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零五章 也只好如此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一百零五章 也只好如此了字體大小: A+
     

    “不是張冠李戴嗎?讓一個賣獸藥的和一個收銀員去任經理我能放心?我聽好,已經聽到了。他二人一去,就要提高樓房售價,降低對外建築承包費用,你以爲合適嗎?大姐有家庭矛盾,你不也有家庭矛盾吧?是否也需要兩個助手給你減輕一些負擔?”燕凡的聲音開始不友好起來。

    “冬弟!”燕青的聲音也有點激動:“凡我用的人你怎麼一個也看不上?是不對我不順眼?你可明說,何必敲山震虎!我讓江華一和鄧雲去,就是要一漲一降,是我的策略,我不外推責任。我有家庭矛盾,不錯。還找什麼助手?不是還有你嗎?你只頂兩個助手?真弄不明白,到底你是董事長還是我是董事長。不放心,別選我呀,可以收回,否則我不做傀儡,只要我是董事長,身在其位,必謀其政,你應該明白,不要干涉我的日常工作,好嗎!”

    提名三姐爲董事長,本爲感化她,可這局面!燕凡長舒一口氣:“三姐,我還是法人代表兼總裁,負有對燕氏集團不可推卸的絕對責任,我不是有意干涉與刁難你。以前,我要求每天向我提供一份報表,現在我又增加一項變更領導層必須經過我,還不算過分吧?”

    “你今天怎麼像是變成了一個蠻不講理的人?報表哪一天沒報?變更領導層不是從明天才開始經過你嗎?不要別人一告狀,你聽着風就是雨啊。我整天累得暈頭轉向,又向誰訴苦?無論何人主政,都有自己的一套思路,包括我。你不要把你的意志強加於我,我也不想當你手裏的一支槍。你對燕氏集團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不假,我對燕氏集團在拼命工作也是真的,因爲燕氏集團也有我的股份。從現在起,我還承諾滿足你的兩個要求。其他,我要按照我的理念治理企業,請勿騷擾。如果你覺得不妥,我等着在董事會上被解職也就是了。”燕青說完便關了手機。

    石淑秀剛要添油加醋,燕凡剛扣了的手機傳來短信提示音,就沒有說話。

    燕凡打開收件箱,見上面寫着:冬兄,剛纔王總經理領來一位姓柴名達滿的人,接替了我的經理之職,我還任邵夏經理在任時的經理助理職務。以後再有什麼變動,我再向你彙報。

    石淑秀問道:“看你的表情,短信也不象是好消息,是吧?”

    燕凡沒有回答,只是把手機慢慢遞過去。

    石淑秀看完,氣憤地說:“凡是你的人,都被他們換了。剛纔你三姐的話我聽得也很清楚,是向你攤牌和宣戰了。你怎麼辦?”

    “請媽放心,還是那句話,一切還在我掌控之中。我有召集董事會的特權,又佔了相當股份,可以隨時扭轉形勢。雖然日常經營收入的報表數與前期持平,但肯定有虛假的成分,實際業績恐怕會有下滑。但這不重要,親情要大於一切。三姐的牢騷與不滿,大概已感到了自身的壓力。給她用她的理念治理一期企業的空間,恐怕距她辭職的時日也不遠了。”燕凡自信的說。

    石淑秀不是親媽,她覺得不便於堅持自己的觀點,只好從側面說起:“我想,你應該不是在玩火,但不能太過自信。爲了燕氏少受點損失,你推薦我到某一個公司去幹點實際工作吧,閒着也無聊。”

    燕凡點點頭,剛要開口,手機鈴聲響了,是吳春的號碼,燕凡急忙接通:“春,我走後又發生了什麼嗎?”

    “你走後,我道了歉,三姐也走了。劉地忽然轉變了態度,他勸我離開你,投入他的懷抱。這些我錄了音,吃晚飯時放給你們聽。現在,劉地進休息室接了三姐一個電話,出來說晚吃會飯,要召開任免會議。參加會議的是銀行的主要領導,已來了大半,但各分行行長不在內。”吳春說。

    “我明白了。從明天起,若要更換各公司的領導層,我告訴過三姐必須通報我,所以他們突擊換上他們信任的人,這也無可厚非,只要換上的人有工作能力。就讓她先做動着,越做動厲害了,也就越接近了辭職。”燕凡說。

    “又來了兩人,到會人員基本齊了。我在外面打電話,進去時我摁上免提,讓你也列席會議如何?”吳春想讓現場直播代替彙報。

    “好吧,你摁上免提參加會議,要儘量挨劉地近一點,我主要聽聽他的具體安排。”燕凡笑了笑,纔回答石淑秀說:“還有秋,我讓三姐給您娘倆按排個副職。不過您娘倆必須忍辱負重,千方百計留在公司內。不求實權和當面糾錯,只求掌握適時信息。對於那些重要且又直接危害集團利益的決定和行爲,要想辦法儘快通知我。媽,好嗎?”

    石淑秀點點頭:“也只好如此了。”

    燕凡的手機傳來鞋高跟磕地的清脆聲音,又演變成劉地的聲音:“各位,咱們堅持一下,也就半個小時,都把手機調到靜音。”靜了十幾秒鐘,還是劉地的聲音:“現在開始開會。

    本來王總經理要到會,但又去燕石慈善基金會辦理會長交接,所以電話通知我,他就不來了。

    下面進入會議主題。”又停頓了十幾秒,劉地的聲音繼續:“通過近一個月的醞釀,報燕董事長批准,現對天地銀行的主要調整如下:

    原第一分行副行長黃麗小姐接任吳春總行副行長的職務,併兼任信貸部主任;原副行長吳春小姐任第一分行副行長兼第一營業部副內勤主任;朱珠小姐任總行新增加的祕書一職,主管人員調配等業務,併兼任辦公室主任;劉文濤任銀行政策顧問;劉文波任人事部部長。這是天地銀行總部的人員調配,各分行的行長及主要領導也分別有所調整。

    存款利息今天央行上浮了百分之十幾,因爲我行上次央行調整利率時就上浮了百分之十,所以這次不再上浮,跟現行的央行存款基準利率相差無幾。貸款利率上浮到頂,這樣會增加銀行的營業收入。再,我做過調查,我們的員工工資收入太高,這不合適,董事長和總經理也批准咱合理的壓一壓。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的會議內容。明天,會把人事任免和利率調整以文件的形式印發下去。時間不小了,散會。”響過一陣腳步聲後,那端關機。

    門響,燕凡敞門,金秋走進來。燕凡沒有閉門,他看見老爸老媽也進了鐵柵門。在父母進門後,邵夏也隨後走進來。

    孫媽不知什麼時候做好了晚飯,從廚房出來問道:“上飯嗎?”

    “春兒還沒有回來。晚上的工夫,等一等吧。”燕文正對着孫媽說完,又轉面燕凡:“冬兒,春兒是不又遭受了不公正待遇?”

    “今天傍晚,銀行做了領導層的人事調整。”燕凡站在門口說:“春從一個總行副行長調爲分行副行長,還兼任了第一營業部的副內勤主任。低了一級,卻加了一銜。剛剛散會,我還收聽了實況轉播,估計春會馬上到家。”

    “青兒在胡鬧。”燕文正微微露出了生氣的面容:“比起來,夏兒混得算不錯,還是位副經理。春兒卻一降再降,快成普通營業員了。”

    “爸,我還不如春妹呢。她大小不說,還是分行副行長和副主任雙官在身。我,一天一降,今天是天地保險公司的一個普通業務員了。沒有基本工資,只掙佣金。還好,我今天上了一個十萬的大單。”邵夏學會了幽默。

    “那不挺好嗎?佣金近三萬,很能激發跑保險的熱情啊。要不,我跟你學跑保險好了。自由且不說,收入還這麼高。”金秋插話。

    “好什麼。今天剛調整了佣金計算法,我這份保單是最後一筆按原保率執行的單子,佣金卻執行了新政策。不管什麼類形的保費單子,佣金一律下調百分之三十。公司對外的保險賠付率也下調百分之三十。”邵夏說。

    “下調百分之三十還兩萬多呢。”金秋說:“雙降是完全錯誤的,保險公司的業績很快會下滑,應該馬上糾正。”

    “還兩萬多,新佣金計算法還有一條:每日上單,佣金上限是兩千元,一月的上限是一萬元。上午我還是業務部的副主任,因爲不同意雙降,所以我降了,沒被開除,已經大面子了。”邵夏藉機彙報了當日的遭遇。

    燕凡手機鈴響,他摁鍵接聽。

    “冬弟,慈善基金會調整了領導班子,您是否知道?”吳慶生的聲音。

    燕凡點點頭,不表示已經知道,因爲吳慶生根本看不到。他是在肯定了自己的預料:“不知道,但我已想到今天在燕氏集團各個天地公司會突擊人事任免。具體是怎麼調整的?”

    “王總經理新領來了一位王會長和一位王文副會長。”吳慶生回答。

    “表兄知道兩個會長的來歷嗎?”燕凡問。

    “王會長與王文副會長不是父子,但是王總經理的叔侄。”吳慶生再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