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十七章 於是開玩笑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十七章 於是開玩笑說字體大小: A+
     

    “你真的還想在《夤夜驚夢》裏再火一把嗎?你敢讓我岳父母知道嗎?當初我向岳父彙報過導演非你不導的事情,可岳父沒表態。只是說等他七十大壽你會迴歸,還說你會領女朋友給他拜壽。”

    “這麼說是我爸沒表示反對吧?不反對就意味着支持。你這一說令我的出演慾望頓時高漲起來,是不你幫我求求情再接了這部戲?是不是其他的角色都落實了?”

    “除了男一號,其他正角基本有了。反角不清楚,導演撂挑子時還沒落實。要不你且耐心等候,等我落實一下告訴你。”

    “你把導演非我不導的要求說成要挾告訴我爸,探探我爸的口風,看我還有幾成能夠接戲。你再問一下導演,還差不差反角,我這裏有幾位,其中包括《假官真做》裏的男二號,他主演正角好似有欠缺,但演反角會綽綽有餘。好了,我等好消息。”

    “那好,我馬上爲你服務,但今晚你請客。”

    那頭扣了電話,燕凡也把電話放在茶几上,從褲兜裏墜出一百元,遞給尤申:“節約點,一頓夠了。如果預見到下午沒活,就勻做兩頓也能吃個肚兒圓。”

    “燕部長的意思,如果順利的話,俺這幾塊窮皮賴也能去當個反角演員露露臉是不?還能掙錢,你可是我們的再生父母。”郭延漢別無特長,阿諛奉承是他的優勢。

    “你小子倒會奉承,差輩了!”燕凡不輕不重地打了奉承人一拳。

    “沒差沒差,您給我們租房,還時常管我們飯,不就是我們的父母嗎?章弟,郭弟,我們拜爺如何?”沈申鑫邊說邊站起來。

    “我呢,我怎麼辦?”尤申忽然異常失落,他沒了地位。

    “你不說你二人在電視劇裏出演結拜兄弟嗎,你就是二爺得了。”原來,在沈申鑫大腦裏早已安排了尤申的地位:“我們兄弟吃你也不少,您也上座吧。”

    “不對呀,雖然他稱我冬兄,但他比我大,稱二爺不合適吧?”鬧劇!燕凡根本不當事,於是開玩笑說。

    章豐及郭延漢把尤申拉往燕凡身邊摁坐在沙發上,然後退回,在沈申鑫兩邊,三人一齊下跪叩頭三個,由沈申鑫高聲喊到:“沈申鑫、章豐、郭延漢給大爺、二爺叩頭。從現在起,您二人就是我三兄弟的大、二爺,並一生一世爲兩位爺出生入死,在所不辭。”

    尤申感到突然,忙起身拉起三位夥伴,又朝燕凡跪下:“既然如此,真也罷,假也罷,我也跪拜大哥吧。我一定做爲榜樣,經濟上不再依賴燕兄,我們爺四個現在就出去自食其力,請燕兄收回現金。”

    在夢裏嗎?燕凡偷偷掐了掐大腿,還痛,這是真的:明明小卻成了兄,明明平輩差不了幾歲成了爺,不附合邏輯。鬧劇既已開幕,就順其自然地演下去吧。燕凡苦笑了一聲:“你們這是回頭是岸還是立地成佛?既然如此,老弟就領着三個孩兒們下去上車吧,燕記八號,早去佔位,以免被他人佔去。”

    “那不成。”尤申把那一百元人民幣塞還燕凡:“再如以前一樣做個二郎八旦怎能對起燕兄的身份。往後,我們每做一件事,都要首先考慮是不是有損燕兄的名譽,只有給燕兄臉上增光貼金或有益的事才能做。我們絕對不會再花您的錢,只有孝敬您纔是我們的宗旨。”

    “別費話,誰是爺?走吧,以後看你們的表現。”燕凡起身。

    “恭敬不如從命。天長日久,在燕爺面前不愁沒有表現的機會。”郭延漢發揮奉承特長,第二個站起來。

    於是,全部下樓進了寶馬。這四人第一次坐這麼高檔的車,一路舒服的搶佔了燕記08號單間。

    分主次剛剛坐定,燕凡手機鈴聲響了,是孔偉的號碼。燕凡一邊示意讓尤申點菜,一邊接通了電話:“有好消息嗎?”

    “我不知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岳父的原話是:可以讓凡兒繼續在演藝圈裏全力發展,但從現在起撤消你的繼承權。因爲你的計酬超高,也不打算在他百年之後分給你股份。如果你同意,馬上電話告之岳父,他正等着。你說,這消息是好是壞?”

    “我爸真這樣說的嗎?如果是,不失爲好消息。當時爸是什麼語氣?可千萬別是爸在賭氣呀。姐夫參謀一下,爸是真心嗎?”燕凡非常鎮靜。管理一個偌大的家庭企業,雖然自己有能力勝任,但那避免不了操心費力。倒不如專職演藝那樣逍遙自在。

    “岳父的語氣很平穩,我聽不懂是真是假。但他跟岳母在一起,當時岳母就加以否定。她說你是當然的燕家繼承人,並質問岳父讓何人接班。可岳父還是用平穩的聲調說讓岳母繼任。岳母當時便同岳父吵上了,或許這時還在吵着。要不,你先勸勸架吧。”

    燕凡稍加考慮,是父親採納了讓媽上位的建議了嗎?他立即撥通了石淑秀的電話。

    “打什麼電話,你承認是燕家的子孫,就不要猶豫,馬上回燕墅。否則,你就一輩子別回來,燕家也沒有你這樣的孽障子孫。”不是平常那母子間通話的口氣,看來正在生氣,而且還不是生一般的氣。

    “媽,我是你最痛最痛的冬兒呀,有錯,您罵您打,我絕對的心甘情願。可我求您別用這樣的口氣說話,您生氣於健康不利,冬兒還祈禱您與爸長命百歲呢,別生氣了,媽,有事好商量。”燕凡知道,爸讓媽暫時接班是自己的主意,媽把爸的話信以爲真,在爲他爭取着繼承權。

    “混賬東西!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裏不三不四的甜言蜜語!你爸老糊塗了,要把燕氏企業搞垮,還不回來挽救!”

    在記憶中,燕凡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挨媽罵。他知道今日之事非比平常,忙答應立即回燕墅。他給了尤申五百元以備結帳,便要駕車離開。那爺四個怎能答應?要隨後護駕。燕凡不許:“家庭內部有點小事,我去去馬上回來。不準喝白酒,啤酒不能超三瓶。”

    燕凡加大油門,不一會便到了家門口。守門的保安見是燕家寶馬,毫不怠慢地啓動電滑門。燕凡棄車跑步進了客廳。

    “混小子,還知道回來!反正是你們燕家的事,我不插手了,你倆看着辦吧。你們將吃了帥、帥吃了將與我這個外人無關!”石淑秀說吧立身,生氣的朝樓梯上走去。

    燕凡急走幾步,拉住石淑秀的手,有點淒涼的聲音:“媽,媽,您忍心撒手不管冬兒了?”

    “不是媽忍心撒手,是你爸個老糊塗胡派歪。是你也惹他生了氣,但他不該剝奪你的繼承權和股份!你去交涉吧。”石淑秀坐回原處,用背向着燕文正表示抗議。

    “爸,我二姐夫所說的,你是真的還是開玩笑?”燕凡走過來,給爸面前的茶杯倒滿了已喝了一半的茶水,又給繼母倒滿。

    “你這小東西,自你媽進燕家她沒跟我紅過臉,今天爲你鬧翻了。這不,她自比外人不管咱爺們了。”燕文正不愧爲大買賣家,處世不驚地安然坐在哪裏:“我的話不全是假話,真假各半。”

    “爸讓我繼續在演藝圈發展是真假?”燕凡再問。

    “你希望是真是假?”燕文正緊盯兒子不答反問。

    “我倒希望爸爸不是在騙冬兒。”燕凡又轉面繼母:“媽也希望是真的吧,媽?”

    “混賬!還有臉問我。正經事不夠你乾的?還在走歪門邪道!”石淑秀臉上更加難看:“你們老少一類貨色,沒一盞省燈的油!”

    “省燈的油?”燕凡緊靠母親坐下,拿起母親一隻手搖着:“媽,省燈的油是什麼意思?還請媽教教冬兒吧。”

    擱在往日便是全家人一陣鬨堂大笑,而今天石淑秀沒笑,臉繃着。

    燕文正倒是沒有吝惜笑聲,笑後說:“你媽是說省了燈不淨剩油?有道理,有道理。”

    石淑秀這才緩和了一點面容:“這不守着冬兒,不準胡派歪,把你的真實想法亮一亮!再信口雌黃我真不管了。”

    “那我先問冬兒,你還真的想演那部戲嗎?”燕文正正經了。

    燕凡點點頭。他偷瞅母親一眼,她又恢復了嚴肅。

    “我想再讓你演這部戲是真的,我想讓你媽暫時替你成爲天地公司的總裁也不假,這不也是你的意願嗎?只有剝奪你的股份那是氣話。虎毒還不食子呢,還不說我們燕家人有血有肉有情有意了。”燕文正終於吐出實情。

    “你這一期身格大有好轉,不急着交班我理解,但不能放任冬兒再去胡鬧。應該把冬兒摁在你身邊,讓他學習,讓他鍛鍊,讓他經歷風雨。我乃一女流之輩不堪大用,甭在我身上打主意。”石淑秀轉過身來。

    “體格好轉我知道,但我不想再勞心,還想多活兩年爭取抱孫子。班,待我七十歲生日就交接,我主意已定,你倆勿需再言。”燕文正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