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十九章 侯波無了鬥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十九章 侯波無了鬥志字體大小: A+
     

    “命裏註定吃一斗,走遍天下吃十升。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人算不如天算,只怕我們到頭來落個身敗名裂,人財兩空。既然我舅子有超出凡人的智力,你又承認,你卻爲什麼算不開帳?這不是搬石頭打自己的腳嗎?自取其辱。”侯波無了鬥志:“我們夫妻可以依附燕凡,他賞口飯就能把咱夫妻充死,且不說岳父還要給咱股份。”

    “人無鬥志,生死何異!人往高處走,寄人籬下的滋味我一天也受不了。奮鬥過了,勝負是天意我就不會後悔。不瞞你說,燕凡雖然智力超人,但他齋心仁厚。我們敢算計他,就是抓住了他這一致命弱點。即使完敗在他手裏,他也不會往死裏整你,而會同情你,憐憫你,因爲你是失敗者。如果他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我就不敢跟他對抗。這就是馬善有人騎,人善有人欺的定理。”

    “你們是親姊爺妹,我們相對而言是外姓人,可你能善始善終的搶奪到底嗎?你與他是一母同胞,難道你不齋心仁厚嗎?”侯波忽覺得沒有勝算,不如樂於當前的環境。

    “無毒不丈夫。爭過來是人,搶不來也是人。但人下爲人那是小人,讓人呼來喝去的我不習慣,相信你也會厭惡。在人上爲人會呼風喚雨,爲所欲爲,相信你也向望。”燕青不假思索。

    “那就按你的計劃,繼續爭取我們想象中的成功。你我的替身是不仍然需要尋找?”侯波依附的是燕家勢力,關健時刻還是聽燕青的。

    “時不我待,按原構思依計而行吧。爲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換不來新天,就休想保住舊貌,無非在他的憐憫下苟延殘喘。破釜沉舟,是咱唯一的出路。”燕青毫不猶豫,面無表情。

    燕紫的性冷淡因爲沒有時間醫治所以越發嚴重。燕紫也答應過去看醫生,但由於保險公司分家存在着變數,論證了幾番後暫停了一分三地操做,卻把燕紫搞地精疲力竭,還變本加厲的和孔偉分牀而睡。孔偉是個正常的男人,正常的男人需求不能在妻子那裏得到正常的釋放,所以在孫芳芳的引誘下相對而言很正常的發生了關係。雖然出軌只有那麼偶然的一次,但他心裏一直覺得愧對燕紫。

    這天,也就是燕青兩口子因保姆不在直接在飯廳裏商量破釜沉舟的同一天中午,燕紫家的保姆池媽也請假給公爹過生日而回了老家。燕紫看着孔偉繫着圍裙往飯桌上端飯,忽然心中覺得對不起丈夫,因爲他幾次要求同牀都被她嚴辭拒絕。一個三十幾歲且精力充沛的男人,在自己家長式的管理下對自己千依百順,可自已連正常的夫妻生活都不賦予他,未免太說不過去了。等公司分與不分確定後,一定去治療在不知不覺中得的厭惡性生活的怪癖,還老公一個正常的妻子。

    “吃吧,在想什麼?”孔偉見妻子朝着飯桌發呆,關切地問。

    “啊?啊。”燕紫回過神來:“我在想,等公司走入調整後的正規時,我馬上去看醫生,免得我們只有夫妻之名而無夫妻之實,這些年來也真是難爲你了。”

    “還是把工作擱在第一的位置吧。夫妻之間應該互相體諒。知道你負責的保險公司工作量大且費時費力,相比而言,我的影視工作就比你輕鬆的多。都是爲了燕氏企業,犧牲我們一點個人利益不足爲慮。你不要考慮的太多而增加自身壓力。”孔偉安慰道。

    “可大姐與三妹不是這麼想,肯定的。不過,我有預感,在爸七十大壽前後,肯定要有人事安排。對於我們天地公司的佈局,據爸的一些言論分析,會有一些調整。起碼,會收購一至三個臨近倒閉或已倒閉但有前途的企業。爸早有這些想法,也早打算退居二線。但怕咱凡弟還不夠成熟,而收購了企業,又怕老爸體力不支而變成累贅,因而遲遲沒有動手。這次人事變動,咱的明星弟弟有望接權。精強力壯的他一定會收購一些半死不活的企業改造成盈利的燕氏的一部分,咱們應當支持。你主政影視業有點屈才,眼光特長的名星弟弟說不定會對你委以重任,你可不能辜負啊。”燕紫竟同三妹的見解出奇的一致,都認爲燕凡就要繼承大業。

    “承認你前無古人的超強智力,但這次你的預感沒有說服力。人事或許會有變動,但咱的明星弟弟不一定在近期內接班,這點是肯定的。”孔偉搖頭:“如果你同往常一樣打賭你百分百輸。”

    “爲什麼?”往常燕紫會馬上下賭注,但這次她沒有。

    “本想吃着飯跟你說,卻被你把話題帶偏了。岳父同意了咱明星弟弟出演電視連續劇《夤夜驚夢》的男主角,據說這部四十集的電視劇拍攝用時加籌備策劃期應該在半年左右。就是用時四個月,也要跨年度了。如果岳父近期讓明星弟弟接班的話,他不會應承明星弟弟去拍戲的。這毫無疑問。”孔偉不懷疑自己的判斷,口氣肯定。

    “有這事?我相信不是空穴來風,但不知可信度是多少。”從掌管影視的人嘴裏聽來演員動態不會是假,但燕紫仍有幾分疑慮。

    “今上午是凡弟親口在電話裏跟我講的,這沒有假。前天我跟岳父彙報工作時,我說首席導演不知凡弟的底細而力邀凡弟參演,還出言沒有凡弟的加盟他就放棄這部戲。當時岳父表態可以讓凡弟參演,但取消凡弟的繼承權和以後應得的股份。當時我還聽到岳父岳母吵了起來。上午八點凡弟打電話來讓我告訴導演他加盟的消息,我問他繼承權與股份的事,他說這些都是小事,好處理。”孔偉實情相告。

    “這還小事?不行,我要問爸。”燕青扔下筷子快速撥了按鍵。

    “是紫兒嗎?怎麼會想起給老爸打電話?”老爸笑着問。

    “爸,你真的同意讓我凡弟出演第二部戲嗎?”燕紫平常音調。

    “是。有什麼疑問嗎?”老爸又問。

    “爸還不算老吧?還沒有七十歲呀。”燕紫變的有點激動。

    “不是說我老糊塗吧?讓你媽感染了!自己的兒女,他又愛好,你怎麼辦?當初你爺爺讓我幹我喜歡的事,我高興到如今!”老爸說。

    “爸,我敢說您老糊塗嗎?從小到大我快四十了說過嗎?”燕紫還是有點激動的聲音,但她不願惹父親生氣。

    “這還差不多,哈哈哈。”老爸又笑了。

    “實事求是,您確實不如以前聰明瞭。天下人都知道我凡弟是你名正言順的接班人,而你也不止一次的透露過要退居二線。爲什麼不現在把他扶上馬,趁您身體康健送他一程?也許你是說氣話,還要剝奪他的繼承權與股份,您自己說是個明白人的決定嗎?趕快收回您的決定,讓我凡弟回到你身邊。您身體允許可以不交班,但讓他在你鞍前馬後一面侍候您,一面讓他學本事,以培養名揚中外的天地公司新總裁。”燕紫好像忘了跟誰說話,從內容到腔調竟用了命令的口氣。

    “我的紫兒,你長大了,你與二偉事事以燕家大局爲重。可你大姐與你三妹就與你倆大不相同。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經不起一次次的微量試探。雖然如此,我也不能賺個偏向之名。明明知道委屈了你,但你們姐妹三人只有平量了。事後,冬兒也許會彌補你。但,冬兒終究是冬兒,他不是爸,爸只是說說而已,等於劃餅給你充肌。”

    燕紫的眼有點紅潤,拿手機的手也有點抖顫:“爸,您知道我與孔偉的心就足夠了。我倆也決不會向爸、媽和冬弟出難題,您放心。”

    就在二妹、三妹家的保姆請假回家的同一天,燕紅家的保姆武媽好似與常媽、池媽商量好了一樣,也因孃家侄子結婚而請假回了家。

    “花在孫媽身上的錢已有十二萬,是保安張三經手辦的。距老爺子七十壽辰已沒有多少日子,我心裏七上八下的糟糕透了。萬一老爺子提前交權,你我逃不脫被清洗的命運。即使老爺子在世,燕凡礙於情面讓我等苟且偷安,但老爺子一旦扔下我們騎鶴西去,我們當時便會被清洗。爲今之計,是千方百計阻礙燕凡接班。你讓他坐穩了總裁的位子,不等我們的計劃實施就會被清洗,根本不會給咱翻盤的機會。只要老爺子在世就不能讓他交班。老爺子走後,我們才能以股份和人數優勢強行上位,然後再一步步清洗他們。”燕紅緊盯着王軍。好似吃飯是幌子,燕家三姐妹都在同時計劃着自己的前程。

    “看來你已經成竹在胸,你說怎麼辦吧。”王軍停止了咀嚼。

    “你那邊進展如何?孔偉上鉤了嗎?”燕紅問。

    “很順利,我這邊不會誤事。”王軍自信地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