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只得兩手擁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只得兩手擁他字體大小: A+
     

    門響,燕青走進來。臉上沒有往日的光彩。

    “青妹是來興師問罪嗎?”王軍笑着快步走過來把燕青亮開的門鎖上。他已多日沒近女色,希望燕青的到來能讓鬱積多日的生理需求得到解決。

    “我沒記錯的話,你好象說過同進退、共甘苦的話吧?還沒到真正要承擔責任的時刻,你就一推六二五,與你沒法共事。”燕青增加了幾分忿顏。

    “我說的是實情。難道趙承同不是你的人嗎?趙承同取代邵夏就有些不合理。連同銀行也沒理由拿下了他的人,多虧他沒有找事,否則你我都說不過去。我以爲,燕凡已做了最大的忍耐。也就是他,如果換成我,我絕對辦不到。好在提拔趙無語時既沒通過我,更沒通過你,是趙承同違規操作,一些責任全由他承擔,所以你我有責任,只是失察之責。話說回來,換人後的銀行與保險公司,如果工作幹上去了還有理由。即便不能比以前有所進步,就是持平也還說得過去。但,銀行下滑相當利害,保儉更是嚴重虧損。趙承同,不是將才。”王軍轉移了話題。

    “但他那三步棋的戰略眼光還是具有一定誘惑力的。路走三熟,再給他兩個月,如不能扭虧爲盈再換他不遲。”燕紫的忿顏淡化。

    “青妹來,還有其他事嗎?”王軍暗自高興,我一步步把你引到牀上!

    “你不說興師問罪嗎?被你把話題扯偏了。”燕青回過味來。

    “青妹,雖說你有侯波我有燕紅,不都如沒有一樣?你我都是獨守空房面向壁。以我看,咱還是爲對方排除寂寞吧。”王軍露出貪婪目光。

    “誰有閒心!燕氏還是燕氏嗎?銀行、保險這個樣子,餐飲的莊滿也不是塊好貨,餐桌上冷冷清清幾乎斷了人煙。唐傑的影視部雖然增加了一個副經理柴達滿,但都這麼多日子了,還沒有一部影視立項。大姐的房地產也一落千丈,新開樓盤無人承建,大批商品房無人問津。

    侯波的教育本來就是不賺錢的買賣,慈善基金會更是純折的機構。現在,只有郭延漢的機械廠還正常運轉着。二姐的超市,二姐夫的食品廠,不但沒有利潤,還要加大投資力度。雖然**撥款暫時救了燃眉之急,但很快建成後還需要鉅額週轉資金。

    醫院,更是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本來計劃就不指望盈利。你看這個亂灘子,難道說你沒有責任嗎?這一大些煩心事,還顧得上寂寞嗎?”燕青又撿來忿顏,好似忿還要升值爲憤。

    “各個公司的一把手,只有郭延漢稱職。保險公司的趙承同,銀行的劉地,絕對不如邵夏和吳春。爲了安撫燕凡,是不應該把這四人的正副職互換?互換後業績再上不去,燕凡追查咱也有話說。”王軍知道她不會答應,提議是爲給自己留後路。

    “不妥。”燕青搖搖頭:“並不是怕領導不了春夏。吳春是副行長,邵夏是副經理,兩個公司業績下滑,難道就沒有責任?我這個董事長幹得也挺憋氣。冬弟每天找事,雖然他的找岔都有原因,可這麼龐大一個集團,誰敢保證不出一點紕漏?再這樣繼續下去,我該撂挑子了。”

    “別,青妹。”王軍急了,剛想把話題往那方面引導的想法變成了規勸:“困難是暫時的,全面滑坡不是你我的錯,是由社會大氣候所決定的。世界性的經濟蕭條,能不波及我們?只要頂住這一陣子,就會呈現柳暗花明。”

    “我可以暫不撂挑子,等等這柳暗花明。但你必須全力扶佐我,讓企業馬上恢復繁榮,你答應嗎?”燕青想借力搞好企業。

    王軍壞笑道:“扶佐你是肯定的,也一定會在不遠的將來看到花明。花明在後,而柳暗在先。現在,我就讓你享受柳暗的幸福。”

    燕青被死死的抱住,有點急了:“先鬆手,大庭廣衆之下,隔牆有耳!萬一被人知道,何以面對大姐與侯波!”

    王軍哪裏還顧得鬆手,仍然在我行我素地肆意妄爲着,這次他有必得的信念。

    燕青任了董事長,已開始注意自己的形象。與她有染的男人她都已經撇清了關係,唯獨大姐夫今天要食言。嘴脣,被咬着沒法說話,只得兩手擁他。

    王軍根本想到過她會反抗,但沒想到她竟有這麼大力氣。要不咬着她的嘴脣,肯定已經逃之夭夭了。他不想與她比力氣,想智取她。

    燕青雙手擒住大姐夫的右手腕,硬生生的給扭到了一邊。還沒來得及慶祝勝利,大姐夫的左手又乘機侵擾着她,而且這次他也用了力。她雙手敵一手還差不多,他用雙手,她根本沒有勝算,但她兩隻手不能閒着,又開始往盲無目標地用力掄擺着。

    王軍鐵了心要實現他的企圖,鬆了口怒吼道:“你有趙承同幾個下人侍候着,我找誰!和你不知多少次了,這次裝什麼裝!”

    燕青硬是坐起來:“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你、我,已不同以往,都是有身份的人,在員工們當中傳開多麼丟人現眼!達好的協議你都滿口應承了,怎麼翻卦!去坐好,注意自己的身份。”

    “人活着都求個天長日久,這方面的協議誰會遵守,無論如何,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否則,我的王字倒着寫。”王軍又瘋狂的撲上去。雖又遭抵抗,但他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架式。

    燕青雖然是個女人,但她已經下了決心,除了自己的男人,不讓其他任何一個男人碰她。於是她一邊帶着髒字喝斥着,一邊竭力抵抗外來的侵犯。

    “俗氣!你立地成佛了?別忘了有句老話,叫作一日爲賊,終生是寇。再說,我這裏還有你的豔麗錄像帶,你想揚名嗎?我成全你!”王軍自知企圖難以實現,便停止了暴力行爲,動用了威脅。

    “好,你有招儘管使。石淑秀也中過你的招,我可以與她互相做證,你用了卑鄙無恥的手段先後殘忍的侵犯了我倆,到法院告你!”燕青知道他與她同處一條戰線,利害關係不允許他分裂。

    燕凡駕車到了房地產總部,燕紅敞門迎進。

    江華一、鄧雲在各自工作區坐着。江華一不識燕凡,連看也不看。倒是鄧雲,因爲進來的是帥哥,也只是點了點頭偷眼相視。

    “大姐好清閒呀,正經工作不幹,在這裏混工資啊。”燕凡本意不是批評大姐,他今天是專來會會那兩位副經理的。

    “這位先生好帥呀,你來承包項目嗎,三處樓盤都待開工,先到先得,先盡你挑。燕經理你介紹介紹三處樓盤的具體情況吧。”鄧雲說。

    燕紅知道燕凡話中有話。爲徹底扭轉房地產的不利局面,行使了自從兩位副經理到任後就似乎已經無效的權力:“你是副經理,又是這方面的項目經理,具體業務都是你倆定的,我僅僅做出了本人的保留意見,你們的方案我都不贊成,你讓我介紹個屁!再說,冬弟也不是來承包項目的。”

    “燕經理,這就是你不對了。”江華一站起來:“少數服從多數,是燕董事長和王總經理定的基調。之所以近期各方面的工作不順心,與你的不配合有本質性的關聯!”

    “放肆!”有了撐腰人,燕紅不再憷弱:“我臨時還沒被貶職,經理還是我,能輪到你一個名不見經卷的小小副經理說話的份嗎?不識時務!”

    江華一拍案而怒:“你是經理?還沒被貶?只差沒宣佈而已!工作幹成這樣,哪還有臉在這裏唧唧歪歪。還別人不識時務,你若識時務就應辭職倒位子。佔着茅坑不拉屎!”

    “工作幹成這樣,如果是個明白人,該辭職了。”鄧雲隨聲附和。

    “冬弟,你看。”燕紅忽然平靜下來:“這都是些什麼人!本來企業穩步發展,現在三個樓盤沒人承建,在建的三處工地也面臨停產。售樓人員請假的請假,辭職的辭職,大批商品房亮在那裏!他王軍就是個渾蛋,這兩位也不知是青妹還是那個渾蛋派來的,要來搞毀企業。”

    “這還了得,鄧經理馬上給王總經理去電話,姓燕的罵他。”江華一說。

    鄧雲真的撥了總經理的電話。從鄧雲的話裏聽出王軍並沒有生氣,好似還有給燕紅開脫的嫌疑,鄧雲的熱臉敷了個冷屁股。

    燕凡已弄清了房地產的處境,再不採取措施是不行了,應當把總經理和董事長叫來現場辦公。想罷,他衝鄧雲說:“你順便請總經理馬上過來。”

    “你誰啊,我是你隨便吩咐的嗎?王總經理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不知天高地厚!”鄧雲嗤之以鼻,但她還是對着電話說道:“我的總經理啊,我怎麼敢說您不知天高地厚?是一個來找事的,他還讓我請您馬上過來……,是,燕紅是稱他冬弟……,好,我馬上給他。”

    燕凡接過電話:“是我,這裏已經亂七八糟了,請你聯繫一下青姐,咱來一個就地辦公,見症下藥。如果沒急事請馬上過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王總經理被你倆脅迫了?你說的青姐是誰?白蛇傳裏的小青嗎?”鄧雲不相信王總經理會來,但他認識冬弟,什麼關係?

    “這是我弟弟,他確實要脅迫王軍那個渾蛋。青姐,董事長。”燕紅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