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十八章 給我下了一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二十八章 給我下了一輩字體大小: A+
     

    救星!石淑秀大腦閃現兩個大字。剛要擡腿要上樓梯的腳又挪了回來,一絲微笑不由自主的浮現。她走回原處坐下,手指門口面向女婿:“沒聽見嗎?快去開門!”

    侯波掃興中暗罵:他孃的什麼人會找時候來,這不耽誤我的好事嘛!你石淑秀也不用高興的太早,躲過了初一還有初二,我不僅要瘋狂的折磨你的肉體,我還要給你在靈魂裏造成難以癒合的創傷。恨歸恨,因爲攝像頭的作用,他還得執行岳母的指示,乖乖敞門。

    門開了,王軍走進來。他經過大腦的再三設計,終於制定了怎樣俘獲岳母、並讓岳母死心塌地的爲他服務。因爲臨近了岳父的壽辰,他知道岳母已經好多天沒去慈善基金會,也打探明白了岳父今天去了天地銀行,這不是天賜良機嗎?既可以完成阻擊燕凡的提前上位,又可以與風情岳母盡情的溝通,豈不美差一樁?門開處,映入眼簾的卻是侯波。他?也爲阻擊岳父提前交班的吧?在這件事上與他好似有共同點,可以聯合。對,團結就是力量,然後消毀你!

    侯波拉開門,見是王軍也明白了來人的來意。雖然找岳母的願望落空了,但對於阻止燕凡上位的事情又增加了力量。臨時聯合組成統一戰線,成功後卻不能讓你瓜分勝利成果,那應該我一家獨享。但侯波還是風度翩翩地說:“巧啊,大姐夫也來了。”

    “是大軍啊,快進來。你們連襟三個就差二偉了。”石淑秀並不知道王軍早已做了她的飯就等她上桌了,此時她對王軍的救場充滿着感激之情:“孫媽,再上茶。”

    孫媽又端來扣杯擺在王軍面前。另外她持一把暖瓶,分別拿起了早端來的那兩杯的扣蓋,水滿滿的不用倒,孫媽又退出了。

    “大軍,有事找媽吧?啥事?”石淑秀無話找話似的,用以打破尷尬僵持,問完端起扣杯,用蓋蕩蕩茶片,慢慢喝了一口。

    “燕紅太忙,特委託我來看看。爸的七十大壽不是近在眼前嗎?或許有什麼事需要咱跑跑腿什麼的,燕紅身爲大姐,有責任爲父母兄弟操心不是?誰讓他們是親姊爺妹!”

    “燕氏這麼大的家族企業確實應該在相互之間進行合作,都是兄弟姐妹,互相照應絕對沒有問題。凡我有局,都在大姐父所轄的酒店裏定桌,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侯波順杆爬。

    “梆、梆、梆。”有節奏的敲門聲傳來。

    石淑秀熟悉了敲門節奏,當然她知道來人是誰。她這次沒指派人去敞門,自己立即起身前去。

    門開處,孔偉走進來。他雖沒目視誰坐在裏面,但眼角已瞅見兩個連襟在座。忙朝岳母恭恭敬敬地叫道:“媽,在家啊。”

    石淑秀背對王軍與侯波,所以面朝二女婿擠了擠眼,表示厭惡那兩個女婿。然後說道:“今天這是怎麼了?三個姑爺來齊了,約的?”

    孔偉這才走進來:“啊,大姐夫與三妹夫在啊,早來了?”

    王軍與侯波同時點點頭,欠了欠屁股,伸手讓座。

    “孫媽,再上茶。”石淑秀真的太高興了,救兵一來便是兩個。

    孫媽笑咪咪的端上茶來:“石會長,今天是個什麼好日子?三個姑爺住下不?我做飯還有數。”

    “你們住不住下?”三個女婿都在,她料定侯波不敢出格。

    三個女婿各懷鬼胎一齊點頭,孫媽笑着走了。

    客廳電話響了一聲,石淑秀沒接起來,但她的手機鈴聲響了。她摁了接聽鍵:“哎,你好,我是慈善基金會的石淑秀,有話請講。”

    “石會長,我是小王,請您來趟基金會。本市受助的李先生送來了錦旗,而且還要當面謝您,最好您親自來趟,別讓李先生失望。”

    “好吧,我馬上去。”石淑秀面向孔偉:“你送我,好像不多走路。”然後又轉面那兩位女婿:“不要等我,我不一定回來吃午飯。”

    “既然岳母不在,我倆也回去吧?”王軍見侯波點頭,又幾乎同時站起來,先後同孔偉握手後走出客廳。

    在告訴了孫媽不要做太多的菜以後,石淑秀上了孔偉的車坐在副駕駛上。

    駛出燕墅,孔偉便有點迫不及待地說:“我查過,沒有收穫,雖然促成了你我之合,但這絕對是個陰謀。我反覆考慮過,是不是與近日所傳的燕凡在我爸七十壽宴上提前接班有聯繫?”

    “你是說,他們給咱倆拍了無衣照照,以強迫咱在燕凡接班這個問題上投反對票?如果是,這個人是誰?”石淑秀陷入沉思。

    “不是大姐兩口子就是三妹兩口子,或是他們兩家合夥的傑做。否則,他二人來幹什麼?不是打探風聲嗎?”孔偉自信自己的判斷。

    “他二人去打探風聲?那你呢?你來做什麼?”石淑秀轉面向着二女婿。

    “自從那天沒見您,覺得無臉見您,可又不能不見,所以硬着臉皮來了,看看爸的壽宴是不是有需要我做點什麼,媽可吩咐的。”孔偉初到時的那瞬間尷尬沒有回到臉上。

    “一切有我,不需要你幫的,幹好你的工作就是最好的幫。”石淑秀好似忘記了那次的事情。

    “那好,我就放心了。”孔偉手握方向盤目不斜視。

    “注意力用在開車上,開車不要說話,以免分散注意力。”石淑秀記得安全第一。

    王軍與侯波並肩走出客廳。

    “大姐夫今天來燕墅,不知道是不是與我是一個意圖。”侯波試探着問,但心裏自備答案:或許阻止接班相同,風花雪月你想不到。

    “妹夫的意圖是否爲爭取或保衛自己的應有利益?如果是,我們可以成爲聯盟,人多力量大,事就好辦一些。”王軍心裏也加了一句,我有王牌會得到風流岳母的身軀,你不行。

    “這麼說,聯盟就這樣成立了?”侯波伸出有力的右手。

    “成交。”王軍用力拍向對方的手,又用力一握:“我們合作的第一步,就是阻止小舅子提前上位。”

    “英雄所見略同。不知大姐夫有幾成把握。”侯波問。

    “如果可成,這件事我有十成把握。”王軍臉描驕傲

    “我也有八、九不離十的把握,那咱就大功告成,走,喝兩杯!”侯波鑽進車,放下玻璃伸出頭,興奮使他忘了岳父中午會在他家就餐:“跟着我。”

    燕文正坐着吳慶生的車巡視學校,中午時分轉到三女兒的家。保姆池媽迎進老爺子獻茶。

    吳慶生拾起客廳裏的座機,通知燕青回家,老爺子在此午餐。

    燕青得到通知,馬上駕車迴歸。昨天她得到消息,知道老爺子今天要巡視學校,便通知了侯波,侯波讓祕書通知了所轄的十多所大、中學校。兩口子商定趁老爺子不在燕墅之機去攻克石淑秀。剛纔她接到侯波的電話,原定攻克石淑秀的計劃泡湯了,但也有意外收穫,與未來的競爭對手王軍結成了暫時的攻守聯盟。

    中午老爺子在這裏就餐,藉機打聽一下人們盛傳燕凡上位的傳言是否屬實。順便掏掏老爺子的底,對未來是不是有什麼通盤打算。

    燕青回到家裏,老爺子正與外甥吳慶生悠閒地喝着茶,看來對丈夫近來的工作很滿意。

    池媽端上點心,對進門的女主人燕青笑着說:“總裁來了一段時間了,您回來可候總還沒回來,您打電話通知吧。”

    燕青叫了一聲“爸”,又喊了一聲“表哥”,接着用座機撥通了侯波的電話,說爸與表哥在家裏,讓他速回就餐。

    池媽一頓勞碌,菜餚擺上了大茶几。燕青還沒找出酒,候波與大姐夫走進來。打過招呼後與燕文正、吳慶生坐了個對面。燕青拿來紅酒遞給侯波,自己坐在老爸身邊。

    喝着酒,燕文正首先肯定了三女婿的工作。年年在虧損邊沿徘徊,今年在提高了教學質量的前提下還有盈餘,不能不說是成效顯著。當然圓滑的侯波把成績全部歸功於岳父。

    燕青忍不住說了整個天地公司近來流行的主流話題。一是燕凡的上位,二是提高職工待遇——有望長一級工資。言外之意是讓老爺子證實一下。

    燕文正僅僅是微笑着聽,因爲女兒沒有直接讓他回答,所以也就少了評論。自己的兒女,燕文正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意圖,他在等女兒直接問他。我就不參言,看你還能憋多久。

    “爸,凡弟是當然的接班人。但您身體康健,能力突出,還能幹幾年吧?”王軍見岳父並不理採小姨子那拐彎抹角的試探,再也稱不住氣,便直截了當地問了出來。

    “你說呢?”燕文正還是那穩如泰山的風度,頭也沒擡。

    王軍沒想到岳父又把問號拋了回來。一頓才說:“其實爸的心中已經有譜,不過不願過早透露罷了。是不,爸?”

    “你答非所問。”燕文正爲試探一下虛實,說道:“早把他扶上馬,在我的有生之年再送他一程也未嘗不可。”

    除了吳慶生仍然保持着鎮靜,其他人無不有所表現。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