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五十四章 上任的第二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五十四章 上任的第二天字體大小: A+
     

    “因爲侯波常提起你,說你多麼多麼忠心,並說了你的言談舉止及你的大體相貌。所以我猜是你,不用大驚小怪。既然我說一切隨你,就一定會辦到,早一時晚一時的事。之所以且慢,我原計劃八點讓他過來接我回家,如果被他撞見就壞事了。”沒說試探他,燕青認爲試探等於不信任。

    “侯總今天中午大概又醉了,不會來。我真不知道您是燕三小姐,尤其又是侯總的夫人。如我知道,借我一百個膽我也不敢來惹你。不過,這膽大起賊膽,你長得太漂亮了。我還沒有同任何一個女人發生過關係。無非一邊幻想着你的模樣,一邊自己解決,每天好幾次。這個時間,真是天賜良機,我能白白浪費嗎?那是不可能的。”趙承同考慮一定是這兩口子試探他的忠誠度,又不死心到口的美味丟掉,於是堅持着。

    “明天吧,任意時間你電話約我,我駕車馬上給你去怎麼樣?爲了你的忠心,全算我犒勞你了,可以吧?”燕青又用了獨具特色的媚笑。

    趙承同哪裏肯舍這到手的機會,燕青那獨具特色的媚笑使他肉麻和欲罷不能。看意思你應承不象蒙人,但人心嗝肚皮誰能看得見?萬一在侯波面前吐露真情,我他媽的不就完了嗎?不如有了事實,你就會羞於啓口。

    燕青真怕敲門。爲儘快讓趙承同離開,忙哀求道:“好了好了,真怕壞事,碰見就麻煩了,保證明天給你,讓你盡興就是了,放心!”

    趙承同沒想到竟這般順利,沒費勁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他甚至不相信這是事實,夢寐以求的目標是誘惑,但她的擔心也是事實。他也怕侯波真的八點來,爲了保住小命,必須要用最短的時間來完成,所以速度和力道他都幾乎達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記錄。

    燕青第一次遭受了這急劇撞擊,她忘了危險,也沒了時間的概念。

    趙承同先前也有過不少的女人,而且老少都有,但都沒有燕青這麼高貴、漂亮且還有這撕人心肺、醉生夢死的聲音。今天死在燕青身上也值了!

    燕凡晚飯後沒心看電視,也沒有開燈,一個人躺在牀上。白天,他與父母及金秋商量了人事變動。幾乎一整天,金秋沒有正面與他交換過意見。凡媽的提議她百分百的同意,對於他那少的有點可憐的提議要不就是反對,要不就是一言不發。

    好容易恢復了的關係又亮起了紅燈。爲了讓紅燈變成綠燈,燕凡開燈拿過手機,開始打字:秋妹,冬哥向你道歉。由於我一時的不理智,也許讓觀衆有了誤解。可那不是我的本意。

    開始我那輕微的擺頭,是擺頭,不是搖頭,並非意味着不承認你是我的未婚妻,那只是演戲時的一種普通動作,表示不是比賽的內容和吊一吊觀衆的胃口。又怕你誤會,馬上又點頭表示承認,誰知觀衆恰在此時呼喊起了邵夏的名字。無論如何,全怨冬哥,你大可不必埋怨邵夏,別破壞了你們三季妹的友誼,否則我將無比慚愧。你,是我心中的惟一。秋妹,你爲我們燕家做出了貢獻,謝謝你!打完,燕凡馬上發送。

    手機屏幕剛剛顯示出“發送成功”字樣,隨之來了短信。這麼快嗎?燕凡迫不及待地看了一下發送短信的號碼,是郭延的。或許有什麼事,他急忙打開:

    燕爺:

    一個不好的消息,我今中午接到那邊的指令,要我在這邊大肆宣揚一個謠言,即你與你繼母石總裁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他要我們放言你倆已經保持了十一年之久。我今天並沒有發佈謠言,等燕爺的指示。

    燕凡一口氣讀完,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謠言的殺傷力足以毀掉兩條生命!這就開始了搶班奪權?如果馬上揭穿他們的陰謀,這繼母剛剛上任,會給繼母造成極壞的負面影響。孔偉離家出走,繼母卻把責任攬在她身上,這?可憐無辜的繼母第一天上任便遭遇了這麼多不順,她是在替我背黑鍋。

    如果對謠言漠然置之,這對我的演藝事業和繼母的領導工作將帶來毀滅性的打擊。燕凡正在左右爲難,短信提示音又響了。這次是金秋嗎?他急忙摁鍵接收,是郭延漢發來的,其內容與郭延的類似,只是多了在建築界,餐飲界,銀行界及教育界這謠言已在盛傳一項。

    親姊爺妹也在挖牆角?當初只考慮王、侯有野心,總以爲姐弟間不會反目成仇,現在看來利益高於親情了。局勢不可逆轉嗎?如果現在把這四人懲罰,不但時機不成熟,加上孔偉的辭職,好似有點一鍋端的嫌疑,說不定更會增加他們的仇恨,狗逼急了跳牆,讓我與繼母皆有生命之憂。

    以爸的目光不會沒發現他們有陰謀,有可能他把人事調整有意留給新總裁,以便於新總裁的領導。對,白天他曾警告說對大軍、三波不能委以重任,目前,他倆的任職已到了頂峯,並暗示以後只能降不能升。

    自古豪門多是非一點不錯!自古邪不壓正,暴風驟雨後一定是白雲藍天,事實就是事實,一時的烏煙瘴氣經不住一場風雨,謠言在鐵的事實面前很快會不攻自破。大丈夫能屈能伸方爲正策。但謠言要告之繼母,讓她小心行事。千萬不能讓老爸知道,這對他的身體不利。

    孔偉離開明業小區出租房,心灰意冷的他已經漸漸斷了迴歸之心。他本來就是農民工出身。老實、憨厚是他的本質,抱打不平是他的性格。因爲十幾年前他隻身單人從小混混及地痞流氓羣裏兩次救了燕紫才結緣於燕家,最終成了燕家姑爺。

    自卑的孔偉總認爲門不當戶不對有點拖累燕家,而且主政影視部總不能大額盈利,他也漸漸產生了虧對燕家的思欲。多虧燕凡與邵夏的《假官真做》才挽救了他,寫好的辭職報告沒有交到岳父手裏。

    年富力強的他沒想到妻子燕紫遺傳了老爸的基因,前幾年不僅性冷淡,還與他分牀而睡。她是真的性冷淡嗎?是不是跟我結婚後悔了?原先她這方面的需求是正常的!自覺配不上燕紫的孔偉曾一度想到了離婚。

    可兒子孔向進正在校讀書,父母離婚會給他成巨大的心理壓力而影響孩子的正常成長。現在,在這世俗眼中的豪門裏,他知道終究會成爲那些爭名奪權的派系鬥爭的犧牲品。得不到妻子原諒的那樁人爲的罪名,如果繼續待在燕家那將是時時割他心頭肉的利刃。

    離婚,在某種意義上將是一種解脫。向進讀書將需求大筆費用,爭奪撫養權的我,務必要承擔一個做父親的責任,不能讓向進在豪門裏沒有父親的監護而代替我成爲又一個無辜的犧牲品。找工作,是迫在眉睫的首要任務。沒有什麼職稱證書,也沒有什麼技術特長,還是幹自已的老本行吧。好在自已是大工,在建築業還是很容易找到工作的。今年暖冬,建築沒有停工。

    從出租房出來的第一天下午,孔偉就順利的找到了工作。整個安津市及周邊的房地產大項目基本被燕氏壟斷,他沒有逃出燕氏的控制。怕被燕家發現,便把自己的名字拆成孔人韋。原先大工已經盈餘,他只好打起了小工——西裝革履的和泥工,在一大幫穿着樸素的工友裏面非常扎眼。夜晚,怕燕家人找到他不敢回明業小區的出租房,只好與工友們擠在四面透風的工棚裏休息。

    天又亮了,石總裁上任的第二天。

    燕氏集團天地總公司策劃部的人們同往常一樣,按時來到自己的工作崗位。與往日不同的是,每位工作人員步入時都是一躬,或“總裁好”,或“總裁早”。

    新總裁把辦公地點定在策劃部與燕墅兩個地方。早飯後她與金秋早到,協同專職保安與守門保安專門騰出一間總裁辦公室,供總裁與副總裁共用。爲了熟悉一下環境,特在策劃部與各位工作人員見面,增加雙方的認知程度。全體工作人員到齊,各就各位後兩總裁回到總載室。

    “冬兒早飯時提議暫停任免,他的理由很充足,你爸也表示理解。當然,你爸只是理解,冬兒只是提議,決定權是在咱娘倆手裏。”石淑秀邊坐邊同準兒媳商量。

    “昨天好容易達成統一,今天爲何要暫停?”金秋搖頭,表示異議。

    “那對父子的意見是,孬也罷,好也罷,都爲燕氏出了力。出於對人格的尊敬,咱必須單人找他們暢淡一次,充分肯定他們的貢獻,虛心聽取他們的意見,誠懇接受他們的批評。我想,這樣沒有什麼不好。再說,孔偉出走,他在新調整中本是一身兼二職,看來他自願迴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本來人手就缺,他父子倆的意見有一定的道理。”石淑秀表示贊同暫時擱置的意見。

    “保險公司我可以臨時頂一頂,我曾一度是人保公司全國標兵和明星業務員,對保險業有一定的瞭解。影視部可讓冬哥頂一陣,他肯定行。”金秋也覺得在理。但她爲了與燕凡對着幹而爲石總裁出謀劃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