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十六章 已經搭好戲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十六章 已經搭好戲臺字體大小: A+
     

    “婦人之仁!成大事者都是無毒不丈夫。李世民弒兄屠弟,也是千古明君。刺刀見紅,我指外姓。不到萬不得已,也就是說只有在我們面臨着滅頂之災時纔會出此下下之策。關於燕凡與石淑秀,無論燕凡上位與否,一定都要有他二人同牀的裸照,而且近期就要策劃,不知這事是否要與王軍聯手,你的意見呢?”侯波早有計劃,本想慢慢實施。被燕青一急攪便決定提前。

    “以己之力辦不到可以聯合。但聯合雖然減輕了風險和成本,卻也同時貶低了利用價值,因爲有兩人同時利用。一個人如果辦砸了不好交待,兩個人辦砸了有個照應。爲安全起見,還是與王軍聯合吧。”燕青說:“對付孔偉有沒有其他辦法?我看你除了裸照沒有其他計策。”

    “就目前來說,也就此路可通。燕凡的女朋友金秋,更不是個等閒之輩。經過多方打探也沒弄清楚她的來龍去脈,還真有點高不可測的神祕感。她自稱是個農村來的打工妹,但從沒見她去過農村。她在策劃部任綜合科長,因爲燕凡全身心投入影視拍攝,金秋實際上就是部長,控制了整個策劃部。

    如果燕凡與金秋結合,無疑會增加了撼動的難度。有了燕凡與石淑秀的裸照,說不定金秋一怒會離開燕凡,就無形中的削弱了燕凡的有生力量。最近,石淑秀已有許多日子沒去慈善基金會上班,名意上是爲老爺子準備壽誕。

    吳慶生也有多日沒去總經理室和策劃部上班,老與老爺子在一起,好似成了老爺子的專職司機。這一切動態都不正常,值得我們密切注意。王軍分析說吳慶生可能在燕凡拍攝電視劇期間先替燕凡擔任一期總裁的說法雖不太現實,但也不是一點可能沒有。”侯波說完搖了搖頭,又點燃了一支香菸:“人活着,真累!”

    “與王軍辦事,關鍵事一般不能用電話或短信聯繫,小心他留有錄音。孔偉的事等喝了老爺子的壽酒再辦,燕凡與石淑秀的事你就找時機吧,千萬不要在老爺子壽宴之前出事。雖然老爺子近期尚健,終究七十了,已經過一次生日少一次了。”燕青多多少少流露出了一點傷感。

    市第一人民醫院走廊的病牀上,護士正給劉地換藥。這時完成了當天拍攝任務的燕凡走進來,放下滋補品靜靜地站在一邊。

    護士們完成包紮,都朝燕凡友好的點點頭走了。

    劉地一直閉着眼。護士走後他也沒睜,只是慢慢地躺下了。他正暗自爲受傷慶幸。否則,他不會認識那幾位名人。更使他興奮的是,天下無雙的金秋對自己無微不至的親切關懷,而且好似還有與他建立不平凡關係的可能。他知道她對燕凡的高傲揣有戒心,但他不知道那只是一個藉口。憑心而論,他祈禱有位更出色的姑娘把燕冬虜走,以便騰出位置有利於他追金秋。忽然,他覺得牀邊有人,於是睜開眼睛。

    “還痛嗎?”燕凡坐在牀邊,很關切的。

    “您那麼忙,別往這跑了。”見到燕凡,劉地似泄了氣的皮球。這樣的高富帥在各方面都難找對手,金秋所謂的討厭高傲不是她真實的內心寫照。他想坐起來。

    “你躺着吧,不用擔心會在臉上留下傷疤。我在電腦裏已查到美國出了一種藥,叫潘魅斯乳霜,保你三十天恢復你原有的容顏,我已經郵購了。有女朋友了嗎?”燕凡關切的問。他真怕他沒有女朋友或有女朋友因毀容耽誤了終身大事。昨夜好歹查到了良藥才放了心。

    “沒有。”劉地如實回答。不知燕冬與金秋的裂痕有多寬,便試探着問道:“秋姐好似對冬哥有點小小的誤會,不知排除了沒有。”

    “女人的心情你永遠搞不懂。她說我高傲,但我並沒覺得。她那只是一個藉口,但心裏明明又放不下我。她把原先定格了的戀愛關係降溫成一般的男女朋友關係,可她的表現根本就達不到普通朋友的標準,現在,她的內心一定很矛盾。本想近期內找她坐下好好談談,不想又出了這件事給耽擱了。沒辦法,等等吧。”

    “憑冬哥的才貌家世,不愁沒有更優秀的姑娘與你建立關係,又何必在一棵樹上繫繩?”劉地真想對方接受他的建議。

    “你還沒有戀愛,所以不知道真心愛一個人而這個人不真心愛你,你是多麼痛苦。尤其是已確立了戀愛關係又把這種關係費除了,對一個人是多麼沉重和無情的打擊。還好,金秋和我還是朋友關係,複合雖存在着變數,但有希望總比證明是失望讓人振奮。”燕凡的言語出自內心。

    劉地在心裏認可了對方所言,於是點了點頭說道:“認識你們是我的福份,真的。您這麼忙,就別在這裏耽誤您的寶貴時間了,去忙吧。”

    “那好,有空再來看你,我走了。”燕凡與劉地握了握手,離開了病牀。在走廊中段與金秋相遇,兩人互相點了一下頭權做打了招呼。且二人臉上沒有表示出任何表情。

    劉地看的一清二楚,很明顯的裂痕。還沒等金秋來到牀邊,劉地便問道:“秋姐,你現在與冬哥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人與人的關係。從今天開始,就讓田田來陪牀吧,我現在是代理部長,這點閒事還能做主。”金秋走過來坐在牀邊。

    “我姐不是請不下假來嗎?千萬別誤了工作。”劉地說。

    “我可以替她,一會兒她就會來的。再往後,我也就是傍晚來趟,因爲工作負擔重了。你看,你姐來了。”金秋用臉示意。

    劉田田走過來:“金科長,不,金部長在啊。我來了,您去忙吧。”

    劉地流露出不滿,你還不如不來,讓金秋多陪我一會兒。

    “那好,你們姐弟聊吧,我去給你倆買來晚飯再走不遲。”說着,金秋起身離去。不足十分鐘,金秋把兩袋水餃遞給劉田田:“我走了。”

    “這麼多,一起吃吧,滿夠的。”劉田田禮節性地讓着。

    金秋擺擺手,走了。

    “其實不用陪牀,你可以去上班。”劉地真怕有姐姐在這裏陪牀,金秋有了依靠不來了,那可真是得不償失,虧大了。

    “你不要胡思亂想,金秋那是同情你,並不是喜歡你,更不用說愛。燕冬,典型的白富帥,也沒有完全俘獲她的芳心。當然,這是表面現象。如果有一個勇敢的女人公然跳出來與她競爭,她不會這般淡然處之。她一定會把燕冬緊緊抓在手裏。她跟我也說過,她會盡力給你治療,並要燕冬在網上查找去疤的良藥。

    如果治不好你的疤,她說她會對你的婚姻負責,但並沒說會嫁給你,你不要高興的太早,因爲她不可能會下嫁於你。你,不會從報恩人手裏得到你想得到的東西。退一萬步說,即便你意外得到了她,也是同牀異夢,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我的親弟弟,這是忠告,忠言逆耳啊。”劉田田爲使劉地死心而重複敘述。

    燕凡回到出租房,看着一切是那麼自然和諧的擺設格外親切。就要離開這裏了,他從內心捨不得。這裏,不僅住着義弟和兩個義子,關健是對門還住着三個季,還與其中一個季的關係正在發生着不可思議的潛移默化。也虧這種關係的產生,否則會更捨不得離開這裏。

    燕凡正暗自神傷着,手機傳來短信提示音。燕凡掏出手機,是沈申鑫的號碼,燕凡打開閱讀:燕爺,遵照您的指示,我辭別劇組浪跡於街頭,正如您的預測,有一名爲趙承同的昔日夥伴,拉我入他的安平部。

    安平部,是效仿王軍的的平安部而建,是效忠侯波燕青的。安平部現由三人組成,除了趙承同,還有一名叫唐傑的,已經打入了王軍的平安部。據趙承同說,他還有一位同時出道的密友叫劉地的,最近兩三天沒聯繫上,再加他,預計的四個人就全了。這,就是今天的收穫,彙報完畢。

    燕凡看完,嘴角浮起不易查覺的微笑。王軍派郭延來我這裏臥底,侯波讓唐傑去王軍那裏臥底,而我的義子郭延漢與沈申鑫又分別加入了王軍的平安部與侯波的安平部,好戲已經搭好戲臺,就等着鑼鼓一響,各角演員們粉墨登臺了。

    他很迅捷地回了短信:馬上從已發信息裏刪去,把我的短信也刪去。沒有重要事情不必要聯繫,萬望注意。安全第一,信息第二!短信發出,燕凡又拼了一條:修復傷疤的藥已找到,並已郵購了全療程的,估計三至四天可到,請放心。不用幾天,我遵父母之命就要搬回燕墅居住。我在出租房,不知你在不在出租房。若在,是否可以面談?與你需要交流的太多了,望回信,等。燕凡快速地發出了短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