行與保險你撤換了兩個弟妹,房產業你增加了兩個副經理,影視業你罷免了尤申,餐飲業起用了莊滿,基金會去了王會長。否則,企業不會這麼難看。大姐夫,不是總經理的料。如果還主政餐飲,那將是這數據表唯一的盈利公司。你,也不是勝任董事長的人選。我看——”侯波本想建議她辭職,怕不附合她的想法惹她生氣,他猶豫了。

    “說,我不是外人。”燕青期望的眼神。

    “辭去董事長的職務,來教育口,咱夫妻倆共同經營學校。”侯波說。

    “這麼一個爛攤子,交給誰,怎麼交啊。我頭好大,你讓我靜一靜,好好想一想。”燕青陷入沉思。

    曹文原來的三人幫,兩名骨折稍重的人在恢復中便去西邊會合了聶志傑,一邊流竄一邊康復。曹文藉口燕冬要他回老家供養二老而揚言金盆洗手,看在燕冬的面子上得到了西總哥的恩准。實際上,曹文並沒離開安津,又約了兩個無賴結成盜、搶團伙,最近又投奔來一位獄友變成了***。

    他四人手法蠢頓,收穫微薄。每天攔夜三、四次,至今最大的一筆買賣是二十元,可謂極不走運。曹文沒有忘記曾爲王軍賣過命,但他應承的最少二十萬至今沒有兌現。雖然他把證據給了燕冬,有心的他卻早準備了一份彩色複印件,這次終於派上了用場。

    曹文先前找到王軍交涉過,王軍以被燕冬擺平爲由拒絕支付。曹文給了兩天的期限,兩天不支付便來取他的性命。

    兩天過去,王軍竟躲了起來。曹文等人四處尋找,說是尋仇,其實還是爲錢。曹文也沒指望能得到二十萬,但最少不能低於半數。雖經搜索,仍不見蹤影。

    一個星稀光暗的凌晨兩點,曹文的***登上了王軍的樓層。防盜門緊鎖,新加入的絡腮鬍子獄友輕輕敞了敞門,被曹文將要拉門的手拉回,並小聲告訴他,不要暴露目標,說不準王軍會在家裏,等他出門時一舉抓獲,或王軍偷偷回來時合力擒捕。

    燕紅夜中起身去洗手間出來,聽見了絡腮鬍子的敞門聲。她以爲準是王軍偷偷回來了,便迅速把門打開。

    ***滿以爲在這時間段屋裏人不會貿然敞門,根本沒有思想準備。“哐”的一聲門響,接着門開了。絡腮鬍子一愣,接着往下樓的樓梯上跑。曹文等三人也受到驚嚇而稀裏糊塗地跟着跑低了一層樓。但曹文首先止步並拉住了絡腮鬍子:“看見什麼了,這麼驚慌?”

    “沒看到什麼,但門開了不是?”絡腮鬍子說:“肯定出來人了。”

    “走,回去,我當是你看到了兇器呢。”曹文、絡腮鬍子連同已停步返回的那兩人快步跑上樓梯。

    燕紅敞開防盜門,還沒看清什麼人就不見了人影。她想,不是王軍,是小偷嗎?對,肯定是小偷,是王軍他會事先電話聯繫的,也說不定是正在尋找王軍的那些惡人呢。正思想着,聽得有上樓聲。這時她已站在防盜門外,忙閃身進房要關防盜門。但她還是慢了一步。

    絡腮鬍子衝在最前面,他手急眼快的搶在燕紅前邊佔有了防盜門,曹文等三人一齊衝過來。

    燕紅退往客廳,並順手拿起拖把指向***,聲音有點顫抖:“站住,再往前我和你們拼了!”說歸說,她還是以***進逼的速度後退着。

    曹文見燕紅已沒有退路,一把掠來拖拉扔在地下:“看在那位的面子上,今夜放過你。但你必須打電話讓食言的小人回來兌現他的承諾!”

    燕紅倚牆而立。她看一眼四個凶神惡煞不寒而慄。那位,她知道他是指燕凡。別無退路,只好哀求:“既然他有面子,就饒了俺那口子吧。”

    “不行!”曹文臉露兇相:“那位面子是那位的,與你和姓王的沒絲毫關係。如果你不馬上打電話,那咱就不客氣了!身着睡衣,省下了我們給你解帶寬衣的麻煩!快,打電話!”

    另一個地痞流氓在燕紅房間裏拿出他的手機遞給她,並順手撫摸了她一下胸脯:“打,快打!”

    燕紅屈服了。她不怕四個男人侵犯,但怕這四個地痞流氓很可能有那方面的傳染病,尤其是名稱很好聽的艾滋。只好撥通了王軍的電話。

    “哎呀,這時間你打哪門子電話。鈴聲一響,心跳加速,有進鬼門關的感覺,真怕讓你嚇出病來。”王軍有些許不滿的腔調。

    “你是感覺,可我正在鬼門關,促壽十年!”燕紅說不明白複雜的心情。

    “你,你在哪裏?”王軍的聲音有點驚慌。

    “我能在哪裏,我在家裏。”燕紅回答:“可他們找上門,逼我打電話。”

    “你沒搞錯吧?是睡時忘了關門?真粗心!”王軍提出批評。

    “我當你擁門……”燕紅的手機被掠。

    “我們深更半夜來聽你兩口子啦家常還是談情說愛?”絡腮鬍子搶來手機遞給曹文:“大哥,不聽他們費話,你跟他談。”

    曹文接過手機:“王軍,聽好了。燕紅在我手上。原本,沒希望要二十萬,我暗示過十萬也可以兩清。現在,不是二十萬的問題,要翻番,四十萬,差一分都不行。期限,最晚給你兩天時間。如果你不滿足我,那我就讓兄弟們在你老婆身上輪流着得到滿足。你知道,他們渾身是病,你不打算要老婆了,那就可以不理我們。王軍,你聽你老婆的哭聲吧。弟兄們,上!”

    “慢!慢!有事好商量,好商量。”王軍電話裏忙不迭聲。

    “怎麼,四十萬,一把交清?那好,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曹文問。

    “咱商量商量,加加時間減減額,還十萬怎麼樣?”王軍的苦喪腔。

    “不行,四十萬,兩天,不答覆馬上睡你老婆,弟兄們,上。”曹文喊。

    管他幾十萬,絡腮鬍子首先撲上來抱緊了燕紅,其他兩個人也圍上來。

    燕紅盡力反抗,大聲呼喊,呼聲絕望淒涼。在她看來,艾滋意味着痛苦和死亡,這些敗類本來就是傳染源。她咬了一隻捂她嘴的手,被那人用另一隻手打了結實實的一巴掌。

    王軍在電話裏聽見了妻子的殘叫,恨不能趕過來拼命,大喝一聲:“給我住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