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十章 不是他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十章 不是他的女人字體大小: A+
     

    少氣無力的石淑秀已完全放棄了抵抗,而王軍也不再急於進攻,他也消耗了不少體力,同樣需要恢復,他不適時宜的點了一支菸。雖然沒有手到擒來廢了一點力氣,但也算順利。看來,兩項任務將會完成了。他看向石淑秀:細細的腰,嫩嫩的皮膚,還有那面容,你的年齡記錯了吧?最多也沒有三十歲,哪有五十的影子。

    烏黑的長皮亂篷篷很隨便的鋪在那動人的瓜子臉下面,怪不得那麼老實憨厚的孔偉竟一下子變得異常衝動!什麼一箭兩雕,竟將這千載難逢的美妙機會拱手相讓。侯波上午來燕墅可能於阻止燕凡上位有關,而孔偉上午來幹啥?說不定我一計促成了一對野鴛鴦,燕紫的性冷漠,促使孔偉來這裏找刺激,否則他無緣無故的不會來!

    王軍的欣賞與思想,使石淑秀髮生了幻覺:是感到了罪孽的強大壓力嗎?於是試探道:“衝動是魔鬼,我是誰你知道,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否則天理不容!”說着,已恢復了一點力氣的她想回牀就衣,說不定他能放了她。

    王軍哪裏肯答應,一把將她墜下:“你是誰?你不是我岳母,我知道。再說,雖然你頂名,但燕紅不是你親生,所以我知道我這樣對待你你並無不妥之處。如果硬往綱線上扯,孔偉與你是不是在我之前?你能接受他爲何不能接受我?談不上前窩後窩吧?”

    “二偉是來找你岳父,商談壽宴的安排,哪有造孽之舉!倒是你不怕天打五雷轟!”石淑秀剛剛誕生的一點希望剎那間變成失望。

    “強詞奪理啊,你!不用嘴硬,一會我給你放錄相,你就啞口無言了。”不是岳母的努力奏效,而是王軍自願放手,他知道她離就範只有半步之遙了。

    錄相?石淑秀心內驚炸:那天與孔偉的遭遇是你導演的?由於醜事被揭,竟沒意識到王軍在開始侵犯她:“原來是你陷我於無恥,你心何安!我要報案!我要報案!”

    “錄相不是我之爲,待會我把真相給你說清楚。報案?可以呀,我隨後給司法機關送去錄相帶做佐證,保你一告成功!真你孃的不識擡舉!不把燕家的名譽敗壞到臭名遠揚你心不甘吶,您孃的真不要臉!”王軍出聲相罵,好似他很有正義感且在乎燕家的聲譽。

    “你這畜生不如的敗類敢罵我?!”石淑秀的心情糟糕極了,捱罵受辱實在心有不甘,她落着淚無聲的哭着。

    “你他孃的我罵你又怎麼樣,裝你孃的什麼正經!你與孔波的醜事,我沒給你曝光就你他孃的大面子了,再胡說八道我撕爛你的嘴!”王軍不打算在嘴舌上爭高低,完成兩樣任務是來的中心目的。

    石淑秀力盡計窮,她放出悲聲,又產生了死的念頭。死都不怕了,還怕什麼?她要借用恢復的僅有的一點點力氣反抗到底。

    王軍已實施着兩項任務的第一項,遇到拼命反抗時他有點後悔,當時爲什麼不一鼓做氣!但他有力氣,無非從頭再來。

    挨着罵,受着**,石淑秀不僅臉上在哭,心裏也淒涼地哭泣。

    終於,肆意妄爲的犯罪結束。王軍也許罵順口了:“他孃的,甕裏怎麼會跑了瘸鱉,自尋無趣!”

    石淑秀忍無可忍,一掌摑上了王軍的嘴:“欺人太甚!家去罵你娘去!真您孃的缺德天殺的禍害!”

    王軍沒犯預備,脣有牙墊着被岳母摑地生痛,他生氣了:“三個女婿你佔了倆!你不缺德?還要如何!”這時王軍已穿好衣服。

    倆?我是仨!怎麼到了這個地步。石淑秀見王軍右手撿起她地上的黑高跟皮鞋,用12公分長的高跟對準了她。不是他的女人,肯定下手不會留情。石淑秀驚出冷汗,流淚告饒:“你都這樣了,還要變態?我死了算了,反正也沒臉見人了。”

    “我還有個條件,你必須答覆。”好似岳母的鞋裏有香味,王軍擱在鼻子上聞了聞:“以前你穿平鞋素衣,與他年齡相稱。而今,性感服飾高跟鞋,是穿給孔偉看吧?”

    “連我這五十多的老婆子你都欺凌,真沒品味。我都這樣了,你還提條件?”石淑秀忽然想到了錄像,她好想銷燬了還沒見恐怕是真實存在的罪惡證據。

    “兩個條件。第一,我以後來找你,我希望不用象今天這樣付出這麼多力氣,怎麼樣?”王軍說着丟了那隻高跟鞋。

    石淑秀強忍着,無奈地點點頭。只要騙出證據,去你孃的!

    “第二,阻止岳父在七十大壽的宴會上宣佈讓燕凡接班,其實這不是我的意思。”王軍又點燃一支香菸,肆意妄爲的將煙霧噴向她。

    石淑秀被煙霧嗆地咳嗽了一會問道“不是你的意思?那你有屁放完”石淑秀知道錄像的事要攤牌了。

    這次王軍很聽話:“昨天,我收到一件快遞,裏面一個光碟,一封信。信上說,第一步先阻止燕凡在我岳父七十壽宴上接班,據說是兩個流氓團伙的賭注。以後是不是繼續下賭還不得所知,要我再等快遞。如果不能成功阻止燕凡上位,他們將在網上公開光碟的內容,以徹底敗壞燕氏的天地公司之榮譽。”

    “碟子沒帶來嗎?”石淑秀急於銷燬罪證。

    “帶來了,在我車子裏。待會我走時拿給你。差點忘了,信中說錄像帶在他們手中,隨時都可以刻制光碟。信中還說,只有你纔有能力阻止燕凡上位。碟子我看過,是你和孔偉的牀戲。正因爲我看過碟子,纔有了今天這沒用導演而成功的演完了這**幕劇,雖然你沒有像對待孔偉那樣對待我。”王軍說着又摸了摸岳母的長髮。

    白白的做出了犧牲和隨時都可能受辱的承諾,光碟他們還留有後手!不過,好在還可以談談條件:“告訴他們,我可以阻止文正交權給冬兒,不僅在文正壽宴時,我還可以讓冬兒兩年內幹不成總裁。但,他們必須把錄像帶給我,否則免談!”

    “你怎麼這麼傻呢?又沒有地址,你讓我去哪裏找他們?再說,就是找到他們,他們又交出了錄像帶,但他可以多刻一個光碟,又不能搜他們的窩巢,你怎麼就知道他們不留一手呢?看在今天你還算配合的面子上,只要你保證兩年內不讓燕凡幹總裁,那邊我交涉,兩年後他們必須與咱兩清。不過,你必須保證兩年內老爺子不讓燕凡接班!還要白紙黑字,簽字劃押!”王軍好似恢復了理智。

    石淑秀思考了一會,覺得王軍的話在理,便點了點頭。穿上高跟鞋說道:“你下去拿碟吧,我找紙寫給你好轉交。”

    王軍下樓找出光碟,返回後交給石淑秀,又從她手中接回保證書。他打開掃了一眼,只見秀麗的字體龍飛鳳舞:

    保證書

    我,石淑秀保證不讓燕文正兩年內直接讓燕凡接班。空口無憑,立字爲憑。

    石淑秀字

    某年某月某日

    “怎麼樣?可以吧?”石淑秀想把瘟神打復走,她好倒出工夫看一下光碟裏到底有什麼內容。之所以她在保證書裏增添了直接二字,是爲了讓冬兒提前接任。壽宴宣佈是她任總裁,等冬兒拍完戲收回心後上任又不是接文正的班,這其實是在玩弄文字遊戲。

    王軍沒看出哪裏不妥,便疊了疊投進衣袋:“你第一個條件答應了,現在還做數嗎?”只有保證了第二項任務的圓滿完成,他纔有心情鞏固第一項任務的繼續。

    “那要看你與他們達成的協議能不能做數,還要看當時的心情,環境等因素而定。”石淑秀沒敢硬碰硬,也不敢拒絕而做了惋轉回答。

    侯波陪同岳父巡視學校,燕文正忽覺身體不爽。經商量,雖然燕文正不同意,但還是由吳慶生送往市第一人民醫院,由侯波去接岳母陪牀。本來計劃泡湯了,忽又時來運轉,任務和慾望又有望完成。他給岳母發了一條彩信,還是岳母的無衣照,並附有十分鐘到,臥室等我幾個字,然後駕車急速駛往燕墅。

    很準時,剛過十分鐘侯波便登上樓擁開了岳母的臥室門。見岳母憂心忡忡地坐在牀邊,忙鎖了門快步走向岳母。

    石淑秀今天雖然在不自願和厭惡中被王軍在罵聲中欺辱,又加上錄像帶這塊心病更使她坐立不安。但剛纔看了光碟,又攪得她產生了一絲自己也沒法說的心神不安和莫臺名衝動。恰巧侯波發來彩信並附言,她矛盾的心理更加矛盾。對侯波的到來,她就更加矛盾了。她也想到過,自己五十年中只愛一個人,更爲這個人在青春大好時光裏守身如玉,如今卻被三個女婿輪番消遣折騰,誰之過?

    匆匆而至的侯波破門而入,但石淑秀並未因爲不速之客的蒞臨而中斷思索:我年滿五十了真的還有女人的魅力嗎?燕家三姐妹都如花似玉還不如我?大軍另有目的玩弄我,二偉是在藥物作用下與我發生關係,而侯波一沒目的,二不緣藥,是真愛我嗎?他可是第一個主動侵犯**我的男人!罪孽!我怎麼胡思亂想!罪孽?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