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喬兄高看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喬兄高看我了字體大小: A+
     

    “不太清楚,是下屬規劃的,光知道有理賠查勘員二十人。先前是六人,現在業務大了跑不過來,只好從應屆畢業生裏挑了十人,又從業務員裏找了四個人。別看二十人,還忙不過來呢。爲了鼓勵理賠查勘員加班加點,所以他們有些人的月工資近兩萬元。”趙承同如實回答。

    “新佣金計算法不是月工資不得超過一萬元嗎?怎麼還會近兩萬元?邵夏跑得那個十萬的大單,爲什麼保費與承保額不變,而佣金卻減了百分之九十多?是不有點太欺負人了?她是副經理,是誰的權力這麼大,竟一步步把她貶成一個跑單的?以上的問題暫不用你回答,料你也沒有正當理由。現在你只回答我一個問題:既然這期上單明確減少,理賠額在大幅上升,那爲什麼上報成績單卻一路持平?而且一星期內數據竟然不變,是不一次性打印只改了日期?你如實回答。”

    “是不有點煩瑣?”趙承同有點不高興:“一天一報,勞而無功,還得專門配備一個人造表,勞民傷財。”

    “專門配備?造表?”燕凡臉面更加不高興:“確實是勞民傷財,誰讓你們專門配備一人?把各個部的數據加以整合不就是一份完整的表嗎?”

    趙承同忽然一愣,意識到自己多說了話,忙更正:“每月一次報表還說得過去。一天一報,哪來的真憑實據?不是明擺着讓人胡編亂造嗎?”

    “好了,你的回答我很滿意。”燕凡轉面邵夏:“我們走。”

    邵夏跟在燕凡身後走出門,小聲說:“一片混亂,非整改不可了。應該馬上給三姐打電話禁止這種非正規的運作。”

    “我們先到理財部看看再說。”燕凡率先登上樓梯。

    登上二樓,在理賠部周圍全是錦旗,好似到了製做錦旗的作坊。敲開辦公室的門,錦旗更多,除了窗口和門口,牆上分上下,而且還多有重疊。這時,後邊有一男一女飛快地走在了燕凡頭前,並在一位工作人員的辦公桌前坐下。

    燕凡與邵夏站在一邊,注視着這一案件的進展情況。

    偌大的辦公室內,只有這位工作人員。此人至少六十五歲,頭都禿了多半,整個腦袋上部紅光照耀,甚至能映出那一男一女模糊的身影。只見他擡了擡厚而木訥的眼皮,漫不經心地問道:“有什麼事嗎?”

    “還是我的車輛賠付。這麼多日子了,錦旗也送來了五天了,你不說讓我今天來辦理手續嗎?”男人低聲下地回答。

    “給你理賠,我是有風險的。”禿頭目光在女人臉上和身上打轉。

    “俺兩口子這是第一次與保險公司打交道,有很多事情不明白。還是請趙部長明示。”女人打扮很時髦,一笑兩個酒窩。

    “那我明說了。現如今辦事不都有個規矩嗎?要想快點理賠到位,我要替你打點各個部門。有一個部門打點不好,那就不好辦。”禿頭晃晃腦袋,右手手指做出點錢的暗示。

    “我打聽好了,理賠額也就是兩千元,查勘員已索去了二百元的辛苦費。這邊需要打點要用多少錢?如果一千八百元的話,那還賠什麼?這不等於給你們忙得嗎?”男人雖然口氣活軟,但已看出是強忍氣憤。

    “我是爲你們着想,爲你們急。要不你回去等着,我們一步一步走程序吧。我這大閨女養了個胖小子——出力不轉臉。”禿頭有點掃興。

    “趙部長,你說吧,需要多少錢?如果超出一千八,不談也罷。”男人的口氣有點僵硬了,大概已經到了暴發的臨界線。

    “不行。已經付出了二百,不談了不白瞎?”女人心細,好似吃虧不玩。

    “四百元,啥事不用你管了,明天來簽字拿理賠款。怎麼樣?”禿頭問。

    “三百元,怎麼樣?我問了,整整形與噴漆需要兩千多。”男人還價。

    禿頭晃晃腦袋:“三百元買不着條煙,分不着,那就走程序吧,請回。”

    “好吧。”男人摸出四百元:“明天什麼時候來簽字領款?”

    “明天還是這個時間。我不會食言。”禿頭趙部長不認識燕凡與邵夏,他以爲這郎才女貌也是來查詢理賠事務的,所以收錢並不忌諱他倆,反而把那四百元放在桌面上,讓他倆見識見識,輪到他倆好少費口舌。

    爲了弄清這對夫妻的真實情況,燕凡緊跟着出了理賠部。雖然李禿腦袋還在打招呼,邵夏只說了句:“今天有事,明天再來。”

    出了保險公司,燕凡見邵夏一直拿着手機,知道她已全錄了音,並示意她繼續錄,又追上那一男一女:“你給他們送錢,是要他們做弊嗎?”

    “做什麼弊。如果做弊,俺哪敢跟他討價還價。修車要兩千元,賠付也是兩千元,如果不被他們索去六百元,剛好夠。這一搞,差了三分之一。明天,不一定領到錢。再訛四百,一半沒了。”男人說。

    “你貴姓大名,可否告訴我?”燕凡問後說:“我可以把錢給你要回來。”

    “我姓杜,名子同。謝謝你,還是無風無火的領到一千四百元合算。死人嘴裏倒不出粥來,萬一鬧翻了再走程序,還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才了結。”杜子同一頓,停步看了一會兒燕凡,驚奇地:“燕冬,是你嗎?”

    “你怎麼起這麼個名字?”邵夏笑着問,還看一眼那個女人。

    “你是邵小姐,對嗎?兩個明星在一起啊,幸會。”女人眼睛一亮。

    “你叫他的名字時不覺得彆扭嗎?”燕凡也笑着插話問。

    “她叫我時不帶姓,所以不彆扭。”杜子同解釋說。

    “子同,確實是好名字。如果名前加性再稱呼,就成了杜子同了。這位女士不知貴姓,但名字裏一定會有個‘柔’字。”燕凡剛纔的氣消了,覈實保險賠付的事也忘了,竟開起了玩笑。

    “她全名黨柔柔,還不是一個柔,是兩個柔。”杜子同笑着回答。

    “這好了,肚子痛,當揉揉。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燕凡說完,與那三人同時笑了起來。在邵夏輕輕捅了他一拳後,燕凡終於想起了正事:“如果你肯定沒做弊,那六百元我肯定給你追回來,這你放心。”

    杜子同詳細訴說了車的損壞時間、地點及經過和有關部門的鑑定情況。

    燕凡囑託邵夏第二天上午暫停跑單,先根據杜子同提供的線索複覈一遍。如果情況屬實,將連同今下午的錄音資料一併交給三姐,看她如何處理。然後辭別杜子同夫婦,燕凡駕車連同邵夏一同奔往正在興建的天地醫院。

    說是興建,倒不如說是改建。一進大院,裏邊一派繁忙景象。走進原市委辦公大樓,各個科室已初露端倪。燕凡攜邵夏乘電梯到了五樓院長室。室裏空無一人。酒局還沒散席嗎?不會的,已經這麼晚了。邵夏扯了一下燕凡的衣襟,燕凡順邵夏的目光看去,馮專家正健步邁進室內。燕凡急步迎上來:“義父,這些日子您辛苦了。”

    “冬兒,我知道你該來視察了。”馮專家拉住燕凡的手:“午宴你沒參加,你老爸幾度落淚。一,你的付出太大了,爲挽救親情,你幾乎奉獻了一切。二,你沒白日帶夜晚的工作,他爲你的身體擔心啊。”

    “義父,我倒沒什麼。只是您這麼個年齡了,還日夜奮戰在一線,確實是難爲您了。我不敢妄稱視察,但怕您說我不關心醫院的建設和忽視了您的身體健康。其實,您和喬兄在這裏坐陣,我再放心不過了。”燕凡把馮專家拉坐在沙發上。

    邵夏衝了兩杯熱茶,燕凡與馮專家面前各放一杯。

    “你的呢?夏兒,不要光顧別人,咱是平等的。”馮專家笑着說。

    “您是長輩,咱不能平等,總得有老有少不是?”邵夏邊說邊又衝了一杯。這時喬院長走進來,邵夏只好把剛衝的那杯端放在喬院長面前,自己又衝了一杯,心裏在想:再來個人,這杯還不是我的。

    喬院長與燕凡握手後坐了義父、燕凡的對面,寒暄幾句後說道:“跟你說過多次,希望你派個院長來。邵妹今日來,是否上任?”

    “喬兄高看我了。”邵夏笑笑:“我被他們一再欺負。原任影視部經理,調成保險公司經理,又降成了副經理,一步一步的,演變成一個跑單的。”

    “你怎麼搞地?你不說一切盡在你的掌握之中嗎?誰人的才智和領導能力與邵妹比?你的權威呢?”喬院長不理解的口氣。

    “權威?”燕凡笑着晃了晃腦袋:“哪有?邵夏是個跑單的;吳春從行長變成副行長,又變成分行副行長,所兼任的營業一部的內勤副主任是下一個官銜,預計不久就是一位普通員工了。金秋在高檔餐飲部剛上任副經理,估計不用幾天就會變成一個普通服務員跑堂了。”

    “這怎麼行?外面已有不少負面輿論。榮譽,是天長日久積累的,想失去卻輕而易舉。確實該整治了。”喬院長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