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她還是忍耐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她還是忍耐着字體大小: A+
     

    王會長搗蒜般點頭:“請放心,我一定執行您和王總的指示。無論大事小情,都會經過第一任會長的同意方能成文實施。”

    王文隨身攜帶的東西不多,很快就已收拾停當。

    “王副會長,我送你去吧。”吳慶生無事可做閒得荒,便賣出人情。

    “那多謝你了。”王文向所有人道別後,與吳慶生一起去了機械廠。

    燕凡走近石淑秀:“媽,您暫坐王文的位子吧。從現在起,一步步走入正規。發放善款,不能太冒進,因爲燕氏的金庫有點緊,但不能拒絕那些等米下鍋的極端困難戶。我還要去秋那邊看看,這裏就交給您了。”

    石淑秀點點頭,有點捨不得他走。已經很久了,沒同他坐在一起,好似心裏空蕩蕩的。無奈,人家爲工作要走,且還守着外人,只好點點頭往外送他。在院裏,燕凡揮揮手上車走了,石淑秀無精打采地走回辦公室。

    六十五歲的王會長跟在石淑秀身後。天氣已然暖和了,身上的單衣顯示了石淑秀那美妙絕倫的身材,前凸後翹使他目不邪視。本來,王會長對女人的****鞋並不十分感興趣。可今天穿在石淑秀身上,尤其走路時高跟觸地敲出的聲音都感到十分悅耳親切,他今天突然對****鞋產生了莫名其妙的戀物癖。好似一個女人無論多麼漂亮,不穿****鞋就不能說是個女人。眼看着她在王文的辦公桌後坐下轉過身來,雖然不能飽覽她那性感動人的全身段,但挺拔的胸脯彷彿在無情地故意挑逗他。王會長情不自禁的走過去站在石淑秀桌邊主動搭訕:“請問,我該怎麼稱呼您?”

    “很久沒人稱我的名字了,我叫石淑秀,你就稱我淑秀吧。”石淑秀說。

    “好,我就稱您淑秀吧,還感到親切呢。”王會長拿凳子在石淑秀對面坐下,拿出香菸:“請問,可以吸嗎?”

    石淑秀點點頭一笑,顯示出兩個酒窩。

    王會長故意失手,一支香菸掉落地上。他假裝彎腰撿煙,藉機輕輕摸了摸那黑光錚亮的黑高跟皮鞋。直腰後有點不好意思地問:“我有一事不明,不知該問不該問。”

    石淑秀沒覺出對方另有用心,說:“以後都是同事了,哪還有該問不該問的話,你問吧。”

    “我真心想知道淑秀的芳齡。”王會長諂媚地笑着:“對年輕漂亮的女子問年齡是一大忌,我懂得。但慶生說您跟燕老闆是母子,打死我也不信。不用說您那在安津獨一無二的魔鬼般的性感身材,就是與您近距離的面對面仔細欣賞,也沒見歲月在您臉上留下絲毫印記。或許,慶生是開玩笑。”

    被別人讚美,石淑秀放了心,她還有徵服她心中男人的本錢。但她也隱隱覺着對方有諂媚之嫌:“王會長,你說心裏話,看我有多大年齡?”

    “二十四、五吧。雖不敢下定論,可您不會超過三十歲。”王會長說。

    “比兩個二十四、五都大,今年五十一週歲了。”石淑秀笑道。

    “啊!”王會長几乎大驚失色。他用力搖了搖頭:“不可能,不可能!”

    “你看。”石淑秀掏出身份證遞過來。

    王會長兩手接過,千真萬確,不信也得信了:“您怎麼保養的?竟這般細嫩。”他已有幾分拿捏不住,右腳從鞋裏脫出來,用腳指頭再去輕撫石淑秀的高跟鞋。真他孃的怪了,一直沒看好高跟鞋,今天怎麼了?這就是愛屋及烏嗎?他的腳剛觸到石淑秀的鞋,石淑秀竟把腳拖了回去,難道讓她感覺到了嗎?

    石淑秀只是一個架式有點乏人,抽回腿換換架式罷了。雖然是再熟悉不過的辦公室,但也是相隔多日而初來乍到。往常,她會偷偷脫掉鞋,用絲襪着地,盡情享受着足不受束縛的快樂。

    吳春巧妙的應付着劉地,臨時還沒有下放到基層工作。雖然她不再是副行長,但還坐在副行長的位子上。她不僅要想方設法避免受到劉地的污辱,還要實現燕凡佈置的任務,想盡辦法力爭把儲蓄利率提上去及把貸款利率降到合理水平。

    “吳行長,今天中午我做東,請賞光。”劉地那色迷迷的眼神。

    這是說服他漲息降率的機會,吳春爽快的答應了。

    在銀行附近的一家小酒館,劉地叫了四個菜,要了一斤白酒喝起來。

    “吳行長,你是天下最性感、最有風韻、最漂亮的美女。你的楊柳細腰,你天生自然美麗又多情的大眼睛,迷死人不用償命。你這是害人啊。”劉地給吳春倒酒,因眼光在吳春臉上,一半倒在杯裏,一半倒在桌面上。

    “灑酒了,劉行長。”吳春奪過酒瓶,掌握了倒酒權:“我,就是在你領導下的一個普通女人,我比不了秋姐,她有股份;我比不了夏姐,他有明星氣質。你總是奉承我,其實你是諷懲我。”

    劉地還是色迷迷的眼神:“你在奉承前邊用了總是和其實,在我心中都不是。如果我讚美你的語言不是出於我的真心,讓我出門讓車撞死!”

    有可能是真心,大慨被我迷住了。難道忘了被我打掉過門牙嗎?真是色膽大於賊膽!藉此機會,讓你漲息降率:“劉行長,我建議咱行的存、貸利率應該馬上與他們行接軌,以扭轉虧損局面。”

    “吳行長,喝酒,不談工作。工作時間再談工作好嗎?人逢知己千杯少,沒想到你的酒量這麼大,我再拿瓶。”劉地有些沾酒,臉紅步亂,但還是又拿來一瓶敞開。好似已拿不穩酒瓶而遞給了吳春。

    酒量比你大,怕你咋的!吳春毫不含糊。在劉地的奉承聲裏,二人又倒空了一個酒瓶。眼看着劉地睜眼都費勁了,吳春怕醉在人家酒館裏,如是商量說:“劉行長,我們回去吧?”

    “好,我們回去。”劉地強打精神,歪歪斜斜的去結了帳,便招呼吳春往銀行走。他搶三步、停一步地踉踉蹌蹌的往前不均勻地跳躍着。

    同桌飲酒,吳春覺得有責任,便搶上去攙扶。雖然有時劉地摟她的腰,又觸碰她的胸脯及臀部,但時間不長,恐怕是酒醉後控制不好自己,吳春沒有多想,她大意了那雙色迷迷的眼睛。

    劉地沒醉,他的酒量比吳春還大。之所以裝醉,是因爲要藉機靠近吳春的身體佔些便宜,人們不會怪罪一個喝醉酒的人。與吳春相處的這幾天裏,雖然吳春已經注意,但他完全有機會麻醉她再次進行他的野心。可他覺得沒意思,那形同居屍。他要吳春一步步就範,他要身下有一個思維正常的女人。

    進了銀行大樓,劉地的腿好似太重,邁不上樓梯。吳春無奈,只得背起他上樓。劉地的左手摟着她的脖子,右手卻摟得往下,遮住了她多半個胸晡。她沒有怪罪,他的手僅僅放在那裏沒有動,是無意的吧。再說,她兩手把住他雙腿也沒法擺脫。她踹開休息室的門,背對牀,要輕輕放下他。

    劉地並沒有鬆手。吳春揹他登樓梯,他已接近於爆發。他不相信吳春感覺不到他的用心。可上樓梯時她沒有拒絕,他大喜過望。

    “劉行長,躺下休息回吧。哎呀,你要勒死我了。”吳春有點急。

    劉地將右手也摟上他的脖子。這樣,兩隻手在她脖子上纏了兩圈,但他緊中有鬆,不想把她勒得喘不動氣。

    “劉行長,鬆開手說話,這樣太累人啊。”吳春整個人在他懷裏,也坐在他的大腿上。揹他上樓時,她已感受到了他的野心,這次更不例外。但她並不畏懼,也沒急着掙脫,因爲她相信自己的拳頭。

    劉地的興奮和憷懼在誤解裏邂逅。興奮中他迫切希望用自己的衝動喚起她的衝動,距離成功又是近得伸手可及,但她坐着卻沒有挪動的意思。憷懼揮之不去,害怕她正在耍弄他,回頭一拳又會打掉三顆牙。

    吳春知道劉地已控制不住自己,也是男人意志最薄弱的時刻。她趁機提出漲息降率的要求,爲增加效果,她沒有挪開屁股。

    劉地不失時機,含蓄地提出了那方面的要求。他硬是把她描繪成比天仙還要美,什麼傾國傾城,什麼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他把世界上形影女人美的佳句都用上了。他認爲自己離擁有這個女人只有咫尺之遙,手也鬆開脖子,輕輕往下找到了胸部,心怦怦直跳,呼吸也加快了。

    吳春起初沒想到劉地會這麼快借酒提出了要求,往日只是索取友誼,卻也被劉地讚美的有點飄飄然。她既想讓燕凡漲息降率的思路儘快實施,又不想與劉地發生那種關係,但劉地的前提條件就是滿足他的需求。心裏暗暗叫苦,沒注意到胸脯已被搭上了雙掌。

    先是女人的屁股悠悠地坐在他早設計好的那地方,這會又沒把他的手擁開,劉地以爲吳春酒後也有了那方面的需求,胸上的手便加了點力氣。

    吳春終於有了感覺,把他的手努力擁開後,她本想把屁股挪開,以免給男人造成進一步誤解。爲漲息降率,她還是忍耐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