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十一章 她的高跟又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十一章 她的高跟又高字體大小: A+
     

    侯波也不言語,他不管你正在思索什麼,只管忙着進入他的主題,他滿有信心會取得成功,雖然前邊一次是利用她酒醉,一次是用暴力得逞。這次,他希望輕而易舉。

    先前在侯波面前有過無效抵抗,最終也沒有逃脫被侮辱的命運。既然如此,抵抗顯然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無非因爲力量的付出得到被辱的時間往後拖一拖的效果,最終是徒勞的。由於受光碟因素的誘惑還多還少的存在,使石淑秀的抵抗只具有了象徵性。

    侯波卻錯誤的認爲她已被他征服了。女人都是這樣,明明也需要,甚至還迫切希望,卻裝出那種清純貞正的樣子,真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想到你不會抵抗就沒抵抗,再一次還會配合我呢,你王軍一個什麼東西?和我就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自從與我有了這層關係,你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且風情萬種,都不是爲了我嗎?你們,誰有我這種優厚的待遇,想去吧。他看向她不用塗口紅的小嘴,這真是全天下最美的。美中不足,這對美麗的大眼睛閉着沒法欣賞,下一次再來保證是勾魂的睜着。

    石淑秀千頭萬緒,不知道自己什麼心情。今天惡運還沒結束嗎?被王軍侵犯過,無理地罵過,最讓人頭痛的是那盤錄像帶。這盤錄像帶不亞於架在脖子上的一把利刀,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會身首異處。明明還受着侵犯,卻被那把利刀攪得她似乎忘記了一切和沒有感受到。

    侯軍仍然沒有知足,原本想下次看到她自願地睜開美麗勾魂的大眼睛,由於她的不敵抗讓他的野心提前了。他拍了拍她的腮:“睜開眼,讓我看看你美麗的大眼睛。”

    石淑秀只擔脖子上的那把利刀,侯波說了什麼好像沒聽見。

    侯波沒達到要求,卻乾笑了兩聲,心裏說:今天沒敵抗就可以了,等你下次的大眼睛和真心配合吧。他奔完主題,下牀彎腰拾起兩隻高跟鞋看着鞋根。

    “你?”石淑秀睜開眼並坐起來,看他和王軍一樣拿着她兩隻高跟鞋,她害怕了,你千萬也不要性變態呀。

    “不用害怕,我不會用鞋跟侵犯你,真那樣還算個人嗎?我只是特別喜歡這個款式。今天,你不能怪我。那兩次確實是我處心積慮的,今天你穿我最最喜歡的款式鞋,才讓我現生心有了慾望。以前,衣服鞋子都是老款,中老年人穿的。自從有了你我的第一次,你就這番穿戴,告訴我,是不是專爲我而改變?”侯波得意忘形,他想他的問號會得到肯定的答覆。

    石淑秀沒有答覆,也沒有看他,脖子上那把利刀還佔據着她的心理,根本沒聽明白他問了什麼。仔細看過侯波的身體,今天算是第一次。侯波的肌肉相當健美。

    侯波並沒爲沒得答覆而掃興,在他的思維中,不抵抗便等於是極度配合了。這使侯波得到了空前的興奮,並寄希望下次得到更高的待遇。

    不一會,侯波穿戴整齊坐在牀沿上,準備完成第二項使命。見她也穿戴完畢要離開房間時,他急了,使命完不成那還了得?他拉她也坐在牀沿上,並摸着她的高跟鞋:“你暫時不能臥室,我還有話。我今天來有三件事,剛纔結束了一件,還有兩件。”

    “有屁快放!”刀還在,但她在努力擱置。

    “我接到一個匿名電話,他們要你阻止我舅子在十八壽宴那天接我岳父的班。他們表示,如果讓我舅子順利上位,他們會把岳父、燕凡及你進行暗殺。話我帶到了,我不希望再來燕墅找你時而找不到。此話我不重複,我也不想知道你的答案,你就酌情處理吧。”

    “這個我答應你。”那把利刀還沒撤,又一支冷箭射來。石淑秀想:文正這還活着,派系暗鬥就開始了。冬兒,你不要再任性了!

    “好,你好慷慨。還有第三件,你跟我去趟人民醫院。岳父身有不適,慶生拉他先去了。”自覺時間已不短,侯波站起來。

    “真你孃的孽畜,還顧得玩女性,你是不是人?陷我於不義,真您孃的孽障,天理不容!”石淑秀真火了,擡腳向侯波襠部猛踢。

    侯波抓住岳母的腳脖子:“不是什麼大病,你火什麼!走吧。”

    看着侯波下樓的身影,也許文正問題不大。反之,我這掛名罪不可饒恕,還是先跟去看看吧。

    郭延漢終於等到了機會,敲響了經理室的門。

    “請進。”燕紅坐在老闆桌邊的老闆椅上。半個小時前她收到丈夫的短信:OK,事情辦妥,岳母應承二年內不讓燕凡接班,白紙黑字,簽字劃押,放心吧,再攻克孔偉便萬事大吉了。燕紅異常興奮,興奮之餘召來張三,張三不遺餘力剛出去便傳來敲門聲。

    郭延漢敞門走進經理室,好氣派,燕紅高高在上的樣子是那樣冷酷嬌麗。張三那矬子怎麼那麼大的豔福?如果我不是親自調查,打死我也不敢信!出於禮貌,郭延漢鞠了一躬:“您好,燕總。”

    “你是?”燕紅打量着來人。

    “我叫郭延漢,是王老闆所建的平安科人員。”郭延漢如實說。

    “那你不好好追隨王老闆,來這裏幹什麼?”燕紅緊盯來人問。

    “有一件關係着您的大事,我不敢私自做主,特來向燕總您彙報,看您怎麼來處理這件事情。”郭延漢掏出香菸:“可以嗎?”

    燕紅點點頭,拿一個小紙盒走過來坐在來人對面,將紙盒放在來人面前,讓其抽菸盛菸灰。聽到有事牽扯,她要仔細瞭解。

    “謝謝。”郭延漢看見放小紙盒時的那隻嫩手,又見短裙下裹着人皮色絲襪的兩條不粗不細的美腿,他對張三產生了嫉妒羨慕恨。

    燕紅知道來人被她的腿迷住了,忙把二郎腿改成兩腿平放讓來人欣賞。短裙不利於坐姿,僅僅蓋了大腿的三之一。

    郭延漢的視力不再在腿上。燕紅兩腿平衡時兩個膝蓋相距近三十公分,短褲剛纔被張三拿走。由於沙發太低,她的高跟又高,無形中擡高了膝蓋,所以裙子下面一片光明。他只覺得心中火燒火燎。

    燕紅突然意識到沒穿短褲,就又恢復了二郎腿。爲打破僵持,忙問道:“有一件關係着我的大事?你不妨說來一聽。”

    緊盯着人家看,無論是什麼地方,郭延漢知道那都是相當不禮貌的。忙把眼光收回來落在燕紅粉妝玉砌的臉上:“首先聲明,我是給王老闆辦事的。”

    “我知道,你就只說有關我的事好了。”燕紅的鞋跟太高,翹二郎腿有點累,就又拿下來平放,但這次腿並腿,並向右傾斜。

    “有人向王老闆告密,說您這兒有個不太高的老保安,姓張的對您圖謀不軌,而且陰謀得逞。王老扳安排由我前來調查,好幾天了,事實不是人們臆造。”郭延漢言罷碾煙,他等對方搭言。

    “啊,你敢暗地裏調查我?”被人揭了瘡疤,又是個醜矬子,燕紅真怕被人們瞧不起,於是咬牙切齒地說:“我能找人整死你,信不?”

    “燕總莫火,你聽我解釋。”郭延漢並不害怕:“我端着王老闆的飯碗,當然爲王老闆賣命。他讓我來調查張三,我不能不來。”

    “既然如此,你又爲什麼告訴我?是不吃裏爬外?”燕紅直起腿來,忘了沒穿內褲,膝蓋與膝蓋相距又三十公分了。

    郭延漢已顧不得欣賞那春光無限:“你在我眼裏簡直就是女神,我也不想讓你背個惡名,這是我個人的原因。最關健的還是外部因素,但我臨時不便公開,請燕總海函。”

    “可我與張三也沒事,你不要胡編亂造!如果你是個女人,你見了張三不噁心?我怎麼那麼沒有品味!我就是自己解決也不找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張三!”燕紅知道王軍奈何不了她,但自己三十幾歲找個六十多歲的醜陋矬子確實丟不起那個人。

    “燕總,事實勝於雄辨。張三剛纔來不敲門,來幹了什麼你心知肚明,我也知道。他出來時拿一條短褲,所以你現在身上就沒有短褲。短褲你根本就不應該讓他帶走,那是他炫耀的依據。”郭延漢一針見血。

    燕紅這才意識到把那地方又無意識地亮給了他。剛要隱蔽,她又改變了主意,已經被你看明白了,也許那地方能夠堵住你的嘴。他痛恨張三得了便宜還賣乖,警告過他多次敲門卻當耳旁風,還被他拿去短褲炫耀,羞死了!這時,她聽見了郭延漢放的錄音:“……哎呀,永遠得不到滿足的燕總呀,你要累死我啊。……不樂意你滾!……他們誰有也代替不了我,你舍的攆我?……”接着是兩個人的yin言穢語,再是變換姿式時他在興頭上一邊罵一邊用力拍她的聲音,後來就是她“啊,啊”那淒涼清晰地聲音。她實在聽不下去了,叫道:“關了,關了。”

    郭延漢很聽話地關了錄音機,並把錄音機擁在燕紅跟前:“我得交差,請您幫忙錄點其他內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