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吳春開始賭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吳春開始賭注字體大小: A+
     

    劉地的手被擁開,又見她要離開他,便立即用手抱住了她的細腰,他不會讓將要到口的美味得而復失。

    吳春內心十分矛盾。她既想利用機會達到漲息降率的目標,又想保住清白之身。二者,難道必擇之一嗎?她抓緊思索,妄想在保住清白之身的前提下達到她的目的。

    劉地又看到了希望。吳春只是表示了要起身,但他並沒用多大力氣便把她留在了自己腿上,他以爲她在做做樣子。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劉地本來就抱着她的腰,趁她思索沒注意之際,順勢返身把她放到牀上,你做樣子該結束了,他得意忘形的臉逼近了臉。

    吳春擁開他的臉,思索停止了,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忙吼道:“慢!你想回憶一下吃老拳的滋味嗎?放開我,有話說。”

    有話說,就有希望,說完話就可以奔主題,比品味老拳要好的多,劉地只好鬆開她:“有話說,你說,快點說,只要讓我在得到應該得到的,得到以後你一拳打死我也甘心。”

    吳春坐起來,她覺得他有點可憐。爲了一個女人,死了竟也感到甘心,什麼邏輯!或許他純騙人,便有點瞧不起地試探道:“就如你所說,你能豁上命想得到你那想得到的嗎?不後悔?我實話告訴你,已有兩人想得到沒得到,反而死在我的拳下!”最後這句是唬他。

    劉地的衝動真的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再說,她既然會應諾,決不會狠心打死他。見吳春把雙腳挪下牀,便“撲騰”跪在她穿着高跟鞋的腳面上,抱住她的雙腿:“真如此,我謝謝你。我早死早託生,給你當兒女,給你做牛馬我也心甘情願,只要你憐憫我。”

    “真下賤。爲了一個女人,竟下賤到如此地步!”吳春更加可憐他。

    “你不知我多麼愛你。金秋正一步步就要投進我懷抱時,忽然見到你,我就一見鍾情,毅然丟棄了她,是爲了把我的真心奉獻給你。”劉地擠出兩滴眼淚,把臉拱在她膝蓋上的兩條大腿之間,頭頂頂在她小腹上。

    “放屁,你都承認與黃麗有那層關係,還有朱珠,到哪去找真心,睜眼說瞎話,我不上你的當!”在可憐的同時,吳春看懂了不要臉男人的伎倆。

    “我確實沒同任何一名女人有過那種關係,天地共鑑!那是爲向你表示我是一個開放的人,懷着善意欺騙了你。有美人你在,她們給我提鞋我也不用。不求與你長期相處,只求你開恩給我一次機會,我一生足矣。都給你跪下了,大小也是個行長啊。”劉地知道他已接近成功,把頂她小腹的頭頂又試探着往下拱,雙手也接近了她的臀部。

    爲了能達到燕凡改利率的目的,也爲了能夠得到這個沒同任何一名女人有過那種關係的男人的真心,不妨做個賭注,吳春皺皺眉說:“那對利率一事你表態吧。”

    “今天來不及了,明天吧。”劉地已抓住了她的臀部。

    “我可以答應給你僅有的一次機會,看你有沒有豔福。”吳春開始賭注:“只要不出這間屋,你能做到安全措施的話。”

    劉地欣喜若狂,用左手變戲法似的從牀底拿出一個充着氣的套子:“放了氣便可用,謝謝我的美女賜給我的千金難買的機會。”說着,劉地起身把吳春又壓倒在牀上。

    吳春也不知道是賭輸還是賭贏了。爲了拖延時間她說道:“起來,我還有話說,否則手掌一併就是老拳。”

    劉地急不可待,真的差點急出了眼淚:“姑奶奶,有話您一次說完,我全照辦,快呀。”

    “我約法三章。一,我不喜歡接吻,所以你不能強行索吻;二,你要把我腳舔遍,否則一切免談;三,在採取安全措施後,不能脫我的衣服,怎麼樣?”讓他**,並不是吳春的膩好,爲不食言,是她讓他知難而退的最後一招。

    竟符合了劉地的戀物癖心態。他迅速給她脫了高跟鞋,抱着腳一絲不苟地舔了起來。舔完了,又給她穿上鞋並放倒在牀上躺好,麻利地將氣球放了氣。一切準備就緒,他自卸自衣,站在牀下:“可以了吧?”

    吳春合閉了雙眼,希望惡夢儘快結束。她知道她上了當,因爲她感覺得到,這個男人並不是一位新手。漸漸地,惡夢的感覺沒有了,被隨之而來的興奮所取代。

    劉地觀察着她的臉,紅暈消失,微微浮現出一絲欣喜。他知道,她被他征服了。他開始了肆無忌憚地違章。什麼手掌一併是老拳,什麼三顆牙,劉地都忘記了,他最喜歡她那美麗有情的大眼睛,多次哀求她也沒完全睜開,只是微微露出一條縫,也很短暫。

    吳春忽然開始後悔,這不是名正言順的出軌嗎?雖然有一部分可憐他的成分,但這事能可憐嗎?還有大部分因素是調整利率,但即便真的調整了利率,但這也是給冬戴了一個綠帽子,從沒戴過帽子的冬決不甘心,這?已經如此了,哪有退路!

    很快,劉地起身站在牀下。儼然一正人君子。

    吳春躺在牀上沒動,好似所有的力氣被劉地掠去了。整個下午,她今天送你豔福,明天還我尊嚴的條件得到劉地承諾。

    邵夏官復原職,卻有職無權,她整天爲不能恢復正常的工作環境而愁眉不展。雖然燕凡囑託她努力說服趙承同,那趙承同的固執卻讓人掃興。由三步棋組成的戰略眼光彷彿是雷打不動的最高指示。勸說勞而無功,邵夏不得不終止。

    往日,有邵夏跑單,保險公司勉強沒有上單盲日。可這幾天,盲日多於上單日,但趙承同並沒發愁,他堅信自己的戰略眼光。

    無所事事的邵夏坐在辦公桌前打盹,短信提示音將睏意驅逐。她打開信息箱,是彩信。彩信裏她的影像異常清淅,是在洗手間。她正恨着無賴小人偷拍女人入廁,畫面上卻出現了她難以啓齒的畫面。她急忙查看發彩信的手機號碼,是趙承同。看一眼對面的趙承同,他正在洋洋得意。邵夏生氣地說:“趙經理,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趙承同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發的信息!”邵夏邊說邊快步走進洗手間,沒見有攝像頭。

    “啊,啊。”趙承同笑道:“有人拍了這畫面,我買下來了,在昨天。”

    “多少錢?我付。”雖然知道是趙承同搗鬼,但邵夏願意付款買版權。

    “還有更好的,你等等。”趙承同又擺弄手機。

    又發過來了,這幅照片讓邵夏大吃一驚。彩照上一男一女身不遮絲地抱成塊,那女人就是邵夏。仔細一看,那蓬頭垢面的男人,竟是多次進市,又多次被送走,堅決不住收容站的流浪漢。她沒有外遇,所以她知道這照片是電腦合成的拼湊片。可不管怎麼說,外人是不這麼想。自己又頂着個明星光環,這會造成極惡劣的影響!她一時竟張着嘴說不出話來。

    “這珍貴的照片是難以用金錢來衡量的。”趙承同微微晃動腦袋。

    “說罷,趙經理,要多少錢。”邵夏甦醒。

    “我說過,錢是買不去的。”趙承同不急不躁地說。

    “那你要如何?”邵夏要回版權的決心沒變,她害怕他賣給別人,尤其是小報記者,那麼她的名字會跟齷齪聯繫在一起。

    “很簡單。既然我買來了這錄像和彩照,我就有權再賣給任何人。你想要,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立馬全部給你。”趙承同洋洋得意。

    “你說。”邵夏知道她臨近了苦海,心內滴淚。

    “你只要應承做我一生一世的地下女人,我立馬刪掉這些yin穢東西。否則,明天我就賣給小報記者。”趙承同暴露了小人本質。

    “不行!”邵夏想都沒想的一口拒絕:“錄像雖有不雅,可那是人之長情。照片系人爲的電腦合成,不值錢!”

    “好好好,那你就等着聽好吧。”趙承同鼻哼了一聲:“不說你一口拒絕,就是你這會爽快的答應了,還要看我願不願意呢。”

    讓姐妹們與冬知道了,這算什麼事?他們尊重事實不會怪罪,但在民衆中傳播,我還能出的門嗎?做他一生的地下女人,是紙裏包火不說,怎麼對得起冬啊?進退維谷使他流出了淚水。

    “何必呢?”見了淚水,趙承同好似起了憐憫之心:“什麼年代了,還那麼封建!再說,我還能救燕冬一命,我知道有人想暗害他。只要你順從了我,我會找人擺平。你可以不信,但馬上就會成爲現實。不敢指望誠爲我正式的女人,只央求做我的地下女人,這既解決了錄像和不雅照的難題,又讓你的那個他得到了安全,還會保持你的明星光環,這是一石三鳥啊,何樂而不爲呢?”

    冬有危險嗎?趙承同本身就是個危險人物!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由於又牽扯進了燕凡的安全,使邵夏本已錯亂的大腦產生了動搖:如果都退一步,今天我讓一步,他把一生一世也改成今天了結,做個交換得了。邵夏看向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