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坐我的辦公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坐我的辦公桌字體大小: A+
     

    收銀員在逐筆退着錢。

    燕凡抱拳對衆人說:“這是本店的失誤,請大家海涵。希望各位不要受這次失誤的影響,以後還要來消費,謝謝各位了。”

    多數人點頭稱是,只有一位女顧客說道:“你是經理,漲價我們也來,是來光顧明星。你看這位經理,顛三倒四不說,剛來就漲價,以後漲價再讓我們趕上怎麼辦?”

    “各位放心,漲價是總部的事,不怨王經理。如果物價平穩,以後大家在這裏消費被多收了錢,請找剛上任的金副經理,她爲大家做主。”燕凡說。

    “我是天地公司餐飲部的副經理金秋,我會爲大家服務。”金秋接言。

    “不是俺不相信你。你,僅僅是個副經理,那位說話不着邊際的人自稱是總經理,你比他小了不止一級,怕你說了不算。”還是那位女顧客說。

    “你們不要門縫裏看人!這麼漂亮有風韻的女人說了不算,難道還我說了算?我可以說了算,剛纔就是,不也是順從了他們的主張?你們還擔心個屁,我還不知道幹個三日兩早晨的,鬧不好還得滾回去。”王巴傻笑着。

    “你看,王經理傻了吧唧的那樣,連句有規律的話都說不明白,讓我們怎麼放心?”站在那位女顧客身邊的一位男性消費者插嘴。

    燕凡又看了一眼王巴,王巴好似怕看,轉過身去。轉身的同時還偷吐了一下舌頭,用背對着衆人。

    “你看他那樣,是個言而有信的人嗎?”

    “也就是隻會漲價。”

    “多少人才,找這樣的人來管理。”

    “你看他那不理人的樣子!”“……”

    王巴忽然傻笑着轉過頭來低頭哈腰地說:“那是,那是。”

    燕凡挺身向前擋住了王巴,說道:“大家上當了。王巴王經理剛纔的裝瘋賣傻是演戲給我看,他怕我修理他。所以,各位儘管放寬心。今天總部忽然漲價,趕巧被王巴王經理第一天上任碰上了。其實,他也是不同意漲價的。”

    衆人半信半疑的先後離去。王巴儘量避開燕凡的目光。

    “說吧,你的真實名字及爲什麼裝瘋賣傻。”燕凡偏偏目不斜視。

    邵夏因爲職務自由沒有離開,但她不明白燕凡話的含意,但她相信他。

    吳春下午不用上班也沒有離去,她好似對燕凡的話一知半解。

    本是金秋職內之事,在就是堅守崗位,也完全明白燕凡的用意,她也看出了王巴不是真傻,但她不相信王巴的名字是假的。

    “我姓王,名巳。裝瘋賣傻,我認爲你會用瞧不起對待我,而免去責不在我而挨訓。早知燕總有如此大之胸懷,我就不會這樣。”王巳恢復常態。

    “你應該屬小龍對不?你不贊成提價是不?”燕凡沒有收回目光。

    王巳默默地點點頭,他已對燕凡佩服的五體投地。

    金秋出於職責問道:“王經理,以後還會提高服務費嗎?”

    王巳擡起頭來:“只要你和燕總給我撐腰,在物價不是很毛的情況下,如果我繼續任職,會按照往日的收費標準執行。但,你倆一定不要改口。”

    “剛纔看你是從大宴會廳出來,是不在蒐集漲價後的反應?收穫如何?”燕凡繼續問。

    “我讓收銀員立馬退款,就是我的收穫。大廳里正舉辦結婚典禮而座無虛席。舉行完儀式開宴時,我讓領班用擴音器宣佈了從今天起開始漲價的消息,全廳人立即炸開了鍋。說什麼的都有,比較一致的是以後不再在這裏消費。因爲我剛來,顧客們都不認識我,所以我在大廳裏扮做一個普通的服務員給他們端茶倒水,守着我表態的就有好幾家要定婚宴的客戶將咱這首選易店,還有已定好的也打算離開這裏另覓別處。

    我立即讓領班做了更正,讓領班背了黑鍋。就說是她剛纔接了署名總部的一個不實短信,指示各店要及時通知各位消費者,這才誤導了大家。多虧消費者裏有一位顧客質詢了總部,總部纔來了電話闢謠。那個不實短信,大多由同行業嫉妒天地公司的業績而生成,並誠懇的向消費者承諾不漲價和做了道歉,纔好不容易挽回了損失。”

    燕凡點了點頭,又試探着問道:“他們那些店漲了價,如果對生意沒有形成影響,那會增加純利潤百分之二十,你怎麼向總部交待?”

    王巳搖搖頭:“增加百分之二十的利潤不太可能實現,制定這個決策是決策者的巨大失誤。如果在正常的時期內執行這項決定,損失百分之二十便是經營有方了。這裏,起碼還能保持穩定。我初來乍到,一些具體情況還不什瞭解。等我適應了環境,我想會增加收入的。”

    燕凡看向金秋:“這裏我放心了,讓春陪你去其他店看看。如果他們不願意把價格降下來,你就以我和你的名意與他們簽約。以上月爲基數,漲價後多出的利潤全部給他個人,如果利潤降低,留出百分之二十的自然係數,其他由他補齊。否則,讓其自己辭職。我與夏去保險公司看看,連續多日持平的數據讓人生疑。”

    金秋與吳春都穿了高跟鞋開車不便。邵夏便與金秋換了鞋,由金秋駕車與吳春去了一店。

    這邊燕凡開車與邵夏直奔保險公司。距離不太遠,二十分鐘車程,車停在保險總部院內。燕凡頭前,邵夏隨後走向總部辦公室。燕凡敲門,好大一會兒沒有聲音,被燕凡一腳踹開。二人走進來,裏面無人。正是上班時間,人呢?燕凡與邵夏坐下等候。

    休息室的門開了,趙承同走出來。他的上衣只有兩個扣,卻只扣了一個扣,而且錯彆着,可能是忙中出錯。他一邊往外走一邊朝在座的二人點點頭,權是打了招呼。

    “趙經理,剛纔在休息嗎?”燕凡好似無意中問。

    “不。”趙承同搖搖頭,忽然發現扣錯了扣,便說:“工作時間哪能休息?我到休息室換了一件上衣,聽見門響,急着敞門而扣錯了釦子。”

    “休息室裏好似有放屁的聲音,有人嗎?”燕凡又似無意中問。

    “不可能。”趙承同搖頭否認。

    “你不是喝多了,有點暈嗎?我與趙經理聊聊,你進休息室休息休息吧。竄了一上午也挺累的。”燕凡向邵夏使了一個眼色,他想裏面一定有女人。

    “裏面有人。”趙承同不禁一驚,瞬間恢復平靜。

    “剛纔你不是還否認嗎?才進去的人?”燕凡笑着,毫不在意似的。

    “我的不可能是否認了屁聲。”見邵夏已接近了門口,知道瞞不過去,於是說:“因爲是個女人,所以不大可能以屁示人。”

    “孤男寡女,上班時間不在辦公室而在休息室,傳出去是有負面影響的,是我們公司的人嗎?”燕凡已猜出了隱情。

    “是我們公司的員工,姓卞,名卞素素。剛纔體有不適,我剛扶他進去。素素,借燕總的光,送你去醫院吧?”趙承同也走向休息室。

    邵夏還沒接近休息室,一個花裏胡哨、濃妝豔抹的女人走出來:“不用,這會好多了,大概沒注意吃了不衛生的東西吃壞了肚子。”

    “素素小姐的名字有點熟,好似也是負責人吧?”其實燕凡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和第一次見到這個人。

    “副經理,坐我的辦公桌。是從小區主任調上來的精英。”邵夏沒進休息室,又走回原處坐下。

    “很多日子沒見孔少傑了,他現在任何職?人在哪裏?”燕凡面向邵夏。

    “和我一樣,跑單。”邵夏回答。

    “沒記錯的話,他原來是任副經理吧?”燕凡再問。

    “那次趙經理上任,把我擠成副經理,我又把孔少傑一下子擠成跑單的。或許老天覺得不公,又讓素素副經理把我擠成跑單的了。”邵夏在燕凡的耳濡目染下,也在言語中摻上了幽默。

    “都是上面的指示,於我無關。”趙承同並不認爲邵夏是幽默。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也沒有人追查什麼責任吧?”燕凡顯示出大大咧咧的樣子,好似根本不關心邵夏的職務變遷,只是隨便一說。既而問道:“利害部門是理賠部。請問趙經理,現在誰任理賠部部長?”

    “現任理賠部部長是李無語。”趙承同說:“此人責位心很強,對工作高度認真負責。不管大事小情都親力親爲,一絲不苟,是位難得的人才。”

    燕凡點點頭:“這我就放心了。聽說各項保單承保的保險賠付額及跑單人員的佣金都下調了,不知真假。如果下調了,是否會影響正常的上單?”

    趙承同沒有否認:“任何一種新規定出臺,都要有一定的適應期,保險業務也不會例外。這一期上的單有點緩,但理賠做的很好,平均日受錦旗不低於十幾次,可見我們的工作相當出色。只要理賠工作跟上且做的好,何愁日後不上單。”

    “現在的理賠部多少人?由什麼人組成?”燕凡感到大事不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