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十六章 雖然事出有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十六章 雖然事出有因字體大小: A+
     

    燕凡、邵夏健步登臺攜手鞠躬,並由燕凡作了說明:“各位父老鄉親,我倆本來只准備了以上四首歌曲,這四首歌曲只有我演唱的《我血沸騰》在電視節目裏已與大家見面,而今晚才播到有《但願天下無窮人》插曲的那集。邵夏的《真愛》在正拍攝的那集裏。現在我與夏妹所演唱的《不該是母子》那集還沒有拍攝。我還沒有拿到提前演出的通行證。剛纔導演看了《誰是大明星》直播,他與有關負責人經過溝通給我發來短信並派人送來伴奏帶,爲了報答廣大觀衆的喜愛和熱情,特批提前演出,希望父老鄉親接受和喜歡。好,放音樂!”

    動聽的歌聲,優美的肢體語言,人們在戀戀不捨中結束了欣賞。掌聲過後,男主持人讓評委點評。

    高亂彈還是搶了第一:“讓我評判,倒讓我自愧不如。因此我沒資格點評,非要我說兩句,兩個字:贊!頂!”

    莊董譜仍居第二:“如果讓我主宰這場比賽的最終結果,我會收回一號、二號選手手中的季軍獎盃而換髮亞軍的獎盃。雖然燕冬作曲填詞和堪稱一絕的演唱全能集於一身,但我捨不得邵夏那銀鈴聲帶。”

    女主持人:“莊評委的意思不言而喻是讓三、四號選手並列亞軍,燕冬與邵夏攜手共登冠軍寶座,這想法我也有,而且很強烈。但這不行,因爲不符合比賽規則,票還是要投,否則會被人們議論。”

    莊董譜笑道:“我開個玩笑,是不是咱的女主持人太喜歡燕冬而產生偏愛?”

    女主持臉一紅:“雖然咱綜藝節目隸屬娛樂類,但這種玩笑最好別開。不知莊評委知道與否,三季妹裏有燕冬的未婚妻。”

    “明星猛料啊。請主持人向大家公開燕冬的戀情,觀衆們翹首以盼。”莊董譜好抓觀衆心理,見觀衆席交頭接耳便猜出了幾分。

    女主持粲然一笑:“哪一季我也不清楚,咱就留一點懸念吧。”

    觀衆不玩了,齊聲高呼:“公開!公開!公開!……”

    男主持平息了呼聲,面向莊評委:“我們真不知道是哪季,此事由你引起,你就向觀衆解釋清楚吧。”

    莊董譜現出苦笑,稍一停頓猜測道:“不知燕冬是不是燕氏集團的既定繼承人。如果是,邵夏雖沒介紹,卻暗示誰應該是少夫人。”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燕凡臉上。而燕凡笑着輕輕搖頭,表示此舉已偏離了比賽主題,但又不好掃觀衆的興,只好點頭承認金秋是未婚妻。但人們只注意到他的搖頭,好事者只聽到了莊董譜點了邵夏的名字,便帶頭大聲呼喊“邵夏”的名字,他們以爲相同的職業經常在一起便會日久生情,尤其是演對手戲。

    燕凡被人們的起鬨逗樂了,臉上浮現出開心的笑容。他沒注意到、也疏忽了未婚妻的心理感受和麪部表情。

    鬧劇終於落幕,範尼胡做最後的點評:“誰是明星多少年,歲歲精英脈相傳。只惜往屆星已走,無可厚非忙於錢。今日冬夏攜手站,唯恐絕古冠當前。今日造就枷鎖在,下屆誰敢凱歌還!如果選作曲或填詞,燕冬爲冠毫無疑問,單評演唱,並列!”

    投票環節所有觀衆拒投,因爲安津衛視從來拒絕並列第一,當然允許冠軍後的所有名次最多可存兩名並列。人們實在難以取捨,雖然燕凡的呼聲佔有優勢。

    兩位主持人實在沒法主持了,只好孩苦抱給媽,現場請示臺長。

    姜臺長立即召集現場導演及三位評委和在場的臺領導等進行緊急磋商。很快,意見趨於統一,由男主持宣佈:“各位現場及電視機前的觀衆朋友們,既然大家不願意履行自己手中的權力,經領導及評委研究決定,安津衛視不允許冠軍並列的宗旨不變,第六屆《誰是大明星》的冠軍是……。”男主持本想像往屆一樣拖一拖人們心中的懸念,但緣於今天觀衆的熱情而馬上宣佈:“是三號選手邵夏。”

    沒有熱烈的掌聲,稀稀拉拉幾聲掌聲被大環境所逼停。人們正在取捨中忍受着,尤其是女生,那位鐵桿女粉絲竟不顧個人形象帶頭抽泣起來,這抽泣有感染功能,正向四周感染着。但不少粉絲正考慮着怎麼能在不傷害邵夏的前提下提出強烈抗議。只有燕凡在賣力鼓掌。

    女主持雖然因幽默風格遭到人們逼臺,但此時也不願意看到人們的傷心淚水。她急忙擡起話筒:“各位在座的觀衆,經領導、評委評定新設立一個獎項,燕冬被定位於一至六屆《誰是大明星》的總冠軍!”

    那位鐵桿女粉絲不但沒有止淚,卻與衆多女粉絲們哭出了聲音。什麼意思?難道你們沒見大多數的觀衆在歡呼雀躍嗎?

    燕凡站在舞臺上,籤於人們的熱情,他除了揮手便是鞠躬,除了鞠躬便是揮手,但他沒有注意到未婚妻與吳春已悄然離場。

    終於,在頒了冠軍與總冠軍獎以後,現場直播在超了一百分鐘後結束。燕凡雖然因金秋的離去心裏繫了一個疙瘩,但他必須履行承諾,連夜進行着簽字合影。

    燕墅裏,燕文正與石淑秀正在看第六屆《誰是大明星》現場直播,兩個人要看看燕凡的助演節目精不精彩。在燕文正的記憶裏,兒子習啥精啥。考大學時,兒子要考藝術學院的願望在父母的干涉下沒能如願。一直到大學本科畢業,都是根據父母的指示選科。這點燕文正與石淑秀非常滿意。他倆很少看綜藝節目,往往往日的經濟新聞佔領了他倆百分之八、九十的看電視時間。今天緣於有兒子的身影,這才調到了《誰是大明星》。沙父捂沙母的嘴,關於胡列列名字的對白,使兩個人笑的前仰後合。邵夏的演唱,讓燕文正與石淑秀感受到了聽覺與視覺上的享受。

    “快看,冬兒出場了。”燕文正手指電視熒屏。

    “別說話,用心聽用心看,真害怕冬兒唱砸了。”石淑秀兩手相合,在臉部前邊上下移動,是在心裏祈禱。

    燕文正、石淑秀幾乎屏住呼吸,一口氣欣賞了燕凡的演唱。這次如果說僅僅是耳目的欣賞不夠準確,這纔是振撼心靈的頂級享樂。再往下,燕凡引爆的現場氣氛好似使比賽無法進行下去。

    “當初沒讓冬兒去藝術學院,真的虧待他了。沒想到他在這方面真的有天賦。”燕文正搖搖頭:“早知是這樣,當初應該答應他的請求。”

    “可天地公司怎麼辦?子承父業天經地義。這好,你們父子把我推向水深火熱,還不知冬兒是否會如期接替我。咱說好,兩年到期冬兒不接,你得自動收回,別光看我的笑話!父子圖清閒,把我當癡呆!你心何安?”石淑秀後悔當初答應任總裁。當政基金會多單調,多省心。

    “兩年以後讓我自動收回?兩年後你向哪找我?我有那本錢嗎?我自己先去搞着地下工作,你們娘們商量着幹吧。”燕文正本意不是玩笑。

    石淑秀生氣了,雖然不是太用力,但還是雙手捶打着燕文正:“你胡說,你放屁!你再胡說八道我立即撂臺,讓您爺們商議去!”

    “好了,淑秀。老夫怎捨得獨自去那邊搞地下工作呢?這兒不僅有你這頂名的妻子,還有兒女、企業。想想我,真的對不起你,慚愧。”燕文正謂天長嘆。

    石淑秀好似一個綠頭蒼蠅飛進咽喉,燕文正的話剌中了她的痛處。這時,直播正是燕凡爲回擊邵夏而說**繼母的時段,而且連說兩遍。是說我嗎?心中有鬼必然心虛。三個女婿與她有染了對半,雖然事出有因,但不能說她對此事沒有責任。還好,冬兒是在報復邵夏,石淑秀鬆了一口氣。

    燕文正是掛名的丈夫,而石淑秀在任燕石慈善基金會會長前傾心照料她的所謂繼女繼子,雖然也時不時的想那男歡女愛的風思之事,但終究身份特殊,沒敢越過雷池。

    隨着年齡增長,兒女們已長大成人,只有燕凡還是單身。燕文正怕石淑秀寂寞,便讓她幹了會長。終耐年齡在那兒,不足四十歲的女人正是風思之時的高溫季節。

    那時十六、七歲的燕凡已出落成瀟灑倜儻的帥小夥。在家時,把繼母當成親媽的習慣從沒改變,時常光膀子隨便出入,身上健美的飢肉常常勾起石淑秀的無限幻想。

    她恨燕凡是自己所謂的繼子,否則她一定會想辦法讓他變成自己心想的男人。就是這樣,她也幻想着再次俘獲燕凡,因爲燕凡是與她直接接觸最多的男性,僅僅最近幾年她纔沒見他的下身,但卻在她心裏暗暗猜想着。

    她也時常提醒自己是頂名的繼母,卻也張冠李戴的尋找藉口:子承父業應該,雖然我是頂名,但老子無能兒子代替應屬正常,是什麼人發明了那個該死的詞!雖名爲母子,卻無半點血緣關係。這?曾有幾次,他要掙脫束縛,但那造那個詞的人還是及時禁止了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