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六十三章 怎奈力不如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六十三章 怎奈力不如人字體大小: A+
     

    石淑秀雖然傾盡全力反抗,怎奈力不如人,被侯波摁倒在沙發上。她一邊哭一邊罵,決不屈服地抵抗着。

    侯波雖然佔據優勢,但石淑秀的寧死不從使他也沒法得逞。雖然離實現他的野心已經很近了,他卻無法告捷。對峙了一會,他狠狠地給了她一個耳光,罵道:“裝您孃的正經,再反抗我殺了你!”

    石淑秀腮上熱燎燎地,她嚥了一口血水,鹹味使她知道了這沉甸甸的耳光已經傷及了她的口腔。侯波那氣急敗壞的怒吼也使她感到了死的可怕。要在往日,她只有屈服了。而今天開着錄音,這錄音好似給了她無窮的力量和決心,她停止了哭泣,大聲斥責痛罵。

    侯波老羞成怒,摁住石漵秀又是兩記耳光,這次他傾盡了全力,手都被震得有點發麻,罵道:“我今天打死你個賤貨,看你還這麼囂張!”看着她閉着雙眼不再反抗,又得意忘形地罵道:“不知孬好的老東西,一剎不教訓忘了姓什麼!早這樣多痛快,免受皮肉之苦。”

    他罵着開始了自我準備,這時電話響了,他惡狠狠地在心裏罵着破壞他好事的搗蛋分子。瞄她一眼,還仍然彆扭在那裏,看起來挺受罪的樣子,突然發現有些不對。仔細一看,她不是屈服,而是昏暈過去。侯波立即嚇得五魂去了二魂半,竟張口結舌呆呆地站在那裏,不知如何是好。還是再次的電話鈴聲喚起了他的意識,他迅速快速着衣,拿起電話,是王軍打來的。

    “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不是與她又來上了?會誤事的。”王軍有點不高興的聲音。

    “王兄說哪裏話,我剛從洗手間出來。有話請說。”侯波穩定了一下情緒,儘量用平靜的聲音,怕對方聽出破綻。

    “今天很可能有機會,馬上準備好,侍機行事,巧了,我也在洗手間,我新僱的那個小李子是否已到了你那邊?”王軍的聲音仍帶有一些不滿。

    “早來了,你說時間,我親自下藥。”侯波一馬當先的語氣。

    “好吧,你等短信,隨後聯繫,別讓老太婆看破。”王軍關機。

    侯波迅速給岳母穿好衣服與博鬥時甩掉的高跟皮鞋,用紙巾擦淨了岳母嘴角的血跡,並把岳母扶坐在沙發上,捋胸捶被。

    一會兒,石淑秀長長出了一口氣。她睜開眼睛,侯波正在給她捶背。她用力擁開他,異常氣憤地吼道:“滾!”

    侯波看着岳母臉上的那塊青,心裏害怕了,忙跪在岳母身邊:“媽,三波以後不敢了,您饒我這一次吧。”說着,他左右開弓自打兩個耳光。

    石淑秀面無表情,伸手摸了摸自己已經發青的左腮。

    “媽,我從今往後真的不敢了,您大人不見小人怪,我一定好好侍候您,工作上爲您分憂,媽,饒了我吧。”侯波假惺惺擠出兩滴淚水。

    左腮雖然還痛着,也許是慈善基金會會長幹久了,她的心真的很仁慈。於是說道:“我願意再相信你一次,最後給你一次做人的機會。你還年輕,我不想一棍子把你打死。不過,我警告你,如果再搞什麼陰謀詭計,被我發現將嚴懲不貸,不會手軟。”

    “謝媽的大恩大德,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媽的臉青了怎麼說?我送您去醫院吧?”侯波還有些不放心的問。

    “我自己不小心摔地,與你們無關。別忘了你的承諾,否則我會新賬舊賬一齊算,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石淑秀傳達了軟中帶硬的信號,她又相信了侯波,儘管左腮還木麻麻的痛。

    王軍又一次從洗手間出來,他除囑咐侯波一定穩住岳母讓她在他那裏吃午飯外,還要侯波把工作裏找些不易解決的難題讓總裁解決,以拖延時間應付對燕凡的飯後機會。在侯波答應盡力辦到的同時,他心裏又在盤算着如何能讓燕凡乖乖就範。不過,協議早已達成,燕紫兩口子飯後坐金秋的車回去,燕凡因爲四點要到影視基地,所以會多坐會。只要金秋與燕紫兩口子不在場,就是讓燕凡就範的最好機會。

    涼菜上了幾個,燕紅提議先慢慢喝着,王軍表示贊同,大家都點頭。

    “冬弟,金總,孔總,紫妹,我身爲大姐,沒有及時瞭解到孔總竟在我這裏打工,兩個多月的時間確實不短,由於我的粗心,讓孔弟受苦了,請孔總與紫妹原諒我這失察之罪。”燕紅言罷朝燕紫、孔偉方向彎腰致歉,又面向燕凡笑着說:“冬弟原諒大姐吧,從一見面就繃着個臉,好嚇人啊。在我的記憶中,冬弟從來都是慈眉善目、面帶和親微笑的樂天派,今天怎麼了?對大姐不滿請冬弟再批評吧。”

    燕凡容面不改:“我這是本來面貌。所謂的慈眉善目,那都是僞裝,你們都沒看清我的本質。僞裝就是僞裝,終究還是被你們看破了。”

    燕紅心有所動。雖然她沒有親自做對不起燕家的事,但王軍在她授意下做地壞事理應算在她的名下。由於多次爲製造孽戀失敗,燕凡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他不可能老是默言置之,一定會在勝利的基礎上進行反攻,這不是開始了嗎?我們由攻轉守了嗎?形勢急轉直下了?

    “冬弟,今天你哪根筋不對還是吃了嗆藥?人臉前裏,還是給大姐留點面子吧,也讓孔偉吃頓舒服話。心中不痛快擇日再吐,現在的工作是進非吐,難得湊成塊,顧及親情吧。”燕紫出面圓場。

    金秋一言不發,她不敢正面看燕凡。開初,她認爲他的生硬矛頭是直指她的。漸漸地,她懂了,他是在開始整頓燕家秩序了。倘若他真的曾經象謠言一樣,就不會有今天的理直氣壯。冤枉他了?很可能。但我遲遲沒有向他吐露家庭結構,他真的要步老一輩的後塵在清高上栽跟頭嗎?一樣的事實我批評他愚弄我,現在是不成了我愚弄他?相當初爲何就不考慮這一步!他甩出了再見,預示着一段感情的結束。復圓的機率?

    “金總,說兩句?”孔偉以爲只有她的話燕凡才能聽進去。

    “燕家內政,你我勿言。”金秋笑向孔偉:“聽二姐的,是進非吐。”

    燕紅還站在那裏,尷尬地很。

    “大姐你坐下吧,很可能我的不痛快會讓各位也不痛快。之所以不痛快,各位都心知肚明。二姐夫之所以離家出走,難道我們沒有責任嗎?他不是豪門恩怨的犧牲品嗎?就是這樣對待二姐夫,二姐剛纔還提醒我要顧及親情,難道我沒嗎?我不出任總裁,就是爲了這個大家庭的合作與團結。

    反之,我不說喪心病狂之徒,只是提醒那些疑神疑鬼的小人,我已經讓到了不能再讓的地步。新官上任三把火,總裁媽上任的第一把火應該是人事改革,但媽按兵不動,不也是爲了這個家的安定與和睦嗎?或許,在座的各位都不是我說的那種小人,但我們應該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如若一意固執,責任自負,不要埋怨我不顧及親情!老虎不發威,把我當病貓啊!”

    “冬弟,不要把話說的這麼難聽。這裏面,只有我與孔偉及金總不姓燕。但金總是燕家少夫人,孔偉又是受害者,那只有我王軍是外人了。是,我王軍是依賴燕家吃這碗飯。但我也同時爲燕家創造了可觀的利潤。每天,我都埋頭於繁重的工作,全國各地都有我們的連鎖店,我的能力有限。

    如果還是岳父幹總裁,我真想辭職。可媽剛接任,我怕媽對我有看法,所以才勉爲其難地繼續幹着。我也沒有工夫搞小動作呀?再說,我也很滿意目前的地位和工作,絲毫沒有再往向走一步的思想和要求,冬弟對我大可放心,對你沒有半點威脅與外心。”王軍坐不住了,他很明白燕凡的含沙射影。如果聽之任之,那就等於自己在無聲的默認了。目前尚無資格與燕凡硬碰硬,也就只好爲自己辯護。

    燕凡還是原先的面容:“首先,我代表媽,對大姐夫爲支持新總裁的工作而勉爲其難的不辭職說聲謝謝,我一定把你的誠意和原話轉告媽。再,對於我前面所講的,任何時候我都負責。你非要對號入座,我沒辦法,只有表示遺憾。好了,既然我們目前還是一家人,找成塊聚餐也不容易。或許我的話有些出入,請各位海函。大姐,開飲吧。”

    王軍緊挨燕紅,當他說辭職與勉爲其難時被燕紅在腳面上狠狠碾了一下,他這才恍悟到失口。無奈,潑水難收,只好委婉更正:“冬弟,我不是對號入座,從進門您就沒看我一眼,是我誤會了。不是我做賊心虛,誰處在我的步地也都會這樣考慮,我收回剛纔的話。冬弟,對不起了,我真的對不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