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零六章 燕青接過扣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零六章 燕青接過扣杯字體大小: A+
     

    “那個所謂的王會長叫什麼名字?”燕凡再問。

    “王會長就叫王會長,王總經理說他叔生來就是當會長的命,不過是剛剛時來運轉。”電話裏傳來吳慶生的輕笑。

    “那表兄改任何職了?該不是成了顧問吧?”燕凡微微表露無奈。

    “真佩服冬弟的預測。不過,我還有一個官銜,是名譽會長。”吳慶生又笑了笑:“長字還在未丟,又加了一個顧問,但退居二線了,掙錢省心了。”

    “那就先讓表兄既省心又委屈的休息一段時間吧。不過,你仍需天天上班,發現離譜事馬上電話通知我。不會有太長的時間會維持這不正常的狀態。好了,春回來了,我們還沒吃飯,有時間面談,再見。”燕凡關了手機。

    孫媽見人齊了馬上端出飯菜,一家人一邊吃飯,一邊收聽吳春與劉地的那段對話錄音。只有金秋差點噴飯:“開初,覺得這個人還挺有正義心的,沒想到竟是個寡廉鮮恥之輩。讓這樣的人治理銀行,危險!”

    燕文正仍然是那搖頭的習慣:“冬兒,企業遭受着嚴峻考驗,不知你那拯救親情的計劃進展如何,不妨說來聽聽” 。

    “不理想。”燕凡好似繼承了父親搖頭的基因:“因爲我要糾正一些錯誤的決定和一些不符合規律的人事任免,幾乎與三姐翻臉了。她要用自己的理念治理企業,不允許我的意志強加於她,還不三不四的扔下了幾句有點傷人的話,並說等着在董事會上被解職。”

    燕文正急忙插話:“青兒的等待解職應該提上議事議程。按目前的情況看,也在情理之中。當然,我既已退出,不想再操舊業。只有一條,醫院不能停建,這是我一生的願望,也是我退出歷史舞臺時唯一的要求。冬兒,你要心中有數,不要做無效努力。”

    “爸放心。”燕凡信心不減:“挽救親情,說句不好聽的,我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我知道,對燕氏集團我責有攸歸。但,我還是有信心的。已經到了這步天地,再讓我做一次努力吧。爸,醫院的創建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這是燕氏集團的第一要務。雖然全國的連鎖超市與食品廠也在同步建設,但創建醫院所用的資金根據預算我已設立了專門帳戶,資金已全打在了這個帳戶上。醫院的創建比預期要快,也得到了**的大力支持。”

    “那建造超市與食品廠的費用沒有缺口嗎?”燕文正有些不放心。

    “根據預算,還差百分之三十。但要建成投入運營,還需要三個月左右。各個公司的收入,再有三個月基本上能夠補齊。再,根據天地銀行以前的吸儲進度,只要暫緩對外放貸,也差不多能夠接濟下來。爸,咱有這兩方面的保障,你就放心吃喝玩樂吧。”燕凡成竹在胸的說。

    “可你的挽救親情會放緩營業收入的因素有沒有考慮在內?讓燕青與王軍一折動,還不一定出現什麼情況呢。搞不好,超市與食品廠會搞個半途而廢,百分之八十的可能。”燕文正有理由不放心。

    “不是百分之八十,是百分之百。”燕凡說:“對於這事,我與老爸的意料一致。不過,還是請大家放心,不礙事。這,是我不想看到,而必須經過,且是挽救親情的最後一手棋。如果這招失敗了,我也好認了。”

    徐英蘭有點稱不住氣了:“冬兒,你不要變成燕氏的罪人啊。挽救親情還在鏡中,別讓燕氏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或許,我是個窮命,到什麼地方都會讓蒸蒸日上的事業趨於倒退虧損。我在外的近三十年中,燕氏飛躍發展和快速膨脹,這剛回來,你看,這不可能是巧合,我這喪門星!”

    “你這臊老婆子,叨叨嗦嗦說些什麼屁話!”燕文正不知是否出於真心:“你各方面我挑不出大毛病,就這自卑感,不知何時去掉。”

    “媽,沒人把責任往您身上推,事實您也沒有絲毫責任。我並不願燕氏遭受任何損失,但三姐執迷不悟,拒絕我們的幫助。她把咱們善意的提醒領會成了與她爭權。很快,預計再有一至兩個月,絕對不會超過三個月,三姐便會招架不了,肯定會哀求我們允許她辭職。或許到那時,三姐會迴歸大家庭。三姐迴歸的那一天,我們一定要設宴慶賀,我一定要一醉方休。從第二天起,我會啓用我的石總裁媽率她的三個兒媳勤奮在各條戰線上,不僅補齊損失,還要力超去年。”

    燕青迫於壓力,電話聯繫了金秋,要她到臨時董事長辦公室。

    金秋知道,是昨天燕冬的一條短信起了作用。昨晚飯後,燕家開了一個家庭會議,實際好似開了一次董事會,因爲在會人的股份達到了百分之七十。會後,燕凡給燕青發了一條通報短信,大意是讓金秋到高檔餐飲部工作,以加強對高檔餐飲的領導。又推薦石淑秀到機械廠參加領導工作。金秋知道,掌管高檔餐飲的經理和機械廠的經理都是王軍的人,自然會使燕青放鬆了被監視的疑慮與反感。她敲響了臨時董事長室的門。

    燕青知道是誰,便前來敞門:“知道是我弟媳婦,請進吧。”

    “三姐。”金秋打着招呼走進來:“我沒猜錯的話,是三姐給我安排了工作崗位吧?本來,冬希望您給我隨便找個工作,但我希望去高檔餐飲。別無技術特長,端茶倒水咱還會。三姐,您說呢?”

    燕青知道金秋是爲燕凡開脫,因爲高檔餐飲還沒有燕凡的耳目,但這些無關緊要:“怎能讓弟媳婦去端茶倒水?有失身份呀。但話說回來,莊滿才上任沒有多少日子,再說業績還說得過去,咱燕家不能無緣無故的把他拿下來。你就先在餐飲幹個副經理吧。你幹過燕氏集團的副總裁,如今讓你去一個公司幹副經理,確實有點大才小用。事已至此,弟妹就將就着點吧,以後有機會再說。待會,由大姐夫陪你去上任,怎麼樣?”

    “多謝三姐的信任。大姐夫直接去餐飲還是來董事長室?”金秋問。

    “大姐夫與大姐不和,就住在餐飲總部。他說過,來這裏接你,你就安心的等一會吧。要不,我陪你去上任,讓大姐夫陪後孃去機械廠上任吧。”燕青撥打了王軍的辦公電話:“大姐夫,我與你把工作對換一下吧?”

    “對換?怎麼對換?你說明白。”要用董事長與我這總經理對換嗎?可惜還沒到時候,你說了也不算,等於放了一個無味的響屁!

    “我送弟媳婦去餐飲部上任,你送後孃去機械廠如何?”燕青商量道。

    “好吧,一切聽從董事長的安排,那你就給石淑秀打電話通知一下吧,我在原策劃部的總經理辦公室等她。”這也不失爲一個好消息。從年前那天用暴力征服了石淑秀以後,雖時時處心積慮的想再次得到這風騷娘們,但都沒有機會。由於錄像資料被掠,手裏沒有證據,再想玩弄石淑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單獨相處時還用暴力。這次豈不是天賜良機嗎?

    “你不也有她的號碼嗎?你直接通知她得了。”燕青仍然敵視着石淑秀,她不但不想見她,甚至連她的聲音都反感。

    “青妹,你連同任命一起通知她是不更顯示了你的尊嚴?雖然任命她是總經理的份內工作,但求你通知她,是對往日她撤消你銀行經理的一種譏諷嘲笑,不是嗎?”王軍怕石淑秀揣有戒心不去他的辦公室。

    “那好吧,我通知她。”燕青轉而撥通了石淑秀的手機號碼:“你昔日無情的撤了我的職務,我不記仇,仍然任命你爲機械廠的負責人,去協助郭延漢工作。你現在馬上去王總經理的辦公室,由他領你前去上任。你不須再說什麼,願意幹就馬上去!不願幹隨便你!”

    金秋沒有插言,三姐的所做所爲確實不是一個董事長應具有的素質。她肯定了燕冬昨晚上說她距辭職的日子越來越近了的正確性。

    “我們走吧,回來我還有其他的事要處理。”燕青對金秋說罷又回頭對陳祕書說:“最多一個半小時,我二姐兩口子來了讓他倆等一等。”

    一前一後兩輛轎車駛向高檔餐飲總部,莊滿早已接得到了王軍的指示在門口迎接。他只殷勤地拉開了燕青的車門敬候在一邊。金秋是副職而在他之下,她應該侍候他莊滿。

    燕青高傲地走下車,一邊往辦公室走,一邊對莊滿不屑一顧地說:“上任這麼多天了,老不見提高效益,還基本與前期持平,我明白這報表上持平的含意,你這工作是怎麼幹的!爲了支持你的工作,金秋來餐飲部暫任副經理。如果下個月再維持這個水平,你應該知道下場。”

    三人一同走進辦公室,孫芳芳站起相迎,並替工作人員獻上了茶水。

    “你們已是三個經理。”燕青接過扣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