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的讓人生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的讓人生厭字體大小: A+
     

    “時不我待,今天先看一下保險公司的經營現狀。爸讓我幹總監,雖然貫名總裁,但我沒插手各個公司的任何業務。既然我看到了衰退,我們就應立地解決。當然,我請爸媽來,並非讓二老再操心,只是讓三姐與大姐夫知道,以後無論如何不能再從籌建醫院的專項資金中往外劃款。這一項,老爸早已闡明,如果有人懷疑,可當面問老爸,我永遠爲我的話負責。”燕凡面色嚴肅,目光輪流落在三姐與大姐夫臉上。

    “怎麼,有人從專項資金裏往外劃款嗎?誰?劃了多少?”燕文正一臉不滿,問。

    “沒有,我是預防,早敲敲警鐘,防患於未然。”爲給大姐夫與三姐留有後路,燕凡沒吐實言。

    “有責任,總得有人承擔。是從專項資金往外劃過款,是我批准大姐夫劃的,但沒有劃成,被冬弟截留了。”燕青怕老爺子已知底只好大膽承認。

    “劃款有什麼用途?”燕文正還有點繃着臉。

    “超市與食品廠資金鍊斷裂已經停工,保險公司理賠力度加大急需現金,所以才撥款。這些都是事實。”劃款是王軍一手操辦的,不得不說。

    “別的公司臨時還能自負盈虧,而保險公司本是盈利大戶,竟在很短的時間內由盈利變成虧損,所以先來保險公司就地辦公。”燕凡鄭重其事。

    燕文正沒有吭聲,保持了交班以來的習慣,只是把目光送給三女兒。

    燕青把求救的目光送給王軍:“具體情況大姐夫應該清楚。”

    王軍變得嚴肅起來:“保險公司由盈變虧,是由於趙經理的三步戰略眼光所造成的。對於趙經理,我一不知根,二不知底。”言外之意,燕青明白。

    “虧損現象是暫時的,很快會因爲理賠及時而增加上單量,保證會創造新的記錄,而且伴隨着保額的降低,會大幅盈利。”趙承同又搬出戰略眼光。

    “保險公司理賠人員索賄現象嚴重,還指望增添信譽?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投機分子們,會利用卑鄙手段騙取保費的人能繼續在這裏投保。”燕凡看了一下手機時間,轉面邵夏:“杜子同快到了,你去迎一下。”

    “有索賄現象?我怎麼不知道?”燕青一愣問道。

    “不可能啊,前天我剛開會重點點了這項。”趙承同辯解。

    “有一位車主,名叫杜子同。結果人如其名,來索賠就索了個肚子痛。理賠查勘員索去二百元,有點禿頂、姓趙的部長竟要四百元。一共賠付兩千元,六百元打了水漂。以後他投車險還會投天地公司嗎?”燕凡開始生氣。

    “不可能,不可能!尤其趙無語,他是個老實巴交的老農民,借他個膽他也不敢索賄。”趙承同紅着臉爭辯。

    “查勘員的二百元我是聽杜子同之言,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但姓趙的那四百元,我與邵夏親自見證,你還狡辯!”燕凡更加生氣。

    趙承同還要爭辯,見邵夏領進一男一女,忙把氣灑在這三人身上:“這是經理辦公室,有事去辦事處,滾出去!”

    “你先滾出去!這裏有你說話的地嗎?洗臉盆扎猛!”燕青火了:“你先滾出去把那個姓趙的部長給我叫來,快!”

    “那老農過來,先問問他是什麼部長,什麼文化程度,什麼年齡,與趙經理是什麼關係。你與你大姐夫脫不掉用人失查之罪!”趙英蘭看向三女兒。

    “你是杜子同?”王軍問。

    杜子同點點頭。

    “被理賠查勘員索去二百元,被趙部長要去四百元你敢當面做證?”燕青轉過來接着問。她根本不相信在趙承同嘴裏老實巴交的老農民會索賄。

    “敢,絕對敢。”杜子同毫不猶豫:“趙部長要錢他二人在場給我做證。”

    “萬一你們串通一氣污陷好人呢?也說不定。”燕青還是不信。

    “三姐,你不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倆的話你都不相信?我與那姓趙的一無冤二無仇,爲什麼要污陷他?”燕凡有些寒心。

    “爲減輕邵妹的負擔而降了職,不久前又少得了佣金,我以爲冬弟會生氣。明白人也會幹糊塗事,你不會否認吧?”燕青不缺理的樣子。

    這時,趙承同走進來:“趙無語馬上過來,他沒受賄,也不會受賄。”

    趙無語進來,見杜子同夫婦與燕凡夫婦在場,吼道:“辦理賠去理賠部辦公室處理。這裏,是我們高級幹部的場所,你們來幹什麼!”

    “我一來做證,二來要錢。”杜子同心裏有底,他已從邵夏嘴裏知道了真正的燕凡。

    “證不用做,查勘員已經取證。要錢,去理賠辦公室。跟你說過,你沒資格來這高級幹部議事的地方,你們四人滾出去!”趙無語又看到燕文正夫婦坐在那裏:“承同,你怎麼了?與這些人來往,晦氣!”

    趙承同似乎已被氣炸。趙無語,是他的親叔叔。私自把他調來任了理賠部長才一個多星期,還沒有經總經理和董事長審批,屬先斬後奏。斬是斬了,可還沒來得及後奏。今天去理賠部叫他過來曾囑咐過:千萬少說話,並否認對他的受賄指控。可今天一口一個高級幹部,真的讓人生厭:“你住嘴!”

    趙無語還要發話,卻被趙承同的三個字堵得張口結舌。

    “剛纔這位杜先生指控你與查勘員索賄受賄,你說說吧。”燕青知其責任而問,她怕趙無語胡說八道,真希望他否認後無語。

    “什麼是索賄受賄?咱不懂,還淨些名詞,費解!”趙無語暴露出無知。

    “杜先生說你問他要錢,有這回事嗎?”燕青心裏抱怨趙承同用這號人。

    “笑話,這是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他找我要錢!”趙無語心虛了。

    “我是找你要錢,是索取賠償。但你要了我四百元,有這兩倍明星給我做證。不信,你們問他倆。”杜子同看了一眼燕凡:你該出手了。

    “是嗎?四百元,你到底收了沒收?”燕青心裏祈禱:你說沒收!

    “他純放屁!抓姦拿雙,捉賊拿贓,錢呢?他二人做假證,也不怕天打五雷轟!你們害的是一位作風正氣的高級幹部。”趙無語生氣了。

    “是呀,冬弟。空口無憑呀,你讓我信誰呢?這事我看就不了了之吧。”燕青對趙無語前半部的回答還比較滿意,沒想到他最後又加了一句讓人啼笑皆非的話。

    燕凡看一眼邵夏,邵夏掏出手機放錄音。

    室內鴉雀無聲,所有目光全部給了趙無語,只有趙承同在低首思索退路。

    錄音放完了,燕凡叫了一聲“三姐。”

    燕青無話可說。足有五分鐘,燕青才面向趙承同:“趙無語現任何職?”

    “理賠部部長。”趙承同低頭回答,他不敢面對大家。

    “原來的副經理兼理賠部長孔少傑呢?”燕青又問,臉色難看。

    趙承同沒敢回答,他只在擔心自己的前途和恨叔叔。

    “和我一樣,成了一名跑單的,正打算跳槽。”邵夏做了回答。

    “大姐夫,保險公司這麼大的人事調整你可知道?我沒有見文件或聽你說起過呀。”燕青知道這次重大失誤的份量,只她自己恐怕承擔不了。

    “青妹,對保險公司的業績下滑,從醫院專項資金劃款時我就對你彙報過。趙經理是你親自挑的,我時不時也轉過來,但我這個總經理根本充不起趙經理的眼眶子。他一口一個燕董事長,有時還委婉的泄露你與他的特殊關係。人事調整一類的大事,他只言不提。就是對我的再三提問,他都是吱吱唔唔不做正面回答,還拿出你來當擋箭牌,我如之奈何?”出了責任外推?你的人,你負責吧,王軍想。

    燕青沒能把責任推出去,只好面對趙承同:“趙經理,你私自任免重要崗位上的關健職務,你現在還是保險公司的經理,對趙無語事件你有絕對責任。你先處理吧。”

    還稱我經理,這道坎也許我能涉險過關,但對趙無語不能看情看面了:“在鐵的證據面前,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覺得你老實憨厚才委以重任,沒想到你竟索賄受賄,讓人不齒!乖乖地交出四百元贓款,降爲一般職員。”

    “可我沒花公司一分錢,這錢是他們個人送的,不是我打倒搶的,我何罪之有?一個高級幹部,就憑你一句話便降爲職員?再不濟,我也幹了不少日子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我看這樣吧,這四百元做爲獎金,獎給我算了。你們可以給我記次大過,三次大過,你們再把我降成副部長不行嗎?其實,我是對你們讓步,我還根本沒有被記大過的毛病。”趙無語竟將受賄不當回事。

    “請問你今年貴庚?”燕凡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跪天跪地,從不跪公。公是私的反義詞。”趙無語肆無忌憚。

    “答非所問,燕總是在問你歲數,問你今年多大年紀。”王軍從心裏瞧不起趙無語,多虧讓他幹部長沒經過他審批,否則,這事真的沒法交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