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十六章 她也沒穿短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十六章 她也沒穿短褲字體大小: A+
     

    燕青細膩的目光已捕捉到姐夫看到了她的用心,她又裝做無意識似的寬了寬兩腿間的距離,裙子無形中被拉緊,那地方竟明亮了起來。

    雖然受控制,孔偉卻有點不甘心似的忍不住又投去了目光。這次有光亮,看得更清楚了。是小姨子粗心沒有意識到嗎?春光乍現她會不知道?有意爲之?今天的高跟涼鞋不是那天在咖啡廳桌邊輕輕踩我腳面的那雙?那天她也沒穿短褲,難道小姨子沒有穿短褲的習慣?

    她的這雙高跟涼鞋與岳母的高跟涼鞋是一個牌子,一個式樣,一個顏色,確實當前是最養眼的。啊,岳母,前天我剛與你……,這是罪孽,會遭世人唾罵。罪孽!罪孽!孔偉在思想裏掙扎着,又找藉口在掙扎裏敷衍着,眼前春光大放的燕青好似無形中消失了。

    燕青隨着孔偉臉部的變化,原本所有的希望一點點化爲泡影,她失望了。看來,控制孔偉的計劃應該變招了。

    從掙扎中醒來,孔偉看了一下小姨子的臉。本打算把目光挪往別處,但卻不自主的又去尋瞅春光。一會兒,孔偉覺得一男一女僵在這裏也不是辦法,如是問道:“燕青,你是從哪兒過來?

    “啊,二姐夫,我是到附近一家貸款臨近到期的企業看了看,將近一個億的貸款雖有**擔保,但終究不是個小數目,好在這家企業已啓動還貸行動。好幾天沒見二姐夫了,挺想你的,特地順道過來看看你,忙嗎?”燕青好似恢復了一點理智,將腿並了並。

    “自從凡弟參演《假官真做》開始,到《夤夜驚夢》開拍,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全都一帆風順。《假官真做》的後期製做馬上就要完成,目前有好多電視臺爭着要首播這部連續劇。只要通過了上面的審查關,恐怕最終勝出的還是咱安津衛視。這不是僅僅因爲近水樓臺先得月,因爲咱安津衛視這次開價一出口就是幾百萬。炒做確實有用,但這部戲也確實是有突破。從劇本到演藝都達到了最高水準。”孔偉滔滔不絕地介紹着,剛纔的掙扎敷衍不見了。

    “凡弟確實是天才,一心二用都能做到收放自如。不過這第二部戲是爸親自批准凡弟參演的嗎?有傳言說爸在七十大壽時會交權給凡弟,那可有點衝突。凡弟演假官,策劃部他委託綜合科及慶生代爲管理,所以才弄了個兩不誤。如果接爸班成爲正式總裁,還有誰敢代替總裁?除非他有神經病或者不想活了。”燕青開始打探情報。

    “人們議論凡弟接班並不是沒有根據。一則凡弟是第一順位繼承人,二則凡弟有這個能力,他比岳父有過之而無不及。相信未來燕氏的天地公司在凡弟的領導策劃下會有一個飛躍。壽宴交不交班岳父沒有挑明,故人們心中沒底。

    可風不來樹不響,唐朝不是有太上皇嗎,或許岳父會效仿,來個太上總。在凡弟拍完戲之前先代爲負責,等凡弟拍完戲以後,再一邊指教,一邊逐步交權未嘗不可,你說呢?”說完,孔偉又偷瞅了泄露春光的那地方一眼,膝蓋相依那地方被擋了。

    燕青不是故意擋那地方,因爲往日經常交際,她爲不走光並腿並慣了。剛纔大腦又在推敲壽宴交班的可能性,所以習慣成爲自然。現在老爺子還在,就不存在分股董事的設立。當務之急是阻攔老爺子交班,而只有繼母纔有這個發言權。老爺子健在,只要生前不交班,拉攏孔偉可以另想法子慢慢來。繼母那邊,侯波只說進展順利,也不知到了什麼地步,先回去瞭解瞭解。於是站起來:“二姐夫,你忙吧,我回去了。”

    “好,你……”孔偉也站起來,剛要說有空來玩,又一想再來玩怕玩出事來,忙改口說:“你走好。”

    燕青用多情的媚笑陪襯着點了點頭:“二姐夫你留步。”

    很快,燕青駕車回到家中。池媽接過公文包送進燕青設在家裏的工作室,並告訴她姑爺還沒有回來。

    燕青好似有點懶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便回了臥室關嚴了門,並撥通了侯波的電話。

    “你在哪?”侯波在電話裏問。

    “我在臥室,你什麼時候到家?”燕青答後回問。

    “已進客廳,你不在,是在臥室嗎?”侯波邊說邊敞門進入臥室。

    二人同時關了手機。

    “壽宴時老爸交班燕凡恐怕不僅僅是傳言那麼簡單,恐怕有可能演變成現實。起碼,孔偉也是這個想法。”燕青開門見山。

    “今天打扮的這麼性感,收穫頗豐吧?”侯波走到牀邊坐下,兩手從後邊扶住女人的肩頭:“二姐夫厲害吧?”

    “燕紫性冷,孔偉大概被傳染,要不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看。”燕青掀起短裙:“都這樣了他還不動心,真他孃的怪了。”

    “他知道你沒穿短褲?天王老子見了也不能不動心?除非是他媽的傻子。不爲了奪回我們的正當利益,說天書也捨不得我這如花似玉的青兒去撿綠帽子給我戴!”侯波雖沒吃成醋,但心裏品不透是什麼滋味。

    “哪有那麼多綠帽子可撿?就一頂綠帽子不被我繼母撿去給我老爸戴上了嗎?你可千萬別上癮啊!這真可謂碗裏的吃着,鍋裏的看着,再不然揀揀外料,什麼小三、小四就成了桶裏的,瓢裏的。”燕青偷喝醋了?該問的事沒問,卻在旁敲側擊着自己的男人,當然她決不會甘心。如果俘獲了孔偉,她的心理還會多少有點平衡。

    “雖然有希望,我是指用藥物將岳母麻醉後拍照,但我還沒找到那頂綠帽子,所以岳父還光着頭。如果你吃醋,我可以光拍裸體,我考慮或許也有用。”侯波仍裝清純,還表現出一副無辜。

    “老爸老了,免疫力退化沒有抵抗力了,還是弄頂帽子老爸戴,起碼還抗抗感冒。現在迫在眉睫的任務是全面阻擊燕凡的接班。這幾天繼母一直沒去基金會,是不在爲燕凡接班做準備?爸的七十大壽也沒有幾天了,他也經常在家,恐怕你沒出手的機會。怎麼辦?”燕青有點急了。

    “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我也明着去幫助料理岳父的壽典,然後藉機行事,你就放心吧,我保證乾得很出色。”侯波晃拳笑示。

    傍晚,劇組停機收工。燕凡駕車回出租房,邵夏一直搭順風車:“冬哥,幾晚沒與秋姐見面了?她晚上一直在出租房用手機上網。”

    “劇組爲年前完成拍攝而日夜兼程,天地公司又要膨脹規模,本來攤子就大而複雜。幾萬人甚至十幾萬人,不是那麼好領導的。”燕凡沒有吐露真情。

    “我與春妹真擔心你倆那都好強的脾氣。哎,冬兄,臘月十八晚上八點,安津衛視綜藝節目的《誰是大明星》進行一至三名決賽。我已進入前三名,秋姐、春妹都去捧場,你爲四季兄妹幫之首,去還是不去?”邵夏笑着問。

    “我只當你忘了我是兄妹幫之首了。你進前五,進前四,進前三都忘了我。還好,進入最後的決賽我終於收到了邀請。其實,我準備了《假官真做》的主題歌《我血沸騰》,並取得了有關部門的許可,真的給你助陣。再,裏面的插曲《但願天下無窮人》我也替你申請提前放歌,參加比賽演唱,保你一炮走紅。”燕凡稍一頓又說道:“下月十八是我爸七十壽誕,八點?時間不衝突,我也可以去電視臺露露臉了。”

    “多謝冬哥應承捧場,更謝冬哥申請來的插曲參賽。進前三那幾場比賽,因爲你身兼兩職太忙,所以經得秋姐同意沒麻煩你,這有秋姐做證。燕老爺子七十大壽,你的三季妹都知道,正犯難呢。不知您的大雅之堂俺三季妹是否可去祝壽,還望冬哥明示。”邵夏終於把秋姐、春妹的委託吐言出語,那幾次話到嘴邊又咽下。

    “絕對歡迎,到時會有請柬送到。我爸不喜歡大操大辦。他指示過,除了他的親人,還可以請我的兄妹幫和我的義弟義子。其他人,包括老爸的朋友一律不邀請。我也勸過,但老爸說是最終決定,切勿再言。我也曾計劃暗地裏邀請爸的貼心至友前來參加,又怕期盼的驚喜變成爸的生氣。”到了出租房,燕凡靠邊停車,男左女右下得車來,上得樓去,相互擺擺手,分別進了201和202房間。

    沈申鑫等早已等候多時。見燕凡回來,好似對待老邁之人,忙扶進沙發,端茶倒水好不勤快。

    “有什麼事,說吧。”往日雖然義子們也畢恭畢敬,但好似沒今日這麼熱情。燕凡以爲義子們碰到了難處。

    “燕爺,二爺呢?怎麼沒回來?”郭延漢問。

    “他今天下午及明天沒戲,中午坐車回家了,後天一早回來。”燕凡答後說:“有事就說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