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王軍陷入沉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王軍陷入沉思字體大小: A+
     

    燕凡哪裏肯依,他還是掌握了主動權,男人這時的力量不可抗拒。

    金秋本爲自己的男人着想,三個老婆的男人,不管多麼強壯,都不可能象一夫一妻那樣遊刃有餘。她曾跟三季妹約好,一定要珍惜他的身體,並嚴禁他用壯陽藥,更不許白天增加他的負擔。她是約法人,更應該帶頭履行。但她沒法制止這種霸道,只好變成食言人舉手投降了。

    興奮後的金秋把臉一沉:“說好白天不避免此類事情發生,你當耳旁風。以後再犯,俺三季妹會團結一心把你涼在一邊!”

    “別人涼我,我的秋決不會涼我。”燕凡很自信地正打領帶。

    “想!”金秋還是沉着臉,說:“你在外面看上誰了?沒得到找我當替身!”

    “我從基金會過來,一路沒停車,我能看上誰?大驚小怪。”燕凡說。

    金秋明白了,是石淑秀激發了他男人的野性,但肯定還沒有越過雷池。爲證明自己的推斷,問道:“你爲什麼不就地取才收了總裁媽呢?”

    “你說什麼!是媽,媽!是我一直到現在叫了三十年的媽!即便三季妹都支持我,就說是我也愛她,但我怎麼能下得去手!”燕凡搖頭。

    “她,是你名意上的媽,是因爲她把你撫養成人而對她的敬稱。但她既不是你親媽,又不是你繼母,而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的女人。她對你付出了情和愛,你應該對她也付出情和愛。”金秋不屈不撓。

    “對,她對我付出的情,是親情;對我付出的愛,是母愛。哪有你這樣的老婆!先是逼我要了兩季妹,又逼我接納媽。”燕凡似乎不相信她是自己的妻子。

    “因爲那兩季妹愛你,你也愛她倆,我才以心比心成全你仨。如今,愛了你近三十年的總裁媽竟然拋棄了輩份認我爲大姐,我有什麼理由不成全你倆?好心當了驢肝肺,你真抱着驢屁股親吻——不知香臭。”金秋帶出髒話。

    “那好,如果總裁媽當着我的面叫你聲‘大姐’,我馬上接納她。”一向在言語上不落下風的燕凡,今天有點招架不住,只好強人所難。

    “那你說,你愛不愛總裁媽?說真話。”金秋還是有些咄咄逼人。

    “愛,雖不是血濃於水的愛,但也是兒女親情的愛。不是嗎?”燕凡企圖用主動進攻代替被動防守,以奪回主動權。

    “當初你說與兩季妹還是兄妹之親情呢,可現在怎麼樣?”金秋得理不饒人。她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他每增加一個女人,都會使自己的權益多受一份完全可以避免的侵害。

    “現在與兩季妹在你的要挾下是夫妻關係,那是由兄妹之情演化成夫妻之愛的,你不要扯得太遠了。”燕凡又轉入被動防禦。

    “放屁!同樣是你所謂的親情,這也完全可以演變成夫妻之愛。我是爲你這個多情的無情郎着想,你當我心裏不滴血啊,你這個冤家!”金秋似乎這纔是真情吐露:“我是受你慈悲心腸的耳薰目染而做出的違心之舉。”

    這是內心表白。燕凡剛要摟着她安慰,卻被敲門聲敲停了。

    石淑秀走進來,對來敞門的金秋偷偷指了指燕凡又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談論她倆的事。本來她的心情也火急火燎,但在他人面前仍抹不開面子。

    王巳辦完公事過來問候,替服務員衝上茶水。寒暄幾句後便要閃身離開。

    金秋叫住王巳要他同席,王巳答應開席時過來,現在他要回到工作崗位。

    燕紅雖然與王軍面和心不和,但終究是夫妻。王軍的逃亡在外讓燕紅坐立不安,有幾次電話聯繫偷偷見面,由燕紅提供生活用款。王軍不敢在天地公司所屬的店裏就餐休息,那裏是曹文等人尋他的必經之地。

    在一家中型旅館飯店裏,燕紅經電話聯繫找到了王軍。這次見面與上次見面只間隔了兩天,在燕紅眼裏他卻消瘦了不少,而且又會了吸菸。

    “不要爲我掛心,我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王軍假意開心。

    “東躲西藏,說不好哪天讓那些地痞混混撞上,重者有生命之憂,往輕裏說也得斷胳臂少腿,你怎麼笑得出來。”燕紅的眼淚水瑩瑩的就要流出來。

    “心強命不遂,天意。人走哪一步,是上蒼安排的,人算不如天算。看來,我的人生是失敗的。”王軍搖搖頭,點上一枝香菸。

    燕紅本要禁止他吸菸,怎奈人到了這個地步,吸支菸解解憂愁消磨點時間也無可厚非。她只有在一邊哀聲嘆氣。

    “有一個辦法可以救我,需要你出頭。”王軍看上妻子。

    “快說,什麼辦法。”燕紅急不可待,好似晚說一分鐘就會大禍臨頭。

    “求冬弟出面,他有能力平息這些二郎八旦,你去求求他。”王軍說。

    “你爲什麼不親自求他?”燕紅輕輕搖頭,臉有些哭喪。

    “我沒臉求他,你知道。看你的樣子,莫不是求過他,因爲我虧欠他太多而不伸援手?即便如此,我也沒權恨他。”王軍已意識到自己的罪惡行爲。

    “我冬弟沒你那小肚雞腸,他總以慈悲爲懷。如果換做我,有十個王軍也早被我踢出燕氏了。如今,你還逍遙法外,幹着不稱職的總經理。還有青妹,冬弟還是在儘量挽救你倆。你不知道,自從你倆上任,燕氏已虧了十個億!半月之內,冬弟會收回燕氏的一切權力,開始挽救公司。這,表示着挽救親情到了倒計時。還好,你認識到了虧欠他太多。”燕紅爲王軍認識了自己略覺安慰。

    “十個億?沒那麼嚴重吧?如果是真的,我真成了燕氏的罪人了。不對,冬弟能捨棄十個億,張張嘴的事爲什麼不救我?”王軍有點迷惑:“莫不是我姓王,非燕氏本家,只爲青妹。”

    “胡想什麼!我去求他前,他就開始着手營救你了。先是給西總哥聯繫,打了一天電話沒人接,又派郭延去西部尋找,也沒見影。無奈之下,冬弟讓郭延暗地裏保護你。現在,他肯定就在離這裏不到百米的地方。”燕紅說。

    “郭延?怪不得有兩次我看到一個身影像他。他本來是我的人,冬弟好似知道,他用我的人保護我。”因爲得知有人暗裏保護,王軍鬆了一口氣。

    “你的人?得了吧,人家郭延早就投了冬弟。這,就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該醒醒了。把總經理辭掉,配合冬弟的改革,立功贖罪。我給你講講情,冬弟一定會答應讓你留在我身邊,協助我重振房地產!”燕紅對王軍的醒悟感到欣慰。

    “我確實沒有總經理之才,但這麼一個爛攤子我怎麼往外交?配合冬弟改革未嘗不可,我卻還在逃亡,如之奈何?”王軍有些沮喪。

    “因爲爛攤子,才交出去讓能人改變。相信你在冬弟身邊會更安全,冬弟找他們還找不着呢,還怕他自己送上門來?”燕紅趁熱打鐵。

    “那……,你讓我好好想想。”王軍陷入沉思。

    同一天,燕青自任董事長第一次到了侯波的辦公室。侯波與燕青和好,一切都像恩愛夫妻。只有一樣,在閒聊時,只要侯波一提及工作,都被燕青一口拒絕。一連幾天,都是這樣。燕青進了辦公室時,侯波正在洗手間,她見辦公桌上有一張打印的十六開數據表。不經意間瞟了一眼,是她上任後各個天地公司的營業數據。盈是“+”,虧是“一”, 而表上無一例外,全在“一” 欄。這是真的?我身爲董事長怎麼不知道?起碼前期機械廠還是盈利的,這表不可信,是有人故意編造假數據中傷我!

    侯波從洗手間走出來,見燕青正看數據表,便沒有打攪她。

    燕青已看見侯波出來,便指着表問道:“你這是哪裏弄來的?”

    “是冬弟不久前捕捉到的信息,不用懷疑,可信度百分百。”侯波回答。

    “百分百的胡編亂造!昨天的報表還是持平,這表怎麼虧了近十個億?是誰編造了這駭人聽聞的數據,真該槍斃!”燕青怒不可遏地拍了桌子。

    “他們給你報的表與明着報給冬弟的表是同一數據。說是持平,你信嗎?整個燕氏正處於瘋狂的倒退,這是不爭的事實。冬弟拿着報表去核實過,沒有一個公司報過實數。持平的數據,他們是根據你與大姐夫的指示編造的。這,有如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之舉。冬弟深入基層,採集的是真憑實據。”侯波口氣轉軟:“確實駭人聽聞啊。”

    燕青陷入沉思,這真的是讓自己把自己騙了。如果燕凡採集的數據正確,十億的鉅虧自己沒法向董事會交待。在這麼短的日子裏,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虧損?難以讓人置信。可燕凡的本質決不會無故蒙人,這難道是真的?

    “這簡直是天文數字。你,我,咱兩口子承擔不起啊。你我相加二百四十斤用來抵虧,咱一斤肉就值四百多萬啊。”侯波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