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八十四章 王軍理直氣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八十四章 王軍理直氣壯字體大小: A+
     

    有些反常,一向偏好固執的燕文正對準兒媳的話竟言聽計從。因爲對兒媳的人品太滿意?因爲兒媳是金喬喬的女兒?因爲對兒媳工作的認可?

    燕凡回來,笑着對父親說:“明天不能出院,他們說這一次一定多住些日子,把您的胰腺炎徹底治癒,您又沒有其他病,治好了胰腺炎,咱就不和醫院打交道了。”他心裏流着淚:爸呀,這是與醫院最後一次打交道,您千萬別再固執要回家,這裏醫療條件好,會盡量延長您的生命。

    燕文正坐在牀上,手背上扎着針頭輸液,心裏老不痛快,他在心裏把這裏當做監獄,恨不得一步出去恢復自由。

    金秋看的真切,輕輕摸着插針頭的那隻老手:“爸,爲了徹底康復,爲了咱今後不再來住院,再住幾天吧。”

    燕文正點點頭又聽從了兒媳的建議:“那就住這最後一次院吧。你倆該忙什麼忙什麼去吧,這裏有淑秀,你們放心。明天冬兒莫忘了給我帶好。”

    “爸,忘不了。你好好休息吧,辛苦媽了。”燕凡與金秋走出病房。

    燕青本來就有點醉,今天又被三個屬下你一杯我一杯的敬個不停,加上唐傑奉承她酒量大,明明醉了還在喝。別人啤酒,她高度白酒。劉地敬酒時故意用手摸了她的右胸一把,燕青竟混然不問。

    唐傑看得很清楚,右手舉杯敬酒時,左手也乘機捂向了她的左胸。

    這次捂上沒及時鬆手時間長,燕青還是在醉酒的情況下有所查覺。她想站起來,但站不穩。右邊劉地與左邊唐傑馬上近身攙扶。劉地與唐傑幾乎已控制不住,都不約而同的貼上了燕青臀兩邊。燕青不知是酒後失查還是故意調動這幾位的胃口,口齒不清的說道:“佔我便宜?有什麼好佔的?你們沒見個女人嗎?你們的媽就是女人,與我一樣一樣的。你們真沒見女人,就家去找你們的媽不就得了?再說,這要求你們立功,誰立了功,我就重重的賞他,要什麼賞什麼,只要你想得到,我就賞得到,想多次得到,就多立功。”

    趙承同壞笑着問:“主子,我給您成功找來了兩人,我立功了,是不賞我讓他倆看看?”

    “給你了。你當我喝醉就什麼事都忘了?今天沒立功的,誰也得不到,誰來喝酒?把你們都喝醉,省着你孃的三個大魔狼還惦記着老孃的賞賜!”

    三個人用眼色交換了一下意見,趙承同問道:“主人,喝醉了咱去哪裏歡樂?趁您現在沒醉,先下指示吧。”

    “我老大?”燕青指指自己的鼻子,見三個人點頭,笑道:“喝吧,喝吧,喝醉了送我去老宅,那裏相對安靜,便於我休息。”

    三個人又開始摸着主人的上身勸酒。男人每人一杯啤酒,燕青就是三杯高度白酒。漸漸的,燕青不看事了,一頭倒在唐傑身上,並砸倒了唐傑已充了好久的棚子。

    劉地見唐傑正得意忘形,自己也拖來一條腿。

    趙承同出門叫停一輛出租車,雖然出租車司機說拉不了四個人,怎奈趙承同等橫行,只好塞滿駛向建業小區。

    很快到達建業小區。三個男人弄一個不足百斤的女人,不費吹灰之力便放在了大牀上。因爲趙承同微居領頭色彩,看看燕青變紅的臉,劉地、莊滿然後目聚趙承同身上,今天能不能這可餐的美色得到共享。

    “這是咱主子,長得又這麼漂亮,咱爲下人的應該尊敬纔對”趙承同說。

    “那是,那是。”劉地與唐傑應不及聲。

    “話說回來,主子酒醉一灘泥,辦事也就分不清曲與直。我出去辦點事,你倆陪主子。待會主子醒了,你們纔算完成任務,才能回去,錯了找你倆!”趙承同怕再吃燕青的嘔吐物,便打算離開,反正他口中的主子對他已經夠開放了。

    “好,趙弟放心,這裏有我倆,一定等主子醒酒了我倆再走。”劉地想:既然留青山,還怕沒柴燒?

    莊滿心領神會的隨之點頭。

    王軍沒有去外地,他正在房地產經理辦公室。與燕凡爭奪控制權,王軍沒有欺騙燕青,他已把燕青當他的過渡人物。根據他的分析,燕家每個人都非常重要。由於一個人便能決定大權的掌握和旁落,所以首先要掌握好自己的股份權不能外落。雖然燕紅因爲幾次沒能把如意算盤打好而迷信了邪不壓正,但自己的丈夫和自己是一個家庭,意味着榮辱與共。與自己的兄弟雖然血濃於水,但出了門的閨女如果權衡利害,她不會撇了肚子向脊樑。如果耐心細緻的做好工作,還是很有希望挽回的。可能來早了,門衛給他敞開門,他坐在木製大椅上耐心等待着。各科負責人陸續到齊,都認識王軍,客氣地打着招呼。

    終於,燕紅準時到班。她一眼瞥見王軍坐在那兒,那天晚上的氣便襲上心頭。她再也不看他,徑自走向她的工作崗位。

    “還生氣嗎?我們談談?”王軍站起來走向燕紅對面。

    “幹好你的高檔餐飲,但願你失不了業。房地產不是你的本質工作,談什麼?”燕紅頭不擡,眼不睜。

    “談談我們的事情,混着也不是個事。”王軍仍然笑着,內心非常反感。

    “上班時間,不要在這裏胡攪蠻纏,請自重!”燕紅轉面向側。

    王軍無奈,走回大木椅坐下,決心耗到燕紅開口,

    忙了一個多小時,辦公室平靜下來。燕紅這才走到王軍對面:“說吧,有什麼事,說完馬上走。”

    “咱各退一步,怎麼樣?家和萬事興啊。”王軍忍堵爲笑。

    “怎麼退,你說說看。”燕紅表情處於平靜。

    “你先保證別生氣,我看咱這麼辦,從現在起,我不再反對內弟,不再搞小動作,但以後分了股份,成立董事會時,一定要投你三妹的票,怎麼樣?”王軍試探着說。

    “又和燕青勾搭上了?什麼時候開始的?爸還好好的,你是不巴不得他走?這次不是我誠心面對兩位總裁,你比燕青還要慘!你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不到黃河心不死。”燕紅生氣了:“爲什麼不投燕冬?”

    “不是以前有過過節嗎?我真怕吃擠地瓜。”王軍解釋。

    “如果投媽呢?你也怕受排斥?你不是很熱衷於一把手嗎?”燕紅問。

    “我何曾覬覦過一把手?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大展宏圖。可惜你忽然間丟了雄心壯志,我纔不得不權衡利害,希望燕青擔此大任,這是一個折衷的法子。這樣,天地公司還姓燕,而不姓石、姓金。”王軍耐心疏導。

    “燕青已被撤職,你別異想天開了。燕青被撤的同時,你也是候選。不多虧我立場轉變的及時才留住了你的職務。一個被免職的人,不可能勝任董事長,因爲她連一個單位都經營不了,她走得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常規路,你死心吧,她不會幹董事長的。”燕紅嚴肅地說。

    “天地銀行她經營得也不錯,只是頂撞了總裁而被免職。這證明總裁任人唯親、排除異己,所以我才主張不投她的票。燕青,一定會幹董事長,我保證。”王軍理直氣壯。

    “聽你的話外音,是聯繫過了?”燕紅問。

    “目前還沒與她溝通,是我個人的看法,我敢保證。”王軍面容肯定。

    “既然沒聯繫過,怎麼敢保證?”燕紅又問。

    “如果她不幹,我可以做她的思想工作。”王軍說:“保證做通。”

    “剛纔不是說不搞小動作嗎?話音未落又變卦了。你這人不可信,直接就是無可救藥了。你走吧,近期內最好不要惹是生非,被撤職於我臉上也無光。我還要出去趟,你的思想不徹底轉變不要來煩我。”燕紅說罷,徑直換上坡跟鞋上車揚長而去。

    王軍勞而無功,也上車準備回辦公室。剛鑽進車,電話響了,是郭延打來的,他彙報說燕凡與金秋已登上飛機,燕文正夫婦在醫院,整個燕墅只有孫媽與幾個護院在。傍晚他請幾個護院喝酒灌醉他們,今天夜裏是難得的機會,可以動手拆除剎車。王軍立即撥了唐傑的電話,唐傑答應的非常乾脆。他又聯繫了郭延漢後回覆了郭延,囑咐他們務必千萬分小心,一定不要辦砸了,並提醒他三人必須全天候保持聯繫。

    孔偉創建食品廠的計劃順利進行着,他派出選址的精英們也紛紛報捷。目前最大的矛盾是人才嚴重缺乏。他只好向燕凡和金秋彙報,電話卻打不通。無奈之下只好打給正在陪牀的岳母,這才知道人家小兩口在飛機上。不過他聽岳母說冬兒早有人選,大多是從策劃部抽調,等明天再由燕冬和金秋回來具體定一下。工作有了頭緒,孔偉又有了念家之心。燕紫原說調離保險公司,但由於缺人還兼任着。怎麼就累俺兩口子?電話響,孔偉接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