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先解決問題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先解決問題吧字體大小: A+
     

    “我沒有。誰說我下基層了?你到過行長室嗎?”吳春問。

    “我去過,你不在,劉地說你還任副行長,而且下去了。”燕凡回答。

    “我一直在行長室,也沒下去過,更沒見你去過,怪了。你去時劉地在不在?我只是在洗手間嘔吐了一會,也沒有多大工夫,劉地爲什麼說我下去了?費解。”吳春在思索着,沒注意車已停在她不遠處。

    燕凡與金秋同時走下車。燕凡關了手機繼續問:“嘔吐前有沒有其他方面的不良反應和感覺?例如瞌睡昏迷等現象。”

    吳春迎着二人走去:“曾趴在辦公桌上睡過一會,醒後感覺有些沉悶。”

    燕凡不易被人查覺地微皺了一下眉頭:“沒喝或吃過劉地給你的什麼東西嗎?例如零食、茶水等。”

    吳春如實答道:“他遲到了一個小時,到了後衝了兩杯過期的加糖咖啡,他也在辦公桌上趴着睡了一會。”

    燕凡繼續問:“你大約在幾點睡着至幾點醒來?說個大體時間。”

    吳春想也沒想,答道:“九點左右瞌睡,十一點醒來。在不知不覺中睡了兩個小時,以前從沒過,有些奇怪。”

    “昨晚就你兩個獨處一室,玩地時間長了,故而欠覺,不奇怪。”金秋壞笑着瞅向吳春。

    “誰讓你昨天不領着大姨媽過去參戰?”吳春輕輕一拳報復了壞笑。

    “上車吧,咱們走。”燕凡已經知道了吳春的遭遇,但他沒有道破,以保證吳春的名譽不受傷害,他甚至爲她的受辱替她可憐。

    三人一同登車,由於金秋也穿着高跟鞋,車仍由燕凡駕駛。

    經過一問一答,吳春又聯繫到口吐的不明液體,她似乎也明白了一點什麼。如果燕凡在她睡去的時間來到行長室,爲什麼沒看到自己?既然劉地也睡了,爲什麼還能與燕凡對話?倘若燕凡九至十一時來行長室,那肯定是出偏差了。爲證實,吳春問:“冬是幾點去的行長室?”

    經過了思考又問,燕凡知道吳春警覺了,忙說:“不是兇殺疑案,不要問了,以免分散我的注意力。”

    吳春已品出其中蹊蹺,心上好似紮了一刀。她知道燕凡已明白了事實真相,更感謝這最愛的男人沒有守着秋姐捅破這一奇恥大辱。劉地,看我怎麼收拾你!

    車,停在燕氏集團高檔餐飲的天地公司二店。三人走下車,看見邵夏的車已停在那裏。

    “冬不是遐邇聞名的預測帝嗎?你說是幾號房間?”金秋有點難爲燕凡的意向:就不信你次次正確!

    “甭問,二樓最近的那間,沒錯。”不用預測,邵夏早已給他發了短信。燕凡登樓後擁開門,邵夏已與石淑秀坐在那裏。

    邵夏站起來:“好慢啊,拖拖拉拉,不像些搞企業的。怪不得人家瞧不起的瞧不起,免職的免職。”

    “可我和秋姐還是副職,而你一竿子到底,身無官職一身輕了。”吳春笑着說,她已從悔恨中解脫出來。

    “沒錯,我屬免職的,你們屬瞧不起的,一路貨色。我不笑話你黑,你也不要譏諷我青,彼此彼此。沒商量你仨,我又請來了媽,一塊聚聚。”邵夏給幾位用開水燙着餐具。

    “論說我不該來。你們都是些年輕人,摻上我這個老太婆多有不便。”石淑秀說的是心裏話,但她卻非常樂意來參加,尤其燕凡在場的情況下。

    “看媽說的。”金秋搶着說:“您是不記錯年齡了?您走在俺這四季兄妹幫裏,生人準認不出您是俺的媽,還得請您傳授養顏祕方呢。”

    “爲什麼不一起叫老爸老媽來湊湊熱鬧?就是多兩雙筷子兩個碗。對,我又預測,是請二老請晚了。”既然請來了石淑秀,細心的邵夏不會忘了二老,燕凡心裏肯定着。

    “好你個死冬,放屁又放對了。喬院長的義父設局,你也在計劃之內。爸聽咱有局,他替你請假了。”邵夏瞅燕凡一眼。

    “如果是個死冬,你仨寡婦哭吧。”燕凡不是在乎“死”字,是幽默。

    “是啊,看我這張死嘴。”邵夏輕輕地自賞了一個嘴巴。

    “又帶了一個‘死’字,該打。”金秋輕笑一聲。

    僅三個寡婦哭?我這個往死裏仰慕你的暗戀者會更加傷心!嗨,怎麼在死上做文章?晦氣!石淑秀也打了自己一個耳光。雖然不是很響亮,還是吸引了四季兄妹幫的目光。她自知失態,忙說:“蒼蠅。”

    說笑間,酒菜上齊。燕凡說:“媽喝點飲料,春與我喝點啤酒,秋與夏照顧好親戚,以淡茶代酒。好吧,我們開始。”

    席間,吳春的話題佔了主流,最後同意了燕凡的意見:先歇一下午再說,明天上午就說沒考慮好。逼急了,就說第二天答覆。因爲劉地被吳春痛打過一次,料定他不敢霸王硬上弓。如果沒有退路,就下基層當一名普通營業員,也會給燕凡提供一些基本信息。稍後又簡單的議論了一會餐飲業與保險業。

    由於時間限制,聚餐一點便結束了。邵夏去了前臺結帳,一會兒邵夏拿着單子回來遞給燕凡。因爲前不久四季兄妹幫在此聚餐過,爲了比較價格而點了同樣的菜,而且還少了啤酒數量,但價格還是高出了不少,而且一次就漲了兩成。正對比着,樓下大廳前臺傳來吵鬧聲,燕凡等人順着聲音急忙下樓觀看。

    原來,有聚餐者因爲上班也結束聚餐前來結帳。一下子高出這麼多,消費者一時不能接受。大堂經理被人們的提高價格爲什麼不公示責問的啞口無言。又一桌來結帳,不但拒絕付款,同樣圍着大堂經理討說法。

    燕凡走過來,面向各位消費者:“各位稍停,我來處理。“

    有人認出了燕凡,高呼了一聲“燕冬”,但人們並沒有分散注意力,在同燕凡握手後,請求他爲消費者做主。

    燕凡滿面笑容的向大家點點頭,轉面向大堂經理說道:“請你把廖經理找來,快點。”

    大堂經理苦笑着說:“廖店長剛剛被免職,現在的經理姓王,是王總經理的叔伯兄弟,而且這會他不在店裏,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沒有他的電話號碼嗎?”燕凡並沒發火,他知道工作人員沒錯。

    “他有明信片。”大堂經理跑進辦公室,又喘着粗氣跑回來:“這是他的明信片,上面有他的電話號碼。”

    燕凡接過來,上面印着:天地公司高檔餐飲經理王巴。燕凡笑道:“直接用八好了,還奪了莊滿的權。”他摁了王巴的電話號碼。

    “你是誰?這麼好的電話號碼,怎麼不讓人休息?”那端聲音微露不滿。

    “你是幹什麼工作的?想中午休息別幹這服務業。”燕凡問回去。

    “我是幹天地公司總經理的,我幹什麼行業與你何關?你可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閒事。我偏幹這個服務行業,起碼不用愁生活。如果你是個光棍流浪漢就來找我乾點雜務,我剩下的殘羹冷炙就夠你享用的,但要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我再給你十元錢。”那端還是略帶不滿的說。

    又升了一級,奪了你堂兄的權,還企圖篡索我的手機號碼,可笑!消費者們還在等着,先把你叫回來吧:“你馬上回來,有急事。”

    “笑話,你的破手機號碼不與我交換,我憑什麼聽你的調遣?”那邊的略帶不滿換成了不溫不火。

    這傢伙,什麼人啊,王軍竟敢用他!燕凡嚴肅的說:“馬上回來!”

    “願意與我換手機號碼了?那我就馬上回去,五分鐘。”

    又有消費者對結帳不滿,燕凡禁止了爭論,專等自稱的王總經理。

    很守時,王巴沒用五分鐘便腳步輕輕地走進來:“那一堆8的手機號是誰的?我再加十元,這可二十元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燕凡又好氣又好笑:“來的好快呀,王總經理就在附近嗎?”

    “我愛聽你的話,剛纔就聽着耳熟,誰呢?”王巴搖頭晃腦的好像在想。

    “假官燕冬。”一位消費者急着要走:“先把帳算好了,我們急着走。”

    “對了,誰是大明星總冠軍是你啊,來巧了。你說讓我幹什麼事吧,咱保證辦得爽利利的,讓你們也高興高興,看我說了算不算。”王巴有些驚喜,說話開始前言不達後語,但沒忘了他的權威。

    這是個什麼人?先解決問題吧。燕凡便順着他問道:“你說了真算?”

    王巴點點頭:“我說了不算誰說了算?你?他?他?他?”

    “可他們笑話你說了不算。”燕凡不想動硬的,一激將就能成功。

    “說吧,就讓你和他們看看,我到底說了算不算!”王巴又搖頭晃腦。

    “他們說,你不敢把多收的錢退給他們。也就是說,今天來消費的消費者們還按以往的消費價格而消費。”燕凡忽然發現王巴的眼神有詐。

    “什麼亂七八糟的,一大串全是消費兩字。怎麼不敢退?收銀員呢?快退,馬上退。”王巴顯示出勝利者的氣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