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十三章 人算不如天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十三章 人算不如天算字體大小: A+
     

    “燕爺,生氣了?”郭延拿出香菸相讓,並準備好點菸。

    燕凡擺擺手:“不會吸菸,從沒學那玩藝。我生啥氣?你是王軍的人,你盡力幹好你的工作就是了,都是爲燕氏的天地公司。”

    “可您不瞭解實情,王軍有獨霸燕氏的狼子野心,所以才成立了平安部。啊,就是所謂的平安科今改爲平安部,部長是莊滿,成員有我與郭延漢,郭延漢當過羣衆演員,所以你可能認識他。他現在的任務可能是去調查一個姓張的保安有可能性侵你大姐的事。我的任務是潛伏在你身邊,監督你的一行一動。”郭延面相誠懇。

    “那幹好你的潛伏工作就是了,又爲什麼向被監督對象透露這麼重要、乃至關係着生命的絕密信息?”燕凡表示出難以理解。

    “你是正根,是燕家獨一無二的自然繼承人。有人想背後搗鬼耍陰謀詭計,那是不正義、不道德的。自古邪不壓正,所以我堅信燕爺最終會取得完勝,讓自不量力的他們顫慄畏懼去吧。”郭延極善言詞。

    燕凡眯眼縫盯郭延,希望能從他臉上看出是否奸詐。可郭延臉上根本沒有表情,只是被煙熗的閉了閉左眼,還用手輕輕揉了揉。

    “燕爺不表態,是對我郭延不相信嗎?雖然我在莊滿和郭延漢的見證下在王軍面前立過誓,但那不過是走走樣子,取得王軍的信任而已。在儘可能的情況下,我把莊滿與郭延漢也一步步的拉過來爲燕爺服務。您看這樣可行?”郭延喋喋不休地站起來,並來到燕凡身後。

    “小郭你去坐好,聽我說幾句。燕氏的天地總公司,至今沒有董事會。因爲天地是獨資企業,總裁與總經理領導下的策劃部統領了其他企業董事會所據有的一切權利。雖然早已上市,但沒有分割股份,他們背後活動是無效勞動。將來,我老爸可能通過天地總公司所聘的專職律師進行股份分配。我覺得那還很遙遠,王軍有點操之過急。

    關於莊滿與郭延漢,包括你,是在王軍手下幹事,那你們就孝忠他吧,但決不能喪盡天良。平安部無疑是非法的,但只要還沒做出格的事情,那就暫時先保留一段時間吧。王軍是我的姐夫,做什麼他兩口子都應該很有分寸,臨時看還不會危及我的安全。真有那一天,人算不如天算。你不信嗎?實踐會證明給你看的。”

    燕冬這人確實心地善良。別人已經劍指你了,你還信天由命!這人不是明主保不得,主辱臣死,跟他沒有好下場!可吉人自有天相,在這件事上他的臨危不懼不是更顯示出了他的大將風度嗎?郭延顛三倒四地想着。

    中午下了班,金秋習慣性地到了距策劃部很近的一個人滿爲患的快餐館裏要了一碗麪條。她端着要到靠近門口的那惟一空位上時,不知是誰,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地碰了她的胳膊一下,無意識中麪條碗失手掉落,可巧扣在一位姑娘的腳上。那姑娘燙地蹦了一個高,還“傲嗷”直叫。金秋忙不迭聲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被燙姑娘二十歲左右,她不是裝樣,纔出鍋的麪條確實燙人不輕。這時那姑娘一腚坐下捂着腳哭了起來。

    從靠裏的位置上跑來一位青年,跑到姑娘身邊蹲下:“怎麼樣了?把手拿開我看看。”他往向瞅了一眼金秋,敵意的。

    姑娘鬆開手,鞋外腳面呈紅色,有些地方還好似起了泡。

    金秋也急忙蹲下,仔細觀察傷情,並商量說:“先去醫院上點藥吧。”

    金秋蹲的同時那位青年站起來:“真您孃的,眼長了腳後跟上了?把眼挖了去吧,反正長了眼也不看您孃的事!”

    金秋自知有錯在先,還是微笑着道歉:“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去您孃的!”那位青年一腳便把金秋蹬倒了,嘴裏還是不乾不淨地罵着:“你等着,我拿碗麪條還給你,也他孃的讓你的臭腳吃碗麪條!”

    怎麼這麼倒黴,一碗麪條白瞎,捱了揣,還要挨人爲的燙,你好不講理呀!金秋一面想着一面站起來,眼看着那青年人端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麪條。

    在旁邊一張飯桌上吃飯的一位青年人走過來,對迎面而來的端面人說道:“這位兄弟,讓那位女士陪這位女士去藥房上上藥吧,無大礙的,都不是故意,何必傷了和氣。看在我和大夥的面子上,算了吧。”

    “你是個幹什麼的?來裝什麼好人!噢,你看她長得漂亮想爬爬她,在我這裏撈取資本?呸!什麼熊玩藝,滾開!”端面青年一邊罵一邊走到金秋面前。

    “你罵誰?”勸架人火了:“積點口德少捱揍!”言罷擋在金秋面前:“欺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能耐,有本事衝我來!”

    端面人火上加火,把那碗熱氣騰騰的麪條朝勸架人臉上扣去。

    雖然距離太近,勸架人並沒把端面人當回事,他以爲他不敢在衆目睽睽之下動手。結果冒着熱氣的一碗麪條全部扣在了勸架人的臉上。剛出鍋的麪條,勸架人被燙怒,揮拳擊向端面人。

    端面人錯誤地認爲自己的強勢已把勸架人征服,沒想到勸架人狠狠地揮來了擺拳。由於沒準備,端面人趔趄了兩趔趄終於倒下了。在衆多的午餐人面前,女友被燙,自己又被打倒了,他覺得很沒面子。忙爬起來,一來爲氣,二來爲在女友面前表現一番,傾盡全力擊向勸架人。

    臉上熱辣辣的痛,勸架人非常沮喪,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不好心勸架,弄不好賺了個毀容,得不償失!見端面人爬起來進攻,他閃過後踹了一腳。見端面人躲開了,接着又是一腳。

    勝負尚未分曉,110警察來了。被燙的姑娘,被燙的勸架人,先由一名警察陪同前去醫院包紮,端面人及金秋還有另一名警察留在快餐店調查事件真相。很快,在若干見證人的證明中,警察掌握了詳細資料。

    傍晚,郭延漢給燕凡發了短信,比較詳細的彙報了下午的情況。他既爲錯過了燕紅那端莊誘人的身體感到可惜,又爲在充滿致命誘惑裏沒做對不起燕爺的事而自豪。很快,燕凡回覆了短信:

    你辦得很好,但你有些想法多餘。你不要以爲燕紅是我大姐而她給你人財你不要是對我的忠誠。你付出了,應該有所得,我不反對你收錢。我大姐是個漂亮聰明的女人,她把她給你,我以爲她不是與給你錢一個性質。因爲你已經知道她在張三的要挾之中,從被侵犯到不反對侵一直髮展到互犯的全過程。她是想用她堵死你的嘴。只有你與她發生了關係,她纔會放心。因此,只要是她自願,你大可不必考慮我的因素。但這樣的事情你不應該告訴我,她是我親姐,你等於給了我難堪不是嗎?

    再,郭延今天向我表白,他是王軍按插在我身邊的臥底,並說要說服你與莊滿棄暗投明來保我。你要注意,千萬不要暴露你是我的義子。雖然郭延臉不浮詐且語言誠懇,但其內心是肉眼沒法窺視的。在沒弄清他真意前後,你都不要暴露。看後立馬刪去短信。

    郭延漢刪去短信,燕紅牛仔短裙下的誘惑又攪得他心神不安。他在手機聯繫人裏找到燕紅的名字並摁了按鍵。

    “您好,我是天地公司房地產的燕紅。”

    “燕總,能聽出我是誰嗎?也許事過去了你就完全忘記了。”

    “看你說的,你不是小郭,延漢嗎?我信守承諾,你若要,我給你。說吧,要錢還是要人,還是兩者兼要。”

    “我要人,我要與今天一模一樣的那個穿****鞋,穿性感上衣的大美人燕紅。”

    “你現在在哪裏?我立刻給你送去。保證如你所說,就是我這身裝束,一點不錯。”

    “不勞你大駕,你在經理室等我,那地方有情調,我馬上會過去。”

    “經理辦公室的裏間是休息室,我在裏邊等着你。”

    郭延漢騎着電動車,六十公里的速度在他心目中還不及二十公里的時速快。終於到了,他迫不及待的擁門而進,他這才明白張三爲什麼不敲門。可燕紅不在,又沒發現裏面有門,只急得他再次撥了電話。

    “笨賊,正西正中的安津地圖裏的安津二字,你輕輕地一摁。”

    郭延漢照做,牆體向兩邊慢慢的無聲移動,八十公分寬時自動停止,也同時照來燈光,是女人開了強光無影燈。他闖進去,牆體自然復原。大牀上,燕紅只着絲襪。郭延漢一步步逼近:“這就是你與張矬子的安樂窩?”

    “他,還沒得到這待遇,不信你去問他。他根本就不知道在經理室裏還有這麼個美妙的地方。還有,他根本沒見過我的全身。你是第一個不該見而又見了的人,不信嗎?你也不要賺便宜賣乖,學那醜矬子張三。”燕紅欲坐又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