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隨時可以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隨時可以去字體大小: A+
     

    “媽,首先您要理解我是好意。其實,我已觀察了您好久了,尤其爸澄清了你的清白之身後,本意是爲您的最後歸宿而留意,卻無意中發現了這祕中之戀。但他對您是以尊敬爲主,臨時還看不出他用男人注視女人的目光注視您。相信我的眼光不會錯,媽不要不承認了。”金秋實際已經道破。

    “秋兒,你把媽當成什麼人了!終究,冬兒自小由我撫養,雖不是親生,但在近三十年的共同生活中,我把他視爲己出,建立了深厚的母子親情。我愛冬兒,是親情的愛,有點血濃於水的愛。秋兒,你仔細聽明白,是母子親情。”石淑秀把“親情”二字咬得特別重。

    “媽,這裏沒有外人,你承認無妨。女人的眼光最細膩,尤其是對這些敏感的事情。我,不是一個傳承的女人。既然能容得下春夏兩妹,爲什麼容不下一個對燕家做出無私且巨大犧牲、又對他有撫養之恩的您呢?”金秋口吐肺腑之言。

    “秋兒,知道你本人心善,且又受冬兒耳濡目染有慈悲之心,但這事不能象其他事那樣相提並論。還不說是你的一種猜疑,即便我真的以一個女人的愛去愛我的冬兒,那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也並非近三十年的母子關係抹不開面子,關健在於燕家不是一戶普通人家,要不還有人制造母子一孽戀來抵毀燕家聲譽呢。秋兒,謝謝你的菩薩之心,此事以後勿提。”石淑秀突現嚴肅面孔站起來:“我們也該回去了。”

    金秋摁下要走之人:“媽,我對您開誠佈公,您不要拿我當外人。聊天時,冬說他有五個媽,他的十份愛每個媽給一點八份。我仨追問他那一份愛留給誰,他要我們猜。我仨毫無疑問的認爲他會給生身之母,但他卻說留給總裁媽。在這一份愛裏,有沒有男女之愛我說不清楚,但冬在我仨面前曾不只一次地肆無忌憚地說總裁媽是冠絕天下的女人。媽,你聽好了,是冠絕天下的女人,是女人,不是媽。”

    “母親,在兒女眼裏始終是偉大的。再說,我不是男人,你我不就是女人嗎?冬兒說的沒錯,是你多心了。”石淑秀真不想暴露內心。

    “媽,您姓石,但我知道您不是石女。是個正常的女人,都會有位心儀的男人。如果您心裏的男人不是冬,那是誰?您告訴我,我便會相信您。”金秋窮追不捨,有點搞不出名堂不罷休的意思。

    “媽都什麼年齡了,還會有心儀的男人!你休胡猜。”石淑秀小心防守。

    “你心儀的男人就是他!”金秋步步進攻。

    “他是誰?”石淑秀想用進攻減輕防守壓力。

    “冬。”金秋終於亮出名字。

    “秋兒,你打我幾耳光吧。”石淑秀臉紅:“我怎麼會跟你搶冬兒?春、夏、秋都是天下最優秀的女人,我哪來的資歷與你仨爭呢?有點自不量力。”

    “媽,你還是承認了。任何一個人都不能肆意掠奪別人愛的權力,包括你、我及二季妹。你放心,我會千方百計的說服她倆,我們五人共同生活。”

    “不,不,我承認什麼了?你不還叫我媽嗎?”石淑秀更加臉紅。

    “媽,不用不好意思,不守人時我真不想叫您媽了。”金秋笑着。

    “應該叫媽,否則怎麼稱呼?”石淑秀臉上的紅暈不退。

    “按過去排行,你該稱我大姐。”金秋還是笑着,不像假笑。

    “哎呀,丟死我這個老太婆了。”可能石淑秀講的是心裏話,她把臉貼在金秋胸前:“你別說了,我承認暗戀冬兒,你千萬不要告訴那二季妹呀。”

    “也好,我不但不會告訴二季妹,在人前裏我和冬還稱你媽,我會盡快讓冬錯位的親情恢復愛的本意。只是爲燕家聲譽,委屈你倆在暗處相交了,身爲大姐我會努力促成。”金秋擁起石淑秀的臉:“媽,叫我聲大姐。”

    難爲情的石淑秀,輕輕捶了金秋一下,又把臉貼向了金秋胸前。

    “好,我不逼你。當我溝通了冬,待他同意暗中接納你,要進行第一次愛的碰撞時,您一定要叫我聲大姐!哪怕只叫一次。”金秋好似很固執。

    石淑秀感激的目光看着金秋。不知她怎麼想的,也不知出於什麼目的,竟幹起了燕凡的工作,輕輕觸撫金秋的胸脯。

    燕凡回家找了稿子回到影視部辦公室,見唐傑、柴達滿正端茶遞煙侍候兩位導演,原端茶倒水工尤申卻癡癡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什麼。燕凡知道自己的建議和王軍的指示還是起了作用。龍導演首先發現了燕凡走進來,便起身搶步把燕凡手中的稿子搶過來鋪在桌上。方導演也走過來,擠了擠龍導演後坐下,二人全身心的撲在稿子上。龍導演手執紅筆,每看完一頁便畫一個小圓圈,有些地方畫一道紅槓。看了有半個小時,龍導演揉了揉眼睛,方導演藉機也摘下眼鏡揉眼。兩導演用眼睛交流,都同時點點頭表示認可。每人點燃一支香菸,在慢慢消化着劇本中前幾集的內容。待燕凡囑託尤申抓緊立項後,他又駕車去了侯波的辦公室。

    在燕氏集團,除了正在建造中的超市、食品廠及改建中的醫院,恐怕受衝擊最輕的就是侯波的這教育系統。雖然燕青和王軍安插了兩位副經理過來,但很快被侯波貶往地方當了有職無權的副校長。礙於燕青的面子,王軍沒有追查。雖然這被貶的兩位副經理中有一位是燕青的老同學,但她沒法與侯波溝通,也就不了了之。

    進了侯波的辦公室,侯波不在。勤雜人員端來茶水,並說侯波很快會回來。燕凡有點酒渴,便一邊喝水一邊等。

    侯波回來,向燕凡彙報了近期的工作後說:“與朋友們閒談得知,各個天地公司都已處於崩潰邊沿。燕青與大姐夫不僅不是幹集團領導的料,而且心術不正。你看,爲了削弱你對集團的控制,原先你的得力助手,包括三季妹、尤申及大姐,免職的免職,架空的架空。我也差點被架空,多虧我找了藉口把兩個酒囊飯袋副經理安排當了副校長。你再不出手,只怕來不及了。”

    “你與大姐已迴歸大家庭,現在只有三姐與大姐夫尚未迴歸。爲了他倆,企業受點損失不算什麼。集團出現這些不良現象,你也有一定責任。”燕凡不假思索。

    侯波詫異的睜大眼睛,不解其意。

    “莫忽視了枕邊風的威力。你如果與我三姐和睦相處,不相信她會不採納你的合理建議。現在,大姐與大姐夫人前裏已經和好,雖然還是面和心不和,卻也邁出了和好的第一步。關於你,也走這一步吧。否則,分居久了,久而久之就會形同陌路,婚姻亮起紅燈,對家庭,尤其對兒女會造成極大的心理傷害。男子漢,大丈夫,當能屈能伸。你,必須與我三姐重歸於好,我纔有心情治理企業。如果我沒看錯,三姐還能堅持兩個月。”

    “堅持兩個月?什麼意思?”侯波不解其意,又睜大眼睛。

    “我是說她在董事長的位子上還能堅持倆月。三姐消瘦了,從微胖變得這麼苗條,你沒注意?”燕凡有點明知故問。

    “春節後就沒見她,誰知道她是微胖還是苗條。”侯波回答。

    “企業每況愈下,她能吃得飽睡得着嗎?兒女還小,你不關心,還有誰?在這關健時刻,我懇請您關心一下我的三姐,並拉她走向正道。”燕凡說。

    “她根本挑不動董事長的擔子,也不是爲爭名奪利,她是爲報復總裁媽免她職而打腫臉充胖子的,我知道她那點本事。”侯波搖搖頭。

    “既然對她瞭如指掌,你不拉她一把,誰拉?我也搭把手,咱合力拉她上岸,再一步步地讓她走向正道如何?”燕凡投以哀求目光。

    侯波點點頭。

    燕凡一邊埋怨自己這步棋走晚了,一邊掏出手機,按了三姐的號碼。

    “冬弟,有何指教?”那端很快接通,燕青問。

    “三姐,咱的餐飲天地公司三店,我請你。”捨近求遠,燕凡理之當然爲三姐和好,順便考察一下三店。

    “冬弟,鴻門宴嗎?”燕青問

    “三姐,看你說的,親弟弟會給一母同胞的親姐姐擺鴻門宴?看來,你真不理解你的冬弟,不領情算了。”燕凡故意嘆一聲氣。

    “好了,冬弟,嘆何氣啊。三店,幾點?”燕青問。

    燕凡看一下表,說:“現在六點,我早去等你,你隨時可以去。”

    “我最遲半個小時趕過去。冬弟,你主要宴請誰?”燕青好似又有顧慮。

    “宴請三姐啊。但我手頭有點緊,得請你買單呢。好了,我去等你。”怕燕青再問,燕凡關了手機,讓侯波坐了他的車駛往三店。

    三店處於市中心偏東,近半個小時的車程。一路上,燕凡囑託侯波一定要稱住氣。三姐不是外人,發過火就沒事了。得到了侯波的保證,燕凡才放了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