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八十章 我破罐子破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八十章 我破罐子破摔字體大小: A+
     

    燕凡不喜歡形勢,笑道:“罷了,罷了,大家都不容易,都到小會議室吧,我們簡單一說,中午我請客。”

    “哪能讓義兄破費。我先來的,大小也是個助理,還是個特別的。爲邵經理榮升上任,爲義兄、義嫂光臨,我請客。”尤申很高興的樣子。

    “都算了吧,意思是把這權力讓給我,我會聽。”邵夏笑道。

    衆人先後進了小會議室,各人找各人的位子坐下。

    有電話鈴聲,鈴聲附近幾個人同時掏出手機,只有金秋接起電話:“喂,有什麼事嗎?”只見金秋離開小會議室,在門外接聽。

    副總裁不在,會議沒有開始,衆人目光在窗外金秋身上。只見她打了一分多鐘結束後啓步進屋。在門口又來了電話,只好又退出去接聽。終於,金秋把手機裝進小巧玲瓏的包包,走進小會議室。

    燕凡笑着示意讓金秋宣佈,大家一陣掌聲。

    金秋爲擡高燕凡的身位,笑道:“有燕老闆在此,哪有我金秋說話的份?”

    “多事!”燕凡狠瞅金秋一眼,轉面笑向大家:“我燕冬的一切職權從現在起全都移交邵夏經理,咱們中午都吃她。”

    移交就這樣結束了,緊接的是邵夏的就職演說:“大家,一起幹!”

    十分鐘,一切大功告成。時間,已近十一時,於是計劃去天地大酒店。金秋讓燕凡把車交給邵夏,讓燕凡坐她的車,自然受到邵夏“讓他坐不讓我坐”的責備。其實,金秋在車上,是說一下兩個電話的內容:第一個電話是吳春所打,她大體是說劉地的所說所爲既被她開了的經過,並讓金秋去看一下昨天剛安地有音監控。第二個電話是劉地所打,當然把吳春說的一無是處,並強烈要求金秋撤掉吳春,並永不啓用。

    因爲劉地曾是燕凡的人,最終的處置還是經過燕凡處置必較妥善。這時,吳春又來電話,說劉地去衛生室包紮後又回到銀行總部,因爲進不了大門,正躺在大樓前放賴,請求金秋速去。燕凡立即電話通知尤申,要他協助邵夏先去酒店安排着。金秋知道燕凡是要去銀行,連忙駛向銀行的方向,並問道:“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在你了。一是你的人,二是你經常約會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情人,問我何意?”燕凡又幽默了。

    “人家把一切的一切全都毫不保留地給你了,要不把我也給他?”金秋想,我用你吃醋換幽默,看你還囂張!

    “要不,看在你喜歡他的情份上,我會不食言,勉強同意把你給他。但,他這麼無理取鬧,如果是事實,借他曾是侯波爪牙做臥底的理由,開了他吧。”燕凡雖還在幽默,但在幽默裏增加了措施。

    “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金秋在燕凡左大腿上狠狠擰了一把。

    燕凡假意叫了一聲,並問:“包裏有無現金?”

    金秋知道燕凡的慈悲又在作崇,搖頭說道:“就一千元,少點。”

    燕凡從揹包裏拿出一萬,又拿過金秋小包,好容易塞上。

    車到銀行總部,劉地在地上躺着,外加圍觀者,根本無法開到院內,只好在外邊找了個停車位停車,二人下車分開人圈走進圈裏。

    劉地見金秋過來,忙爬起來去用右手攬住金秋的左腿哭到:“秋妹,我讓姓吳的欺負了。你看,牙少了三顆,左臂差點被她砍下來。秋妹,給我做主啊,她欺負我不就等於欺負你嗎?”

    這時有人認出了戴着大片墨鏡的燕冬,有些人便開始起鬨。墨鏡沒起作用,燕凡便摘掉丟進包內,逐一與人們握手致敬。

    金秋給劉地留足了面子,說道:“走吧,去裏面把事情弄清楚。”

    這邊燕冬加快了握手進度。見金秋招呼他,忙報拳說道:“失陪各位了,公事纏身,不得自由啊。”說罷隨後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裏,吳春早調來計算機室的技術人員把錄像拷貝出來。等金秋等人走進行長辦公室時,室內大屏幕上正是劉地破門而入的鏡頭。

    劉地知其罪責難辯,沒敢就坐,只在一邊準備挨訓。但以往常與金秋的交往,她不會怎麼樣爲難他,或許在人前爲給吳春下臺階會說他幾句,但九次約會證明有約必赴的她會事後向他道歉。

    錄像放完了,用時不到二十分鐘。

    金秋原本溫柔的目光裏卻是憤懣,慢慢轉目劉地:“是真的?”

    劉地不敢看他秋妹的臉,他第一次見她這麼嚴厲,只得低頭無語。

    “你在侯波那邊幹過,是嗎?”金秋再問。

    “沒、沒有。”劉地不敢承認。

    “敢做不敢當,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說實話,燕老闆對你如何?”金秋再度發問。

    稱燕冬不再是冬哥,這不證明我取代他成了地哥?的哥是開出租車的,只要金秋嫁給我,我他孃的還開什麼出租車!她這最後一句話的語氣又帶有溫柔了,我會聽。

    “燕老闆待你怎麼樣?!”金秋語氣加重。

    劉地從幻想中迴歸現實:“一向不錯。”

    “那爲什麼充當臥底?吳行長對你一再忍讓,而你卻得寸進尺,出口傷人,什麼本性!看在昔日你曾有恩於我,故我不再懲罰你。慈悲的燕老闆也不再追究你臥底之罪,而且最後一次由他開工資。拿着錢走吧,從此你與我及燕家再無恩怨瓜葛,兩清了,回去吧。”金秋拿出那一萬元扔給他。

    晴天霹靂,劉地似乎不相信,但那捆錢就在腳下。殘酷的現實擺在面前,也只好撿起那捆錢,懷揣着那破滅了的臆斷乖乖離開。

    已近下班時間,三人一車,駛向酒店。登車時金秋拒絕了燕凡欲坐副駕駛座的舉動,趕往後面與吳春同座。

    “秋姐,我不如你漂亮,但你也不要太過於自信。你看,冬哥摟我。”吳春開起玩笑。如果不是燕金結合,她恨不得冬哥真的摟她。

    “你不是晝思夜想嗎?給你機會,就怕你受封建思想束縛敢想不敢做!有本事你俘獲他,姐不吃醋,我還怕他纏我呢。機會給你們,不把握,別說姐我吃獨的。”金秋豁然開放,心中卻暗暗做梗。

    燕凡想,你不讓我坐你身邊,就做個樣子讓你看!於是左手圈了吳春多半個細腰:“不摟也是摟,那我真摟了。”

    “秋姐救我,他真摟我腰了。”吳春處在歡樂的尷尬中。

    金秋不再糾結,很少有男人在未婚妻面前直接玩弄其他女性的,這是報復我不讓他坐副駕駛座。於是把車內前值的窄後視鏡掀往右側:“玩你們的,別分散我開車的注意力。”

    王軍已被燕紅攆出臥室,他也乾脆不再回家,吃住都在飯店總部裏。雖然整天提心吊膽,但野心並沒減少絲毫。孫芳芳藉機整天纏他,要他卷錢與她私奔。已經厭惡了孫芳芳的王軍把她調往別的城市任了經理。沒了糾纏,但他卻有了強烈的生理需求。天天與燕紅同牀共枕時,並沒覺得她有多麼好。被趕出來後,才品出了妻子的重要性。

    這天,他想起了性感的岳母。雖然岳母不會自願受他擺佈,想想她的韻位卻也無人能及。自從被自己強迫有了那次後,懷裏的老婆與孫芳芳他都幻想成是岳母。僅有沒幻想成岳母的那次是對小姨子燕青。

    本想保持與岳母的不正常關係,怎奈無情的岳母總不給他機會。今天,需要你,不來我動用威脅,來了再狠狠理整你,讓你服服貼貼地聽我的調遣!於是他抄起電話,撥了岳母的號碼。接通了,沒有言語,傳來鞋高跟磕地的聲音。王軍急道:“總裁媽,怎麼不說話?”

    “什麼事?”岳母不鹹不淡的聲音。

    “沒事就不能跟媽說兩句話嗎?”王軍先是試探。

    “有事快說,沒事我扣機了。”岳母沒有改變腔調。

    “說句悄悄話不行嗎?幾個月了,想死我了,媽。”王軍進一步試探。

    “放屁,再這樣我馬上撤你的職!”岳母有點火。

    “媽,別火,我這裏有黃色片,請媽來看片。”王軍只有動用威脅。

    “你要挾我?我這裏也有你威脅我及用**和泄藥的錄音錄像,你再不檢點我起訴你!”岳母火越來越大:“他在醫院,你他孃的什麼東西!吃紅拉白的玩意,你好自爲之吧!”岳母掛機。

    岳父住院?萬一此時歪了那如何是好?什麼也沒準備,這老東西要打我個措手不及?必須馬上找惟一的同盟燕青,一則商討權力分割大計,二則解決生理需求。王軍立馬撥上了燕青的電話,等了好一會兒才接通。

    “大姐夫,來電話何事?”燕青喘着粗氣的聲音。

    “你現在哪?”王軍問。

    “摔罐子。”燕青回答。

    “摔什麼罐子?我有急事!”王軍急促地:“你馬上過來。”

    “我破罐子破摔。有什麼屁急事?”燕青已知一二。

    “火燒眉毛了,你快過來,你死我活的大事,不蒙你。”王軍口氣加重。

    “好,好,我馬上過去,你在哪?單位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