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六十九章 爲了爸的健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六十九章 爲了爸的健康字體大小: A+
     

    三輛車從醫院出來,時間只是上午十時多一點。本計劃下午找侯波談,因爲時間允許,在醫院給吳春拍完片後石淑秀聯繫了一下侯波,侯波因爲昨天的事鬧心沒有上班,正好燕青也在家,於是三輛車奔向侯家。

    待遇一樣,不過給石淑秀拉車門的是燕青。她沒有什麼負罪感,昨天行動她不知情,因爲侯波壓根沒有告訴她。雖然晚上侯波詳細敘說了白天的失敗,但燕青認爲她兩口子的罪過不明顯,並沒有自我暴露。本來,侯波勸燕青收手,因爲三番五次的失敗已經動搖了他的信心。

    經過幾次較量,侯波認清了自已的智力與勢力被燕凡完全壓制,根本沒有半絲勝算。如其在陰暗處掙扎,還不如在光明大道上示弱,人生路走一步算一步,即便兩口子全被免職,只要不搞陰謀詭計也不可能被掃地除門,一定還會安排個高薪低職的差事。

    而燕青則不然,她一心想控制整個燕氏的經濟命脈和生殺大權。新社會男女平等,我憑什麼就登不上燕氏的權力頂峯?你燕凡憑什麼就是燕氏總裁的既定繼承人!侯波說不過燕青,最後只好屈從了燕青的安排,一切由燕青對答,他應承了在石淑秀到來後保持沉默。

    雖然燕青也答應了侯波要求的見風使舵,但她壓根兒不想悔悟。她並不認爲石淑秀是來興師問罪而決定她兩口子的命運,只理解成是一般親情走訪,竟忽視了昨天侯波的所做所爲。見石淑秀下車,忙前來攙扶。

    石淑秀走下車摘了太陽鏡,故做傲慢的往裏走,惟獨侯波壓後。

    客廳裏,石淑秀坐了上首,各人也都找好了自己的位置,金秋剛在石淑秀身邊坐下,看見茶几上的茶水說道:“都說工作多麼多麼忙,兩位老總還有閒情逸致在家喝茶,好清靜好自在的生活啊。”

    “金總裁不是批評我倆忙裏偷閒吧?”燕青笑了笑說:“接到總裁媽的電話,不管多麼忙,也得在家敬候啊,否則不是大不敬嗎?這個罪名我可擔當不起。”

    “我打電話已是十點多了,十點以前你就知道我們要來嗎?好靈的預感,用在工作上會大見效益的。”石淑秀一臉不高興,這不是強詞奪理嗎?

    侯波剛要解釋,見了燕青的眼神便沒參言。

    “不是預感,媽聽我解釋。侯波起牀後偶覺不適,我留下照顧他,但單位裏我們去過電話安排好了,不會貽誤工作,這請兩位放心。侯波基本穩定以後,我倆剛要去單位,就接了媽的電話,就敬候在家中。”燕青辯答。

    “侯總哪裏不舒服?去醫院看看吧,不能總顧工作。身體,是幹好工作的本錢。剛纔,我只是羨慕你倆的恩愛。”金秋變着法兒套侯波出語。

    “**病,有點頭暈。結婚十餘年了,不說是夫妻恩愛,但也沒有劇烈衝突,只是在平凡中安然面對吧。但願你與冬弟火火熱熱的秀秀恩愛,給年輕人做個榜樣,千萬不要勞燕分飛。”燕青知道金秋與燕凡已站在危險的分離線上,便拿話激她,單剩繼母就好對付了。

    “我與三波溝通溝通吧。昨天,你在飲料裏摻了什麼?”石淑秀不再拐彎抹角,直奔主題以來個突然襲擊的效果。

    “媽,可能昨天的食物有問題。侯波一直到今天還有感覺,剛剛好了沒多久。我倆問過池媽,她也有類似感覺,不過輕一點,或許她吃得少一點纔沒有這麼嚴重。”早有預測,燕青對這些問號不難回答。

    “可昨天三波不是在大軍處嗎?好好的,不像頭暈啊!這不奇怪了?在這裏人暈,到了大軍處就好了?可我卻仍然不醒人事。”石淑秀聽出了破綻,急忙追問:“三波解釋一下,這是爲什麼?”

    侯波欲言又止,他想起了燕青的責令。

    “媽,你寧肯相信女婿不相信女兒嗎?昨天,你把侯波嚇得夠嗆。他雖然頭昏腦漲,但還是堅持着電話告訴了我,是我讓他打電話告訴了大姐。燕家她爲大姐,徵求她的意見沒錯。是大姐堅持要把你接到她家,侯波才取消了送您去醫院的念頭。媽在昏迷不醒中,侯波再有病也得陪伴左右纔對。”燕青慶幸着自己早料到了這些問號,自以爲回答的天衣無縫。

    “應該先告訴你爸,那是必須的。”石淑秀表示異議。

    “我考慮過。爸的身體雖然現在很好,但那是表面現象,其實內心非常虛弱。所以,我怕爸經受不住打擊故沒通知他。”燕青的話有情有理。

    石淑秀對燕青搶答了侯波所答的問號有些厭煩,於是轉面金秋:“秋兒,我腮上的青還能不能看見?”

    “清晰可見。”金秋輕輕用手摸了摸石淑秀的左腮。

    “是嗎?”石淑秀又轉面燕青:“看見了嗎?知道我的腮怎麼青的嗎?”

    “媽,我真知道。侯波說您當時昏迷的一剎那,吃飯時從沙發椅上敧在地下撞的。侯波扶起您纔給大姐打的電話。”燕青這次不是虛構,是侯波爲掩蓋真相告訴她的,但所說並非事實。

    侯波心裏火燒火燎,他知道他兩口子已在燕氏高層中徹底失去信任。他偷眼看一下石淑秀那嚴肅且帶有殺氣的面容,聯想到她戴着太陽鏡下車時足以誘惑世界上所有男人的那高貴富有傳奇美媚的傲慢神態,這哪裏是同一個人。怕什麼,手裏有你的無衣照,料你也不會把我怎麼樣。

    心放了,侯波又往歪處想:這五十一歲的老太婆怎麼看上去比坐在她身邊的金秋還要楚楚動人?衣服比這幾個年輕女性都要時髦,鞋跟比金秋的要高三公分。慶幸我曾經成功的侵犯過她,以後一定還要做。如果燕青沒有企圖,我也不會附加其他條件,只求岳母向我開放。說不定燕凡真的與她有私情呢。否則,既然昨天拒絕與我發生關係,就不是穿給我看,那她穿給誰欣賞?

    如若燕凡與漂亮風騷的岳母私通,得到滿足的岳母一定會有顛狂竭命地叫喊聲,那是一種什麼境界!雖然不再對你的繼承權覬覦,卻產生了新的羨慕嫉妒恨。

    “媽,晌了,我們走吧?”一直沒吭聲的燕凡終於吭聲了。

    侯波剛要挽留,想起已被禁言,也就啞然無聲的坐在那裏,今天不說話!

    “在這裏吃午飯吧,媽,這裏也是家呀。”留客,燕青倒是真心。

    “不敢再吃這裏的飯了。昨天雖然保住了命,但差點泄死。冬兒也不敢隨便在外邊吃飯了,在親姐那邊就差點泄沒了命,事情卻真巧。若非郵購時誤把泄藥當**,我還有臉與冬兒還有秋兒、春兒坐在這裏嗎?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犯錯,貴在知錯能糾。一意孤行,天王老子也救不了。走,我們走。”石淑秀徹底撕破面子,這次冬兒你不會把我說服,起碼要把燕青降職降薪。

    燕青聽出繼母的言外之意,火力點她知道對準了誰。任憑讓你數落而不預反駁,不但是示弱,還是默認了被指責的事實。於是問道:“媽,你含沙射影可是指我?我可是君子之心坦蕩蕩,不怕小人來誹謗!”

    “小人?誹謗?你小小人兒,說話竟然這麼無理歹毒!說清楚,誰小人,誰誹謗!本來今天我會埋氣吞聲放你一馬,給你個雙降處分,以觀後效。如果誠心認識了錯誤會再給你個雙升的機會。虎毒不食子,你如是外人,我早把你一腳踢出燕氏集團了!你不但不悔悟,卻得寸進尺,咄咄逼人,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石淑秀本已站起準備離開,被燕青氣得又一腚坐下。

    “虎毒不食子?你算哪家虎?是虎,也是一隻流浪的雜姓母老虎!你不是燕家法人,你無權將我雙降!虎毒不食子不錯,那是親孃虎。你,我爹瞎了眼找來的一個小保姆,耍地什麼淫威!”燕青依仗姓燕,她以爲會有親爸給她撐腰。同樣一個虎毒不食子給了她一個模糊的錯覺。

    “好,很好。”石淑秀反常地恢復了平靜,並馬上不附合邏輯地增添了笑容。

    是石淑秀改變了初衷?是求和信號?燕青心裏說,那得看我答不答應。

    繼母瞬間的表情變化,燕凡已預料到她馬上會做出任何一位總裁都會做出的決定。迴旋的餘地,已被這兩人無情的堵死。他知道,矛盾的公開化會大大的損害父親的健康。自己不任總裁的苦心,剎那間將變得毫無價值。只得走過來,單膝跪在繼母面前:“媽,爲了爸的健康,三思。”

    石淑秀還是微笑着,一腳便把燕凡蹬倒:“不爭氣的東西,你爸已經土埋了多半截,就差他女兒的這三杴土,你以爲這三杴土她女兒會憐憫嗎?”

    燕青急忙跑過來攙扶燕凡:“冬弟,看清她的本質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