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七十章 你大姐要辭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七十章 你大姐要辭職字體大小: A+
     

    “你的本質我看的更清楚,可惜你沒能把握好最後的機會。剛纔的話我不相信是從你嘴裏吐出來的。現在,你就好比自古的華山只有一條道——跪求媽的原諒。否則,悔之當晚。”燕凡知道三姐在拉攏勢力,急忙解勸。

    “我求她的原諒?跪求她把我雙降?她跪求我還差不多!”燕青很強勢。

    “現在,我自任總裁以來做出第一個人事調整,請金副總裁與燕部長記錄在案。從現在起,因爲燕青誠信度太低,更因爲金融企業向來重視誠信,所以暫時解除燕青的燕氏集團旗下的天地銀行經理職務。從現在開始,天地銀行不再設置經理。由金副總臨時兼任行長,吳春任副行長。”石淑秀還是仍然面露微笑。實則,明眼人一看便能品出那微笑裏含着回報與堅凝的成份。

    燕青欲哭無淚,自覺受到了莫有的侮辱及天大的不公正待遇。滿腔仇恨的她拿起手機撥上爸的號碼,佔線。求天天不應,告地地不靈嗎?

    “告狀嗎?這裏的情況你爸已經知道,因爲我與他都開着手機,實況對話一清二楚。給你手機,你告吧。”石淑秀不屑一顧的神情遞着手機。

    燕青咬牙切齒的掠過開着免提功能的手機,她叫了一聲“爸”,便嚎啕大哭起來。終於,她抽泣着要把委屈哭訴一遍,但被電話那頭所制止。

    “青兒,你不用解釋了,你那邊的對話我一句沒落地全部聽到了,你一開始就不佔理。你媽給了你機會,給了你充足的時間讓你反醒,你冬弟也給了你親情的規勸。但你就是聽不進去。你媽自從進入燕家,就兢兢業業,對你們姐弟四人勝過己出。就是你生母活着,也不過如此。你,竟說出那種昧心狠話!你仔細回想一下,你媽什麼地方對不住你?

    你小時候體質偏弱,三天就有兩天生病,由於那時正是創業期,我白天黑夜的打拼,全是你媽對你無微不至的細心照料。那時經濟短缺,有限的生活費你媽全給你買了補品,她甚至幾頓不吃飯,纔有了你今天強健的體格。你的傷心話若是說給我,我會沒有勇氣再活在這不感恩的人世間。嚎啕大哭,你覺得委屈嗎?

    昨天,侯波與王軍密謀製造母子孽戀的假像,你敢說不知道?多虧老天有眼,讓其郵購時錯把泄藥當成了**。否則,今天便會有母子孽戀的的桃色新聞充溢在安津市及更多的地方。或許,這次行動你沒參加,但這一殺人計劃一直是你們陰謀得逞的一貫目標。

    事情敗露了,理應翻然悔悟。可你,強詞奪理,全無半點悔改之意。你也確實不宜再在銀行內任職。你媽的決定不可更改。還不說你媽的做法並無不妥之處,就是她的做法事實證明是錯的,但她身爲總裁就不是錯。

    我們,都應該學會尊重別人,別人纔會尊敬你!反之,不說你會成爲人們的公敵,起碼你不會得到人們的認可。現在,你能做到的,是真心實意的央求你媽的原諒。否則,你連在燕氏做一個普通員工的資格也沒有!”燕文正的嚴厲口氣,免提的功能使在座者都聽得一清二楚。

    燕青自幼性格倔強,無論對錯她都是自己有理。爸的話不是聽不進去,也感到了自己從行動到言語都有對不起人家的地方。拼博,是她一生向上的動力。屈服,在她的心靈詞典上沒有這個詞。但,一切離不開爸的支持:“爸,您不管也不要青兒了?我可是你親生女兒啊。你不痛我,世界上還有誰痛我!可憐我命苦的親孃竟拋下我不管了。我沒親人了!”說着,燕青又大哭起來。

    “住嘴,還有臉哭!”燕文正真火了,大聲喝斥道:“你的傷人話還層出不窮,喋喋不休了!你還有我這個爸,你這個媽,你的姐姐,你的弟弟!正因爲我們是你的親人,才免除你的工作,也是在挽救你!再這樣無理取鬧,讓企業不得安寧,燕氏集團,我建議淑秀將你徹底除名,永不啓用!”

    第一次,燕青有了仇恨爸爸的念頭。你不念及父女情份,反而聯合家庭勢力欺負我!既然我在燕氏已徹底沒了地位,我也不會讓你的天地公司好過。

    下午一點多,石淑秀一行纔回到了燕墅。燕文正重敘了燕家就餐時的習俗,就餐就是就餐,禁言禁笑。所以很快便完成了每天都有的固定任務。

    “淑秀不要生氣了。飯已吃完,可以議論議論上午的成功和失敗了。今天一個古怪現象,不知大家注意了沒有。”燕文正目視着沒得到休息的人們。他把目光轉向石淑秀,石淑秀面露不滿地搖頭。再把目光投向金秋,也是搖頭。又把目光送給吳春,還是搖頭,只是臉上增添了一絲微笑,大概她是沒了後顧之憂的表現吧。燕文正最後將目光瞄向燕凡,欣喜的是燕凡點了點頭:“還是我的冬兒心細,對以後燕氏的發展我更放心了。冬兒,你說說。”

    不知燕凡正考慮什麼,搖了搖頭說:“全是女人的脣舌,男人被禁言了。”

    “不虧是我的兒子,看事比你們女人都細膩。對淑秀今天做的人事調整,大家有什麼看法,秋兒先講吧。。”燕文正誇過兒子,不忘本質工作。

    “媽的做法我支持,不整頓不行。三姐公然對抗,爲了媽的絕對權威和以後的工作,我想各位都應支持。”金秋毫不優豫,亮出底牌。

    “春兒呢?淑秀已任命你爲副行長,是燕氏一員了,你說說。”燕文正指名,藉機考察一下吳春的智力與言語能力,也驗證一下自己的眼光。

    “我初來乍到,應該算是一個新人。”吳春毫不遲疑地答道:“論說還沒有發言權。但我支持石總裁帶有親**彩的決定。也只好那樣了。”

    “親**彩?春妹所指?”金秋迷惘了,面向吳春請教。

    “或許我語言表達有誤,但我目前不宜多言。”吳春後悔不該多用一詞。

    燕文正點點頭,表示對吳春的肯定與理解。然後面向燕凡:“今天全是你媽在你兩個姐姐家說話,你基本一言不發。只是藉口我的健康提醒你媽三思。現在,把話補上吧,先說說你對青兒的免職。”

    “我三姐是咎由自取,我不否認,今天她太肆無忌憚了。”燕凡表態。

    “那你爲什麼還要我三思?跳不出親情的圈子嗎?”石淑秀以爲仁慈的燕凡一定會反對她的決定,而他的表態竟讓她始料未及。

    “對,我確實跳不出這親情的圈子。三姐的因素在我心裏少的可憐,主要爲我爸的健康着想。別看我爸好似若無其事的在這兒討論工作,可他現在的心在流血,一直在流!不信,媽你問爸。”燕凡的眼有點溼潤。

    不單石淑秀,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這位確實在心內滴血的老人。

    已近耄耋之年,脆弱之心任人皆知。燕文正不僅痛恨女兒的青紅不分和一意孤行,他更惋惜女兒被解職。一不能安慰她,二不能替她開脫,說在滴血有點出入嗎?起碼也是在心裏滴淚!但還不能承認,否則會讓淑秀誤解。於是說道:“不要假言判斷,現在是談工作。工作做好了,是對我健康的最佳支撐。冬兒,談談別的吧,我沒事。大風大浪沒把我吞噬,經得過考驗。”

    “今天上午成敗各一半。如果大姐嫁的是三姐夫,這二人或許會重歸燕氏懷抱。可惜,大姐略有覺悟,卻肯定會被王軍所累。雖然王軍的表情一直處於平靜狀態,那不過是表面現象。配合着大姐的回話,王軍臉上出現了微弱、不易查覺的細微變化。從那些變化裏,我已猜中了他的內心世界。三姐,瞞天過海,不思改過,公然決裂。在她狡辯時,三姐夫意欲給她糾正,但都被三姐強迫了回去,我看的非常仔細。

    從現在開始,就要防備他倆搞破壞。我打算抓緊時間去爭取大姐與侯波,往好處想如果成功,爭取讓大姐與侯波重回燕氏懷抱,再讓他倆去分化拉攏王軍與三姐,能走一步算一步,實在是步伐不一致,那隻好分道揚鑣了。”燕凡說:“不知我的眼光與分析是否與大家相同,但這是我的真實想法,僅供大家參考。”

    “你大姐要辭職,你微微點頭是什麼暗示?我之所以沒有接受她的辭職,是參考了你重親情的思路。你說說點頭的含意吧。”石淑秀問道。

    “時過境遷,言而已遲。我想讓您當時假意答應,以觀察我大姐的面部表情,進一步確認她的內心世界。媽,我打算進一步接近大姐與侯波,爭取先把這兩個在污泥濁水中拼命掙扎的人救上岸,然後再共同去援救苦海無邊裏的那二人,請媽不要多心。”燕凡提出設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