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再次搖了搖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再次搖了搖頭字體大小: A+
     

    “冬弟你真棒,一語解危機。既甩了這個長年累月費心乏力的累贅,又解了缺少週轉資金的難題,一舉二利。”王軍竟把氣話信以爲真。

    “你也這麼認爲?”燕凡詫愕地睜大眼睛。

    “是啊,這不失爲一個好計策。”王軍並沒注意說話人驚異的表情。

    “這麼大的事,要經董事長及全體董事過半數通過,不是我你一句話就辦成了的事情。”燕凡憑這點就給王軍下了一個不及格的定義。爲不使王軍難堪,他當場沒有將王軍的誤會更正。又怕王軍啓動出售影視基地的程序,忙搬出了董事會的章程後說:“對於這三個二貨負責人,我提議再來一次競爭上崗。誰把這兩位導演請回來,誰負責這影視部。大姐夫還是你做主,我決不干涉你總經理的職權,我僅僅是建議。”

    三個二貨,毫無疑問,這其中肯定包括尤申。尤申在不痛快中見義兄向他擠了擠眼才放了心:主要是針對那兩位經理。

    “兩津合作的那部大戲距封鏡還需多少日子?”王軍問。

    “最多隻有四個月便大功告成。四個月內,我保證立項。那兩個導演整天不幹人事,到手的劇本不全部看完便否定。喝了人家編劇的酒,也不通過我,關健是我已與編劇拍板,他毫無情面的拒絕了人家,以後誰還來投稿?我的威信如何樹立?就是他倆不主動辭職,我也會解除合同。大概他倆有自知其明,爲免丟臉早說自己不幹了。”唐傑說:“有兩個劇本挺好。沒有導演,我與達滿兼任,保證拍出高水平。”

    “龍導與方導,是我參演的兩部戲的正副導演,水平極高且享有聲譽。如果失去,是我們無可挽回的損失。”燕凡沒有正面駁斥唐傑。

    “那兩個好劇本在哪裏?”王軍問。

    唐傑從抽屜裏拿出兩大摞,遞給王軍:“都在這裏,請審閱。”

    王軍接過,順手遞給燕凡一摞,另一摞他慢慢翻開,邊看邊搖頭。

    燕凡接過來隔三岔五地翻看了八頁,搖了搖頭,扔在了茶几上:“拍三級片還可以,全牀戲。”

    唐傑小心翼翼地拿起來放進抽屜:“你也就是演了兩部戲,瞎貓碰上一個死耗子,不懂藝術不入流。似這等佳作,用錢是買不到的,你不懂。”

    “你懂藝術?你入流?就按冬弟所言,兩天內,你倆誰說服兩位導演不辭職者任經理,另一位任副經理,就這樣定了。”王軍擺出總經理架步。

    “應該是三人,尤申在內。”燕凡不相信兩位釣魚者,他只相信尤申。

    “啊,是三人,明天下午下班前咱見分曉。”王軍說完道別而去。

    天也快晌了,正是下班時間。燕凡讓尤申上車去了餐任二店09房。

    王巳迎出來,安排了一個小單間,並向燕凡彙報了近期的經營狀況。也把餐飲總部在全行業壓縮服務人員工資遭到全體員工反對的具體情況說了一遍。燕凡強調要保持住原有的工資水平,不過工資額報表一律按規定上報,另一部分做爲獎金不上報,先穩住二店的生意。

    王巳離去,燕凡讓尤申掛電話請龍、方兩位導演。兩位導演聽燕凡在座,應承馬上過來。燕凡又聯繫了已在一店當普通服務員的金秋過來,金秋應承說請假後馬上趕來二店。過了幾分鐘,金秋回電話說不準假。燕凡讓金秋給王軍打電話求助,金秋方得以趕過來,並告訴燕凡,總裁媽與慈善基金會王會長、吳表兄,還有兩位生面孔進了隔壁房間。

    基金會嚴禁吃請,燕凡覺得事態有違常規,便到了隔壁。見五人已落座,便先向石淑秀和吳慶生打了招呼。問起一男一女兩位生面孔,原來兩位生面孔是石淑秀任監審後發放的第一批善款的受益者。爲表示感謝,兩位生面孔才設此宴。

    燕凡將這一男一女叫到房外,進行了善意的批評,那女人才說了實話:獨女有病,**才幫她申請了善款。二人來辦手續時,是那上年紀的男人教她的這個不成文的規矩。因給獨女治病,家庭業已債臺高築。擺一桌至少四百餘元,她也真有點捨不得。

    燕凡讓服務員將王巳找來,把這一男一女的菜單挪給了自己,讓這對夫妻回家後,燕凡進屋解散了等食者,並邀請他們進09房間。石淑秀、吳慶生毫不客氣地接受了邀請,只有王會長拒絕後失望地走出二店。

    燕凡一行三人走回09號,兩位導演已到,正與金秋、尤申喝茶。待燕凡做了他遲到原因後坐下,服務員開始上菜。

    龍導演面向燕凡:“怎麼找了那麼兩位經理,工作不幹,整天釣魚!”

    方導演接過話頭:“搞了兩個以牀戲爲主的破劇本要我與龍導接手。即便拍攝了,百分之百的也不能過審,勞民傷財,我倆沒有定劇本的說話權。”

    “這會好了,王總經理要那兩個二貨與我尤義弟勸兩位導演不要辭職,誰成功了誰主政影視部。這和投票一樣,看你倆喜歡誰了。”燕凡笑道。

    “當然會投尤經理一票,但有個前提條件,你必須還演男一號。否則,你來相勸也無濟於事。”龍導演斬釘截鐵。

    “得了,你不要逼燕總裁了。整個燕氏集團,你又不是不知道,正處在微妙的十字路口。讓他客串個戲份少的角色就是勉爲其難了。”方導演插話。

    “你說的也是。還有一個難題,如今好的題材越來越少了。”龍導演嘆了一口氣說:“像《假官真做》那樣的優秀劇本是重金難求的。”

    “我有一個劇本,但沒完稿,也沒定名。故事情節是發生在真實世界裏的平凡索事。寫了有百分之八十幾的樣子,還是我媽當總裁時,我用晚上的時間寫成。兩位導演如果信得過我,就先看一下前邊大半部。如果還可以,先立項。預計最多再有四個月,燕氏的企業便會恢復元氣,我有了工夫,不僅會完成那不足百分之二十的寫作,說不定還能出演男主角呢。”燕凡說。

    “我在家閒了不少日子,也不讓我先睹爲快。”石淑秀有些不樂意。

    “是啊,我當服務員前也無事可幹,你不早拿出來。”金秋也瞅一眼。

    “我本想完成後讓大家分享的。兩位導演急着尋找劇本,我才把這半生不熟的半部手稿獻出來,恐怕還要費二位導演重新加工改編。”燕凡解釋。

    “怎麼,少夫人聰明伶俐,能勝任燕氏的每個公司,也可以領導整個集團,可怎麼當了服務員?真是大才小用!”龍導演表示可惜後說。“希望飯後就能拜讀燕總裁的大作,我有點迫不及待了。”

    “冬弟文武全才啊。”吳慶生翹起拇指,他出自內心。但他還是說出了擔心:“行長和保險公司經理成了櫃員與跑單的,連金妹一個副經理也不放過,將你這位明媒正娶的少夫人貶成一個服務員,表兄我和尤申老弟成了端茶倒水之人。大表妹算是沒有受貶,但身邊多了兩個經理,權力被掠。

    機械廠去了王文,據說又加了一個副職,姨媽又到了基金會,郭延漢雖然強悍,但少數要服從多數的一貫政策束縛了他,廠裏已初露敗退端倪。你再執迷不悟,將無法彌補損失,這是忠告。聽大表妹說,在你的撮和下,大表妹已與表妹夫和好,也是面和心不和,這預示着你還要有大段的彎路要走。最使我費解的,你怎麼提名讓三表妹出任董事長?她也就是掌管一個企業的才份。你,該出馬了。”

    邊喝邊談,兩位導演同意留下扶佐尤申,吳慶生願意盡力幫姨媽把好關。剛吃了飯,兩位導演及尤申便尾隨燕凡去拿手稿,吳慶生回了慈善基金會,房間裏只剩下了石淑秀與金秋。

    “媽,您爲了燕家,一生未嫁,真的委屈您了,您沒有什麼打算嗎?纔剛到五十,看相貌比我還年輕漂亮。”金秋善意地問。

    “能有什麼打算?人到三十多半輩,我年過半百,土埋多半截了。”石淑秀嘆了一口氣。

    “人到三十多半輩是過去,那時人的平均壽命才五十幾歲,現如今五十歲纔剛剛步入中年。再說,現在生活條件好了,醫療條件又這麼完善,活個八十、九十很容易,現在過百歲都很常見的。媽,您沒有意中人嗎?如果有,我們小輩會幫您去追求您的幸福。”金秋轉過去,緊靠石淑秀坐下。

    石淑秀搖搖頭,又嘆了一口氣,沒有吭聲。

    金秋拉起石淑秀一隻手輕輕搖了搖,求答的眼神。

    石淑秀看了對方一眼,再次搖了搖頭。雖沒嘆氣,但臉上現出失望神情。

    “媽,您心中有一個人!”金秋肯定的說。

    石淑秀詫異的目光有些愕然,但她還是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又搖搖頭。

    “那個男人比您小二十多歲,媽,對嗎?”金秋幾乎直言。

    “秋兒,你是罵媽老有少心嗎?”難道被她看破了?石淑秀不敢正視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