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十七章 不能望風撲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十七章 不能望風撲影字體大小: A+
     

    “會神不聚精,你思想開小差了?哎呀,你看,這怎麼搞地,秋兒拉春兒走了。這該打的冬兒,玩笑開大了!”燕文正有點急。

    “得了,小人的事,你不要插手。進退,冬兒自然心裏有數。別說話,你看場面多熱烈。哎,說好了,最多二年,冬兒不接還是你的!”

    燕文正剛要說什麼,被石淑秀用右手二指豎着擱在他兩脣上,燕文正乖乖停言,目光重新凝注電視熒屏,熱鬧的直播也重新吸引了他。

    被燕文正一言觸的,石淑秀的腦海裏全是冬兒的帥表。以前三個女婿與她發生關係時,她都是閉着眼把負荷幻想成是那可愛帥氣的冬兒。石淑秀一度曾買了**和**準備讓燕凡乖乖就範,但可惡的那兩個字總在她要下藥時突然閃現而有效的禁止了她。

    這一切,聰明的燕凡並沒查覺,不是他粗心。在他心裏,繼母不亞於生母的感受根深蒂固。所以他時不時的與她還有肌膚接觸,拉她的手,給她捶被,甚至抱她的腿。

    可石淑秀表面上是接受兒子撒嬌,但內心卻是與一個帥男人在進行肌膚所親。膽子,越來越大,他終於在無血緣關係的藉口中下了最後的決心,但又好幾天沒有機會。

    在這當口,燕文正爲了鍛鍊兒子而批准燕凡自己出去獨自生活一段時間的要求。爲了工作順便,石淑秀也在基金會安了第二個家。

    等第一次燕凡的租房到期,由於石淑秀的戀心猶存,希望燕凡搬回家住,可燕凡偏偏又在明月小區繼續租房。也好,那兩個該死的字總算沒有發生。在石淑秀的“謝天謝地”中被三個女婿三波、二偉、大軍先後用酒、藥、逼做了女人。

    燕紅與王軍同在臥室看《誰是大明星》現場直播。這兩口子由於不是燕凡接班而稍稍鬆了一口氣。兩年的時間夠長,在這夠長的時間內,不愁沒有擒獲孔偉的時機,還不說手中握有他和岳母的錄像證據。由於是在燕家,孔偉的話語權恐怕不如燕紫來的強勢,因此關健是攻克燕紫。

    要攻克燕紫,用無衣體照片與色情錄像在一個基本無性的女人面前根本沒有效果,卻會讓人們不能相信,而且燕紅的條件是不能以徹底抹黑二妹爲基本要求,因爲這姐妹倆相處比較融合,要不名利在先,燕紅真捨不得二妹爲她做出必要的犧牲。

    幾乎一夜未眠,終究沒想出擒獲燕紫的良方密法,只得把着重點放在石淑秀與燕凡身上。

    燕紫與孔偉同時在看《誰是大明星》的實況轉播。他倆對石淑秀繼任總裁倒沒有太多的想法,只要不是老大或老三出任總裁就不必要引起注意。一直到轉播結束,他倆才熄燈躺下。

    孔偉張了幾次口,都沒能夠把心事說出來。萬一得不到燕紫的原諒,還把家庭破壞了,得不償失啊!不坦白,整天何以面對燕紫?有根據證明是王軍兩口子搗弄的匿名信,若讓燕紫知道了,事態會更加嚴重。

    足有半個小時,孔偉翻來覆去的不能入睡使燕紫感到慚愧。好不容易兩口子同時在家相聚,自己卻不能給預孔偉做丈夫應有的歡樂。雖然藥物及心理共同在治療着,心裏不再爲身邊有個男人而煩燥,否則她仍然不會與他同牀。但對那方面好似還沒有硬性需求,她只有犧牲自己的感受給丈夫解決實際的生理問題。想罷,她把腿搭在了孔偉的身上。

    孔偉原本才翻過身去背對着燕紫。要是往日,妻子搭過腿來他會在異常的興奮中猛地撲過去。而今夜,心事重重的他好似失去了應有的性趣,只是輕輕把腿給搬了下去。

    “偉,性冷淡會傳染人嗎?難不成我的治療略見起色你又進去了?”燕紫說話間摁亮牀頭燈。

    “有一件事,我罪在不赦。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夫妻間必須坦誠。整天憋在心裏,總是一塊心病。坦誠如治療,早期治療或許會藥到病除。所以,我今晚上必須交待清楚。也許你聽後會把我掃地除門,我無怨無悔,但我相信我的坦誠不會把我逼向死路,大慈大悲的燕二小姐一定會放我一條生路。這次,我是抱着淨身出戶的想法。”孔偉坐起來。

    “坦誠?”由於自己的性冷淡,或許孔偉在外幹了招花引蝶的勾當,燕紫早就擔心過。由於自身的原因,她也沒有充分的理由斥責他。只有自己勸自己:睜個眼閉個眼吧。孔偉自言罪在不赦,百分之九十是對出軌的懺悔。事已至此,將心比心還是得過且過吧:“偉,不用說了,我也有自身的原因而導致了你的過分。我治癒的可能性百分之百,現在已有了明顯好轉。不用多少日子,名存實亡的夫妻關係會重現生機。到那時你只要不故技重演就好了。”

    “不,我一定要講明白,你現在心平氣和的原諒我,是因爲你還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我這裏有一封匿名信,你先看看。”孔偉從牀底拿出信來。

    燕紫坐起來拿過信,對着牀頭燈看了一遍,隨後撕碎扔在牀邊小垃圾桶內。

    孔偉在燕紫看信的同時,下牀倒了兩杯水,遞給燕紫一杯:“我已調查清楚,別有用心的人給我和女方各下了兩種藥,**和性藥,並調好了微形錄像機,纔有了這盤淫穢光盤。”

    “這麼說,兇手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找到了?不能望風捕影,不要被假像迷惑而冤枉了好人。好了,不談這個了。”燕紫喝空了杯。

    “給我下藥的是王軍先前的大堂經理,現在的貼身祕書與情人孫芳芳。走了幾個藥房,終於弄清了買藥人正是王軍。對不起,我的燕二小姐,你的水裏我下了一點性藥,一半的成人用量,我知道經常用這種藥會傷身體。你現在的性功能還不算正常,我諮詢過大夫,就你目前的狀態,這種新近進口的性藥也會給你帶來不小的反應,是爲了讓你嘗試一下我當時的處境。請原諒。”孔偉也喝了那杯水,他的水裏沒下藥。

    “你拿的是那個碟子嗎?”燕紫問。

    “是。”孔偉答。

    “要放嗎?偉,不要放,我不想知道是誰。真的。”燕紫真心透露:“如果是生人還好,萬一是熟人我以後怎麼面對!”

    “我今夜一定要放,否則我沒法面對我的燕二小姐。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我也準備好了捱打後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孔偉一切準備就緒,把遙控器遞給燕紫,他坐牀沿雙手輕輕扶着她的兩個肩頭:“或許,我這是最後扶我的燕二小姐,我捨不得離開你。”

    燕紫舉了兩舉遙控器,還是沒有去打開DVD,她怕揭開迷底讓兩個人同時難堪。

    孔偉把臉貼向她的臉:“再最後親親我最親愛的神聖不可侵犯的心紫吧。”

    “我說過了,無論你侵犯了誰,只要不是違背了對方的意志,就是我那可憐的繼母,我也同樣原諒你,別來‘最後’這類不吉利的話。”燕紫欲扔掉遙控器,把懸念徹底忘記,以開啓她夫婦嶄新生活的新篇章。

    “心紫,我的心紫。”孔偉緊緊抱着她,感激的淚水涌落她的胸前:“心紫呀,我正是和岳母發生了不該發生的那種關係。”

    “啊!”說是一回事,實際遇到就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接受了,還不說只是往重裏那麼一個比喻。可憐的繼母,在燕紫心裏再也無法定位。她,既是一個受害者,又是一個害人者;既是一位無辜的人,又是一位強加於別人無辜的人!不料在矛盾的激動之中竟無意地摁了播出鍵。

    就在熒屏上出現畫面,燕紫驚叫的同時,本已坐在牀沿上的孔偉毫不遲疑地一轉身朝他的心紫雙膝而跪並低下了頭,淚柱織地。

    燕紫竟一時無了反應。矛盾的心理使她進退維谷。饒恕孔偉?饒恕繼母?自古這事罪大當誅!繼母有過之而不亞於生母般的撫養之恩,孔偉爲了燕家產業無怨無悔、日夜兼程般的工作,幾乎還兼顧了半個保險公司工作的謀劃。怎麼辦?燕紫左右爲難。

    雖然難以割捨,孔偉卻已看到了窮途末路。有過原諒他與岳母的關係承諾,他知道那是一個沒有得到證實前的比喻。當那種事成爲事實時,且不說出軌本身就是難以饒恕的,那不倫不類有誰能夠接受!淚水男兒不輕彈,而今夜孔偉無聲的淚卻前仆後繼地流個不停。既然已經如此,沒得到饒恕的他只好自己慢慢起身,穿戴整齊後,戀戀不捨地敞門而去。

    燕紫下了牀,站在牀下。她知道,孔偉這第一次不得不出走並不意味着到外面避避那麼簡單,如果得不到她全面的諒解他不會回頭,或許這就是夫妻分離。她無力地坐在牀下,如果是孔偉這時才走,她會抱住他,可現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