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七十二章 王軍放下話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七十二章 王軍放下話筒字體大小: A+
     

    路經明業小區出租房附近時,燕凡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是多日沒見的邵夏嗎?燕凡追上來停車,從車窗裏伸出頭來,距離很近,只有一米多,邵夏也因身邊停車而駐步側望。二目相接,是那麼熟悉親切。燕凡急忙下車:“終於見到我的小夏妹了,剛回來嗎?”

    “還沒進出租房呢。冬哥是從出租房出來嗎?”邵夏往前走了兩步。

    “你們的出租房現在空空如也。春妹任了副行長,正在酒樓請客呢。走,上車,咱也湊湊熱鬧去。”燕凡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好久不坐冬哥的車了,沒想到剛回到安津便遇到了你。春妹改行了?一星期前通電話,還表示要一拳平天下呢,怎麼一下子改變了初衷?”邵夏有點不相信,是冬哥開玩笑吧?

    “訓練受傷,陪她去看醫生。雖然沒有當時確診,可我的老同學透露信息給我,春妹很可能就此告別拳壇了。我爸非常重視你們三季妹,早給她安排了工作,以降低她的悲觀情緒。或許,對她來說,告別拳擊運動是個損失,而對燕氏集團而言,卻是收穫,但對她未來不見得是壞事。”燕凡見邵夏已上車坐了後座便啓車前行。

    “如果我退出娛樂圈,燕氏集團是否能接納我?”邵夏不是開玩笑之容。

    “開玩笑嗎?早有位置給你留着。我說過,我老爸對三季妹相當重視。想必你的電影處女作不順心?遇上了煩心事?”燕凡答後問。

    “不是一般的不順心,也不是一般的煩心。我真的想馬上退出娛樂圈,所以回求兄妹幫的,讓你給我拿拿主意。”邵夏回答說。

    “很可能是碰到了不檢點的男人了。如果是,我可以給小夏妹出出氣,讓他知道四季兄妹幫不是任人欺凌的。”燕凡不懷疑自己的判斷。

    “真的佩服冬哥,好似永遠在我身邊,可惜被秋姐搶走了。那個餓鬼導演對我動手動腳,利用潛規則想讓我乖乖就範。籤合同時應承我女一號,因沒就範又改爲女二號,他再次的失敗又改爲女三號,今天告訴我,讓我改演女四號,形同羣衆演員,所以我辭演了。他威脅我動用法律手段讓我賠嘗損失,我一時沒了主意,是來求救的。”邵夏闡明求救原因。

    “肯定合同上沒註明你演女一號那一款吧?在合同上是怎麼註明的?”燕凡已基本摸清了來龍去脈。

    “合同上雖然沒註明是女一號,但清楚的寫明扮演的腳色。餓鬼導演徵得編劇同意,一號與四號互換名字,所以走法律我無勝算。”邵夏滿臉愁雲。

    “小菜一碟,很好解決。但,我也有潛規則。”不是難題,燕凡又有了閒心開玩笑了。

    “屁話,兄妹幫內部再講潛規則,該打!”說着,邵夏輕輕一拳。

    “多虧你不是春妹,否則一拳我就要去找親孃了。真的,你不受潛規則的約束,我不會替你出頭,有風險的。”燕凡繼續開玩笑。

    “說吧,你的潛規則是什麼內容。”邵夏竟信以爲真。

    “我不是餓狼,但也腹中不飽,要你陪我一晚上。”燕凡偷笑着說。

    “可以。”邵夏心裏,我願意陪你一輩子呢,如果沒有秋姐的話。

    “真的?”燕凡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什麼意思?也是開玩笑。

    “真的,待會見了秋姐,如果她同意。”邵夏一本正經。

    車,在新開張的大衆酒樓下好容易找了一個車位停下。燕凡頭前,邵夏身後,直接進了001號房間。

    涼菜已上齊,房內人一齊站起來。金秋本打意不站,怎奈邵夏來了,也得站起來:“夏妹,拍攝殺青了?這麼快啊。”

    “我辭演了。各位請坐。”待坐下後,邵夏把辭演過程簡略一講,並面向金秋開玩笑說:“秋姐,冬哥說讓我陪他一晚,他才肯替我出頭,你看?”

    “他已經跟我說過再見,所以與我沒有半毛錢關係,你陪與不陪他自己拿主意。”金秋平靜的面容轉向吳春:“春妹無形中落後了。你倆機會均等,不怨我。”

    邵夏看看燕凡在她與吳春中間就座,金秋左邊劉地隔一尺距離,右邊座位空着,知道自己的玩笑開地不是時候,忙一目二視:“又冷戰了?”

    “不是冷戰,是結束了。”話一出口,金秋便後悔自己堵了路。不過,同時也達到了刺激燕凡的目的。他要邵夏陪一晚意味着什麼?是他喜歡邵夏?是他與邵夏開玩笑?是邵夏跟我開玩笑?

    菜已上齊,吳春敬酒敬到燕凡時,燕凡沒有拿酒杯。於是問道:“是也就在你燕家打工,是點的菜不合胃口?還是我三季妹不配與你坐在一起?”

    “屁話。”燕凡剛跟邵夏學會一句罵人的詞句:“我還有事求你,你必須答應,我纔會乾這杯酒。否則,對不起了。”

    “冬哥只要乾了這杯酒,小妹願爲冬哥赴湯蹈火,你幹吧。”吳春力勸。

    “好。”燕凡一仰頭,一杯啤酒下肚。杯口朝下,一滴未滴。

    “我先暫停敬酒,冬哥說事吧,我盡力而爲。”吳春不忘承諾。

    “你跟小夏妹去,讓她介紹給那位餓導演。就說和平解決爭端,讓你頂替邵夏,並請求不要走法律程序。憑你的姿色,那色導演一定會答應,也一定會潛你。你備好錄像或錄音,我們收拾他。”燕凡問:“春妹,敢應承嗎?”

    吳春稍一思考,看向金秋,金秋微微點頭。又看向邵夏,邵夏是哀求和肯定的混合面容。她轉面燕凡:“好,四季兄妹幫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我幹!”

    “那就別喝太多了,酒能誤事,午飯後我送你倆去摸摸情況。否則,夜長夢多,防止生變。”燕凡當機立斷,改啤酒爲飲料,他怕查酒駕。

    “燕爺,不用我幫你嗎?”劉地好容易插一句問話。

    “你有何用?貪生怕死,關健時刻溜之大吉,也就是個酒囊飯袋。要不看在某些人的面子上,我恨不得揍你一頓。”燕凡並沒有表示生氣。

    某些人,指我?金秋沉下臉來:“如果指責我,可以不看面子,何必!”

    “冬哥,你怎麼會找到這裏來?”爲緩解一下氣氛,吳春生插一槓。

    “啊,也是當初某些人說如果在此處建酒樓,肯定買賣興隆。前天路過,見其營業,我想一定是這裏了。各取其好,劉地從現在起就不要跟我了。金總怎麼利用你,那就看你的造化吧。工資給你結到月底,直接跟尤申領取,另外,薪水再給你加一個月的。”燕凡有點生氣,他不再理會金秋。

    劉地沒法怨燕凡,確實在他最需要的時侯自己落荒而逃。投靠金秋,不失爲最佳選擇。於是試探着問道:“秋妹收留我嗎?”

    “住口!你再肆無忌憚地稱秋妹,我從地球上刪除你的居住權。春夏秋冬兄妹幫內部之稱豈是你叫的!”吳春看不慣劉地自以爲是的樣子。

    “沒工作我還養得起你。有人卸磨殺驢,我替他贖罪,這輩子欠人家的,不還不中。”燕凡進房間,金秋沒用正眼看他,這次更將則身對他,敵人?

    王軍一夜未眠。她不懼石淑秀,因爲他覺得他已控制了她。雖然只有那令人難忘的一次,但總感覺比燕紅不知好多少倍。他想長期霸佔岳母,可自從那次後他還沒能得逞過一次,他以爲是沒有主動創造機會。他懼怕的是燕凡,各種跡像表明燕凡的智能方略不低於他倆加侯波兩口子之和。

    他也知道燕凡已經做了很大讓步,其中包括他推遲就任總裁和岳母就任總裁後遲遲不進行的人事改革,都是燕凡的緩兵之計。可退步等於失敗,失敗就是滅亡。昨晚與燕紅溝通,可惡的燕紅竟有讓步之意。雖然向她講了很多,最後她卻沉默了。當務之急便是探聽一下侯波的意圖。怕單位人雜而耳目衆多,王軍撥通了侯家座機。

    “是大姐夫嗎?你那邊怎樣?”電話那邊傳來燕青有點沮喪的聲音。

    “是財神妹妹呀,妹夫呢。”王軍問。

    “還財神呢,昨天被無情的後孃撤職了。今天讓我去交接,我沒去,我就不交,看她們接個屁!清洗開始了,你也防着點吧。”燕青氣憤的聲音。

    “啊……,這麼快?這不是燕凡的風格啊。妹夫對這事怎麼看?你沒告訴岳父嗎?”王軍有點束手無策。

    “電話裏說不明白,到我的前樓去說吧,馬上過去。”燕青提議。

    “是興業一棟三樓嗎?幾年沒去過那地方了。”王軍問。

    “對。”燕青答。

    “好吧,我這就走。”王軍放下話筒,整了整儀容,準備馬上赴約,不想電話鈴聲響了,他只好拾起話筒:“喂,你好。”

    “好個屁,成了要飯的了。你去一等,我順便買點酒菜,用不了多會工夫,如果你沒有其他事的話,中午喝兩杯。不是慶功酒,就是他孃的垂死掙扎後的赴陰酒。得過且過吧。”燕青一嘴罵腔。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