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而是出於本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而是出於本性字體大小: A+
     

    梨花帶雨!趙承同更加瘋狂的喜愛邵夏了。看着她的目光不再帶有憂怨,他知道剛纔的話沒有白費,便走過去把左手搭在她右肩上:“世界上,你的小嘴最美麗,你的圓臀最性感。誰知道你是多少男人不擇手段時心中想象的偶伴!”

    邵夏搖搖頭,好似否認對方的話語,接着用商量的口氣:“降一點要求可以嗎?”

    “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趙承同態度堅決。

    “我到法院起訴你!”邵夏不得不撕破臉皮,憤然站起來亮出最後一招。

    “哈哈!”趙承同仰天笑罷,說:“還不說今天我已聯繫了小報記者,這兩份寶貴的資料在半小時內便可出手,即便我不出手,你只要起訴,也會讓全市、全省、乃至全國都看不起你,鄙視你,不信你就試試。”

    邵夏知道輿論勝過殺人刀,她似泄氣的氣球,又癱坐在座上。

    趙承同走過來:“是,你是明星,但你已不是一位沒出閣的姑娘。我掌握的資料少說也值幾萬元,用幾萬元可以找幾個黃花大閨女。不過,她們沒有名氣,我玩的是名氣和辦公室情愛。再說,咱是同事,也是爲了你好。爲買這兩份資料,我花了近萬元。你遂不遂我意且不說,你應該感謝我!”

    邵夏已無計可施。她曾想過要吳春幫她討回公道,但她不知道現時的吳春也正在怨忿,邵夏很快否決了借力吳春的想法,自己的醜事自己解決,莫把醜聞擴散了。

    趙承同見邵夏低頭不語,便轉過去站在她身邊,左手搭上了她的右肩。

    如果不是被脅迫,邵夏會毫不猶豫的擺脫那隻手,現在只有忍耐。

    對方沒有拒絕,趙承同更加大膽,竟在邵夏臉上親了一下。

    邵夏仍然沒有拒絕,只有無聲的淚水在訴說着應該拒絕的心情。這時,她有被他抱起來的危險。如果再不提條件,那就遲了。她坐起來:“先把視頻與彩照刪了!”

    趙承同已把她視做嘴中之肉。一邊把她推倒在沙發上,一邊把臉靠近了她的臉:“可我等不及了。只要你順從我,只要咱倆有了這層美妙關係,你放心,我怎麼還能忍心害你?痛你還來不及呢。”

    “不行!”邵夏果斷的擁開他索吻的嘴:“馬上刪,否則免談!”

    “先刪其一,事事後刪其二。全刪了你翻臉不認帳我怎麼辦?”趙承同只得坐起來:“你說,先刪視頻還是照片?”

    “全刪,沒得商議。”邵夏爲了不致於失身想掌握主動權。

    “好,全刪,但你要有所表示,先讓我親親你,我才能夠相信。”趙承同意欲試驗,強行抱過臉來。

    吻,比失身的代價要輕的多。邵夏爲騙取相信沒有拒絕,但也沒有配合。

    趙承同相信了,不拒絕就是默認。他放開她的臉,伸手向她的胸部侵襲。又一次沒有拒絕,他的膽子更大了,手的方向更加潑辣,這次被拒絕了。

    邵夏沒理由拒絕他的嘗試,想讓他相信後快點刪除,但他得寸進尺,便拒絕了他的進一步侵犯。要他立馬刪除。

    趙承同再也難以控制,只好乖乖刪了視頻與照片。再伸手時,遭到了嚴厲拒絕。他沒有失望:“好,你食言!我不玩了。你想不到吧?我還留有後手,在電腦裏還有主牌呢,晚上我就出牌!”

    邵夏聞之一驚,流着淚服軟道:“不是拒絕你,我知道你有備份。如果我相信了你,不白白讓你玩了?還省不下你賣錢,我冤大了。”

    “說什麼我也不會再相信你了。”趙承同雖野欲暴脹,但他強忍着。

    “咱再談談,一言是一言,相信我。”邵夏進一步服軟。

    “可以,我看在同事的份上,再做最後這次重大讓步。但,你必須在我說的同時,完全配合我的要求,你說,能不能辦到吧,這可是最後的機會,看你把不把握了。”趙承同見邵夏似乎已完全屈服了,他也把聲音放得低了一點,但不給人迴旋的餘地。

    爲了保住自己在別人面前的尊嚴,首先要在這裏丟棄了尊嚴。條件,該講還得講,邵夏滿臉流淚:“我把握,但你必須信守諾言,不許言而無信,我會讓春妹給我出氣!現在,你必須先答應我幾個要求。”

    “那你不準告訴吳春和任何人,而且這次你要懂得配合,不但要迎合我,而且還要做出自願的舉動。如果你甘心情願,現在可以說說你的條件,但不能苛刻,否則不必羅嗦!你着量着辦吧,時間有限。”趙承同知道是什麼要求,但他也怕吳春的鐵拳,他幾乎天天見劉地的那三顆假牙。

    邵夏不再流淚,眼淚根本不會給她帶來絲毫的逃脫希望。對於配合與迎合,這在目前可能還沒有什麼國際標準,她垂淚道:“一,必須保證冬的人身安全,不容許他受任何一點傷害;二,錄相和不雅照必須徹底刪除;三,我今生只在今天向你開放,以後勿題。這三條,缺一不可,否則我會拼一死

    興奮的趙承同看着這位他日思夜想的女明星,雖然應諾今生只有今日,但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以後的日子以後再說,太陽今天落西山,明晨還會照常升起來。他孃的,燕冬三個老婆,個個如花似玉,也累不死!我只能得到今天,真的不合理。

    邵夏好似閉着眼等死,時間一分鐘一分鐘的過去,自己不但仍安然若素的在那裏沒受侵犯,也沒聽見他的答覆。難道他?邵夏祈禱着他只是想想而已,她就能全身而退。微微睜開眼,知道她的祈禱是妄費心機。

    趙承同做好了準備:“好,我全答應你,誰讓我們是同事呢。”

    邵夏還是閉着眼心裏流血淌淚。在他的斥責聲中,應付着漫不經心的配合,敷衍着自己的承諾。

    趙承同知道她的配合不是出自內心,但他不再喝斥,他要努力征服她。

    邵夏的血淚不再在心裏流淌,因爲不得不接受事實。她幾乎在同一時辰得到了同吳春同樣的痛苦和遭遇,但不是沒有收穫,她的名節及燕凡的生命得到了保證。

    燕凡在影視部只見到了尤申和幾位普通的辦公室人員,尤申熱情地接待了義兄並做了彙報:“兩位經理,唐傑與柴達滿都愛好釣魚,二人午飯後便結夥釣魚去了。自從唐傑上任,只開過一次會,那就是歡迎柴達滿上任。其次,工作也沒有絲毫進展。原準備立項的兩個連續劇被兩個經理各否決了一個。

    現在,兩位知名導演,即合作拍過熱播電視連續劇《假官真幹》及《夤夜驚夢》的龍導演與方導演今天來遞了辭去導演經紀合同。因兩位經理都在影視基地的龍雲湖釣魚,所以託服我代他倆代交,前面辦公桌上就是。”

    燕凡先點了點頭,又輕輕搖了搖頭:“你應該極力勸說龍、方兩位導演,不能讓他倆辭職。是不你被免職後心有不甘,所以看那兩個經理的笑話?起碼,你應該做做挽留,或立馬將辭職信件遞給兩位經理啊。”

    尤申被屈的表情:“義兄冤枉我了。我勸兩位導演足有一個多小時,你來時倆導演走了不足十分鐘。看來,龍、方兩位導演是鐵了心要離開。也是,簽約時,規定是按他們的實際導演的成果計酬,但整天無所事事,人家可不能以喝西北風賴以生存,再說都拖家帶口。”

    燕凡仍然臉帶不滿:“那你也應該穩住他倆,馬上把辭職報告交給那兩位經理,讓他倆處理方爲上策。你把辭職報告壓在這裏,也不是法子。”

    尤申還是委屈的表情:“如果我沒想錯,好像告訴過你,在他倆釣魚時,任何人不能以任何藉口打擾他倆。”

    “走,領我去找他倆。”燕凡站起來。

    尤申一邊往外走,一邊說:“董事長與總經理雖然推薦並任命了他倆,但他倆並不領情,有時候還好像對待下人那樣對待董事長和總經理。他倆不認識你,如果去找他,你要有捱罵的精神準備。”

    燕凡笑了笑:“如果這兩個經理有本事,不說捱罵,我就是捱打也會忍氣吞聲。可這麼多日子了,根本沒立項,是來讓我供養大爺嗎?”

    “說地也是,你就狠狠批評批評他,讓他趕緊立項纔對。”尤申說。

    二人邊說邊走,不足二十分鐘,便到了龍雲湖邊。兩個大型太陽傘下,兩個男人各持漁竿,身旁還有架好的高檔漁竿,兩人悠悠自得。

    “釣魚用具都是他倆自備的嗎?我看他倆的漁竿相加得幾萬元,真下血本啊。釣一輩子魚,也釣不回本錢。”燕凡搖頭,他完全否認了這倆經理。

    “用公司的錢買的,是借道具費報銷的。”尤申回答。

    燕凡再沒說什麼,徑奔太陽傘而去,等走近了,燕凡說道:“好自在。工作不幹,竟在這裏閒情逸致。”

    尤申怕倆經理惱火,急忙要插嘴介紹燕凡。但還是慢了一步。

    “你他孃的什麼人?敢在大爺面前雞蛋裏挑骨頭!”柴達滿生氣地吼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