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十一章 燕紅雙手叉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十一章 燕紅雙手叉腰字體大小: A+
     

    “怕就怕不等你的計謀生效,你我便成了自由職業者。手中沒錢沒勢,幹什麼都無濟於事。那時的你我,將會欲哭無淚!”燕紅還是來回踱步。

    “你我跟隨岳父風雨同舟,沒功勞也有苦勞。不可能他剛上位就在壽宴上守着岳父罷免我們吧?只要我們有喘息的機會,就不愁扳不倒他。你籠絡着張三別讓他走了,我相信最終勝利一定非我們莫屬。”王軍信心不減。

    “你就這麼大的把握?就今天這麼點事都兩頭受挫,向哪去借取勝的運氣!如果燕凡上位,我敢肯定在半月內將進行人事調整,而且是大面積的職務變更,不服的話,兩星期後看。”燕紅自以爲眼光正確。

    “不用兩個星期,只要有三天時間就足夠了。我親自出馬連導演加演員兼職幹,我不服我的演藝比燕凡差!你等好消息吧。”王軍仍然信心滿滿。

    “不是和侯波聯手嗎?你與他交流交流吧,真成了難兄難弟了。他的狀況比咱好不了多少。”燕紅終於停步,一腚坐在沙發上。

    “剛纔他來過,也知道計劃受挫,已經回去找燕青商量對策了。但他不知道燕凡與金秋陪同老爺子一同巡視的事。若他知道了,一定也是熱鍋上的螞蟻,剛纔他就是一頭冷汗走的。”王軍咳嗽了一聲。

    “你再聯繫他一下,看他有什麼想法,馬上再電話告知我。”燕紅扣了電話,急頭燥腦地等候消息。敲門聲傳來,他猜一定是張三回來了,忙說:“請進。”

    張三進來,他看見燕紅那張讓人恐怖的臉後沒敢胡作非爲,只是淡淡地說:“燕總,對不起啊,不是我不盡力,確實是沒辦法。”

    恐怖的臉沒有變化,燕紅冷冷地說:“不怨你,你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再電話通知你。其實你得手了也是失敗,因爲那頭也是無從下手。”

    張三點點頭,原先的慾望被恐怖擊退,敞門走了。

    燕紅在焦急不安中等來了王軍的電話,她迫不及待地問:“快說,怎麼樣?”

    “能怎麼樣,束手無策。當他得知燕凡與金秋參加巡視時,竟驚得他在電話裏好一會啞口無言。不過,如果再聯合孔偉與石淑秀,我們還是佔了絕對多數。金秋沒進門,沒有發言權,燕凡是孤家寡人。如果老爺子硬要燕凡上位,我們羣起而攻之,老爺子也不會不考慮。”王軍又生一計。

    “鋌而走險!你從未與孔偉聯繫過,如果他夥同我繼母說出事實真相,那等於我們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燕紅還要進一步陳述利害,忽聽見門響。瞅一眼,張三進門後又關了門,向自己快步走來。她知道張三這次來不會善罷甘休。自己又無閒心,忙用哀求與悲傷的面容搖了搖頭。

    “那怎麼辦?或許那是咱們最後的王道。”王軍不知自己老婆遭遇的處境。

    這時張三已從後面抱緊了燕紅,而且緊緊貼着她的身體。電話在手裏既不敢推辭又不敢言語拒絕,還要回答王軍:“不過那樣確實很危險,你考慮過嗎?”

    “你不說鋌而走險嗎,不走也不行了。當然,岳父如果不宣佈燕凡上位,這步暫可不走。你還有別的法子嗎?”王軍的方案被否,只好問計。

    張三的雙手已經幹起了他的習慣,她也已感到身後的他正在示威,燕紅只有使勁晃了晃上下身:“原來的計劃本以爲天衣無縫,誰知道會一敗塗地。別沒良策,也只有明天見機而行。不過,我以爲還是把燕凡與我繼母的無衣照弄出來比較穩妥,如果成功的話。”

    “與孔偉的窗戶紙早晚要捅破,待會我跟他聯繫。這麼說來,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提前自我暴露的好。”王軍的語音不再趨於急燥。

    急不可待的張三簡弱了手的習慣動作,竟要借主人通話之機直奔主題。燕紅無奈用左手拿過話筒,用相對有勁的右手死死抓住他的衣領,但嘴裏還是工作:“好吧,等你的消息,但願能夠成功。”

    “你那邊什麼聲響?有事嗎?”王軍聽出聲音有點反常。

    燕紅只得鬆手:“什麼聲響,坐立不安!你還坐得住嗎?”

    “你儘管該吃吃,該喝喝。我還是那句話,天無絕人之路。往往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坎坷走完便是光明大道。”王軍變問爲慰。

    因爲燕紅怕弄出聲音放棄了抵抗,張三要的就是主人兩口子通話時的情趣,但燕紅沒了往日的溫柔,用力直起身子:“只是形勢殘酷,哪有心思吃喝!”

    “好了,一切有我。現在我聯繫一下孔偉,我會千百倍的小心,就是搬起石頭砸不着別人,我也不會砸了自己,放心吧。”王軍關機。

    燕紅放下話筒,身後面的張三正在進攻着。燕紅說不清自己的心情,只好勉勉性子,等待張三的進攻結束。待張三清理好衛生,方回頭罵道:“真你孃的做死!別人已處水深火熱之中,還你孃的不顧死活般的尋歡做樂!惹怒了我真找人整死你個醜矬子!”

    “燕總只是說說狠話了事,我知道你的內心絕對捨不得收拾我。因爲我不但是你這方面的好夥伴,在關健時刻我還可以爲你赴湯蹈火。”說着,張三又過來從背後抱住燕紅:“真的,我誓死效忠燕總您。我知道,憑我的條件,成爲你的夥伴是異想天開。我連賴蛤蟆的資格都不夠,更談不上擁有您這朵芬芳的豔麗鮮花。但您不恥降下身份,除了今天,您都溫柔的接受了我,這會使我感恩戴德。養條狗,它還忍受飢餓跟在主人身後保護。我有感於您的恩惠情義,這次侵犯你是我思維中抱定的或許是最後一次,因爲我從未遭遇過我剛進來時您那哀求和悲傷的痛苦表情,知道您面臨苦楚。在這生死存亡關口,我已想好,我將以我的生命爲代價爲您排難解憂。燕總,您下命令吧,我已做好死的準備。”說着,張三鬆開手,轉到燕紅身前雙膝跪下,視死如歸的眼神。

    自己的遭遇何苦遷怒於他人?張三一番效忠的語言使燕紅大受激動。就連張三那一米四的個子竟然在燕紅眼前也高大起來。在這幾乎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危難時刻,難得還有人這麼效忠。她彎下身子把張三拉起來,並且第一次風情萬種的枕向了他的胸口,並擡起臉往向撅嘴,做好了吻的準備。

    張三第一次得到這種待遇。雖然有時燕紅打電話主動聯繫他,但每次燕紅都是穿着衣服,都是不讓他的臉暴露在她正面,他知道人家僅僅是爲了滿足一時的需求,他的索吻每次都被無情拒絕。而今天,紅紅的小嘴近在咫尺,他沒有猶豫,厚厚的紫脣猛地吸了下去。和諧的嘴脣裏遇到了不和諧的兩個舌頭的互相絞拌。飄飄然的張三得到了比剛更加刺激的享受。

    燕紅閉着眼,要不張三緊緊抱着她,軟綿綿的身子幾乎就要癱倒。她定了定神,牽引着只顧狂吻的張三走向了那間暗室並觸動了機關。

    吃了一驚的張三無意識地鬆了手和口。呆呆地站在那裏發愣。

    燕紅的身體恢復了自由,閃身進了暗室,並含情脈脈地示意張三進去並順手打開了明亮的無影燈。

    張三闖進暗室如同步入仙境。以粉紅色爲主題的室內豪華裝飾他從沒見過,這是哪兒?皇宮嗎?天堂嗎?這麼富麗堂皇的,死在裏面也心甘情願呀。十幾年了,還不知道有這麼個好去處,來主子是被自己的肺腑之言感化了。值啊,只要主子一聲令下,刀山火海也去下!

    燕紅站在牀下:“矬兒,沒見過吧?坐下慢熳欣賞。”

    張三幾乎瞎眼了。燕紅在粉紅光裏的容顏及身段,在他眼裏那真就是仙女下凡。高高在上的燕總啊,你要害死我呀!

    爲了讓矬兒欣賞,燕紅雙手叉腰,慢慢轉了一個圈:“我雖然貌似有點發福,但我的腰還算是細吧?有多少男人對我垂涎三尺?可他們誰敢侵犯我!如果有來生,又有選擇的餘地,我堅決不再當女人。就是在貧窮人家下生,我也寧願做個男人!出去談業務,真看煩了那一對對色迷迷的眼睛。他不僅朝着你的臉看,他還看你的胸部,看你的臀部。在應酬的宴席上做爲一個女性更是尷尬。有時你兩邊多數是坐着談業務的男老闆,沒有幾個安份的。他們總找機會時不時的故意與你產生身體接觸。更有甚者敬酒時把手放在你的臀部,還故意掐你一下。

    這時候多數是業務談成後的答謝宴請,所以你又不好翻臉。但你又不敢有別的表示,怕造成人家的誤解。其中有一次談好的業務了,因這方面的誤解而毀約。你以爲做個女人容易嗎?時不時就會受人迫害。尤其酒醉之時,要不那次我醉地不醒人事你能得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