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章 她怕劉地發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一十章 她怕劉地發現字體大小: A+
     

    漸漸地,吳春趴在了辦公桌上。

    劉地沒敢貿然行事,因爲說明書上標註是十五分鐘才能徹底達到應有的效果,這纔剛過十分鐘。吳春的顯眼身材和長髮,****鞋,使劉地幾乎拿捏不住了。

    好似熬過了幾個小時似的捱過了五分鐘,他把手搭上她的肩頭輕輕問道:“吳行長,吳行長,你怎麼了?”見吳春沒有絲毫反應,便快速裏鎖了門,橫抱起吳春,一邊仔細欣賞着吳春那白裏微透紅潤的臉秀,一邊打算快速奔向早敞開門的休息室,竟沒注意抱吳春時她掉落的一隻高跟皮鞋,心情劇烈跳動的劉地竟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將吳春摔了出去。

    他害怕了,怕把吳春摔醒那可了不得,說不定滿口的牙一顆不剩。沒顧上自己摔傷了沒有,先看了丟在一邊的吳春一眼,還好,只是微微一動,好似還在那裏睡覺。他迅速爬起來重新抱起她,瘋一般奔進休息室。

    他怕被吳春醒後發現破綻,按計劃採取了保險措施,並立即取得了成功。看了一下手機,過了還不到一半時間,他便整了整自己的儀容,在休息室點了一支香菸並走出休息室,他打算住一會看看,是不是時間還可以允許他繼續爲非做歹。這時,響起敲門聲。劉地回身帶上了休息室的門,又去拉開了仍被敲着的門。

    燕凡走進來,他打量了一遍辦公室問道:“吳春到基層幹了?”

    “沒有。”劉地雖然瞧不起燕凡,但剛纔侵犯了人家的女人,心裏還是有如十五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只得說:“吳春還是副行長,起碼目前是這樣。我準備向王總經理反應一下,讓她繼續幹總行副行長。”

    燕凡又問:“她呢?她去了哪?”

    劉地忽然想起吳春的一隻鞋還在辦公室。還好,燕凡沒有發現。劉地借回位之機,將鞋用腳送往沙發底:“她說下去看看。”

    燕凡微微點頭後說:“我特地趕過來,只爲一個事,那就是儲蓄利率一定要上浮、貸款利息不能一浮到頂,要同儲蓄上浮的百分比掛鉤,員工的工資也不能下降。”

    劉地有點不耐煩:“我是爲王總經理負責,請你不要橫加干涉!”

    燕凡有些生氣:“我是爲燕氏企業集團負責,上述我所說必須執行。”

    “那麼,我問你。”劉地不屑一顧的:“你是董事長?還是總經理?”

    “我都不是!”燕凡還是努力剋制着。

    “那你是幹什麼的?”劉地現出氣人的冷笑:“既然知道自己什麼也不是,還在人臉前裏吆五喝六的,不怕丟人現眼?快了變成窮光蛋了,還在這裏窮嘮叨!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燕凡差點暴發:“我是法人代表,是行使總監權力的總裁,就是這麼個東西!告訴你,你膽敢不聽勸阻,我馬上找人收拾你,讓你從燕氏集團徹底消失!”

    壞了,吳春在兩個小時後失去藥效不就露餡了?還是先把你打發走吧:“等我請示了王總經理再說吧。我還有事要外出,你走時不要忘了鎖門。”說着,劉地走出辦公室。

    當事人走了,再在這裏也無意,便隨後走出辦公室,燕凡駕車奔向保險公司。

    剛走出辦公室的劉地見燕凡駕車而去,他吐了一口唾沫,又回了辦公室。計算了一下時間,離吳春甦醒還有四十多分鐘,計劃還來得及實施。他重新裏鎖了門,竄進休息室又狗刀貓爪地進行了第二次犯罪行爲。他又看了看時間,時間還算充沛,無恥的劉地爲了徹底污辱吳春,還讓吳春被動地給他幹了一會齷齪之行。

    爲了以後繼續要挾她保持這種關係,不妨拍她的這些照片……她的拳頭領教過,別再無事生非了。如果她有心,早晚會歸順,如果無心,是自討苦吃。劉地左手摸了摸自己的三顆假牙,在衣袋裏摸着了手機的右手沒有拿出手機。時間,還有十幾分鍾,如果藥效達不到兩小時就麻煩了。

    劉地迅速給吳春着衣,沒想到卻有點笨手笨腳,不如一腔激情脫衣來的順手。劉地急出一頭大汗。終於,他慌亂中給吳春整理好了長髮。爲了慶祝一下自己的勝利和羞辱一下吳春,他把用過的套子裏的骯髒液體順進她嘴裏少許,才把她抱回原處放好,將吳春的頭仍然用原恣勢擺趴在桌子上。

    劉地剛要點支菸放鬆一下,又想起沙發底下的那隻鞋。忙扔了香菸與火機,沙發底下卻覓不到鞋了。劉地又急出一頭冷汗。好容易在沙發那邊找到,劉地心裏才長出了一口氣:好險!原來用力稍大,鞋子在另一個沙發底下露出了大半個鞋跟部,多虧燕凡沒有發現。

    劉地苦笑着擦了擦汗,來到吳春身邊準備給她穿鞋。剛彎下腰,見吳春的頭動了一下,藥力漸漸失效了。嚇得劉地把鞋放在她腳邊,裝做她自己自然脫落的,然後躡手躡腳來到自己辦公的地方。

    吳春漸漸恢復了理智,覺得頭有點沉悶,嘴裏也有腥異怪味。慢慢擡起頭來,才發現嘴角淌出了痰不痰、口水不口水的髒物。她怕劉地發現,忙用紙巾擦掉扔在紙筐裏。看向劉地,他也趴在辦公桌上,忙問道:“劉行長,怎麼你我都睡着了?”

    劉地偷眼看見吳春用紙巾擦抹辦公桌,心裏一陣狂笑:沒想到你也有今天!怕吳春生疑,也把頭趴在辦公桌上。聽見吳春問他,才慢慢擡起頭。看一下手機,驚奇地:“哎呀,十一點多了,怎麼睡着了?我從來沒這樣過。對,吃了過期咖啡的虧。你也剛醒嗎?”

    吳春點點頭,急忙拱上那隻高跟鞋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水,進衛生間漱口去了。

    劉地這才點上香菸,慶賀着自己的勝利和驕傲着自己的高明,也從飲水機倒了一杯水。見吳春從洗手間出來,她一邊往洗手間走,一邊說道:“嘴裏有怪怪的味道,過期東西吃不得。”

    吳春進洗手間不單純是漱口,她對這蹊蹺事有些懷疑。雖然自己的身體沒有太突出的感覺,但也有一絲絲不同於往常的感受。她在洗手間仔細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異常。那流淌物是什麼?是那個嗎?是劉地給我咖啡裏下了藥,他趁機侮辱了我嗎?剛往這方面一想,她便有翻腸挪胃的劇烈感受,“哇”,早飯幾乎全部倒進了馬桶,她又三番五次地漱了幾遍口,並強迫自己不往那方面想。

    但,事與願違,越不想往那方面想,思想卻老在那方面糾纏不想離開,要不劉地正在洗手間,她又好想進去嘔吐。

    劉地從洗手間走出來說道:“劉行長,快下班了,今天上午也沒有什麼業務,我們就提前下班吧。希望你下午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最好別辜負了我對你的一片真心。”

    “有點倉促吧?這是人生大事。無論是離開他嫁你,還是不離開他做你的辦公室地下情人,都要有莫大的勇氣。你讓我好好想一想,行嗎?”爲穩住他,吳春諂媚一笑。

    去你孃的,雖然你不知道,但你已經是我的人了,還考慮個屁!憑你這酸溜溜、色茫茫的一笑,就知道你將會成爲我槍口下的獵物,裝什麼裝!還是逼你快上我這艘船吧:“人的一生非常短暫,一不小心便不復存在。無論你選擇兩項中的哪一項,對你我來說都是雙贏。這麼辦吧,今天下午反正沒有重要事要做,你就不要來了,在家好好靜下來,仔細想一想,明天上班時,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吧,聽行長的。什麼時候考慮好,我什麼時候給行長打電話。”吳春說罷,大體整理了一下桌面便出門登車換鞋。剛換好一隻,電話鈴響,是燕凡的,她摁了接聽鍵。

    “春,你在哪裏?”燕凡問。

    “今上午提前下班,我正在車上換鞋呢。冬,怎麼,到何處蹭飯?”吳春笑着問。

    “不用換鞋了,夏又跑了一個大單,她招呼我來拉你倆。我車上捎着娘倆了,我現在去拉你。”燕凡剛說完,又傳來金秋那很低的聲音“油嘴滑舌。”

    “求之不得。剛纔我把早飯全吐了,有好飯補充補充最好了。”吳春說着又重新換上高跟鞋走下車來。

    “怎麼,春妹病了?”金秋的聲音演變成燕凡的聲音:“我的老婆你瞎操心。春,你到底怎麼了?真的病了嗎?”

    “兩個人祈盼我生病,居何用心!只是一時不適,因爲不慎見了髒東西才嘔吐了,哪裏的。只聽見秋姐的聲音,不是娘倆嗎?那位是誰?”吳春問。

    “別聽他胡說八道,就我坐車裏。”金秋雖然大聲,但聽起來音不大。

    “那位是她大姨媽,不娘倆?”燕凡哈哈大笑。

    “加你是娘仨,不是嗎?”吳春恍然大悟,也輕聲笑了起來。

    “以此定律,再加你是娘四個,是不?那邊夏是娘倆,咱六人聚餐,人不少呀。哎,春,你下基層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