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十九章 我不會回去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十九章 我不會回去的字體大小: A+
     

    “八點,好,就八點。明天大概母子戀也得不到機會,那就先試探一下趙承同的真誠與否吧。”侯波點頭應諾。

    “你如果硬性的給他規定時間,他便會聯想到是考驗他,所以你的用心便會被識破。因爲我有些不檢點,你才找人教訓我。就說你目前尚在依託燕家權勢,所以不能整我太重。八點,前推或後延最多不能超過十五分鐘,因你還要嫁禍於人所以才規定時間,這樣他纔不會起疑心。可我老擔心捱揍。”燕青不虧是計略高手。

    “保證不會讓你捱揍,我七點半一定會出現在你的辦公室。我如花似玉的俏婆娘如果破了相有多可惜!”侯波順勢摟倒將妻子摟倒。

    雖然不是太冷,無陽光的夜晚還是比白天下降了十幾度。孔偉在下半夜從家裏出來,還是打了一個冷顫。他後悔了,不該孤身來到車輛行人比白天驟減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馬路上。應該跪在燕紫面前,好善心軟的她一定會原諒他。雖然他待走敞門時心灰意冷,但他仍希望被她一把拉回來,或者出門後被她叫住。但,希望只是自己一種想得到的思維形式,而絕對不能左右別人的言行。

    雖然燕紫性冷淡,也不是男人出軌的藉口。尤其還是她的繼母,確實讓她難以接受。去哪兒?這時,他才領悟到了朋友的重要性。樂善好施的燕凡一定會接納他,可石淑秀也是燕凡的繼母啊。再說,從今天起他會搬回燕墅與父母同住,也無法找他。王軍,你這人面獸心的東西,爲什麼要迫害無辜的我與可憐的岳母!莫不是燕家財產爭奪戰已經開始?

    孔偉停步,是啊,行無目標啊。一輛車在身邊停下,天無絕人之路?

    “深更半夜,犯了神經?”燕凡剛剛簽字合影完畢,他在送邵夏回出租房的路上,忽見二姐夫深夜獨站街頭,便停車相問。

    “與你二姐犯舌把我氣出來了。”孔偉不敢吐露真情。

    “那你現在要站在這裏過夜嗎?要不我送你回去?”燕凡問。

    “是孔總來欣賞夜景嗎?”邵夏從車裏下來,爲緩解孔偉的情緒。

    “啊,這是才往回走啊,明天安津日報與早報、晚報的頭條非你倆莫屬了。真沒想到有這麼大的轟動效應。”見邵夏下車,孔偉知道他倆這是剛從轉播現場出來,他似乎忘記了自己所處的處境。

    “上車吧,不願回去你就與我住一夜。”燕凡說話,邵夏拉車門。

    “你搬回了燕墅嗎?”孔偉站在原地未動。

    “這是第一天,沒想到這麼忙。我還是送你回去吧。先把夏妹送到出租房,雖然她遠點。你近點卻要費我的口舌,比較麻煩。我這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人歡無好事,狗歡搶屎吃。都上車吧。”燕凡催促。

    “你的出租房到期續租沒?”孔偉在心裏有了計劃。

    “又續了一年,由義弟尤申等人住着。實在不願意回家或和跟我住,去他們那裏擠一夜也成。上車吧,不早了。”燕凡又一遍催促着。

    邵夏在第一次被催促後就已登車。 шωш⊕ тTk ān⊕ ¢O

    孔偉一邊登車一邊說:“我去出租房擠擠吧,你千萬不要告訴你二姐我的行蹤。這次都是我不好,你也不要問你二姐,是我對不起她,也許我與她的婚姻已走到了盡頭。她是個好人,我真的不配……”

    車已在行駛,是去出租房的方向。孔偉的話越說越不靠譜,燕凡不得不生氣的打斷:“胡說八道,屁話!送下夏妹我再送你回去!兩口子誰與誰不配?她自己不爭氣怨你對不起她?我不信一個巴掌能拍響。”

    “我不會回去的。再,你往後要睜大眼睛,對每個人都要設防。如果我沒看錯的話,說不定已有人在開始惦記着和數算燕氏集團的天地總公司的權勢。你要珍惜總裁的位子,你只有坐穩了纔有可能保全燕家財產的可能性。你二姐是個可信賴之人,她沒有野心。”孔偉真情奉現。

    wωω¤ Tтkǎ n¤ CO

    “你嘮嘮叨叨、羅羅唆唆有完沒完?怎麼像是交待後事!”孔偉之言使燕凡想起王軍派臥底的事來。他猜想很可能是因爲二姐的性冷淡而導致了二姐夫的出軌,所以出軌就不是一個人的過錯。二姐是個可信賴之人沒錯,父母也常掛在嘴邊。二姐夫也是個識大通、講原則的好人。雖然缺少非我其誰的主人公霸氣,但從不缺智慧及實幹精神。燕凡決心不讓這兩口子的感情危機發展下去:“有事算我的,你少說話!”

    車到明業小區,邵夏首先下車,孔偉隨之。

    “你怎麼下車?我還是送你回去吧。”燕凡卻也下了車。

    “帶錢沒?若有借給我點。”孔偉爲明天的生活着想。

    燕凡只有十幾元零錢在身上,他抓出來:“不夠一頓飯餞。”他一邊遞錢一邊面向邵夏:“你身上還有多少?明天我加倍還你。”

    邵夏早把錢拿在手裏:“這等於給冬哥的油錢,不用還,少點,共二百多元。孔總明天先買飯用着。二樓咱住對門,缺錢用隨時說。秋姐鬧誤會早回來了,明天還得費口舌給這兩口子做工作,冬哥要請客。”

    “上去吧,凌晨兩點了。”燕凡頭前登樓敲響了201房間門。

    那邊邵夏忘了帶鑰匙,也敲響了202房間門。

    兩扇門齊開,那邊尤申,這邊金秋,怎麼來了仨?兩個敞門人有點發愣。搬家了怎麼又回來?戀舊?201進去仨,202進去倆,又關了門。

    這邊,邵夏瞅金秋一眼:“小心眼。不過一句玩笑話便不辭而別,冬哥娶你進門不得天天生氣?什麼秋姐,成了秋風掃落葉。”

    “你嫁呀,嫁過去給他夏天般的熱情,陪送時別忘了蒲扇。其實,男主演與女一號就應該是天生的一對。如果夏妹願意,我當月佬給你牽紅繩,怎麼樣?”金秋不以爲然地反駁着。

    “秋姐號下的,誰敢與你搶爭?還給我牽紅繩,冬哥僅僅開了點玩笑你就進了醋罈子,能給我當月佬?或許有可能,待我嫁不出去時,你可憐我給我介紹個要飯的。”邵夏坐在吳春早給她鋪好的被褥上。

    “還不說沒有登記結婚,即便是登記結婚了,離婚在當今也是家常便飯。據說在咱安津市離婚的比結婚的還多。如果夏妹真的愛冬哥,我真的可以成全你倆。”看錶情,金秋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你二人姐妹同嫁得了,省得爭來搶去的脣槍舌箭,喋喋不休。都快天明瞭,不盹嗎?”吳春睡不安頓,也插了過來。

    “我看春妹也喜歡冬哥,不然我們三女侍一夫得了。”邵夏開起玩笑,其實在她心裏,冬哥是她擇婿的第一人選,緣於三季妹間的感情深厚,她實在不願意與秋姐爭奪,不是她沒有資本與信心。

    “那就熱鬧有戲看了。一個爭風,一個吃醋,另一個全能選手連爭風加吃醋,三個女人一臺戲,讓冬哥夾在當中吃氣。你說他娶得是老婆還是戲班?不可思議。”金秋也開起了玩笑。

    “可思可議。秋姐是皇后——人臉面上的夫人,夏姐是西宮——冬哥的老婆,我是妃子——冬哥的妻子,咱和睦相處不很好嗎?冬哥就是皇上,有何不可?”吳春明着是開玩笑,暗着卻是心裏話,她往死裏愛着冬哥,有可能的話,她真有替冬哥赴湯蹈火的心。

    金秋心裏有杆稱,她知道這兩季妹是在明着開玩笑,暗着也是真心。如果真的三女侍一夫,舊社會有之,明着。新社會也有,暗着。

    那邊,尤申閉門:“燕兄,深夜與孔總到此有什麼指示?”

    “這位好日子不愛過,特來打攪各位,要在這裏住宿。你們擠一擠,救濟救濟這位無家可歸可憐的人吧。”燕凡沒有坐下,他打算辦妥馬上回去。

    尤申捲起鋪蓋抱起:“我到裏面睡原鋪,這原是燕兄的鋪,孔總先將就一晚上吧。”說着,他先把自己的被褥放到他原先睡覺的地方,又把燕凡留給他們的被褥替孔偉鋪好。

    義父到來,沈申鑫與章豐欲穿衣來伺候,被燕凡走過來摁倒:“睡吧,不早了。”並順手給這二人壓了壓被子,真像父輩愛護兒女。

    一切安排停當,燕凡起身離去。

    孔偉哪有睡意,他感慨萬千:既下決心斷絕**,就得付諸實施。對妻子坦白,他也想到了這種後果。當時只是想到,如今身臨其境,落魄呀!明天?工作?還要寫辭職報告,不能誤了工作。辭職,需向總裁。石總裁,新上任的岳母,因她而辭職,怎麼寫法?委婉表達吧。爲不影響他人休息,孔偉埋在被裏按鍵:

    辭職報告

    燕氏天地總公司,石總裁:

    由於本人的原因,我請求辭去燕氏集團天地總公司影視部經理職務。只因我不能得到妻子的原諒,又對不起石總裁,所以去意已決,望批准爲盼。

    孔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