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五十八章 這麼多年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五十八章 這麼多年不見字體大小: A+
     

    “是喬喬姐?真沒想到。你都跑到那裏去了,這麼多年不見。噢,對了,怪不得我一見秋兒就喜歡,好似前生有緣,原來是喬喬姐的女兒。喬喬姐,把女兒嫁給冬兒放心了吧?”石淑秀緊緊握着金喬喬的手。

    “秋兒,她是你表姨,我更放心了。”金喬喬對女兒言罷轉回臉:“秋兒各方面還可以,就是心小了點,繼承了我好疑多慮的不良習慣。請秀妹多多擔待,拜託了。”

    “誰心小了?老拿舊眼光看新事物。”金秋笑着,有幾分不服。

    “我喜歡的,就是好疑多慮,這對幹企業有利無弊。但絕對不能猶柔寡斷,因爲商機稍縱即逝。你眼裏的不良習慣,在我眼裏恰恰是最需要的,也是最最寶貴的。”燕文正插言。

    “可優柔寡斷往往是商機稍縱即逝的前奏與依據。”金秋笑着說。

    “好在秋兒已意識到這點,我更放心了。”石淑秀拉着金喬喬坐在燕文正的對面:“沒通知冬兒嗎?喬喬姐好容易來了。”

    “通知了。你打個電話,讓一號首店留出最好的房間,準備最好的餐飲。”燕文正忘記了身份,竟對總裁下達指示。

    “我們姐妹近三十年才相逢,話還沒說幾句呢。你打吧,快點,晚了就訂不到上房了。”總裁就是總裁,吩咐完畢,石淑秀轉面金喬喬:“看來生活的不錯。六十掛零了,面容比我這才邁進半百的人都細嫩的多,昔日的光彩仍然依稀可見。姐夫還沒退吧?這麼多年,喬喬姐都在哪裏生活工作?”

    “一串問號,秀妹要我做何回答?我的生活工作比嫁給文正這老混賬東西強多了。起碼,先前不用受他擺佈着東奔西走,現在不用承擔他卸任後留下的重任。”金喬喬不打算隱瞞與燕文正的初戀。

    親家初次見面,雖然金喬喬是開放前沿式的女性,也不可能稱男親家爲老混賬東西啊。顯然,根據話意推測,這兩人曾做過對方的初戀情人。石淑秀看看燕文正,看看金喬喬,又看看燕文正,又看看金喬喬。

    “秀妹,不用懷疑。當初我瞎了眼,與這老混賬東西是有過初戀。陰差陽錯,沒使我落入水深火熱之中。幸運,幸運。”金喬喬雖有些言不由衷,但絲毫看不出有悔之不及的意思。

    “守着我表姨媽,又開始口無遮攔了。”金秋爲媽提醒。

    “事情,都是一分爲二,既有壞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沒有嫁給我,顯然是對我不公,卻給我送來一位千金不換的兒媳,這叫虧了自己,利讓兒孫,上算,上算。”燕文正在言語上永遠不願落下風。

    “上一輩子俺母女欠你的。”金喬喬看一眼女兒。

    “我知道你們的故事,可文正從沒提過喬喬姐的名字。他說過喬妹,我以爲是喬姓妹子。但我知道你爲了最後一次試心,文正爲了他所謂的清高,雙雙錯過了一樁美滿的婚姻,可悲可嘆。”石淑秀被燕文正擺頭的習慣所感染似的左右輕度擺頭。

    “世界上,幾乎沒有守着現任妻子說自己初任女友的丈夫,這老混賬東西老糊塗了。”金喬喬幾乎面無表情,又轉向石淑秀:“他說過我不少壞話吧?”

    “他說你的壞話?他讚美你讚美的我都有些吃醋,但那時不知是喬喬姐。他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是燕氏集團如有喬妹在,規模還要大一倍。”石淑秀實事求事,不是爲燕文正貼金。

    這時,響起敲門聲。

    “是冬兒?才十點,或許是春、夏不知哪一季節到了。”燕文正說。

    金秋已拉開門,燕凡滿面笑容地走進來,一眼便看到金喬喬:“不用問,這位就是伯母了,伯母您好!”

    金喬喬打量着燕凡:“冬兒,我家秋兒很早就改口稱爸、媽了,你還稱我伯母,不公平吧?”

    “那你就快認冬哥爲義子吧。”金秋不願燕凡改口:“俺四季兄妹幫雖沒磕過頭,但是新社會新式結拜,義女當然稱伯父、伯母爲爸、媽了。”

    金喬喬被女兒一句話嗆得無言以答,呆呆地站在那裏。

    “義母在上,受義子一拜。”燕凡心眼快,趕緊解圍。

    “冬兒,快起來,還是我的義子懂人解事。”金喬喬笑着拉起燕凡,她更喜歡這個閨婿了。

    “媽,您請坐。”燕凡扶金喬喬坐下:“媽,我以後就喊您媽。既然是四季兄妹幫,她能喊媽,我同樣有資格喊媽。難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二月已逝去一半,王軍與侯波的意見仍然不能統一。王軍堅持着沒成功的讓母子謠言成功,侯波則認爲已經連續五次失敗,讓對方有了警覺,要實施的難度會更大,再說年前對母子戀的放風根本就沒見成效。而王軍讓侯波出計,侯波更拿不出像樣的措施。

    時間,在一天天過去,石淑秀的兩年任期會轉眼即逝。本來形勢就對他們不利,如今燕凡的未婚妻又任了副總裁,並取代吳慶生掌握了簽字權,這無疑對王軍與侯波的聯盟形成了致命威脅。再是,王軍與侯波心照不宣,都以爲控制了岳母握有優勢。

    可都在岳父七十壽宴後,也就是石淑秀就任總裁以來,就沒有機會接近岳母。因爲總裁室又分別設在策劃部與燕墅,策劃部有金秋陪同,燕墅有燕文正在家。王、侯二人只得把目標瞄向燕石慈善基金會。可新近吳慶生卻代替石淑秀臨時任了會長。別也無計可施,促成母子孽戀又提上了議事議程。

    “這次,一定要計劃周密,讓這對孽緣無隙可乘。倘若再次流產,恐怕不可能再孕。”這次是王軍在侯波的辦公室的休息間。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前五次每次都曾再三斟酌,卻都沒逃脫失敗的命運。王兄,咱明人不說暗話。既然咱結成同盟,就應該坦誠合作,不該爾虞我詐。”侯波對年前的那次被暗算耿耿於懷。

    “聽你話中音,是否有所誤會?但願無傷大雅。”王軍明知故問。

    “年前我曾遭拍肩,不知王兄知否?”侯波近乎於攤牌。

    “拍肩?是用**那種?我這是第一次聽說,讓你遭遇了。”王軍似乎挺關心:“都發生了什麼?千萬別揭了母女孽緣的底啊。”

    “王兄真不知道?我不相信。因爲那人問過我,如果咱合作後我勝利了會怎麼對待你,所以我想,那人是你指派。”侯波努力辨別着王軍的表情,想從表情裏看出端倪。

    “那你如何回答他?我也想知道真實的答案。”王軍似迫不及待。

    “給你高薪,給你個職高權低的輕鬆工作。”前後答案應該一致,侯波並不隱瞞,卻把話題問回去:“那人回去沒有彙報?”

    “你冤枉爲兄了。我沒法挖出心來讓你看看,但你的表態讓我徹底放心了,因爲你的假設其實就是我的奮鬥目標。我唯怕他們上臺,會一腳把我等踹出去。只要保證我拿着豐厚的報酬,我纔不稀罕權勢呢。還落個輕鬆自在,可以遊山玩水樂逍遙。”王軍又沒有回答正題。

    “那人是不是你指派的?”侯波再次發問。

    “你幾乎成了司馬懿了,我說過不是我,你怎麼不相信呢?團結一致,槍口對外,是我一貫的宗旨,你放心吧。”王軍否認加表態。

    “那你先說說你的計劃吧。”侯波不再追究拍肩而問計。

    “這次,以你我爲主親自出馬,只要臥底們做一些輔助工作,不信第六次失敗會等着我們。”王軍同那五次一樣,信心滿滿。

    “要不然,我們也上網查一查拍肩**。我經歷過,拍肩**的主要功能是讓你失去力量。比喻說,手機就在你面前,但你就是沒有力氣拿起來。口渴了,水杯裏有水,而且就在手邊,手卻不聽使喚。實在不行的話,我們也用拍肩**。只要拍了他們,他們很快就會口渴,藉機給他們的水裏下上**和**,料定他們在劫難逃。”侯波建議。

    “好主意,不過瞅他二人各自單處的機會很難找。從明天開始,我派人緊緊地盯着他倆,只要一有機會馬上行動。”王軍參言。

    “正與你所言,這次咱親自出馬。但拍肩與送水則應當於他人代勞。因爲拍肩後被拍者的記憶力不受影響。不管這次成功與否,他母子都會記住咱,那可真成了畫虎不成反類犬了。今晚我回去,不,現在我就查一下,這幾種藥哪裏有郵購和具體的功能,這事我包了。至於服藥前的工作,你人多,就只好麻煩王兄了。”侯波不想暴露自己的親信,他打算暗留親信爲摘取最後的勝利果實。

    “你不可能沒有忠誠的部下,在他那邊與我這邊說不定暗藏着保你的勢力。我不是說你安排的,你不必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爲我不被踹出燕氏便是勝利。”王軍似乎不悅。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