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十章 王軍滿懷信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十章 王軍滿懷信心字體大小: A+
     

    “媽,怎麼了?是您的冬兒還是兒媳欺騙了您?”金秋知道沒繞過立誓這個彎,想想也笑了。

    “冬兒立地什麼誓?你做得什麼證?你二人合夥欺負我老太婆!”石淑秀不好糊弄,她明白過來:“如果冬兒不立誓,明天我不接班,看您爺們怎麼下臺!還不知足,我替冬兒兩年,這已盡到了母子情份!”

    聲音很大,雖然手機在金秋耳朵上,燕凡還是聽得一清二楚。他接過手機笑道:“媽,誰敢欺負您,您對冬兒說,我替您出氣。您放心,我會接您的班,不會讓您太累。我對您起誓,在您真的感到累了,說不定我還會奪權呢,媽別的捨不得啊。”

    “好小子,這纔是我的冬兒。這會兒我在家挺無聊,你二人十五分鐘車程,一起來陪陪媽吧,這是我第一次提要求。”石淑秀不等回覆便掛了機。

    “非去不可,媽掛機了。”燕凡亮了亮手機。

    金秋轉過身來“走吧。”

    二人快步回到出租房樓下,燕凡拉開車門:“不是早有證了嗎?你駕駛,我乘客。”

    金秋接過鑰匙,毫不客氣地坐上駕駛座,並熟練地啓動。見燕凡坐上了副駕駛,便開始行駛。在燕凡的指導下停在了燕墅。

    石淑秀早衝好茶水在客廳裏與孫媽閒聊着等侯。沒聽見車響,但她約摸工夫已經到來。她拉開門,見燕凡剛要敲門的架步。

    “媽,您好。”投其所好,金秋甜甜地叫了聲媽。

    石淑秀長長地答了一聲“哎”,便拉住金秋的手往屋裏走。

    “媽,您有了兒媳不親冬兒了。”燕凡不是吃醋,他巴不得。

    “去去,拿水果去。秋兒一天不進門一天就是客。”石淑秀把金秋摁在自己身邊坐下,仍然拿着那隻手捨不得放下。

    沒等燕凡答應,孫媽已換了水果,並倒了三杯水,隨後對石淑秀說了聲“有事叫我”後識相地暫離了客廳。

    “我爸呢?”燕凡覺得一定是爸在陪媽,但進門卻沒見爸的面:“我知道慶生表兄陪同我爸去了影視基地,沒回來?”

    “還就是真沒回來,在你二姐家正吃喝呢。明天計劃上午巡視機械製造,下午是銀行與保險公司。”石淑秀話題一轉:“明天,咱娘仨也跟着湊湊熱鬧,正好避避壞人的暗算。”

    “我本打算明天引狼出洞。既然媽有了新安排,先讓他們逍遙幾天吧,反正早晚會自行暴露。”燕凡看上金秋,見金秋微露笑意他也微笑相還。

    “我去?合適嗎?明天您娘倆去名正言順且避開邪惡最好不過,我就不去添麻煩了。”金秋覺得燕凡在老爺子身邊相對安全便放心了。

    “引狼出洞,早晚都有機會,但爲你爸過個歡樂的七十大壽,就別給他添堵了。或許後天公佈了總裁繼任者會使他們放慢邪惡的步子,我也感受到了壓力,以後再跟你二人詳細介紹。秋兒明天去參加巡視名正言順。一,策劃部綜合科的科長;二、燕氏天地公司唯一的少夫人。但能不能去,還得總裁點頭,我馬上聯繫文正。”石淑秀走向座機,撥了號碼。

    “淑秀,有什麼要囑咐的嗎?”燕文正的聲音。

    “什麼時間回來?有事商量。”石淑秀問道:“明天,巡視機械廠、銀行及保險公司的計劃是否不變?”

    “站好最後一班崗,所以不會變,有什麼不妥嗎?”燕文正又幽默地加了一句:“爲了我的名譽老婆,可以爲你而改變的。”

    “臊老頭子,守着孩子胡說什麼!”石淑秀好似臉上掛不住,偷偷瞅了燕凡、金秋一眼,兩個小人好似並沒在意。

    “守着孩子,誰?”燕文正在電話裏問。

    “冬兒與秋兒在家裏陪我。明天是否讓俺娘仨一同陪你站這最後一班崗?”石淑秀笑道:“意義非凡啊。”

    “好啊,慶生剛纔接了一個電話,老家要他回去分居,我正打算商量讓你開車呢。冬兒明天沒戲嗎?秋兒也要把策劃部按排好呀,不能誤了工作。你讓秋兒接電話。”父母好似商量好了,都把兒媳放在了第一位。

    “伯父,您吩咐。”金秋接過話筒。

    “秋兒,或許冬兒已把我壽宴交班的事告訴了你,現在只有你伯母,冬兒及我、你知道。通過你在策劃部的工作表現來看,確實是個堪當大任之才。明天咱一邊巡視一邊面談。不但明天一定把策劃部的工作安排好,以後的日子還要加倍努力!秋兒,相信你一定能辦到。”燕文正非常高興的口氣。

    “伯父放心,秋兒一定會盡力扶佐新總裁,以彌補冬哥因演藝事業而無暇顧及企業而帶來的損失。”金秋特會安慰人和討人喜歡。

    吃過早飯,張三坐出租來到燕墅,寬敞明亮且豪華的客廳裏空無一人。有點傻眼的張三坐在那裏忽然覺得緊張起來,孫媽去了哪?隨着客廳落地鐘錶針的轉動,張三的緊張越發加劇。

    透過客廳的玻璃門,終於看到孫媽騎着三輪電動車回來了。救星哪,你可回來了!張三就要蹦起來。他看一眼落地鍾,九點,時間很充裕。

    一會兒,孫媽走進客廳。見張三坐在那裏,便問道:“你找誰?”

    “找孫媽您啊,找別人怎敢驚動你。”張三笑道。

    “什麼事你說,可不能出格啊,上次說好的。”孫媽猜到一定不是好事。

    張三沒有回答,從兜裏拿出兩小包藥,放下擁在孫媽面前的玻璃茶几上。

    “什麼意思?”孫媽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她慶幸只有自己在家。

    “與上次一樣,爲讓勞累的石會長得到難得的休息,麻煩你給石會長加點安眠藥,讓她好好睡上半天覺。”張三一臉認真:“這是大小姐的意思。”

    “上次我已跟你明確講好,那是唯一的一次,你怎麼出爾反爾?再說,即便我破格再做一次,可我鞭長莫及呀,石會長不在家。”孫媽一臉無奈。

    “她去了哪?十二點以前回不來嗎?”張三一邊問一邊責備剛纔的急燥:早知不在家,何必犯急燥。傷天又害理,我也不想做。

    “主人的事我們下人有權過問嗎?據他們的話推測,是陪總裁巡視去了。臨走石會長囑託我,午飯及晚飯不用準備別人的。”孫媽實情實告。

    “幾點走的,是誰開的車?”爲了交差,張三打破沙鍋璺(問)到底。

    “不到八點,是少爺與少夫人來接的,少夫人開的車。”孫媽無水分的回答,她爲自已今天能逃過幹昧心事而高興:“我愛莫能助,對不住了。”

    忐忑的燕紅正煩心着。石淑秀雖是繼母,但她比親生母親一點也不遜色。這三番五次的貶低她的人格及尊嚴實爲不孝。再怎麼說,燕凡是自己的親弟弟,陷他於不孝實不應該。名利這東西相當可惡,會害死人的!燕紅正用殘餘的一點良心遣責着自己,手機鈴響了。是張三的來電,她急忙接通問道:“怎麼樣?孫媽應承了?”

    “我現在剛出了燕墅,事情沒辦成,慚愧地很,但我沒有辦法。”張三的聲音,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說出實情。

    “計劃有變化嗎?老爺子在家?”燕紅急切的問。

    “計劃倒沒變化,總裁按時出發巡視,不過把石會長裝上了車,同時被裝上車的還有少爺,開車的是少奶奶。”張三彙報後接着請示:“事情就是這樣,我原地待命還是返回您哪兒?”

    “既然如此,你返回吧。鑑於形勢嚴峻,你回來暫切別來煩我,等待風停浪靜時再說。”形勢確實嚴峻,她馬上接通了王軍的手機:“泡湯了,人算不如天算,徹頭徹尾的失敗。”

    “別急,別急,慢點說,天無絕人之路。”那頭安慰着。

    “怎麼能不急!巡視車按時出發,我繼母也上了車沒法用藥。關健是開車的是金秋,更關健的是燕凡也在車上,儼然就是現場交接!不僅今天的計劃失算,就是先前與侯波聯手讓我繼母阻擊燕凡上位也一併宣告失敗。火燎眉毛了還不急!”燕紅真地坐不住了,站起來回踱步,皮鞋高跟磕地發出“咯、咯、咯”聲響,而且還很有規律。

    “這就對了,——”王軍還要接着說,聽筒傳來聲音只好暫停。

    “對了?對個屁!沒有雄心壯志的奴才!燕凡順利上位,你我的位子都保不住,年前便可以成爲自由職業者,不信你看着!”燕紅火了。

    “我的對了是指我剛纔接了郭延一個電話,他說早飯後金秋與燕凡同時出了出租房,並由金秋開車往北下去了,至今未歸。我的對了是指與你的說法相吻合的那個對了。我們辛辛苦苦爲了啥?不過,即使石淑秀阻止不了燕凡上位,郭延已騙取了燕凡的絕對信任,可以隨時給他下藥。他們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王軍滿懷信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