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六十七章 但她還是說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六十七章 但她還是說了字體大小: A+
     

    “還是人家明星,放個屁都有掌聲。”不友好的聲音還在繼續着口是心非。金秋內心並不希望如此,但她還是說了。忽然,她覺得在大庭廣衆面前用這樣的語言既不文明禮貌又好似有與衆爲敵的含意,她立即臉紅了。

    “難道不值的掌聲嗎?”那位少婦的老公不服了,直接站起來指責:“別的陪在明星身邊不知福,你看我們這些人誰有資格陪伴明星?哪怕他在這裏一站,也是俺們的福份。千萬不要不知道珍惜啊。”

    “老同學,既然無病無傷,那你來就爲了跟衆位握握手?可肯定不是來看我喬某人的吧?我知道你的工夫奇缺。”喬醫師開着玩笑問。

    “一來,由於傻忙多日沒見我的搭擋班副喬學友,特來拜訪,但不是時候,時間段不對。二來,正因爲這時間段纔來,因爲我們的冠軍手臂有點傷,特陪她來驗證高中畢業後去了醫科大學的你,是否像人們傳說的那樣,醫術真的有那麼高明。等有時間,我一定約你好好敘談敘談。耽誤了大夥一些時間,向各位說聲道歉。老同學,開診吧。”燕凡沒有半點名星架子。

    “這兩位裏面有沒有嫂夫人?結婚時別忘了我那喜酒啊。”喬醫師並沒有開診。除了他結婚時燕凡給他當伴郎,已經有兩年沒見面了,雖然有電話聯繫,但也好似有說不完的話。

    “我若結婚不是早講好你給我當伴郎嗎?喜宴怎麼會忘了你!想省下那份?沒門!這兩季妹中原有我一位未婚妻,不知犯了什麼神經,竟跟我拜拜了。幾番修補都無濟於事,我只好在無奈之下說了再見。雖然心裏還是嚮往着,看人家的意思,聽人家的諷刺語言,恐怕凶多吉少,拜拜不像是一時的氣話,恐怕是發自內心,復原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但我放不下那份感情。各位,對不起了,誤了大家就診。”燕凡在向朋友表述,但他還是間接的向金秋髮出了求和的強烈信號。說完他偷看金秋一眼,她沒有任何表情。

    不言而喻,包括喬醫師,人們都猜中了金秋就是燕凡的那位說拜拜的未婚妻。大家在不理解中多數都搖搖頭表示惋惜,她太不知自重了。

    喬醫師在燕凡再三摧促下終於開診。輪到吳春時天快黑了。喬醫師詳細問了一下吳春受傷的過程,不禁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也不由自主的搖了搖。

    “怎麼了?老同學?”好似比病患者本人還急,燕凡急切的問。

    “今天晚了,明天去骨科檢查一下拍個片,我認爲這不僅僅是肌肉拉傷的問題。如果我的推斷正確,你的春妹恐怕要告別拳壇了。但願我這次是誤診,也希望你的春妹不要過早在乎。”喬醫師以實情相告,隨後又做挽留:“今晚我無班,陪三位坐坐,賞臉嗎?”

    ωωω ★ttκд n ★¢O “家中有點事比較複雜,我必須趕回去,再一天吧,我請你。”燕凡說。

    吳春倒出就診座讓給最後一位患者,與喬醫師道別後走出跌打損傷科。

    “你們上車一等,我馬上過去。”燕凡要預先解決一下隨時都能出難題的肚腹,雖然泄藥已漸漸失去了效力,燕凡卻怕路上沒有廁所救急。

    路上,燕凡與吳春還是並肩坐在後座上。這時,燕凡才發現吳春滿臉淚水,於是安慰道:“不是確診,喬醫師也沒肯定是不是骨頭的問題,你不要想的太多。就我的私心,恨不得你馬上遠離拳擊,危險性太大了。我發現你富有經營企業的天賦,燕氏集團正差你這樣的人才。要不,你離開拳壇吧,我向石總和金總推薦你如何?”

    “春妹的才能我知道,用得着你推薦嗎?噢,我忘了,我是在給燕家打工,一切得聽燕家的,但我不稀罕這副總裁。”注重開車?金秋沒回頭。

    “如果我不得不離開拳擊賽場,這麼說金總和冬哥允許我在燕氏集團打工了?”吳春用紙巾擦去了淚水,臉上增添了幾許平靜。

    “死妹子,你叫誰金總!再叫金總我不推薦你。忘了,我推薦有啥用,都得聽燕家的。我是奴才,你進了燕氏企業也是奴才,咱們三季妹都是奴才的命。”不該說的話又說出來了,金秋輕輕地摑嘴一耳光,後面看不到。

    燕凡長出一口氣沒有出聲,他寬廣的心懷正在默默承受着。

    “當奴才也要有當奴才的命。別看冬哥在試金石上不敢開口應承,金姐還威脅不推薦我,但要我加入燕氏我還有條件呢。”吳春靜等人問。

    說是分手了,可燕凡與金秋配合還是那麼默契。好似商量好了,兩人都不問,將吳春摁在尷尬之中。車行了二里地,燕凡才忍不住問道:“啥條件?”

    好容易逃出尷尬,吳春急忙回答:“除非冬哥與秋姐恢復戀人身份。”

    車內再次進入寂悶,三人揣着三顆心,跳動着三種不同的音符。

    燕凡摸出手機,不單爲排除寂靜,也是內心之掛,他摁上了父親的號碼。

    “冬兒,你現在在哪?春兒的情況怎麼樣?”燕文正的聲音。

    “老爸放心吧,她沒事。如果她不能參加拳擊,天地公司豈不又會增加人才?對她來說或許是個打擊,而對天地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您不多次說過她有經營企業的天賦嗎?我相信爸的眼光。”燕凡回答。

    “可不能爲了燕氏的發展而貽誤了春兒的前途呀,對不起這孩子,別忘了我們燕氏是忠厚傳家,以誠待人。”燕文正念念不忘父輩留下的八個字。

    “放心吧,忠厚傳家,以誠待人我會永記在心,並一代代傳下去。爸,您現在在哪?我們在歸回的路上。”燕凡這才記起該答和該問的事。

    “你媽已把你的車開回燕墅。如果你還坐着秋兒的車,就直接開家來吧,連即將加入燕氏的春兒一起過來,孫媽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燕文正說。

    “爸,你的話讓你的義女聽了會不高興的。”燕凡提醒着。

    “不會。就是身體再好,拳擊也不可能打到中年,拳擊者都是吃青春飯。義父是好意我理解,真不如馬上加入燕氏呢。讓義父這麼一說,我的心終於平靜了。”吳春真地露出了笑容,看來煩惱基本消除了。

    “那就讓金總拉我們去燕墅吧。”面向吳春,燕凡卻是說給金秋聽。

    金秋沒吭聲,一路無言奔向燕墅。燕凡盤算着晚餐後的說服工作,他知道在孔偉歸回、吳春加入幾成定局及王軍自我暴露跳向前臺的情況下,老爸肯定要建議馬上實施媽任總裁後製定的人事改革方案。

    果然,相比而言吃飯是小事,只用一個小時多一點,啤酒飲料每人不超過一筒,就實現了燕凡在車上時預料的程序。

    “咱們喝着水,沒有外人,說一說我的提議。”燕文正一頓端起水杯。

    “義父,我在這裏有所不便吧?”吳春說着站起來,只等主人應口便走。

    “春妹請坐,你早晚是天地公司的一員,而且是重要的一員。”燕凡把常用的燕氏集團今天一直稱爲天地公司,他不想刺激金秋。

    “春兒,你既然稱我義父,我們就是一家人,有些事只要保好密就行了。坐下坐下,你就是仍然活躍在拳壇上,天地公司也把你內定爲燕氏集團的一員,這事你義母早向我講過。好了,我既然退居後臺,集團的重要決策還是由淑秀跟你們協商吧,我是旁觀者。”說着,要站起來,有離開的舉動。

    “坐下,想溜?你不仍然是法人代表嗎?當甩手掌櫃?”石淑秀擺出總裁臺譜:“你不姓燕了就請自便,燕氏集團已經面臨混亂。”

    “我不是說當旁觀者嗎?我去趟洗手間不行嗎?”燕文正走向洗手間。

    “我說一下我與文正的想法。年後曾有一段日子,有人在背後大造謠言,說什麼母子孽戀,還忙於多次製造所謂的證據。加上今天這次,已經挫敗了他們不低於六次陰謀。他們造謠與製造證據無非只有一個目的,讓冬兒擡不起頭來,沒臉接任總裁。我替文正擔起這個重擔只是個過渡期,也是冬兒爲了緩解緊張氣氛而用的緩兵之計。

    如今在這個重要時期,既然媽爲了冬兒赴湯蹈火,希望冬兒也拿出你最大的智慧,最堅決的勇氣,來渡過即將迎來的困難時期。今天他們失敗了,並且已經明睜明眼的暴露了,明天他會更加瘋狂的反撲報復,不排除他們用生命做睹注。冬兒若還固執的顧及親情,那勢必會被親情所累。無論你怎樣的慈悲爲懷,但你總填不滿他無法滿足的慾望。無論你怎樣的忍讓,事實證明你也換不來他們的覺醒和你認爲血濃於水的親情。秋兒,說說你的想法。”毫無疑問,石淑秀批評的是當斷不斷的燕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