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十五章 小姨子的私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十五章 小姨子的私處字體大小: A+
     

    “蠢人見識!”燕紅罵了一句:“燕凡擔任了策劃部部長,就是爲了掌控整個天地公司而做準備。雖然什麼事都需要經達策劃部過濾,但不否認前期只是一個名義上的職能部門,卻不能否認策劃部與上層混爲一體的結構關係。在一定的條件下也具有一定的權威。

    尤其在近期,策劃部更有類似於董事會的權力框架,這些都是爸授權而由燕凡具體操做的。燕凡在任策劃部長的同時,不照樣在百忙中接拍了《假官真做》嗎?而且顯示出了遊刃有餘,這充分證明他的精力是相當充沛的。

    不僅如此,他發達的大腦智力也高出爸一大截。即便他接任了總裁,也並不妨礙他對電視劇裏面角色的扮演。也許,爸早對我們起了疑心,讓燕凡參演電視劇是個煙幕彈。明修棧道,暗渡陳蒼。”

    “你這一說不事態極其嚴重了嗎?如果燕凡有你說的這麼英明偉大,咱們不是在這裏傻忙活嗎?繳械投降得了。”王軍似乎泄了氣。

    “不是還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嗎?邪不壓正,誰勝了誰便是正,就如勝者王候敗者賊一個道理,歷史是給勝利者唱讚歌的。李世民弒兄篡位,照樣是明君。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涌動。別忘了,咱的對手不僅僅是燕凡,還有侯波兩口子。據他們告訴我,燕青經常去找孔偉,說不定他們已經搶在咱頭裏下手了,咱還晚了一步。不過,咱有錄像資料等於重新掌握了優勢,起碼扭轉了被動局面。”燕紅表示了擔心。

    “據你所得的消息及分析,岳父真有在七十壽辰的宴會上宣佈讓位於燕凡的可能性嗎?百分之幾?”王軍問。

    “確實有這種可能性,近乎於百分之百。”燕紅回答的很自信。

    “那麼,我們現在只要阻止了岳父傳位給燕凡就算是完成了眼下的任務?就是爲後來我們的搶位爭取了時間?”王軍再問。

    “你終於是開竅了,目前是這樣。不過,千萬不能讓爸在活着的時候進行權力的平穩交接。現在能阻止爸交權的只有我繼母,也虧這次行動成功。你把光盤寄給她,如果她不及時阻止我爸在壽宴時交權,就馬上將光盤寄給我爸及在網上傳播。相信她會權衡輕重。”燕紅言計。

    “用匿名信?”王軍商量的口氣。

    “如果你還有別的好法子,也可以說出來商議。”燕紅看着他。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臉皮早晚要撕破,或你或我親自出馬,就說咱收到一封匿名信,受到威脅咱不得不跑腿。”王軍要破釜沉舟。

    “既然如此,煩你跑腿吧。目前,不到萬不得已我不便出面。”燕紅拍板定案。

    這天下午,《夤夜驚夢》裏沒有沈申鑫等三人的戲,便結伴去了百花公園。在燕凡的耳濡目染下,這三人收斂了許多。當二不愣子演員的報酬比普通的羣衆演員高得多,所以近期內衣食無憂。雖然當初他們在二郎八旦裏混過,由於日期尚淺,基本道德沒有泯滅。得了燕凡的好處,他們便商量着報答。

    “人家燕爺一不吸菸,二不好酒,什麼也不缺,咱難辦了。”郭延漢實在沒轍:“弟兄們誰有主意不妨獻出來。”

    “咱有的,燕爺都有。咱沒有的,燕爺也有。單從物質方面,我們想都甭想。前幾天燕爺說燕氏企業在急速膨脹,急需增加部分看家護院的。咱們別無所長,傾力保護燕爺還是可取的。”沈申鑫發言。

    “沈兄所言極是。但,我們正在劇組。等到電視劇拍完需要來年春天,到那時燕爺已把人員招齊,我等耐何?”章豐提出疑問。

    “豬腦子。今晚回去稟報燕爺,讓他定奪好了。”沈申鑫答疑。

    走進公園,迎面走來一壯漢。三十左右年紀,絡腮鬍須雖已刮掉,但嘴巴子發青。他笑咪咪地朝郭延漢打招呼:“小郭子,多日不見,在哪裏發財?”

    “是莊滿兄呀,不在東城,怎麼跑西城來了?”郭延漢見是當初曾在一起鬼混的夥伴,幾年不見忽然相遇真還有幾分親切感。

    “小郭子搞闊了啊,穿的這麼得體,一定發財了。”莊滿呲呲黃牙,不適時宜地吐了一口痰,用袖子抹了抹嘴。

    “發屁財,天下還有咱弟兄發財的地方?除非他們都得了偏癱。否則,人們發財發瘋了也輪不到我們。”郭延漢掏煙相讓。

    莊滿擺擺手,拿出半盒高檔香菸分了三支:“看你們弟兄都穿戴不俗,是不都改邪歸正做了善人?或者發了不義之財也說不定。”

    “性格所決定,我等既當不了善人,也不會發不義之財。”郭延漢擊火先給莊滿點燃香菸,又點燃自己嘴中的香菸。

    “既當不成善人,不如跟着我當個惡人,弟兄們感覺如何?我包弟兄們吃香的,喝辣的,怎麼樣?”莊滿昂首挺胸,似有老闆風度。

    “請問莊兄依附哪家老闆?還是自成一體?以何營生?有什麼手段養活我等?又用我等做何用途?”郭延漢早已立誓跟定燕爺。之所以問,是要知道昔日的旦友現如今以何爲生。

    “不瞞各位,我現如今在一位姓王的老闆手下做事,他的買賣越做越大。不僅在本市有好幾家,在周邊鄰省的省會都有他的買賣。王老闆剛任命我爲平安科的科長,目前我還是光桿司令。怎麼樣,有興趣加入平安科嗎?”莊滿有點居官自傲的神情。

    “敢問王老闆涉及什麼生意?房地產嗎?”郭延漢問。

    “也有規模宏大的房地產,但由王老闆的夫人照管,王老闆搞的是高檔餐飲,幾乎清一色的五星級。買賣可大了。”莊滿越說越起勁:“在高檔飯店做事,誰愁過吃飯?我所主政的平安科,老闆說應由二至三人組成,你們三位,我求一下老闆再加一個名額沒問題。”莊滿很自信,好似他的平安科在王老闆的企業中舉足輕重。

    “請問莊兄,王老闆的夫人姓啥?”郭延漢再問。

    “小郭子,重色輕友的**慣還保留着呀?王老闆的夫人姓燕,人長得特漂亮,你可千萬別去招惹她,雖然不少人說她與一個保安私通,但這事王老闆已委託我去核查,如屬實將暗地裏費了他。當然,這也是平安科的職責。不處理夫人,因爲她孃家也是辦企業的,比王老闆的規模稍小點,人家可真是門當戶對。生怕惹起糾紛,搞不好弄個兩敗俱傷不好收拾。”莊滿拍了拍沈申鑫的肩膀。

    “王老闆叫什麼名字?”郭廷漢今天好似專職問號。

    “王軍。”莊滿笑道:“威名震耳吧?你們到底願不願意跟我幹?”

    “我等目前正在參預拍一部電視戲,而且都是特邀演員。雖然戲份不重,但也是在戲裏有名有姓有臺詞。拍完電視劇要到來年春天,怕那時你的平安科已人滿爲患了。”郭延漢說:“要不,你等我們回去商量商量,然後給你答覆如何?”

    “你們在拍電視劇啊?成了藝術圈的人才了。好吧,我等你的答覆。”莊滿笑笑:“我正調查着一個不守規矩的保安,工夫很緊的。”

    郭延漢與莊滿互存了對方的電話號碼後分手了。

    “不說我們永生只追隨燕爺嗎?郭兄要見異思遷?”章豐問。

    “王軍是燕爺的大姐夫,他經營的是燕氏所轄天地公司裏的一個行業。王軍成立什麼平安科,是否另有用意不得而知。今晚回去稟告燕爺,看他有何決斷。”郭延漢解釋。

    燕青懷疑孔偉也是個性冷漠者,真成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了。她多次單獨與孔偉見面,也試探着說了一些含蓄的話,但孔偉總是不爲所動。是真沒聽明白嗎?還是他有他的苦衷?還沒有徹底失敗,就意味着有勝利的希望,再做最後一次嘗試吧。

    經過一番仔細地化妝,她看到穿衣鏡裏的自己竟有這般性感美貌,這次孔偉再不動心那隻好承認完敗了。

    燕青輕輕敲着門,聽到“請進”聲敞門而進:“二姐夫,忙啊。”

    “是燕青,請坐。”孔偉有禮貌地站起來,展手伸向前邊空座。

    燕青走向空座,並回眸一笑。她看過一副攝影作品,《回眸一笑》裏的那個女人魅力盡顯,她想效仿她的效果。燕青着絲襪短裙,來時特地脫了短褲。面向孔偉坐下,自然春光盡露。

    孔偉自然會看到了小姨子的用心之處,他也自然有了反應。往常素日他也知道小姨子有意於他。但爲人不圖三分利,誰還去起早五更?加之燕紫積極的配合治療,又在先前不知不覺中出軌了一次,後來又有了與掛名岳母的那次,再出軌有點對不起燕紫的顯著變化。

    雖然次次他都有所動心,但在過去的歲月裏他堅守住了紅線,扮做了一個不解風情的憨夫,讓燕青一次次的遭遇了失敗。今天,他不僅動心,燕青的用心又有情又無情地引逗着他心中的興奮。使他不再敢看小姨子的那個用過心的地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