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六十八章 我倆罪大當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六十八章 我倆罪大當誅字體大小: A+
     

    金秋身爲燕氏二號人物,自己如果不跳槽,肯定自己也定位於終生二號,如果以後燕凡取代石淑秀就任總裁,自己仍然會任副總裁。既然燕家信任,就應當盡力而爲。雖然與燕凡的感情危機導致了分手的可能,但她怎麼也挑不出燕凡的差錯在哪裏。難道是兩人共同的好強性格所造成?不對,燕凡從未使過性子,從來符合他慈悲爲懷的性格,在一些事上一讓再讓,甚至到了不能再忍讓的地步他還要做最後的忍讓……

    “秋兒,在想什麼?”石淑秀見金秋沉思不語,又問了一遍。

    “啊,我正在考慮怎麼說。”金秋回過神來:“事情沒考慮到發展成這種局面,也許人在福中不知福就是他們的真實寫照。如果對今天的事再默然置之,那不是真正的仁慈,而是放縱。所以我擁護爸、媽的英明決策,馬上實施早定好的人事改革方案,明天就召集會議進行任免,以免夜長夢多,這就是我的意見,不再給別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機。”

    “冬兒,你是直接受害人,因此你最有發言權,你看應該採取什麼措施呢?希望你用理智戰勝所謂的仁慈。”石淑秀面向燕凡,她知道他不可能改變立場。由於大、小兩個女婿握有她的無衣照片及她與二女婿孔偉的錄像資料,使她如同芒刺在背。既想痛下殺手,又怕招惹是非,真的進退維谷。雖然嘴上擁護燕文正立即進行人事改革的建議,實則心如亂麻。

    “我不是仁慈,我是顧及親情。啊,我也不是百分百的顧及親情,我是爲了家合萬事興。我信奉一個永世顛覆不了的真理,那就是樹敵不如交友,還不說有親情糾結。我在心中經過反覆琢磨推敲,已經得出最後的結論,他們一定會洗心革面,身心都會重新回到天地公司的大家庭。”燕凡談了自己的真實感受,他不信真誠的親情挽救不回錯位的心。

    燕文正早己回到原座。他以爲金秋和石淑秀的話在理,因爲她倆都支持自己的提議。而燕凡的一番發言,他更覺得不僅在理,而且還有挽回親情的巨大誘惑。本想這次要一錘定音的法人代表,竟扔了錘子不知所措。

    “爸,我們舉手表決吧,少數絕對要服從多數。”金秋征求燕文正的支持。她心目中,人事改革會順利通過:爸的提議;媽的裁決;再加自己那是三票。即便同樣心慈的吳春站在燕凡的立場上,那也僅僅是兩票,自己會用微弱的優勢佔得先機,而使迫在眉睫的人事改革方案得以實施。

    燕文正一邊表示贊同的點點頭,一邊看上石淑秀,是讓總裁做決定。

    “春兒,你聽懂是什麼事了嗎?”見吳春點頭,接着說:“這次你也要參加表決,你是義女,馬上也會進入燕家領導層。我們現在表決,以舉手的形式吧。同意馬上進行人事改革的請舉手。”

    金秋應聲手舉,只有孤單的一票。她看向燕文正,提議者否定了自己?

    燕文正笑道:“秋兒,我不是不支持你,我棄權。”

    金秋又看向石淑秀,決策制定者也出爾反爾?這燕家人讓人看不懂。

    石淑秀急忙解釋:“我不是夫唱婦隨,經過重新考慮,我也棄權。”

    只有金秋一票,燕凡放心了。他怕金秋的信心受挫對以後的工作不利,於是說道:“事情發生了,矛盾暴露了,誰對誰錯一目瞭然。我們挨着走一遍,如果頑固不化,我們可以直接開除他,就不用再給他安排什麼工作了。再,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讓步,大家放心。”

    石淑秀點點頭:“贊同冬兒計劃的請舉手。”

    “你能說到做到嗎?”金秋忽然覺得燕凡的思路有可行的一面,便問。

    “保證。”燕凡有些高興。因爲他見石淑秀與吳春毫無遲疑地舉了手,不僅僅他在這次表決中佔了多數,而重要的是金秋多日來第一句沒刺的話。

    金秋慢慢舉起了手,她佩服燕凡在逆境中的堅持:“我來個自我否定吧。”

    第二天,燕文正因早與棋友約好,他也相信有自己兒子在內一定會把事情處理好,因此爽快地赴約了。雖然石淑秀埋怨,但壯漢不打憨笑人。

    燕凡開車,自已;石淑秀開車,自己;金秋開車,裏坐吳春,計劃走完一家後去醫院骨科。金秋知道,在吳春心裏,沒有哪一個男人能比得起燕凡。可那讓人又恨又愛的冬哥,何尚不是在每時每刻地統治着她的心靈世界。還有立誓永生不嫁的邵夏,如果冬哥向她伸手,永生存在,不字肯定不了。誰要我們三季妹誼求生死?冬哥你爲什麼不是三胞胎!胡想什麼,人家向你說再見了,四胞胎有你的份嗎?可他發出了求和信號,是真心?是憐憫?是挖苦?是清高?明明是癡愛,怎麼事事與冬哥對着幹?他沒有三心二意,春、夏也有愛的權力,是爲她倆的愛吃醋嗎?暗戀冬哥的人太多了,吃醋吃得過來嗎?剛纔還否定了自己而投了他一票,是在學着接受嗎?是我在人生坎何路上邁出了上進的一步?順其自然吧。

    車,駛向王家。因早飯前已下過電話通知,王軍與燕紅早已在樓下迎接。

    吳春最早下車,跑過去給義母拉開車門,石淑秀走下車來,摘下太陽鏡。

    燕紅跑過來,挽扶着繼母:“媽來興師問罪了,請房裏,殺打盡您。”

    “興師問罪?我沒帶人,如何興師?你二人都說沒過錯,所問何罪?”石淑秀平靜的面容,說話時增添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嚴肅。

    “媽,一個春妹雖頂不了千軍萬馬,可我與王軍也不是春妹的對手。我自知罪孽深重,已經沒臉哀求媽的原諒,是打是殺,我倆心甘情願。保證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燕紅已把謝罪詞想好,勝者王候敗者賊使她低三下四。

    走進客廳。待石淑秀坐定後,燕紅與王軍走過來,如舊習俗夫妻拜堂,二人急走幾步,因有茶几在石淑秀前面,所以只好在側面雙雙跪倒。

    “起來,新社會不興這套。”石淑秀心軟了:“去坐下,我有話說。”

    “媽不責打,我倆沒臉起來。”燕紅與王軍頭叩地下再不擡起。

    “秋兒和春兒把他倆拉起來。”石淑秀坐着沒動,吩咐別人去拉。可金秋與吳春拉不起來,石淑秀把臉一沉:“冬兒、秋兒、春兒,我們走。”

    這招管用,燕紅兩口子立時爬起來站在一邊,形同罪犯等待審判。

    “都坐下。咱今天上午開誠佈公,看看能不能解除誤會。誤會解除了是一家人,解除不了也是一家人,無非是道雖同而各有各的走法,我不強求。”石淑秀面向金秋指指身邊:“來,挨媽坐。你們也都坐。別欺負我與秋兒是女流之輩,但也能分清東西南北四面八方,更有冬兒這個指南針。”

    “媽,什麼不用說了,我倆罪大當誅,自知罪孽深重。也不配再在燕氏領導層,我向媽和金總提出申請,我辭去燕氏集團天地房地產公司經理職務,王軍辭去燕氏集團天地高檔餐飲公司經理職務,只求當個小小的職員掙口飯吃,請兩位總裁批准,以讓我倆贖罪。媽,冬弟,金妹,春妹,我倆是真心的。”燕紅說着,眼睛溼潤了,真心悔改的樣子。

    石淑秀看一眼金秋,金秋沒有表情。吳春也沒有什麼表示,只有燕凡在微微點頭。是接受道歉還是接受辭職?是不是假接受辭職試探一下他倆的真心?冬兒要暫緩人事改革,不可能是接受辭職的暗示,骨肉親情,接受道歉當在情理之中。於是,石淑秀咳嗽一聲說道:“認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爲損壞了大家的利益,是積極的一面。以前的事我不再追究,看你倆的實際行動吧。”

    見石淑秀站起來,燕紅急忙過來挽扶:“媽,中午在這裏吃飯吧,我和王軍好向您敬酒陪罪,給個機會吧。”

    “我還敢在你家吃飯嗎?再有泄藥就把我泄毀了。”石淑秀不像開玩笑。

    “媽,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都認罪了,您還耿耿於懷。”燕紅真有點負罪感:“這次您放心,有秋妹和春妹做證,再有異心,天打五雷轟。”

    “你說實話,爲什麼要把媽和冬兒搞在一起,還用**和泄藥?看我母子的笑話嗎?”石淑秀試探燕紅是否說實話。

    “媽,不是泄藥,應該是性藥。陰差陽錯,誤把泄藥當性藥用了。您與冬弟福大命大,泄藥給您減減肥,壞事變好事。”瞞不過去,燕紅只得實說。

    “你把泄藥當成了性藥,我也把臥室錯當成了洗手間。當時我還挺納悶,這洗手間棉被當手紙,大牀當馬桶,社會發展的好快呀,真是跟不上形勢了。”石淑秀臉面平靜地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