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十四章 燕紅心話吐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十四章 燕紅心話吐露字體大小: A+
     

    “你說給誰聽?都與張三好十幾年了,你的什麼地方他沒光顧過?甚至聽呼吸他都能辨出是你,還沒到過這個暗室,沒欣賞過你的全身,誰信!”郭延漢拿起女人的腳從腳後根到腳指他仔細地吻着,害怕露下任何一點地方,他有喜歡女人腳的癖好。

    “真的,他真的不知道有這麼個美妙的地方。你知道他爲什麼整天哀求我穿短裙嗎?你不用嫌他醜陋窩囊。自始至終,除了我酒醉那次不知他用了什麼手腕,這十幾年來從未與我面對面過,更不用說那些親吻的禮節。正與你所說,看見了他的臉就噁心。”燕紅心話吐露。

    “我還是不信。你時常打電話讓他過來,不是你主動?既然噁心,你讓他來幹什麼?你的話自相矛盾。”郭延忙完一隻又另一隻。

    “就是自己處理還要出力分心呢,反正又不與他面對面,又看不着那張讓人又討厭又噁心的醜臉。”燕紅已對郭延漢全部開放,什麼話也都說出來。

    在市第一人民醫院,因爲牀位緊張,那位燙了腳的姑娘處理完畢後與剛趕來的未婚夫已回了在附近的家。金秋打給吳慶生電話請假一下午。勸架人臉部已有些地方起泡破皮,應該住院治療。可院裏實在沒有牀位,直把金秋急得火燒火燎。虧燕文正出院,石淑秀來辦理手續碰到了,才找了院長,院長特批了在走廊的一角增加了一個牀位,總算住下了。一切辦理妥當,金秋才坐下問道:“小劉,用不用通知你家的人?”

    “你怎麼知道我姓劉?”勸架人滿臉纏着紗布,只露出兩眼一嘴。

    “剛纔警察都有記錄,所以知道你姓劉,名地。你老家哪裏,還是通知一下爲好。公司只批了我一下午假,明天我還得上班,只有空裏來照顧你。在班上我也不會放心。”金秋真後悔午餐選了麪條,不但沒吃成還惹了禍。

    “我老家農村的,只有一個姐姐也在這座城市裏工作,她也不好請假。我沒事,你儘管去上班吧。你找人給了這麼一個牀位,我謝謝你。”劉地說。

    “你姐姐的工作很重要嗎?爲什麼不好請假?她什麼名字?不可以對調歇班嗎?”金秋問。

    “劉田田。”劉地如實回答。

    “劉田田?可是在天地公司策劃部的餐飲科任職?”金秋問。

    “是。你認識她?”劉地一邊問竟一邊坐起來。

    “我是策劃部綜合科的金秋,我與你姐在一起辦公。”金秋笑着說。

    “你就是金科長啊,久聞大名。每次見到我姐,她都會誇你,而且她對你佩服的真是五體投地。年紀輕輕的,竟長了一個國家領導人級別的大腦。她說您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你的男朋友燕冬是天地公司的順位繼承人,而且智慧超人。將來,天地公司會在您二人手中迅速發展壯大,肯定會衝出亞洲,展恣世界!老天爺怎麼就讓你二人湊達成夫妻呢?”劉地笑笑說,他真認爲燕凡與金秋聯手會稱霸世界。

    “我有領導才能?”金秋笑了幾聲:“開國際玩笑。你支持我競選****還是鼓勵我競選聯合國祕書長?我與你一樣,是個普普通通的一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關於燕冬,我也並不看好他。”

    “什麼,你不看好燕冬?不會吧?那你爲什麼喜歡他還要嫁給他?”劉地不解。

    “誰要嫁給他?以訛傳訛。”金秋有點漫不經心,更好似無所謂。

    “難道不是嗎?要不的話,你剛到策劃部就升任綜合科長?在燕冬拍戲不在的情況下你不就是部長嗎?策劃部的人都知道你們倆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雙,讓人羨慕嫉妒恨,爲什麼天地只生一個金秋!”劉地搖頭。

    “我只是一位普通姑娘,只是名字不一樣,普通姑娘不是遍地是嗎?燕冬,有點高傲,我不一定會嫁他。”金秋不以爲然地說,好似自言自語。

    “你說燕冬高傲?是不你心中另有他人了?是誰這麼幸運?”劉地猜測着說。

    “也許,他是爲給我一個驚喜,領我去見他的爸媽。他爸貌似七十歲,事後證明就是七十歲,再有幾天便是壽宴之日,而他媽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子承父業不假,也會繼承一些不好的習俗。等我人老珠黃,還不一定是什麼命運,高傲,只是一個方面,或者說只是一個藉口。現在,我正猶豫着,心裏亂糟糟的,不知如何是好。”金秋第一次人前提及自己的想法。

    “擁有了你,等於擁有了世界,擁有了一切。你與燕冬結合,你的魅力會征服他,大可不必怕他拋棄。今日抱打不平,不僅是因爲你漂亮可愛,那男人也太不講理了。明明知道你受了外力而不是故意造成傷害,在你要與挨燙人要去包紮時他還那樣待你,真不應該。”說起當時,劉地仍然有些忿憤不平。

    “好了,不要激動。你喜歡吃什麼?我去買,順便給田田打個電話。”金秋說着站起來。

    “隨便您,能充肌就行,農民工的適應能力特強。你也確實餓了,中午的麪條讓那女人用腳攪了。”劉地慢慢躺下了。

    金秋的身影在走廊盡頭消失,一個大個帥男走過來:“你就是劉地嗎?”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劉地看着面前這個似曾相識的帥哥。

    “我媽告訴我的,她說你爲金秋抱打不平而被燙。下午一點多我就接了電話,因爲拍戲確實離不開,所以一停機我就趕來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做的,請儘管吩咐,我會盡力去辦。”燕凡似熟人一般在牀沿輕輕坐下。

    “噢,你是最近全國熱播的電視連續劇《假官真做》裏面的假官扮演者燕冬?幸會幸會,我這還因禍得福了。”劉地伸雙手握住了燕凡。

    “一會兒金秋的好友,《假官真做》的女一號邵夏,全國拳擊冠軍吳春也會過來。”燕凡說完又問道:“怎麼,臉還痛嗎?”

    “女一號邵夏和冠軍吳春要來?”劉地異常興奮的一蹦跳下了牀。

    走廊那頭,金秋拎着方便袋居中,兩邊各有一位漂亮姑娘不急不慢地走來。

    “左邊,女一號,右邊,冠軍。”燕凡低聲介紹。

    “演員漂亮是規律,拳擊冠軍哪有這麼得體漂亮的?”劉地幾乎不相信。

    三人走過來,多功能活動桌很快搭上病牀。金秋買了五個人的飯,五個人一邊說話一邊吃起來。

    莊滿請客,只有孫延漢與孫延參加。是在相對便宜的農家小吃店。喝了兩起,莊滿說道:“你們二位各完成了一項任務,都很出色。咱們效忠的王老闆向來辦事認真,雖然我做過詳細彙報,但他還要單個叫你們去核查一遍。現在,咱們慢慢喝着酒,我把我怎麼彙報的再跟你們說一遍,千萬別說了兩叉頭裏去,那樣對誰都不好。”

    “王老闆什麼意思?他違背了用人不疑的古訓,明顯的不相信咱。萬一咱幹事中有什麼紕漏,就不好交待了。不是我打退堂鼓,我還就是得好好考慮考慮,王老闆不放心,事情就不好乾。”郭延插言,真假各半。

    “事情關係着王老闆的前途和命運,他不得不小心,有句話不是說‘小心使得萬年舵’嗎?換成你,你也會如此。小郭子,你說呢?”莊滿轉面郭延漢。明明示意讓人家說話,卻又端酒巡照堵了嘴。

    放下酒杯,摸着筷子,郭延漢纔開言吐語:“延弟所言值得參考,莊兄的話也不無道理。可我得到新的消息,不知真假。王老闆的餐飲王國及本市排名第一的房地產統屬於全國****燕文正的燕氏天地公司,並不是王老闆自己的產業,不知真假。如果屬實,咱這平安部是不有點違規?”

    “燕冬也說平安部違法。但他表示,在還沒威脅到他生命存亡時,並不打算取締。我在燕冬面前,與你交待的一樣,實事求事的說我是去臥底,我自己也不知是哪邊的。”郭延倒是說的實情。

    “你端着誰的飯碗?你拿着誰的奉祿?既然投了王老闆,就得爲王老闆服務。咱,不管他誰的產業,咱也不管平安部違規還是違法,執行王老闆的指示沒錯。既使有錯,也是他王老闆的錯。”莊滿說罷,又端酒巡照。

    “矬子保安張三確實已離開了安津,我不想手上沾血。關於他與王老闆夫人之事,我還想求莊兄給我做證,就說錄音是我逼張三進去辭職,你親自見證了我操控的錄音機,這就使王老闆沒有不信的理由。有一個現象很明顯,我覺得王老闆有點在夫人之下爲人的感覺。因此,我奉勸莊兄與延弟幹什麼事都要留一手,尤其對王老闆的夫人。如果我幹掉張三,不僅我手上滴着鮮血而驚動警察破案,王老闆的夫人說不定也會插手,我就會腹背受敵,永無寧日,或許案破死刑。”郭延漢正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