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七十四章 剛纔打過電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七十四章 剛纔打過電話字體大小: A+
     

    **頭瞎眼了,立即落鎖開門,站在傳達室門口呆若木雞。

    “你把放假的消息傳達給誰,就再立即通知他,讓他馬上來上班。”石淑秀嚴肅的對**頭說過後又轉面金秋:“給燕青打過電話了嗎?”

    “還沒有,貪顧這邊了。”金秋說着便掏出手機聯繫,提示音提示燕青的手機正在通話中,讓金秋稍候再撥。

    **頭已在傳達室進行聯繫。

    石淑秀等人走進經理辦公室,卻沒人坐行長的位置。還時石淑秀改變了任命:“秋兒任第一行長,春兒任常務行長。爲樹立春兒的絕對權威,行長位置還是春兒坐吧。”

    “媽,燕青的電話剛纔是通話中,現在是關機。”各位就座後金秋彙報。

    衛生管理員也己明白了現實的調整,他殷勤地替還沒到來的王祕書端來扣杯茶水。當他在燕凡前面雙手放扣杯時,輕聲問道:“您,是凡還是冬?”

    “都是。”燕凡笑容可掬的回答。

    “麻煩燕老闆給籤個燕冬的大名。”衛生管理員掏出電話錄,恭恭敬敬的雙手遞過來。

    燕凡接過本本來,他沒有帶筆,卻見坐在石淑秀那邊的金秋遞過一枝筆來。是和好的信號嗎?往常她不是這樣。燕凡急忙接過筆簽完字又遞過去,卻見金秋擺手,這是求和的信號。

    這時,辦公室主任走進來,朝石淑秀、燕凡的方向深深一躬:“燕老闆,石總裁您好,不知大駕光臨,請原諒。”然後轉向金秋、吳春又是一躬,不過這次躬稍淺:“兩位行長有指示儘管吩咐,我是辦公室主任錢聚。”

    “坐吧。”石淑秀指指她的對面:“金秋行長你認識,她是兼職。那位是新上任的常務行長吳春,以後你就是在她的領導下進行工作。”

    吳春大方地站起來並伸出手:“本人初來乍到,望你多加幫助。”

    錢聚快步走過去遞手:“吳行長不要客氣,錢聚盡心盡職就是。”

    其他各部門負責人及工作人員陸續到齊。這時傳達室**頭進來面向石淑秀彙報:“石總,只有周祕書拒絕到位。”

    吳春面向錢聚,下達到任後的第一個指示:“電話通知周祕書馬上過來。”

    錢聚不敢怠慢,馬上撥通電話:“請周祕書你馬上過來。老闆、總裁、新到任的行長都在。”錢聚爲在座的人打開免提。

    “對不起,錢主任。我是燕經理的祕書,別人無權指揮我,還不說昨天燕經理來電話囑託我不接受任何人領導了。錢主任,我好心提醒你,不要被表面現象所迷惑。這是燕家企業,燕青經理姓燕,這點起碼常識你要記住。奉勸你站好隊,不要迷失方向。”一頓,周祕書又補充道:“我不會去的。”

    吳春要過手機:“周祕書,我是吳春,新任常務行長,我不怪你大不敬的謬論。不過,希望你馬上報到。”

    “我纔不管你行長長務還是短務呢。我說過,我是燕經理的祕書,平生只聽燕經理的吩咐。至於你,恕我不能從命。”周祕書口氣僵硬。

    “燕經理在天地銀行已經卸任,現在我是常務行長。你若是還想這裏幹,必須接受這裏的領導,希望你馬上報到。”吳春嚴肅的口氣。

    “我說過,只接受燕經理的領導。至於你,就是聯合國安理會主席,我也不會受你擺佈。”周祕書的口氣更加僵硬。

    “這麼說,你今天不打算來了?”吳春沉得住氣,沒有發火。

    “是,我就是不去。”周祕書改用蔑視口氣。

    “不來也得來,起碼到財務科領取你最後一份工資,從今天起你被解僱了。”吳春一邊遞還手機一邊問:“誰是財務科長,馬上給周祕書結算工資。如果幹的稱職,給他開滿月的工資,獎金翻番。”

    錢聚接過手機掛機,說道:“他仗着是燕經理的祕書,通常目中無人,對上級不敬,對下屬傲慢,卻月月獎金最高,全行人敢怒而不敢言。”

    “那就滿月工資,獎金扣留。”金秋在一邊氣壞了。

    “有幾天算幾天,不發滿月工資。目中無人,怎能幹好工作!春兒被冬兒的仁慈感染了,對這種人決不能手下留情。”石淑秀插言。

    財務科馮科長站起來:“三種計算,請三位領導給我個確定我做爲依據。”

    吳春看金秋,金秋看石淑秀,石淑秀看燕凡,燕凡把目光最終還給吳春。

    “那就按石總裁——”

    “不,你問你冬哥吧,剛纔我是被姓周的那幾句話氣的。你冬哥是未來的總管。”石淑秀知道冬兒心慈,但念及在燕氏幹過,還是讓姓周的多支點酬勞,也就這最後一次了。她的心,才真正受到了冬兒的深刻影響。

    吳春目光索求向冬哥,見冬哥微笑着指了指她。她知道冬哥支持她。怎奈兩位老總有不同意見,只好目光索向兩位老總。見兩位老總向她點頭,便朝財務科長說:“統一了,去結算吧。”

    對於剛纔領導們的目光接力,馮科長看地一清二楚,知道仁慈的燕冬支持哪樣計算法,又見兩位老總點頭,便心領神會地點點頭走了。

    “燕青不來交接怎麼辦?秋兒再電話通知她一下。”石淑秀面向冬兒。

    “剛纔打過電話,仍然關機。”金秋說。

    “春兒,怎麼辦?”石淑秀用以考驗吳春的工作能力,其實他早有預案。

    “聘請會計師,抽調預算科等單位的懂金融的會計類人才來把一年以來的帳目全部仔細的審計,雖費點勁,可省下交接這一項。審計,每年年終必須要有一次,以後要形成常規。”吳春也已考慮成熟。

    不知誰領頭,吳春第一天上任便贏得了一片掌聲。

    掌聲,被一敞門人中斷。西裝革履的敞門人並沒往裏走,呆若木雞地站在門口,額頭上好似還有汗珠。

    錢聚站起來介紹:“這就是周祕書。”

    “啊,是周祕書,你現在去財務科,馮科長或許給你計算好了,你去領取你最後一次工資吧。以後歡迎你來辦理個人金融業務。”石淑秀面容平靜。

    “石總裁,我錯了,我罪該萬死。”周祕書本來沒把石總裁放在眼裏。他原是一個分行的外勤主任,當初極善於阿諛奉承,獲得了燕青的芳心,並花言巧語的佔有了燕青的身體,所以燕青增加了一個祕書名額,其實是一個私人生活祕書,在行內已是公開的祕密。

    在電話裏,他雖然嘴硬,卻也怕發生突然變故,便駛車前來看看情況。前也有策劃部的人來檢查落實一些瑣事,都被他的無理傲慢所氣走。這次雖有燕青這個擋箭牌,由於燕凡才是真正的實權人物,只怕是來者不善,便先進了**頭的傳達室。

    **頭不敢隱瞞便以實告之,周祕書方覺大事不妙,只得進門服軟。信貸科一個副科長與他關係不錯,忙示意他去求燕凡。於是他快走幾步,雙膝跪在燕凡面前:“燕老闆,我該死,我死有餘辜。可我家中有八十六歲的奶奶,有癱瘓在牀的父母,還有失業在家糊紙盒患有心梗的老婆,以及正上大學急等用錢的女兒,請燕老闆大發慈悲,千萬別辭退我,讓我幹什麼都行,挖廁所我也幹,求求您,燕老闆。”

    燕凡沒有思想準備。被周祕書一跪,竟覺得有點尷尬。這有總裁,有行長,確實讓他難以開口。只得說道:“你先起來,這裏不喜歡沒有人格、沒有尊嚴的員工。”

    周祕書沒有起來,跪行了兩步,抱着燕凡的腿,哭着哀求:“那您先答應我。”

    “不起來,沒得商量,辭退定了。”燕凡有點生氣。

    周祕書只得爬起來:“燕老闆,我起來,我起來,您做主。”

    “這裏有兩位總裁,兩位行長,我做不了主。吳行長是你的頂頭上司,她也並非聯合國安理會主席,但她卻有天地銀行的生殺大權,你求她吧。”燕凡講話極爲藝術,既帶有批評且又不失幽默。

    周祕書面向吳春,左右開弓,自己的左右腮馬上紅了:“吳行長,求您留下我,我一生不忘您的大恩大德。是我狗眼看人低,從此不再飛揚跋扈,幹什麼都腳踏實地。只求您看在我家庭困境的悲殘窘情下,給我改過自新的機會,求求您,大人不見小人怪,千萬不要解僱我。”

    又重演了一遍決定周祕書薪水時的目光接力,最後燕凡的目光還給吳春。她稍加思索後說:“那你就先在行長辦公室做個勤雜工,以後根據你的表現和工作能力另行安置。你下去吧。”

    周祕書千恩百謝,臨走又向燕凡與吳春抱了抱拳。

    正副總裁,正副策劃部部長,兩位行長都在,馬上安排好了審計計劃,行長也算就位了。金秋與吳春留在銀行,石淑秀與燕凡各駕車回到燕墅。燕文正也已下棋回來,孫媽已做好午飯,燕家的規矩吃飯不許議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