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五十六章 我能好得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五十六章 我能好得了嗎字體大小: A+
     

    燕紅的春節情感五味俱全。原先認爲節前的人事變動竟出乎意料的沒有發生,這不符合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規律啊!也許,大規模的任免會出現在節後。正月又快月底了,卻也沒有風吹草動,是不裏面暗藏着更大的殺機?這也說不定。年前先後五次沒能促成母子關係的成功,或許他倆命不該絕。與侯波聯合後小動作不斷,是否已被他們查覺?控制新總裁是否與王軍所說那麼確切?年前僱傭的那人在試探侯波後近來消聲匿跡,果然如他所說,就是在確保聯合陣線勝利後敗在侯波手裏也會衣食無憂可信嗎?內外受敵,危機四伏,暫時的安謐,或許孕育着不可預測的殺機。燕紅的神經處於緊繃的防禦狀態。王軍雖然也有燕紅的顧慮,但他正與侯波密謀着第六次促成母子之戀的計劃。

    春節沒有過好的,只有燕紫兩口子。寒假兒子回來,燕紫藉口孔偉出差在外而敷衍兒子,她忽視了一個事實,現代的通訊工具這麼發達,事實很難瞞住。在孔向進幾次沒有打通爸爸的電話後,燕紫不得不承認爸媽鬧意見吵架把孔偉氣走了。兒子在外讀書半年不到家,父子不可能不互相想念,單獨吵架伴嘴孔偉不會不回來過年。見不到爸爸,孔向進常常流出思念的淚水。雖然燕紫在網上發了照片又拜託網友們費心,怎奈建築工人們累一天渾身上下沒有不痛的地方,沒有電腦,有智能手機且爲休息也不可能上網,有網友給盡心留意身邊的人,他們也不可能認爲一位大經理會去幹一個小工的工作。孔偉怕讓老家父母擔心,也沒敢通報自己的困境,只說由於工作關係今年過年沒工夫探親。除夕夜,孔偉站在自己的樓下,仰望着自己的窗口,隱隱看到妻子與兒子趴在窗口的身影,是在盼我回歸嗎?兒子一定是,可燕紫呢?孔偉淚流滿面,他看不清那母子也是淚溼衣襟。慶祝新年的鞭炮聲響起,孔偉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空蕩蕩的工棚。

    燕青的年過得平淡中富有激情,激情中摻雜恐懼。平淡緣於她兩口子原認爲會被調離原先的崗位而成爲一個有職無權的普通工作人員,結果原地踏步。雖然節後有其被貶的精神準備,但月底了尚無音息。激情緣於趙承同,他確是情場老手。雖他自稱除燕青外沒同她人有過接觸,但在與她鬼混時他那熟練而老到,還有變換的多種方式使她感到新鮮和滿足。這種滿足不僅是在那個特殊的方面,重點是她似乎找到了一種心理平衡。她總認爲繼母已與侯波已經有了那種關係,還有她私底下暗僱人蒐集到他正與一名學院女副院長藕斷絲連。而恐懼緣於兩方面,她認爲自己遲早會在燕家權勢爭奪之中失利,與趙承同的關係不亞於在紙裏玩火。侯波倒是過年過的有滋有味。曾一度時他擔心那一巴掌拍得他真情吐露,可他也沒說要把王軍置於死地。年前又聯手四次,雖沒成功卻也沒把自己暴露出來,唯怕那拍肩人是燕凡所派,但燕凡也沒有什麼異常反應。石淑秀已被控制,孔偉又離家出走,過年不回來預示着迴歸的可能性已經極小。讓燕青多去關心一下二姐,或許就上這條船上來了。

    日月光陰,如箭如梭,轉眼到了古歷二月。燕氏集團並沒有大的人事變動,只有燕凡兼任了影視部的主管,好似整個燕氏集團並沒有因爲一把手易位、孔偉的出走受到影響,母子謠言也在悄悄傳了一陣子後消聲匿跡,只有不甘心的劉地還在添枝加葉的努力傳播。

    二月二龍擡頭恰好是週末,金秋駕車來到燕墅。

    孫媽非常熱情的迎進了這位還沒進門就榮任了燕氏集團第二把手的少夫人,併到書房通知了剛剛打開電腦的燕文正。

    “爸。”見燕文正走進客廳,金秋忙站起來以示尊敬。

    燕文正一邊笑着點頭,一邊用右手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坐,坐。”

    “爸今天您有沒有安排?”金秋問完坐下。

    “秋兒陪我出去轉轉嗎?好像你以前承諾過。”燕文正還是笑着。

    “如果爸願意,我現在就可以陪爸到我的出租房看看。工作我已安排好了。媽去了慈善基金會,是不基金會的工作先讓卸任的吳代總經理去頂媽一陣子?她要統管全局,再身兼會長恐怕忙不過來。人事目前不調整,吳代總經理還閒置在家,白白的浪費了人材。”金秋本來上午計劃專陪燕文正,卻中途又談起了工作。即便燕文正不任名譽總裁,不是法人代表,燕氏集團的創始人也得不到吃閒飯的權力。

    “你與淑秀婆媳二人還做不了主?不過,無論什麼決定,都應該通過冬兒。我不是誇耀我的兒子,他的智商要超過我與淑秀之和。只有你,才與他有一拼。”燕文正無比自豪的表情。

    “我承認,冬哥在各方面都有先進的理念,都有先人一步的預測,我遠不及他,尤其在說話上,我有理也會被他駁的啞口無言,更談不上佔半點便宜。”金秋也笑笑說。

    “你說得對,他雖然有些強詞奪理,但他決不恃才傲物。這點繼承了我的特點。”燕文正笑着點頭贊同。

    “爸,咱走吧?”金秋站起來。

    “走。”燕文正走在金秋前邊:“先去你出租房嗎?她們在不?”

    “只有一個很陌生的熟人。吳春訓練去了,邵夏被冬哥接走了,所以我找了一個陌生的熟人在家煮茶,專等爸去品茶。”金秋回答。

    “兩個義女給我拜過年再也沒見她倆,一個月了。這兩個丫頭怪討人喜歡的。怎麼還有陌生的熟人?生而不熟,熟而不生也。”見金秋給他敞開了副駕駛的車門,他坐了進去。

    金秋閉了右邊的車門,轉過來敞開左門進車打火,車徐徐而行:“說生不生,說熟不熟,故而陌生的熟人,爸到了就會知道。”金秋漸漸地加速,直奔出租房。

    車,停在明業小區樓下。金秋攙扶着燕文正上了二樓。在202門前,金秋把鑰匙遞給燕文正:“你先進去,我去買點吃的東西,一會回來。”

    燕文正接過鑰匙,看着金秋的身影在轉過去的樓道里消失,才慢慢地打開了202房間的防盜門。

    房間裏沒人,不是有位陌生的熟人嗎?燕文正走過來剛要坐下,廚房那邊傳來走路聲。順聲音望去,一位穿着不俗的貴婦人端着上擺茶壺茶碗溼漉漉的茶盤迎面走來。

    貴婦人以爲是金秋回來,猛擡頭見是一位白髮稀少的老人站在那裏。啊,是他,在他依稀可見的與昔日眼神相似的目光裏,判定這就是燕文正,這就是讓她夢寐縈懷的燕文正,竟這般老態龍鍾!手中茶盤失落,壺碗在同歸於盡中發出清脆的破碎聲。

    貴婦人擡頭,燕文正看清了她的臉。熟悉,陌生,時而在夢中相遇的知己雖然有些發福,卻還保持着昔日的風韻光彩。仔細一看,額頭,眼角的皺紋雖然細小,但也清晰可見。

    “文正!”“喬喬!”二人幾乎同時呼出對方的名字。同時往前衝了幾步,相距一米時又同時停步,又同時流下了痛苦、甜蜜的熱淚。就這樣對視着,僵持着,僵持着。

    許久,兩人的情感漸被趨於控制,好似完全酒醉後又恢復了理智。都想爲對方擦去那晶瑩的淚水,但都沒有實施,只是各自擦去表示內心世界的晶瑩液體,幾乎同時伸出雙手。雖然久不謀面,但還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地緊緊握在一起。

    “喬喬啊喬喬,天知道你的心有多麼狠!四十年了,你快把我折磨死了。你過得還好嗎?”說着,燕文正的眼又溼潤了。

    “我很好,你呢?”金喬喬爲陪襯燕文正?眼也開始溼潤。

    “我能好得了嗎?你每時每刻都在折磨着我。以前,我拼命的工作,想讓繁重的工作壓力把你對我的影響擠壓到最輕的程度。適得其反,當工作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有你在身邊那是多麼好啊。我結過一次婚,前妻爲我生下三女一子,不幸生下兒子後竟拋夫離女舍子而去,也不知去了哪裏。我未再婚,現在名意上的妻子,雖然從身材到容貌都出類拔萃,而且智力情商足以讓我放心的把總裁重擔推給了她,但她終究不是你。我現在到了幕後,在有生之年終於獲得了自由。但我唯一的心願是浪跡天涯尋找你。即便找不到你,那也是老天的安排,命該如此了。但我不但有一個好兒子,而且令我驕傲的是還有一個好兒媳,是她的安排了了我人生的唯一心願。”燕文正有些感慨。

    “你的兒媳?秋兒嗎?”金喬喬兩眼不平衡,只有左眼滾下一顆淚珠。她沒擦,捨不得離開了四十年的那雙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